上一章

第九十八章 非凡人的自述

作者:执溺我道  发布时间:2012-09-18 11:11  字数:3234 

  正如任逍遥那个心理医生所说,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孤单一个人。没错,这才离开他们没多久,我的心态就如迟暮老人那般凄凉,像是被孩子们送往养老院的孤寡老人,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写着令人心酸的回忆录。
  其实大家可能不太清楚,现在地府的配置是十王殿之上有一个总阎王,但是以前并不是这样,传说很久以前,地府的总阎王有两位,一男一女,称双王。但是女阎王不知为何渐渐消失了,为了分担男阎王的负担,这才有了后来的十王殿。
  “马上就到......”
  “诸葛小哥,你媳妇喊你回家结婚....”
  “没错,是我儿子。”我妈的眼中透着骄傲,十足一副像阎罗王炫耀我的样子,有什么好炫耀的人都死了,还不是归他管?
  这么说,呵呵,我妈她是......我捂着嘴,实在憋不住了,没想到我活着的时候没抱着上级领导的大腿,死了到直接变为上级领导的亲戚了。我想以后不会吃亏了吧?
  但是,一开门,迎接我的是一记板凳,直接将我的灵魂砸了出去,我又飞回了地府。
  阎罗王一听这个,慌了,连忙说道:“姐,我求求你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你别回来了。”
  “你爷爷没到岁数,现在还是一只蛟。”
  “去哪?下地狱啊?妈,我是好人,我能不能上天堂啊?”
  “抱歉抱歉,每次分开的时候难免伤感。”我连忙道歉道,我的新同事这才停止了炸毛的行为,撇了我一眼,便走向那一边维持秩序去了。
  “去哪?下地狱啊?妈,我是好人,我能不能上天堂啊?”
  “罗刹,你儿子?”阎罗王的声音透着威严,灵魂体的我竟有些冷了。
  不过,轻狂的并不后悔,很值。
  “妈,我没记错的话,我奶奶最爱吃的不就是龙吗?我爷爷怎么还没被她拿去塞牙缝?”
  最后,我舅舅妥协了,因为从他的话中听出,我妈要是留在这儿,那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灾害。我也如愿以偿的在地府挂了个大闲职,没事还还阳,回家看看,我不在的那几天也就算是出差了。
  “诸葛小哥,我拜托你尽点职好不好,咱要干一行爱一行,我知道你以前是地上那个鼎鼎有名的部门的公务员,可是咱地府的鬼差也差不了哪去。而且,你小子三天两头一还阳,还能回家跟人过中秋节,你他娘的少给我在这儿装忧伤,你和你媳妇儿这才分开了不到一个小时,这份死样子摆给谁看的!”
  “儿子,别担心,一切有公公在。”
  “行啊。嫌弃你妈了是吧?你要是上了天堂,那里可没人罩着,而且你就不想回到人间了?”
  在我干书记官这活短短的三个月中,我认识的人,交到的朋友,比我活到二十三岁这段漫长岁月中交到的朋友还要多,确切的说那二十三年,我连朋友都没有,算是白活了。
  “妈,你告诉我你是牛头是不是?”
  她究竟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呢?
  我还没死透的消息,很快就被那群因我的壮烈牺牲哭红鼻子的众人知道了。他们真的很爱我,先去科学部博士奶奶那里为我打造了一副新的身体,好让我还阳时能像正常人一样。然后,他们就可以尽情的扁我了。
  我坐在鬼道旁的石头旁,一个人傻笑,想着这三个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有点过分了啊!你可以试试其他的?”
  “你爷爷没到岁数,现在还是一只蛟。”
  “妈,这么说,下地狱,你罩着我?”
  “行啊。嫌弃你妈了是吧?你要是上了天堂,那里可没人罩着,而且你就不想回到人间了?”
  其实大家可能不太清楚,现在地府的配置是十王殿之上有一个总阎王,但是以前并不是这样,传说很久以前,地府的总阎王有两位,一男一女,称双王。但是女阎王不知为何渐渐消失了,为了分担男阎王的负担,这才有了后来的十王殿。
  “妈,你......”我吓得结巴,我妈此刻的装扮比以往更加恐怖,甚至比她穿婚纱时还要恐怖百倍。而且,是我眼花吗?我怎么感觉我妈似乎顶了一个牛头。
  我坐在鬼道旁的石头旁,一个人傻笑,想着这三个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我第一次还阳时,迎接我的不是什么欢迎会,而是众人的痛殴,黄诗雅笑的开心,用手机露着我被痛殴的影像,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丫头好像哭了。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了,我死皮赖脸的拉着儿子四安向黄诗雅求婚去了,我跪在楼下大声喊着,要是她不嫁给我,我跟儿子就跪到死。这馊主意还是周礼嗣和祝桡这两个家伙为我谋划的,果然效果显著,我在楼下嚷嚷了才10分钟,黄诗雅就开窗,大骂:“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我滚上来。”这事,应该是成了。
  “这么说爷爷他是储备粮喽?”
  “马上就到......”
  “儿子,别担心,一切有公公在。”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了,我死皮赖脸的拉着儿子四安向黄诗雅求婚去了,我跪在楼下大声喊着,要是她不嫁给我,我跟儿子就跪到死。这馊主意还是周礼嗣和祝桡这两个家伙为我谋划的,果然效果显著,我在楼下嚷嚷了才10分钟,黄诗雅就开窗,大骂:“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我滚上来。”这事,应该是成了。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了,我死皮赖脸的拉着儿子四安向黄诗雅求婚去了,我跪在楼下大声喊着,要是她不嫁给我,我跟儿子就跪到死。这馊主意还是周礼嗣和祝桡这两个家伙为我谋划的,果然效果显著,我在楼下嚷嚷了才10分钟,黄诗雅就开窗,大骂:“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我滚上来。”这事,应该是成了。
  一道龙吟声传来,一条青黑色的龙与我擦肩而过,它经过我身边时还瞪了我一眼,这是恨铁不成钢吗?我又没你们这帮人这等本事,还留个灵魂渣渣已经不错了,所以爷爷,你别鄙视我了。
  

  超人?英雄?不平凡的奇遇?

  我说,满足了。

  “抱歉抱歉,每次分开的时候难免伤感。”我连忙道歉道,我的新同事这才停止了炸毛的行为,撇了我一眼,便走向那一边维持秩序去了。

  这些都是在三个月之前,每天浑浑噩噩过日子的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终于在那个我逃婚离家的夜晚,确切的说是凌晨,我实现了这些梦想,跟着传说中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爷爷迈进了灵异世界的大门。

  一道龙吟声传来,一条青黑色的龙与我擦肩而过,它经过我身边时还瞪了我一眼,这是恨铁不成钢吗?我又没你们这帮人这等本事,还留个灵魂渣渣已经不错了,所以爷爷,你别鄙视我了。

  说实话,一开始我兴奋地跟个傻缺似的,卖力工作,争当部门先锋。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一个人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当初热血的理由,想着想着我笑出声来。

  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我与世人耗尽一生所追求的两样东西背道而驰,要说我为了什么?我想大概是为了更多地帮助别人以及被人关注吧。

  在我干书记官这活短短的三个月中,我认识的人,交到的朋友,比我活到二十三岁这段漫长岁月中交到的朋友还要多,确切的说那二十三年,我连朋友都没有,算是白活了。

  我先后邂逅了学习做人类的万象,被心病缠身的周礼嗣,胆小被同学们孤立的田甜,性格偏执的作家萧月霖,猫女毛悠悠,死萝莉控齐潇潇,缺德教师祝桡,同样缺德的叶晓刀......

  还有,那个总喜欢拿照相机拍我,上传微博,做饭盐糖不分,说是与我同生共死的那个傻丫头,我说过我马上就会回来,但是好像我食言了,这一去不知要去多久。

  “行啊。嫌弃你妈了是吧?你要是上了天堂,那里可没人罩着,而且你就不想回到人间了?”

  正如任逍遥那个心理医生所说,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孤单一个人。没错,这才离开他们没多久,我的心态就如迟暮老人那般凄凉,像是被孩子们送往养老院的孤寡老人,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写着令人心酸的回忆录。

  这份苦逼模样,日复一日,旁边的人终于看不下去了。

  “诸葛小哥,我拜托你尽点职好不好,咱要干一行爱一行,我知道你以前是地上那个鼎鼎有名的部门的公务员,可是咱地府的鬼差也差不了哪去。而且,你小子三天两头一还阳,还能回家跟人过中秋节,你他娘的少给我在这儿装忧伤,你和你媳妇儿这才分开了不到一个小时,这份死样子摆给谁看的!”

  “抱歉抱歉,每次分开的时候难免伤感。”我连忙道歉道,我的新同事这才停止了炸毛的行为,撇了我一眼,便走向那一边维持秩序去了。

  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我与世人耗尽一生所追求的两样东西背道而驰,要说我为了什么?我想大概是为了更多地帮助别人以及被人关注吧。

  你们或许一定会问我我消失到哪里去了?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在地府,当了个鬼差,而且是一个一个月有三分之二时间可以还阳,节假日另算的鬼差。我想我现在的状态应该算半只鬼吧。

  我将万象变成正常人类后,身体被规则抹消了。但当我以为自己彻底玩完了的时候,混沌中我看到了一个人的脸。

  我想临死前眼前出现的一定是爱人的脸孔,不过很可惜,黄诗雅那张清秀可人的脸没有出现,出现的是我妈,笑容阴森,面色铁青的我妈。

  “妈,你......”我吓得结巴,我妈此刻的装扮比以往更加恐怖,甚至比她穿婚纱时还要恐怖百倍。而且,是我眼花吗?我怎么感觉我妈似乎顶了一个牛头。

  “妈,你告诉我你是牛头是不是?”

  “儿子,你妈我是罗刹。”

  “马上就到......”

  “妈,我都要死了你别开玩笑了,女罗刹长得各个貌美如花,不要告诉你真实性别其实是男的,难不成我真是捡来的?”

  我妈的手拍向我的脑袋,这一掌险些将我的灵魂拍散,“儿子,把嘴闭上,跟着你妈我走。”

  “去哪?下地狱啊?妈,我是好人,我能不能上天堂啊?”

  我先后邂逅了学习做人类的万象,被心病缠身的周礼嗣,胆小被同学们孤立的田甜,性格偏执的作家萧月霖,猫女毛悠悠,死萝莉控齐潇潇,缺德教师祝桡,同样缺德的叶晓刀......

  “马上就到......”

  “行啊。嫌弃你妈了是吧?你要是上了天堂,那里可没人罩着,而且你就不想回到人间了?”

  “行啊。嫌弃你妈了是吧?你要是上了天堂,那里可没人罩着,而且你就不想回到人间了?”

  “妈,这么说,下地狱,你罩着我?”

  还有,那个总喜欢拿照相机拍我,上传微博,做饭盐糖不分,说是与我同生共死的那个傻丫头,我说过我马上就会回来,但是好像我食言了,这一去不知要去多久。

  我妈没说话,神秘的一笑,那副样子好像是在说:“跟着姐,有肉吃。”于是我的灵魂跟着我妈的牵引,飘向了地狱,我不禁回过头去,担心周礼嗣等人是否能除掉那个祸害人间的恶魔书。

  “儿子,别担心,一切有公公在。”

  条件?我们可以和他谈条件?看来我要重新估量一下我妈的地位了。

  “妈,你......”我吓得结巴,我妈此刻的装扮比以往更加恐怖,甚至比她穿婚纱时还要恐怖百倍。而且,是我眼花吗?我怎么感觉我妈似乎顶了一个牛头。

  一道龙吟声传来,一条青黑色的龙与我擦肩而过,它经过我身边时还瞪了我一眼,这是恨铁不成钢吗?我又没你们这帮人这等本事,还留个灵魂渣渣已经不错了,所以爷爷,你别鄙视我了。

  “妈,我没记错的话,我奶奶最爱吃的不就是龙吗?我爷爷怎么还没被她拿去塞牙缝?”

  “你爷爷没到岁数,现在还是一只蛟。”

  “这么说爷爷他是储备粮喽?”

  远处传来一声急促的龙吟,好像爷爷打喷嚏了,如果他听到了我说的话,他一定会掉转头来首先喷死我。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逆天的去了就用不着我这个小人物担心了,我安心的跟着我妈飞回了地府。

  到了地府之后,我先是被我妈领到了阎王爷面前,我想这是要干什么吗?拉关系,找领导也用不着找这么大的官吧?就算想为我谋个一官半职,这样也太夸张了。其实我就想当一个帮孟婆称汤的小厮,那活轻快。

  “罗刹,你儿子?”阎罗王的声音透着威严,灵魂体的我竟有些冷了。

  我坐在鬼道旁的石头旁,一个人傻笑,想着这三个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没错,是我儿子。”我妈的眼中透着骄傲,十足一副像阎罗王炫耀我的样子,有什么好炫耀的人都死了,还不是归他管?

  阎罗王没说话,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那眼神像是在沉思,我妈和我也不打扰,半响,这位才说道:“你有什么条件?”

  “儿子,别担心,一切有公公在。”

  “妈,我都要死了你别开玩笑了,女罗刹长得各个貌美如花,不要告诉你真实性别其实是男的,难不成我真是捡来的?”

  条件?我们可以和他谈条件?看来我要重新估量一下我妈的地位了。

  “我儿子到你这来做鬼差,你要准他一个月三分之二时间还阳回去陪我们,另外节假日另算,记住休得是带薪假。”

  “妈,你确定你不是来砸场子的?”一听这个我就慌了,听这口气,我妈这是比阎罗王还要牛逼。

  “有点过分了啊!你可以试试其他的?”

  “你不答应是吧,好。”我妈说了一声好,径自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啪的杵在阎罗王眼皮地下,她坐了下来,轻描淡写的说道:“既然你不让我儿子陪我,那我就留下来陪我儿子,外加陪你好了,你说怎么样?”

  阎罗王一听这个,慌了,连忙说道:“姐,我求求你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你别回来了。”

  姐?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看来我扑朔迷离,牛逼至极的家谱又要加上一笔了,我舅舅竟然是阎罗王。

  正如任逍遥那个心理医生所说,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孤单一个人。没错,这才离开他们没多久,我的心态就如迟暮老人那般凄凉,像是被孩子们送往养老院的孤寡老人,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写着令人心酸的回忆录。

  其实大家可能不太清楚,现在地府的配置是十王殿之上有一个总阎王,但是以前并不是这样,传说很久以前,地府的总阎王有两位,一男一女,称双王。但是女阎王不知为何渐渐消失了,为了分担男阎王的负担,这才有了后来的十王殿。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这么说,呵呵,我妈她是......我捂着嘴,实在憋不住了,没想到我活着的时候没抱着上级领导的大腿,死了到直接变为上级领导的亲戚了。我想以后不会吃亏了吧?

  最后,我舅舅妥协了,因为从他的话中听出,我妈要是留在这儿,那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灾害。我也如愿以偿的在地府挂了个大闲职,没事还还阳,回家看看,我不在的那几天也就算是出差了。

  “罗刹,你儿子?”阎罗王的声音透着威严,灵魂体的我竟有些冷了。

  我还没死透的消息,很快就被那群因我的壮烈牺牲哭红鼻子的众人知道了。他们真的很爱我,先去科学部博士奶奶那里为我打造了一副新的身体,好让我还阳时能像正常人一样。然后,他们就可以尽情的扁我了。

  我第一次还阳时,迎接我的不是什么欢迎会,而是众人的痛殴,黄诗雅笑的开心,用手机露着我被痛殴的影像,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丫头好像哭了。

  变为普通人的万象这回真的入了我家户口,我儿子,名字都换了,由于我们家从爷爷那辈排起,到万象这里该轮到“四”了。在我的极力阻止下,万象没有被我妈叫成“诸葛四不象”这个奇葩的名字,而是听从我的一件,名字叫做诸葛四安,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总要。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既然如此,我这个没钱没车没房的光棍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来报答她,那我也只有以身相许了。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了,我死皮赖脸的拉着儿子四安向黄诗雅求婚去了,我跪在楼下大声喊着,要是她不嫁给我,我跟儿子就跪到死。这馊主意还是周礼嗣和祝桡这两个家伙为我谋划的,果然效果显著,我在楼下嚷嚷了才10分钟,黄诗雅就开窗,大骂:“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我滚上来。”这事,应该是成了。

  但是,一开门,迎接我的是一记板凳,直接将我的灵魂砸了出去,我又飞回了地府。

  她究竟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呢?

  这就是我刚刚忧伤的原因。不过答不答应我都赖上了,烈女怕缠郎嘛,好事多磨,日子,久得很,久得很。

  “妈,你......”我吓得结巴,我妈此刻的装扮比以往更加恐怖,甚至比她穿婚纱时还要恐怖百倍。而且,是我眼花吗?我怎么感觉我妈似乎顶了一个牛头。

  我坐在鬼道旁的石头旁,一个人傻笑,想着这三个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有人可能会问我满足了吗?

  “没错,是我儿子。”我妈的眼中透着骄傲,十足一副像阎罗王炫耀我的样子,有什么好炫耀的人都死了,还不是归他管?

  我说,满足了。

  追求奇遇是凡人的梦想,现在我算是个非凡人,我开始理解我爷爷想尽早退休的心情了,毕竟我们不可能为了刺激的生活耗费一生,就当我这三个月的所作所为算是年少轻狂吧!

  不过,轻狂的并不后悔,很值。

  ......

  “诸葛小哥,你媳妇喊你回家结婚....”

  “马上就到......”

  (完)
  “马上就到......”
  你们或许一定会问我我消失到哪里去了?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在地府,当了个鬼差,而且是一个一个月有三分之二时间可以还阳,节假日另算的鬼差。我想我现在的状态应该算半只鬼吧。
  “抱歉抱歉,每次分开的时候难免伤感。”我连忙道歉道,我的新同事这才停止了炸毛的行为,撇了我一眼,便走向那一边维持秩序去了。
  “诸葛小哥,我拜托你尽点职好不好,咱要干一行爱一行,我知道你以前是地上那个鼎鼎有名的部门的公务员,可是咱地府的鬼差也差不了哪去。而且,你小子三天两头一还阳,还能回家跟人过中秋节,你他娘的少给我在这儿装忧伤,你和你媳妇儿这才分开了不到一个小时,这份死样子摆给谁看的!”
  超人?英雄?不平凡的奇遇?
  正如任逍遥那个心理医生所说,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孤单一个人。没错,这才离开他们没多久,我的心态就如迟暮老人那般凄凉,像是被孩子们送往养老院的孤寡老人,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写着令人心酸的回忆录。
  阎罗王没说话,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那眼神像是在沉思,我妈和我也不打扰,半响,这位才说道:“你有什么条件?”
  “妈,你确定你不是来砸场子的?”一听这个我就慌了,听这口气,我妈这是比阎罗王还要牛逼。
  这份苦逼模样,日复一日,旁边的人终于看不下去了。
  “妈,你......”我吓得结巴,我妈此刻的装扮比以往更加恐怖,甚至比她穿婚纱时还要恐怖百倍。而且,是我眼花吗?我怎么感觉我妈似乎顶了一个牛头。
  我第一次还阳时,迎接我的不是什么欢迎会,而是众人的痛殴,黄诗雅笑的开心,用手机露着我被痛殴的影像,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丫头好像哭了。
  “去哪?下地狱啊?妈,我是好人,我能不能上天堂啊?”
  其实大家可能不太清楚,现在地府的配置是十王殿之上有一个总阎王,但是以前并不是这样,传说很久以前,地府的总阎王有两位,一男一女,称双王。但是女阎王不知为何渐渐消失了,为了分担男阎王的负担,这才有了后来的十王殿。
  最后,我舅舅妥协了,因为从他的话中听出,我妈要是留在这儿,那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灾害。我也如愿以偿的在地府挂了个大闲职,没事还还阳,回家看看,我不在的那几天也就算是出差了。
  但是,一开门,迎接我的是一记板凳,直接将我的灵魂砸了出去,我又飞回了地府。
  我还没死透的消息,很快就被那群因我的壮烈牺牲哭红鼻子的众人知道了。他们真的很爱我,先去科学部博士奶奶那里为我打造了一副新的身体,好让我还阳时能像正常人一样。然后,他们就可以尽情的扁我了。
  最后,我舅舅妥协了,因为从他的话中听出,我妈要是留在这儿,那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灾害。我也如愿以偿的在地府挂了个大闲职,没事还还阳,回家看看,我不在的那几天也就算是出差了。
  这就是我刚刚忧伤的原因。不过答不答应我都赖上了,烈女怕缠郎嘛,好事多磨,日子,久得很,久得很。
  超人?英雄?不平凡的奇遇?
  阎罗王没说话,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那眼神像是在沉思,我妈和我也不打扰,半响,这位才说道:“你有什么条件?”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变为普通人的万象这回真的入了我家户口,我儿子,名字都换了,由于我们家从爷爷那辈排起,到万象这里该轮到“四”了。在我的极力阻止下,万象没有被我妈叫成“诸葛四不象”这个奇葩的名字,而是听从我的一件,名字叫做诸葛四安,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总要。
  你们或许一定会问我我消失到哪里去了?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在地府,当了个鬼差,而且是一个一个月有三分之二时间可以还阳,节假日另算的鬼差。我想我现在的状态应该算半只鬼吧。
  我说,满足了。
  “抱歉抱歉,每次分开的时候难免伤感。”我连忙道歉道,我的新同事这才停止了炸毛的行为,撇了我一眼,便走向那一边维持秩序去了。
  说实话,一开始我兴奋地跟个傻缺似的,卖力工作,争当部门先锋。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一个人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当初热血的理由,想着想着我笑出声来。
  正如任逍遥那个心理医生所说,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孤单一个人。没错,这才离开他们没多久,我的心态就如迟暮老人那般凄凉,像是被孩子们送往养老院的孤寡老人,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写着令人心酸的回忆录。
  “妈,这么说,下地狱,你罩着我?”
  姐?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看来我扑朔迷离,牛逼至极的家谱又要加上一笔了,我舅舅竟然是阎罗王。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马上就到......”
  “诸葛小哥,你媳妇喊你回家结婚....”
  一道龙吟声传来,一条青黑色的龙与我擦肩而过,它经过我身边时还瞪了我一眼,这是恨铁不成钢吗?我又没你们这帮人这等本事,还留个灵魂渣渣已经不错了,所以爷爷,你别鄙视我了。
  一道龙吟声传来,一条青黑色的龙与我擦肩而过,它经过我身边时还瞪了我一眼,这是恨铁不成钢吗?我又没你们这帮人这等本事,还留个灵魂渣渣已经不错了,所以爷爷,你别鄙视我了。
  这么说,呵呵,我妈她是......我捂着嘴,实在憋不住了,没想到我活着的时候没抱着上级领导的大腿,死了到直接变为上级领导的亲戚了。我想以后不会吃亏了吧?
  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我与世人耗尽一生所追求的两样东西背道而驰,要说我为了什么?我想大概是为了更多地帮助别人以及被人关注吧。
  “诸葛小哥,你媳妇喊你回家结婚....”
  姐?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看来我扑朔迷离,牛逼至极的家谱又要加上一笔了,我舅舅竟然是阎罗王。
  姐?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看来我扑朔迷离,牛逼至极的家谱又要加上一笔了,我舅舅竟然是阎罗王。
  “这么说爷爷他是储备粮喽?”
  阎罗王没说话,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那眼神像是在沉思,我妈和我也不打扰,半响,这位才说道:“你有什么条件?”
  但是,一开门,迎接我的是一记板凳,直接将我的灵魂砸了出去,我又飞回了地府。
  阎罗王一听这个,慌了,连忙说道:“姐,我求求你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你别回来了。”
  在我干书记官这活短短的三个月中,我认识的人,交到的朋友,比我活到二十三岁这段漫长岁月中交到的朋友还要多,确切的说那二十三年,我连朋友都没有,算是白活了。
  正如任逍遥那个心理医生所说,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孤单一个人。没错,这才离开他们没多久,我的心态就如迟暮老人那般凄凉,像是被孩子们送往养老院的孤寡老人,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写着令人心酸的回忆录。
  说实话,一开始我兴奋地跟个傻缺似的,卖力工作,争当部门先锋。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一个人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当初热血的理由,想着想着我笑出声来。
  “妈,你告诉我你是牛头是不是?”
  我想临死前眼前出现的一定是爱人的脸孔,不过很可惜,黄诗雅那张清秀可人的脸没有出现,出现的是我妈,笑容阴森,面色铁青的我妈。
  “没错,是我儿子。”我妈的眼中透着骄傲,十足一副像阎罗王炫耀我的样子,有什么好炫耀的人都死了,还不是归他管?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条件?我们可以和他谈条件?看来我要重新估量一下我妈的地位了。
  (完)
  “马上就到......”
  既然如此,我这个没钱没车没房的光棍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来报答她,那我也只有以身相许了。
  “行啊。嫌弃你妈了是吧?你要是上了天堂,那里可没人罩着,而且你就不想回到人间了?”
  她究竟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呢?
  姐?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看来我扑朔迷离,牛逼至极的家谱又要加上一笔了,我舅舅竟然是阎罗王。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你们或许一定会问我我消失到哪里去了?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在地府,当了个鬼差,而且是一个一个月有三分之二时间可以还阳,节假日另算的鬼差。我想我现在的状态应该算半只鬼吧。
  我还没死透的消息,很快就被那群因我的壮烈牺牲哭红鼻子的众人知道了。他们真的很爱我,先去科学部博士奶奶那里为我打造了一副新的身体,好让我还阳时能像正常人一样。然后,他们就可以尽情的扁我了。
  你们或许一定会问我我消失到哪里去了?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在地府,当了个鬼差,而且是一个一个月有三分之二时间可以还阳,节假日另算的鬼差。我想我现在的状态应该算半只鬼吧。
  还有,那个总喜欢拿照相机拍我,上传微博,做饭盐糖不分,说是与我同生共死的那个傻丫头,我说过我马上就会回来,但是好像我食言了,这一去不知要去多久。
  还有,那个总喜欢拿照相机拍我,上传微博,做饭盐糖不分,说是与我同生共死的那个傻丫头,我说过我马上就会回来,但是好像我食言了,这一去不知要去多久。
  在我干书记官这活短短的三个月中,我认识的人,交到的朋友,比我活到二十三岁这段漫长岁月中交到的朋友还要多,确切的说那二十三年,我连朋友都没有,算是白活了。
  “有点过分了啊!你可以试试其他的?”
  不过,轻狂的并不后悔,很值。
  “妈,你确定你不是来砸场子的?”一听这个我就慌了,听这口气,我妈这是比阎罗王还要牛逼。
  “妈,你......”我吓得结巴,我妈此刻的装扮比以往更加恐怖,甚至比她穿婚纱时还要恐怖百倍。而且,是我眼花吗?我怎么感觉我妈似乎顶了一个牛头。
  “我儿子到你这来做鬼差,你要准他一个月三分之二时间还阳回去陪我们,另外节假日另算,记住休得是带薪假。”
  “抱歉抱歉,每次分开的时候难免伤感。”我连忙道歉道,我的新同事这才停止了炸毛的行为,撇了我一眼,便走向那一边维持秩序去了。
  ......
  “去哪?下地狱啊?妈,我是好人,我能不能上天堂啊?”
  条件?我们可以和他谈条件?看来我要重新估量一下我妈的地位了。
  “没错,是我儿子。”我妈的眼中透着骄傲,十足一副像阎罗王炫耀我的样子,有什么好炫耀的人都死了,还不是归他管?
  “你不答应是吧,好。”我妈说了一声好,径自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啪的杵在阎罗王眼皮地下,她坐了下来,轻描淡写的说道:“既然你不让我儿子陪我,那我就留下来陪我儿子,外加陪你好了,你说怎么样?”
  “没错,是我儿子。”我妈的眼中透着骄傲,十足一副像阎罗王炫耀我的样子,有什么好炫耀的人都死了,还不是归他管?
  我将万象变成正常人类后,身体被规则抹消了。但当我以为自己彻底玩完了的时候,混沌中我看到了一个人的脸。
  追求奇遇是凡人的梦想,现在我算是个非凡人,我开始理解我爷爷想尽早退休的心情了,毕竟我们不可能为了刺激的生活耗费一生,就当我这三个月的所作所为算是年少轻狂吧!
  “妈,这么说,下地狱,你罩着我?”
  “妈,这么说,下地狱,你罩着我?”
  “去哪?下地狱啊?妈,我是好人,我能不能上天堂啊?”
  “诸葛小哥,我拜托你尽点职好不好,咱要干一行爱一行,我知道你以前是地上那个鼎鼎有名的部门的公务员,可是咱地府的鬼差也差不了哪去。而且,你小子三天两头一还阳,还能回家跟人过中秋节,你他娘的少给我在这儿装忧伤,你和你媳妇儿这才分开了不到一个小时,这份死样子摆给谁看的!”
  “去哪?下地狱啊?妈,我是好人,我能不能上天堂啊?”
  条件?我们可以和他谈条件?看来我要重新估量一下我妈的地位了。
  “妈,我都要死了你别开玩笑了,女罗刹长得各个貌美如花,不要告诉你真实性别其实是男的,难不成我真是捡来的?”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逆天的去了就用不着我这个小人物担心了,我安心的跟着我妈飞回了地府。
  “妈,我都要死了你别开玩笑了,女罗刹长得各个貌美如花,不要告诉你真实性别其实是男的,难不成我真是捡来的?”
  
  我坐在鬼道旁的石头旁,一个人傻笑,想着这三个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这么说,呵呵,我妈她是......我捂着嘴,实在憋不住了,没想到我活着的时候没抱着上级领导的大腿,死了到直接变为上级领导的亲戚了。我想以后不会吃亏了吧?
  “抱歉抱歉,每次分开的时候难免伤感。”我连忙道歉道,我的新同事这才停止了炸毛的行为,撇了我一眼,便走向那一边维持秩序去了。
  远处传来一声急促的龙吟,好像爷爷打喷嚏了,如果他听到了我说的话,他一定会掉转头来首先喷死我。
  超人?英雄?不平凡的奇遇?
  但是,一开门,迎接我的是一记板凳,直接将我的灵魂砸了出去,我又飞回了地府。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我坐在鬼道旁的石头旁,一个人傻笑,想着这三个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但是,一开门,迎接我的是一记板凳,直接将我的灵魂砸了出去,我又飞回了地府。
  “马上就到......”
  我第一次还阳时,迎接我的不是什么欢迎会,而是众人的痛殴,黄诗雅笑的开心,用手机露着我被痛殴的影像,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丫头好像哭了。
  “儿子,别担心,一切有公公在。”
  “妈,你......”我吓得结巴,我妈此刻的装扮比以往更加恐怖,甚至比她穿婚纱时还要恐怖百倍。而且,是我眼花吗?我怎么感觉我妈似乎顶了一个牛头。
  我说,满足了。
  我说,满足了。
  我还没死透的消息,很快就被那群因我的壮烈牺牲哭红鼻子的众人知道了。他们真的很爱我,先去科学部博士奶奶那里为我打造了一副新的身体,好让我还阳时能像正常人一样。然后,他们就可以尽情的扁我了。
  我先后邂逅了学习做人类的万象,被心病缠身的周礼嗣,胆小被同学们孤立的田甜,性格偏执的作家萧月霖,猫女毛悠悠,死萝莉控齐潇潇,缺德教师祝桡,同样缺德的叶晓刀......
  我将万象变成正常人类后,身体被规则抹消了。但当我以为自己彻底玩完了的时候,混沌中我看到了一个人的脸。
  “抱歉抱歉,每次分开的时候难免伤感。”我连忙道歉道,我的新同事这才停止了炸毛的行为,撇了我一眼,便走向那一边维持秩序去了。
  到了地府之后,我先是被我妈领到了阎王爷面前,我想这是要干什么吗?拉关系,找领导也用不着找这么大的官吧?就算想为我谋个一官半职,这样也太夸张了。其实我就想当一个帮孟婆称汤的小厮,那活轻快。
  “有点过分了啊!你可以试试其他的?”
  说实话,一开始我兴奋地跟个傻缺似的,卖力工作,争当部门先锋。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一个人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当初热血的理由,想着想着我笑出声来。
  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我与世人耗尽一生所追求的两样东西背道而驰,要说我为了什么?我想大概是为了更多地帮助别人以及被人关注吧。
  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我与世人耗尽一生所追求的两样东西背道而驰,要说我为了什么?我想大概是为了更多地帮助别人以及被人关注吧。
  
  阎罗王没说话,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那眼神像是在沉思,我妈和我也不打扰,半响,这位才说道:“你有什么条件?”
  “行啊。嫌弃你妈了是吧?你要是上了天堂,那里可没人罩着,而且你就不想回到人间了?”
  还有,那个总喜欢拿照相机拍我,上传微博,做饭盐糖不分,说是与我同生共死的那个傻丫头,我说过我马上就会回来,但是好像我食言了,这一去不知要去多久。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逆天的去了就用不着我这个小人物担心了,我安心的跟着我妈飞回了地府。
  还有,那个总喜欢拿照相机拍我,上传微博,做饭盐糖不分,说是与我同生共死的那个傻丫头,我说过我马上就会回来,但是好像我食言了,这一去不知要去多久。
  (完)
  其实大家可能不太清楚,现在地府的配置是十王殿之上有一个总阎王,但是以前并不是这样,传说很久以前,地府的总阎王有两位,一男一女,称双王。但是女阎王不知为何渐渐消失了,为了分担男阎王的负担,这才有了后来的十王殿。
  ......
  变为普通人的万象这回真的入了我家户口,我儿子,名字都换了,由于我们家从爷爷那辈排起,到万象这里该轮到“四”了。在我的极力阻止下,万象没有被我妈叫成“诸葛四不象”这个奇葩的名字,而是听从我的一件,名字叫做诸葛四安,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总要。
  不过,轻狂的并不后悔,很值。
  “马上就到......”
  “马上就到......”
  我妈没说话,神秘的一笑,那副样子好像是在说:“跟着姐,有肉吃。”于是我的灵魂跟着我妈的牵引,飘向了地狱,我不禁回过头去,担心周礼嗣等人是否能除掉那个祸害人间的恶魔书。
  不过,轻狂的并不后悔,很值。
  至于黄诗雅,人家可是跟我签了同生共死的契约的,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这丫头哭的像花猫一样,每天拿着手机看我的照片,后来听到这些,我感动得特么想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太古剑尊

在危急时刻吴清晨的每一秒,就是整个地球的下一秒……

作者:青石细语
标签:玄幻

鬼闻乐见

苗疆青年陆言,回乡途中,误被人害,下了恐怖之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校园修仙狂少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炎哥
标签:都市

超级校医

我大二那年暑假回校,因赶时间坐错车,竟流落到小山村……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茅山鬼术师

特种兵以文艺兵的身份退伍,大学里邂逅美女老师……

作者:彼岸浮屠
标签:悬疑

重走未来路

奇异生物降临,地球变成丧尸世界,人类危机爆发……

作者:万木春
标签:科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