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曲女城的传说

作者:昌如  发布时间:2015-06-05 13:59  字数:4803 

  大唐贞观五年(公元631年)五月,玄奘和般若羯罗法师马不停蹄,终于赶在雨季到来之前,来到了羯若鞠阇国。

  一踏入国境之中,就见道路两旁禾稼丰盛,花果繁茂,一派富裕安乐的景致。更难得的是风俗质朴,就连偶尔撞见的行人也都是面带笑容。他们个个模样俊美,服饰鲜艳,举止文雅,显出一派丰足安乐的样子,看着就让人舒服。

  “这是个适合安居的国家!”骑在马上,看着路旁茂盛的稻谷,玄奘不禁由衷地赞叹道,“同为中印度国家,有的富裕,有的贫穷;有的风俗淳厚,有的多诈多杀;就连人的相貌都有如此大的区别,这里的人容貌俊美,衣着也整洁有致,有些地方的人相貌丑恶不说,偏偏还喜欢露形露体。不同国家之间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这难道就是众生的共业吗?”

  “众生的共业,加上佛陀的护佑。”般若羯罗道。

  见玄奘回过头来看着他,般若羯罗便跟他解释道:“师兄不记得那些商旅们说过,这里的国王信奉佛法?”

  玄奘想起来了:“正是。他们还说,戒日王是个转轮圣王。他的国家有佛寺一百多所,僧人一万多名,外道几千名。佛法与异道都十分昌隆,信徒是一半对一半,而在佛学方面,大小乘都有人潜心研学。”

  般若羯罗很高兴地说道:“不瞒师兄说,羯罗早就想来这里礼佛了,却因为各种俗事一再耽搁,抽不出身。所幸这次大王命我来此会见戒日王,期盼着能通两国之好。其实,就算大王没有此令,羯罗也是要来的,算是了却了儿时的一桩夙愿。”

  两人说着话,突然空中一个响雷,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瞬间将两个沙门连人带马淋了个透!

  “糟糕!今年的雨季怎么提前了?”般若羯罗的马一不小心陷入了一个泥坑里,他狼狈地下马去拉,玄奘也过去帮忙。

  中印度的雨季大约从每年的五月十六日开始,到九月十五日结束。其间大雨倾盆、河流泛滥,道路淹没,交通中断。在这样的日子里,人们只好呆在家中或村子里,以他们前一季所收获的农作物为生。出家人外出行化也会极为不便,何况还有无数的农作物及昆虫会在不知不觉中被伤害。因而几乎所有出家人,都会暂时中断他们的行化活动,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隐居下来。

  想当年,佛陀和他的弟子们都曾应邀在精舍或安静的花园里度过雨季,有的时候,他们也退隐森林。每到这个时候,人们便成群结队,不避风雨地来到佛陀的住处,聆听佛法,尽可能地利用这一大好时机来亲近佛陀。

  “如果现在佛陀依然住世的话……”玄奘的心中有些伤感,他多么希望能够亲耳聆听佛陀的教诲!

  两个沙门顶风冒雨地行了二百余里,隔着密密的雨帘,他们终于看到,不远处有一座雄伟的大城。

  “师兄请看,那便是国都曲女城了!”般若羯罗用马鞭遥指前方道。

  “曲女城?”玄奘重复了一遍,“好古怪的名字!”

  “师兄莫嫌它名字古怪,它可是恒河岸边最大、最富裕、最昌盛的城市了。羯罗幼时便常听到这座城池的名字,虽说今日第一次到此,竟觉得熟悉之至。”

  “那定是师兄前世与此地有缘了。”

  玄奘说着,又朝那个城池远远望去,从这个方向看,此城西临恒河,城垣高大坚固。依他估算,方圆至少有二十多里。

  想到即将完成国王的重托,般若羯罗十分高兴,兴致勃勃地对玄奘讲起了曲女城的由来——

  “传说很久以前,这座城市名叫拘苏磨补罗,意思是‘花宫’,国王号梵授王,德仁兼备,武功显赫,威名远慑赡部洲。他有一千个智略弘远,勇敢果毅的儿子和一百个容貌美丽,仪态高雅的女儿。

  “当时,这里还有一位修行者,在恒河岸边修炼瑜伽,坐禅入定。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空,他都一动不动。很多年过去了,他的身上落满了泥土,外形便如枯树一般,飞鸟游禽栖息在上,并遗下一颗尼拘律树的种子。那颗种子在他肩上的泥土中逐渐萌芽,年复一年,修士身上竟长出了一棵垂荫大树!树干粗壮,枝条上结满果实。鸟儿们也开始来此筑巢。当地人觉得惊奇,便尊称他为‘大树仙人’。

  玄奘津津有味地听着,像这样的苦修者,他在恒河岸边的丛林里经常见到,虽然没有身上长树这么夸张,但是长藤萝苔藓的却是屡见不鲜。

  般若羯罗接着说道:“有一天,梵授王的女儿们来到河边游玩嬉戏,恰被大树仙人看到。只一眼,他竟被女儿家的姿容美态吸引住了。于是他从坐了多年的森林里走了出来,去面见梵授王。他说,我栖息于山野之中,已经过去了许多岁月,出定以后就看到你的女儿,欲爱之心顿生,无法摆脱,所以远道而来求婚。他还说,自己已经得道,拥有了无上的神通,如果国王不答应他的请求,他就要降祸给这个国家。”

  听到这里,玄奘不禁苦笑了一下:“一念无明,便堕轮回。可叹这仙人修行多年,欲界爱染之心竟是不退反盛,多年的修行怕是要白废了。”

  “是啊,”般若羯罗道,“不过他的威胁还是很起作用的。”

  “怎么讲?”

  “那国王毕竟是个凡夫,听了大树仙人的话,非常为难,一时又想不出对策来,只好对仙人说:‘请您先回去静候佳期,待我与女儿们商量,挑选一个吉日良辰。’仙人于是欢喜地返回林中。

  “仙人去后,梵授王便去征求女儿们的意见。理所当然的,女儿们都不愿意嫁给这个古怪的仙人。国王不好用强,又惧怕仙人的报复,整日忧愁不已,面容憔悴。

  “年幼的小女儿觉得奇怪,便趁国王空暇之际问道:‘父王您有一千个勇武的儿子,能令万国归顺慕化,现在因何事忧愁而有所畏惧呢?’

  “国王叹息道:‘你年幼不知,那大树仙人前来求婚,而你的姐姐却无一人肯从命。这个仙人神通广大,能够降灾招福。倘若不称他心,他必恼怒。到时摧毁国家,绝灭宗祀,致使前代诸王蒙受耻辱,悔之晚矣。所以父王才有所畏惧啊。’

  “听了父王的话,小女儿决定牺牲自己来拯救这个国家。梵授王无法可想,便用车驾将小女儿送至仙人处。

  “那仙人见国王送来的竟是一名稚齿女童,且不及她的姐姐们漂亮,很不高兴地说:‘大王一定是轻视我这个老叟,所以才送此女童来嘲笑我了!’

  “梵授王连忙说道:‘我怎敢嘲笑仙人?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已问遍诸女,但无人肯从命,唯有这最小的女儿愿来供您使唤。’

  “仙人勃然大怒,降下恶咒道:‘这些女人瞧不起我,着实可恨!我定要惩罚她们!我要让你那九十九个女儿,全都变得弯腰曲背,形貌丑陋,终生无法嫁人!’

  “此毒咒一出,梵授王的九十九个女儿都变成了弯腰曲背的老妪,从此,花宫城便被称作‘曲女城’了。”

  “原来这便是曲女城的由来,”玄奘摇头叹息道,“佛陀说得没错,没有正念的指导,单纯的苦修是无法出离烦恼的。这位大树仙人枉自修炼多年,仅仅有了些微神通,心中却还是欲海难填,嗔恨不退,离得道只怕还差得太远。”

  “谁说不是呢?”般若羯罗道,“世人起修行之心容易,退此心更易。这雨怎么越下越大了?我们赶快进城吧。驾!”

  两个沙门进得城来,举目四望,但见浓荫夹道,城内楼台殿阁相望,台榭栉比,道路整齐,园林相望,城中遍植花果树木,虽在雨中,色调依然光亮鲜艳。路旁时不时地出现一个水池,水流澄澈,里面盛开着各色莲花。有些商贩就站在屋沿下,贩卖着来自域外的奇珍异宝,果然是一个景色怡人的美丽城市!

  玄奘手握缰绳,在宽敞的街道上策马而过,边走边赞:“真不愧为印度的名都!玄奘一路行来,走过城池上百,也只有我大唐的长安、洛阳、成都,可与此城相媲美了。”

  “师兄所说的那些地方,倒让羯罗心向往之。”

  “心向往之,不如躬而行之。待玄奘取到真经,回归东土之时,师兄也来同行如何?”

  “若有那样的机会,当然是求之不得了!”般若羯罗笑道。

  又行一程,玄奘越来越觉得这里的地势颇为熟悉,似乎在哪儿见过。

  走到一座高大的伽蓝前,他终于想起来了:“这里不就是法显大师在《佛国记》中所称的罽饶夷吗?以前只在书中得知,真没想到,今日玄奘也能到此。”

  “原来以前也有师兄的同乡到过此处。”

  “是啊,两百多年了,”玄奘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感叹道,“玄奘这一路,是踏着前辈高僧的足迹来的。”

  “二位法师是要挂单吗?”一个年轻沙弥从寺中出来,合掌问道。

  “正是。”般若羯罗忙合掌还礼。

  “那么快请进吧。”那沙弥将他们引了进去。

  这座伽蓝名叫跋达罗毗诃罗,寺中住持毗离耶犀那三藏,也算是当地的一位名僧,两个游僧入寺后,连湿衣服都来不及换,便前往拜见。

  “二位法师是从圣城钵逻耶伽过来的吗?”毗离耶犀那三藏打量着这两个浑身湿透的年轻沙门,缓缓问道。

  “正是。”般若羯罗欠身答道。

  毗离耶犀那屈起手指轻轻掐着:“从钵逻耶伽国往西南方向,渡过阎牟那河,一直到憍赏弥国,那一大片地方全是森林,里面多有恶兽、野象出没,行人从那里经过,常无端遭到攻击。二位法师能够至此,也算不易了。”

  “还好,”玄奘谦逊地说道,“路上虽遇见些虎豹和野象群,但它们的性情大都温和,并没有招惹我们。想来是因为佛陀的慈悲护佑,才让我们有惊无险,安然渡过丛林。”

  “难得,难得!”毗离耶犀那三藏感叹道。不知是说这两位年轻游僧的勇气难得,还是在说那些猛兽的温驯难得。

  玄奘只是笑笑,心中暗想,猛兽、野象哪里比得上强盗的凶险?猛兽吃饱了便会慵懒地散步、歇息,便是人从它们眼皮底下走过,只要它们觉得安全,也不会抬一下眼皮;强盗可就不同了,他们贪得无厌,永远没有饱足的时候。好在可以用佛法去感化他们。

  “路上可曾遇到什么高僧吗?”毗离耶犀那三藏又问。

  玄奘想了想,道:“弟子二人曾到秣底补罗国,那里佛法颇为昌盛,其实有一位大德名叫蜜多斯那,乃是德光大师的弟子,下有徒侣八百多人,全部研习上座部佛法。玄奘同羯罗师兄曾在那里停留两个月,从蜜多斯那法师学习《辨真论》、《怛埵三第铄论》和《随发智论》。”

  毗离耶犀那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蜜多斯那法师乃是我的好友,我们已有二十余年没见面了。他如今身体还好吗?”

  “很好。”玄奘答道。

  毗离耶犀那三藏很高兴,热情邀请道:“今年雨季提前,二位法师一路辛苦,就请在此安居吧。”

  玄奘合掌道:“多谢大师,我二人正有此意。不知这附近是否有佛陀圣迹?”

  “圣迹到处都是,”毗离耶犀那微笑道,“从这里往东,有个劫比他国,那里有一所著名的伽蓝院,乃是佛陀圣迹‘三宝阶’。二位法师既是来求法礼佛的,便不可错过。”

  “三宝阶……”玄奘喃喃自语,“想是供奉着佛、法、僧三宝……”

  “不不不,”毗离耶犀那笑道,“这‘三宝阶’乃是一排并列的阶梯,南北而列,面向东南。中间一排是‘黄金阶’,左边一排为‘水晶阶’,右边一排是‘白银阶’。想当年,如来离开胜林,升上忉利天宫,为其母摩耶夫人说法,三个月后,准备返还人间。天帝释于是施展神通,建立宝阶。佛陀从善法堂起身,由天神大众随护,踏中间的黄金阶而下;大梵天手执白拂,踏银阶侍奉于右侧;天帝释手持宝盖,踏水晶阶而侍奉左侧;这时诸天菩萨,都陪随而下,洒散香花,一时间璎珞缤纷,香烟氤氲,因而留下这三宝阶。”

  “阿弥陀佛,”玄奘合掌道,“果然是个殊胜之地,弟子定然前去拜谒。”

  三人又说了一阵子话,不觉天色已晚,两位客僧起身告辞,般若羯罗合掌道:“弟子还有一事请问方丈。”

  “法师请讲。”

  “不知大王何时上朝?弟子也好前去拜见。”

  “法师要见大王么?”

  “正是,”般若羯罗道,“弟子从磔迦国出来时,大王便曾叮嘱,一定要到曲女城去见一见戒日大王。”

  毗离耶犀那三藏恍然大悟:“原来法师是磔迦国的国师,老衲倒失敬了。”

  “不敢。”

  毗离耶犀那沉吟片刻,道:“若是如此,二位来得可不巧了。”

  “怎么讲?”

  “大王在外巡视,尚未归来。”

  听了这话,般若羯罗皱起了眉头:“那么,何时能回?”

  “法师说笑了,国王的行踪,老衲又怎会得知?”

  见般若羯罗面露失望之色,玄奘安慰他道:“师兄不必心焦,玄奘这一路也曾听说,戒日王经常巡视各地,察访民情,且居无定所,随其抵达之地,搭建茅屋居住。但他通常不会在雨季外出。这里毕竟是国都,想那国王也快回来了。”

  “法师说的甚是,”毗离耶犀那道,“只是那戒日王若是在外巡视期间刚好赶上雨季,也会停下脚步,在行宫内准备佳肴,宴请各派学者贤人。那样的话,就不知何时归来了。不过,二位法师既然来了,就在此耐心等待吧。”

  “多谢大师,”玄奘道,“师兄,咱们就在这里安居,正好向方丈大师讨教些佛法如何?”

  “好啊,”毗离耶犀那笑道,“老衲也有很多不解处要向二位法师请教呢。”

  般若羯罗合掌称谢,随即又叹了口气:“也只有如此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