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莫名的地方

作者:玉宇青檬  发布时间:2014-12-14 19:57  字数:1017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我是地府阴司白理事,阳间俗称白无常,又有人喊我为谢必安,而事实上我既不姓白也不叫谢必安,我没有名字。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我没有记忆,没有感情,还是遍是青眼的阴差中长了一双血眸,其它鬼差都说我是地府中的另类,从不敢靠近我,除了我的搭档小黑。他总喜欢没事来烦我,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眼睛是红色的,为什么没有感情,为什么查不到自己的档案。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堆一堆的,可他问我这些问题我又怎会知道?

  地府的阴差出去抓魂魄都是成双成对,一个穿白衣服,一个穿黑衣服,所以阳间的人总喜欢喊捕魂阴差为黑白无常。但是其实地府有无数对黑白无常,我是管这些阴差的人,当然,偶尔我也会去抓一些难缠的阴魂。

  我没有记忆,没有感情,还是遍是青眼的阴差中长了一双血眸,其它鬼差都说我是地府中的另类,从不敢靠近我,除了我的搭档小黑。他总喜欢没事来烦我,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眼睛是红色的,为什么没有感情,为什么查不到自己的档案。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堆一堆的,可他问我这些问题我又怎会知道?

  我唯一知道的,是自己是个女的,在地府当差一百一十载,抓鬼是我分内的事,其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而一切的变故还得从我手下的小鬼捕魂遇到的一次意外说起……

  闭上眼睛又恢复到灵魂状态本想赶去小黑让我感受的地方勘察一下情况,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幻境并不是那里,而是一片很荒凉的废墟。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当我赶到阳间的时候他正抓着一个生魂往回赶。看到我过去,一甩链子将生魂甩到我面前,一双青眼直冒精光。我看了一眼那生魂,伸手碰了一下它,跟着眼前一股白气儿冒出来,生魂消失了,徒留了一根鸡毛轻飘飘地落在泥土里。

  小黑倏地一下子飘过来,看着泥土堆里的鸡毛都要气炸了,眼睛瞪得铜铃那么大。“妈的,哪个孙子,连爷爷都敢骗,看老子不收拾他!”

  他刚要离开,我眼尖的看到了东方透出一抹白色,忙抓住了他。

  “天要亮了。”

  小黑吸了吸舌头,攒着阴气卷起一阵狂风呼啸了一会儿才肯离开。

  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接连一阵鸡叫声,天空中出现一连串的红霞,太阳慢慢升了起来。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我身上,我的身体也由灵魂状态变成了实体状态,最终双脚稳稳地站定在堆满了枯叶腐草的土地上。

  我伸出手感受着阳光晒在皮肤上的感觉,闭上眼睛想仔细领悟一番,可是却没有感觉。其实我也不懂,同样是阴司,为什么我能站在阳光下,小黑他们却不可以。阎王说,那是因为我的力量太大了,所以魂能曝露在烈日下不会散。

  闭上眼睛又恢复到灵魂状态本想赶去小黑让我感受的地方勘察一下情况,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幻境并不是那里,而是一片很荒凉的废墟。

  那一带土墙早已崩塌的不成样子,过人高的野草在肆意滋长,有腰粗的柱子斜斜的倒在里面,上面长满了黑色的苔。

  我动了动脑袋,茫然的看着这里的环境,自己都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出现在这里,每次都是这样不受控制,蓦然出现。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我没有记忆,没有感情,还是遍是青眼的阴差中长了一双血眸,其它鬼差都说我是地府中的另类,从不敢靠近我,除了我的搭档小黑。他总喜欢没事来烦我,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眼睛是红色的,为什么没有感情,为什么查不到自己的档案。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堆一堆的,可他问我这些问题我又怎会知道?

  
  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接连一阵鸡叫声,天空中出现一连串的红霞,太阳慢慢升了起来。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我身上,我的身体也由灵魂状态变成了实体状态,最终双脚稳稳地站定在堆满了枯叶腐草的土地上。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小黑倏地一下子飘过来,看着泥土堆里的鸡毛都要气炸了,眼睛瞪得铜铃那么大。“妈的,哪个孙子,连爷爷都敢骗,看老子不收拾他!”
  我没有记忆,没有感情,还是遍是青眼的阴差中长了一双血眸,其它鬼差都说我是地府中的另类,从不敢靠近我,除了我的搭档小黑。他总喜欢没事来烦我,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眼睛是红色的,为什么没有感情,为什么查不到自己的档案。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堆一堆的,可他问我这些问题我又怎会知道?
  而一切的变故还得从我手下的小鬼捕魂遇到的一次意外说起……
  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接连一阵鸡叫声,天空中出现一连串的红霞,太阳慢慢升了起来。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我身上,我的身体也由灵魂状态变成了实体状态,最终双脚稳稳地站定在堆满了枯叶腐草的土地上。
  地府的阴差出去抓魂魄都是成双成对,一个穿白衣服,一个穿黑衣服,所以阳间的人总喜欢喊捕魂阴差为黑白无常。但是其实地府有无数对黑白无常,我是管这些阴差的人,当然,偶尔我也会去抓一些难缠的阴魂。
  我没有记忆,没有感情,还是遍是青眼的阴差中长了一双血眸,其它鬼差都说我是地府中的另类,从不敢靠近我,除了我的搭档小黑。他总喜欢没事来烦我,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眼睛是红色的,为什么没有感情,为什么查不到自己的档案。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堆一堆的,可他问我这些问题我又怎会知道?
  闭上眼睛又恢复到灵魂状态本想赶去小黑让我感受的地方勘察一下情况,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幻境并不是那里,而是一片很荒凉的废墟。
  我唯一知道的,是自己是个女的,在地府当差一百一十载,抓鬼是我分内的事,其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我伸出手感受着阳光晒在皮肤上的感觉,闭上眼睛想仔细领悟一番,可是却没有感觉。其实我也不懂,同样是阴司,为什么我能站在阳光下,小黑他们却不可以。阎王说,那是因为我的力量太大了,所以魂能曝露在烈日下不会散。
  我没有记忆,没有感情,还是遍是青眼的阴差中长了一双血眸,其它鬼差都说我是地府中的另类,从不敢靠近我,除了我的搭档小黑。他总喜欢没事来烦我,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眼睛是红色的,为什么没有感情,为什么查不到自己的档案。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堆一堆的,可他问我这些问题我又怎会知道?
  那一带土墙早已崩塌的不成样子,过人高的野草在肆意滋长,有腰粗的柱子斜斜的倒在里面,上面长满了黑色的苔。
  我是地府阴司白理事,阳间俗称白无常,又有人喊我为谢必安,而事实上我既不姓白也不叫谢必安,我没有名字。
  小黑吸了吸舌头,攒着阴气卷起一阵狂风呼啸了一会儿才肯离开。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我没有记忆,没有感情,还是遍是青眼的阴差中长了一双血眸,其它鬼差都说我是地府中的另类,从不敢靠近我,除了我的搭档小黑。他总喜欢没事来烦我,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眼睛是红色的,为什么没有感情,为什么查不到自己的档案。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堆一堆的,可他问我这些问题我又怎会知道?
  小黑吸了吸舌头,攒着阴气卷起一阵狂风呼啸了一会儿才肯离开。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那一带土墙早已崩塌的不成样子,过人高的野草在肆意滋长,有腰粗的柱子斜斜的倒在里面,上面长满了黑色的苔。
  我在办公室听着刚刚捕魂回来却两手空空的小鬼的报告,刚好小黑也在,他听了小鬼的话二话没说就飘了出去。我有些担心会出事,于是也跟了出去。
  闭上眼睛又恢复到灵魂状态本想赶去小黑让我感受的地方勘察一下情况,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幻境并不是那里,而是一片很荒凉的废墟。
  “天要亮了。”
  他刚要离开,我眼尖的看到了东方透出一抹白色,忙抓住了他。
  我唯一知道的,是自己是个女的,在地府当差一百一十载,抓鬼是我分内的事,其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