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避风港

作者:渡夜人  发布时间:2015-09-29 08:20  字数:1124 

  这个人等她的时间已经很长,长到她感到一种涨然的甜蜜满溢出来,是幸福的感觉。
  那人看向她的目光永远那么令人心悸。
  她的白色小车平稳飞驰在石澳的宽敞大道上,白色纱裙被风吹得鼓起来,黑发在风中飞扬,一闪而过的是她平静而舒展的脸庞。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有时候情感偶尔会控制理智,但是她很快就会从偏离的轨道扳回来。
  婚礼结束了,浩奇和启臻登上了去大溪地度蜜月的航班。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她的白色小车平稳飞驰在石澳的宽敞大道上,白色纱裙被风吹得鼓起来,黑发在风中飞扬,一闪而过的是她平静而舒展的脸庞。
  再者,林巧贞一路艰辛,抛弃了许多,甚至是身为人母的责任才获得今天的生活,且不说她幸福与否,但是她至少终于过得安稳。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她的心情,他知道她所有的秘密,所有的故事以及那些丑陋的疤痕。
  如果这时候凭空冒出一个女儿来,她的生活势必被打搅,沅芷也不想这样。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真高兴你这样说。”沅芷往他怀中窝了窝。
  再者,林巧贞一路艰辛,抛弃了许多,甚至是身为人母的责任才获得今天的生活,且不说她幸福与否,但是她至少终于过得安稳。
  夕阳一点一点退下去,染红海面,天色一点点变暗,海面微微起伏着,两人静默着,偶尔说几句话,然后星星终于出现了。
  两人彼此静默,但却又那般心有灵犀。
 
  凤凰道五号才是她真正的家。她长舒一口气。
  只是这个秘密,她成了唯一知道的人。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有时候情感偶尔会控制理智,但是她很快就会从偏离的轨道扳回来。
  她的白色小车平稳飞驰在石澳的宽敞大道上,白色纱裙被风吹得鼓起来,黑发在风中飞扬,一闪而过的是她平静而舒展的脸庞。
  那人看向她的目光永远那么令人心悸。
  秋天已经过半,天黑得早,从机场回来,已经是夕阳西下。
  路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事实上沅芷也这么做了。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婚礼结束了,浩奇和启臻登上了去大溪地度蜜月的航班。
  婚礼结束了,浩奇和启臻登上了去大溪地度蜜月的航班。
  这么多年,她一路走过来,即使林巧贞想要补偿她,给予她温情,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受了,反倒是徒增尴尬。
  这种感觉,有些酸涩,有些压抑,有些难受。
  她不愿意自己不那么痛快。
  满天繁星下,他侧过头去在她的鬓发上印上深深一吻。
  穆川终于知道她那一脸的疲累从何而来。
  可是只有沅芷心里最清楚,她和林巧贞,从二十多年前她把她扔在孤儿院门口开始,已成陌路。
  穆川终于知道她那一脸的疲累从何而来。
  再者,林巧贞一路艰辛,抛弃了许多,甚至是身为人母的责任才获得今天的生活,且不说她幸福与否,但是她至少终于过得安稳。
  “真高兴你这样说。”沅芷往他怀中窝了窝。
  再者,林巧贞一路艰辛,抛弃了许多,甚至是身为人母的责任才获得今天的生活,且不说她幸福与否,但是她至少终于过得安稳。
  满天繁星下,他侧过头去在她的鬓发上印上深深一吻。
  可是只有沅芷心里最清楚,她和林巧贞,从二十多年前她把她扔在孤儿院门口开始,已成陌路。
  这个人等她的时间已经很长,长到她感到一种涨然的甜蜜满溢出来,是幸福的感觉。
  对了,回家。
  婚礼结束了,浩奇和启臻登上了去大溪地度蜜月的航班。

  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即使是刚刚举行过婚礼,换完衣服之后照样精力充沛,即使姚梅玲和林巧贞一众人已经觉得疲累,启臻依然决定按原定计划出去人生的第一次旅行。

  路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只是这个秘密,她成了唯一知道的人。

  但是,如今她已经知道该如何排解。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浩奇选择了他的人生,启臻也懵懵懂懂地迈出人生最重要的一步,而她谢沅芷,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前行。

  她的白色小车平稳飞驰在石澳的宽敞大道上,白色纱裙被风吹得鼓起来,黑发在风中飞扬,一闪而过的是她平静而舒展的脸庞。

  路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对了,回家。

  凤凰道五号才是她真正的家。她长舒一口气。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有时候情感偶尔会控制理智,但是她很快就会从偏离的轨道扳回来。

  这样的插曲,她没有准备告诉谢婉如。

  穆川终于知道她那一脸的疲累从何而来。

  姐姐心太善良、又太温柔,如果知道她的亲生母亲就在香港,免不了会思前想后,到最后,定是会催她去来一场母女相认。

  可是只有沅芷心里最清楚,她和林巧贞,从二十多年前她把她扔在孤儿院门口开始,已成陌路。

  这么多年,她一路走过来,即使林巧贞想要补偿她,给予她温情,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受了,反倒是徒增尴尬。

  她不愿意自己不那么痛快。

  再者,林巧贞一路艰辛,抛弃了许多,甚至是身为人母的责任才获得今天的生活,且不说她幸福与否,但是她至少终于过得安稳。

  如果这时候凭空冒出一个女儿来,她的生活势必被打搅,沅芷也不想这样。

  凤凰道五号才是她真正的家。她长舒一口气。

  只是这个秘密,她成了唯一知道的人。

  这种感觉,有些酸涩,有些压抑,有些难受。

  但是,如今她已经知道该如何排解。

  姐姐心太善良、又太温柔,如果知道她的亲生母亲就在香港,免不了会思前想后,到最后,定是会催她去来一场母女相认。

  “真高兴你这样说。”沅芷往他怀中窝了窝。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有时候情感偶尔会控制理智,但是她很快就会从偏离的轨道扳回来。

  车子稳稳当当停在石澳海边,沙滩上,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她。

  这个人等她的时间已经很长,长到她感到一种涨然的甜蜜满溢出来,是幸福的感觉。

  秋天已经过半,天黑得早,从机场回来,已经是夕阳西下。

  那人看向她的目光永远那么令人心悸。

  “早知道我就该陪你去参加婚礼的,你这么漂亮,我却到现在才能看到。”穆川语气嫉妒。

  婚礼结束了,浩奇和启臻登上了去大溪地度蜜月的航班。

  “陪我等星星吧。”沅芷不掩饰脸上的疲惫,握住他的手。

  夕阳一点一点退下去,染红海面,天色一点点变暗,海面微微起伏着,两人静默着,偶尔说几句话,然后星星终于出现了。

  沅芷的头靠在穆川胸前,穆川坐在她身后,双手环住她,他侧着头,下巴刚刚好抵在她的头顶。

  他的胸膛很暖,很宽阔,有一种让人想要把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的安心感。

  事实上沅芷也这么做了。

  “我今天见到一个人,”沅芷的声音低低传来,却很清晰,“我的亲生母亲,我终于见到她。”

  穆川终于知道她那一脸的疲累从何而来。

  “有生之年,好不容易。”穆川紧紧搂住她,轻轻在她耳边说道。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她的心情,他知道她所有的秘密,所有的故事以及那些丑陋的疤痕。

  “真高兴你这样说。”沅芷往他怀中窝了窝。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满天繁星下,他侧过头去在她的鬓发上印上深深一吻。

  两人彼此静默,但却又那般心有灵犀。
 
  凤凰道五号才是她真正的家。她长舒一口气。
  凤凰道五号才是她真正的家。她长舒一口气。
  这样的插曲,她没有准备告诉谢婉如。
  沅芷的头靠在穆川胸前,穆川坐在她身后,双手环住她,他侧着头,下巴刚刚好抵在她的头顶。
  对了,回家。
  穆川终于知道她那一脸的疲累从何而来。
  路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路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有时候情感偶尔会控制理智,但是她很快就会从偏离的轨道扳回来。
  这种感觉,有些酸涩,有些压抑,有些难受。
  路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她不愿意自己不那么痛快。
  但是,如今她已经知道该如何排解。
  可是只有沅芷心里最清楚,她和林巧贞,从二十多年前她把她扔在孤儿院门口开始,已成陌路。
  事实上沅芷也这么做了。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有时候情感偶尔会控制理智,但是她很快就会从偏离的轨道扳回来。
  “有生之年,好不容易。”穆川紧紧搂住她,轻轻在她耳边说道。
  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即使是刚刚举行过婚礼,换完衣服之后照样精力充沛,即使姚梅玲和林巧贞一众人已经觉得疲累,启臻依然决定按原定计划出去人生的第一次旅行。
  婚礼结束了,浩奇和启臻登上了去大溪地度蜜月的航班。
  沅芷的头靠在穆川胸前,穆川坐在她身后,双手环住她,他侧着头,下巴刚刚好抵在她的头顶。
  但是,如今她已经知道该如何排解。
  沅芷的头靠在穆川胸前,穆川坐在她身后,双手环住她,他侧着头,下巴刚刚好抵在她的头顶。
  她不愿意自己不那么痛快。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婚礼结束了,浩奇和启臻登上了去大溪地度蜜月的航班。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有时候情感偶尔会控制理智,但是她很快就会从偏离的轨道扳回来。
  “早知道我就该陪你去参加婚礼的,你这么漂亮,我却到现在才能看到。”穆川语气嫉妒。
  路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她的白色小车平稳飞驰在石澳的宽敞大道上,白色纱裙被风吹得鼓起来,黑发在风中飞扬,一闪而过的是她平静而舒展的脸庞。
  穆川终于知道她那一脸的疲累从何而来。
  姐姐心太善良、又太温柔,如果知道她的亲生母亲就在香港,免不了会思前想后,到最后,定是会催她去来一场母女相认。
  他的胸膛很暖,很宽阔,有一种让人想要把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的安心感。
  车子稳稳当当停在石澳海边,沙滩上,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她。
  她不愿意自己不那么痛快。
  这么多年,她一路走过来,即使林巧贞想要补偿她,给予她温情,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受了,反倒是徒增尴尬。
  他的胸膛很暖,很宽阔,有一种让人想要把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的安心感。
  “我今天见到一个人,”沅芷的声音低低传来,却很清晰,“我的亲生母亲,我终于见到她。”
  两人彼此静默,但却又那般心有灵犀。
 
  穆川终于知道她那一脸的疲累从何而来。
  路是熟悉的回家的路。
  “真高兴你这样说。”沅芷往他怀中窝了窝。
  沅芷一直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里。
  他的胸膛很暖,很宽阔,有一种让人想要把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的安心感。

渡夜人说:

亲们现在觉得沅芷为什么选择穆川而不是陆启琛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