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56.情起半路,夫夫何求(结局)

作者:初壹  发布时间:2013-07-30 10:00  字数:1274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林弋。”
  ——两枚戒指是温祈离开之前买好的,其中一枚就放在玄关最明显的地方,可惜林弋第一次回来找温祈的时候情绪实在失控,直到出院后再次回来他才发现被自己不小心撞到角落里的戒指,之后的三年,尽管总是被人误会,林弋却一直不曾摘下来。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
  没说话,林弋沉默等温祈的下文。
  顿了顿,林弋见温祈放下水杯,直视自己。
  林弋就看了看,片刻过后,抬起同样戴了戒指的手牢牢握上去。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可此时此刻——
  没说什么,林弋进了屋,然后倒一杯热水放在温祈手里,指尖不经意划过对方的掌心,凉凉的,明显等了很久。
  “明天过节,南哥让一早就过去。”
  我会带着笑脸回首寒暄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路程不是很远,就也没拦车,林弋一个人往温祈家的方向走。
  走过去,林弋一边拧开门锁,一边低声说道。
  林弋知道秦安不太愿意提起温祈,三年前自己被秦安强行带回医院之后秦安怒骂温祈的话依旧清晰,秦安是个一根筋的人,他不在乎孰是孰非,谁让他在乎的人难受,他就不会原谅谁。
  “我知道,”挑着眉,温祈看了看他,“我想和你一起进去。”
  “……”对方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闷声开口,“……韩宁谨回来了。”
  “我没有换钥匙。”
  (完)
  “……我很想你。”
  无疑,两个人的语气都极其平常,像是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无疑,两个人的语气都极其平常,像是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他曾经假想过如果温祈真的回来了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以为自己会激动,会慌乱,会不知所措,甚至会高兴得流泪。
  路程不是很远,就也没拦车,林弋一个人往温祈家的方向走。
  而的确,他们都没变,却又都变了。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没有换钥匙。”
  林弋知道秦安不太愿意提起温祈,三年前自己被秦安强行带回医院之后秦安怒骂温祈的话依旧清晰,秦安是个一根筋的人,他不在乎孰是孰非,谁让他在乎的人难受,他就不会原谅谁。
  “……”南哥竟然没告诉自己,林弋想笑,精明的老头儿。
  “好。”
  “我知道,”挑着眉,温祈看了看他,“我想和你一起进去。”
  说完,不等林弋问什么,秦安挂断了电话。
  在街角的咖啡店
  “……”
  
  “明天过节,南哥让一早就过去。”
  “我知道,”挑着眉,温祈看了看他,“我想和你一起进去。”
  收起电话,林弋若有所思地站了几秒,然后在电梯门打开时,一脸平静地走进去。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秦安?
  在街角的咖啡店
  ——两枚戒指是温祈离开之前买好的,其中一枚就放在玄关最明显的地方,可惜林弋第一次回来找温祈的时候情绪实在失控,直到出院后再次回来他才发现被自己不小心撞到角落里的戒指,之后的三年,尽管总是被人误会,林弋却一直不曾摘下来。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元旦前夕。

  临近放寒假,林弋受学生们的邀请一起吃过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靠在路边缓和一阵酒意,林弋摆摆手跟学生们告别。

  临近放寒假,林弋受学生们的邀请一起吃过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靠在路边缓和一阵酒意,林弋摆摆手跟学生们告别。

  路程不是很远,就也没拦车,林弋一个人往温祈家的方向走。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就算是他先选择了放下,但感情是相互的,他曾经的痛苦和林弋是一样的,只是没有人看到罢了。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回首寒暄

  和你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而眼看快要拐过下一个街角,林弋竟然就那么闭上眼,默数着脚步,转身,睁眼。

  “……”

  除了电线杆上“×××专治性病”的小广告,其他什么都没有。

  愣了几秒,忍不住轻笑一声,酒醒了不少,林弋发现自己的举动不是一般幼稚。

  于是紧了紧衣服领口,白天才下过雪,晚上的温度非常低,林弋尽量加快了脚步。

  林弋知道秦安不太愿意提起温祈,三年前自己被秦安强行带回医院之后秦安怒骂温祈的话依旧清晰,秦安是个一根筋的人,他不在乎孰是孰非,谁让他在乎的人难受,他就不会原谅谁。

  快要进电梯时,手机忽然响起来。

  秦安?

  “怎么了?”林弋疑惑地接起电话。

  “……”对方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闷声开口,“……韩宁谨回来了。”

  面色一顿,林弋停在原地:“你说什么?”

  “温祈也回来了。”

  说完,不等林弋问什么,秦安挂断了电话。

  “……”

  林弋知道秦安不太愿意提起温祈,三年前自己被秦安强行带回医院之后秦安怒骂温祈的话依旧清晰,秦安是个一根筋的人,他不在乎孰是孰非,谁让他在乎的人难受,他就不会原谅谁。

  “我知道,”挑着眉,温祈看了看他,“我想和你一起进去。”

  “……”南哥竟然没告诉自己,林弋想笑,精明的老头儿。

  所以说实话,林弋这会儿挺感动的,感动秦安能告诉他温祈的消息。

  收起电话,林弋若有所思地站了几秒,然后在电梯门打开时,一脸平静地走进去。

  他曾经假想过如果温祈真的回来了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以为自己会激动,会慌乱,会不知所措,甚至会高兴得流泪。

  可此时此刻——

  “……我很想你。”

  “林弋。”

  可此时此刻——

  看着倚靠在门口的熟悉身影,林弋竟只是轻声笑了笑,心想秦安果然没说错,温祈比预期的要早回来,真好。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没说话,林弋沉默等温祈的下文。

  “我没有换钥匙。”

  面色一顿,林弋停在原地:“你说什么?”

  走过去,林弋一边拧开门锁,一边低声说道。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知道,”挑着眉,温祈看了看他,“我想和你一起进去。”

  没说什么,林弋进了屋,然后倒一杯热水放在温祈手里,指尖不经意划过对方的掌心,凉凉的,明显等了很久。

  “……”

  “……温陆呢?”脱下外套,林弋问。

  “他急着见斯文,被南哥留下了。”

  “……”南哥竟然没告诉自己,林弋想笑,精明的老头儿。

  “明天过节,南哥让一早就过去。”

  “好。”

  看看你最近改变

  无疑,两个人的语气都极其平常,像是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而的确,他们都没变,却又都变了。

  “林弋。”

  顿了顿,林弋见温祈放下水杯,直视自己。

  没说话,林弋沉默等温祈的下文。

  于是,眼底带着笑,只见温祈伸出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与林弋的一模一样。

  林弋就看了看,片刻过后,抬起同样戴了戒指的手牢牢握上去。

  ——两枚戒指是温祈离开之前买好的,其中一枚就放在玄关最明显的地方,可惜林弋第一次回来找温祈的时候情绪实在失控,直到出院后再次回来他才发现被自己不小心撞到角落里的戒指,之后的三年,尽管总是被人误会,林弋却一直不曾摘下来。

  掌心微一用力,温祈忽然将林弋扯近,手臂绕上林弋的背,一点点收紧。

  就算是他先选择了放下,但感情是相互的,他曾经的痛苦和林弋是一样的,只是没有人看到罢了。

  就算是他先选择了放下,但感情是相互的,他曾经的痛苦和林弋是一样的,只是没有人看到罢了。

  “林弋,我回来了。”

  林弋闭眼,闻着思念已久的熟悉气息,诚实地开口——

  “……我很想你。”

  (完)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面色一顿,林弋停在原地:“你说什么?”

  

  “好。”
  “……”
  可此时此刻——
  掌心微一用力,温祈忽然将林弋扯近,手臂绕上林弋的背,一点点收紧。
  我会带着笑脸回首寒暄
  看看你最近改变
  “我没有换钥匙。”
  路程不是很远,就也没拦车,林弋一个人往温祈家的方向走。
  ……
  “……温陆呢?”脱下外套,林弋问。
  就算是他先选择了放下,但感情是相互的,他曾经的痛苦和林弋是一样的,只是没有人看到罢了。
  “温祈也回来了。”
  林弋知道秦安不太愿意提起温祈,三年前自己被秦安强行带回医院之后秦安怒骂温祈的话依旧清晰,秦安是个一根筋的人,他不在乎孰是孰非,谁让他在乎的人难受,他就不会原谅谁。
  和你坐着聊聊天
  
  无疑,两个人的语气都极其平常,像是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看着倚靠在门口的熟悉身影,林弋竟只是轻声笑了笑,心想秦安果然没说错,温祈比预期的要早回来,真好。
  秦安?
  而的确,他们都没变,却又都变了。
  林弋就看了看,片刻过后,抬起同样戴了戒指的手牢牢握上去。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温祈也回来了。”
  秦安?
  除了电线杆上“×××专治性病”的小广告,其他什么都没有。
  走着走着,林弋莫名想起下午在KTV里一个男学生唱的歌,他不知道是什么歌名,也没好意思问,就细细地听着,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初壹说:

完结呢 接下来发几篇番外哒 还是那句话 谢谢乃们一路不嫌弃哒陪伴嘤嘤嘤┭┮﹏┭┮❀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凰途风华录

他被自己的鲜血漫红了整个视野:“别用什么天命搪塞我,为她一人,我情愿逆天改命!”

作者:华楹
标签:古代言情

毒爱蜜宠

为了能够让心爱的人活下去,她撇掉心里的等待,成为他的妻。

作者:涵凌紫轩
标签:现代言情

老公势不可挡

他为报复与她结婚,两年来,形同陌路。 当他和妹妹公然在医院挑衅,她平静的心卷起波澜。

作者:水木耳
标签:现代言情

墓从今夜行

道破盗墓行里不为人知的秘密……

作者:冢离、
标签:悬疑推理

初恋算个鬼

顾南城是我初恋,也是我这辈子,最恨的男人…

作者:锦流光
标签:现代言情

傅先生的私宠

整个江城的人都说傅斯言爱我时小暖入骨,错过他我必会万劫不复。

作者:秋一谨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