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45 现实中的梦境

作者:寒舢  发布时间:2015-05-11 12:34  字数:1239 

  “是啊,很快,那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没有骗你,陵风,我后来跟你解释了。”
  我逐渐冷静下来,喃喃的问:“那江潮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来,不是你叫的吗?”
  “我没有骗你,陵风,我后来跟你解释了。”
  “是你,我知道是你。”我垂下手臂,抱着自己痛哭起来,泪水汹涌的流出来,下一秒便如洪灾泛滥,回忆道那里戛然而止,尽管后面的故事还有很长,我却不愿再去回想,因为那时的悲痛已经把我冲昏了头脑。
  我逐渐冷静下来,喃喃的问:“那江潮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来,不是你叫的吗?”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他有些无奈:“那我再说一次,天地良心,我易南北对你从没有半分虚假。”
  “不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我迷茫的说:“五年,五年了吗?这么快。”
  易南北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却用尽力气推开他,带着哭腔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我没有骗你,陵风,我后来跟你解释了。”
  “是你,我知道是你。”我垂下手臂,抱着自己痛哭起来,泪水汹涌的流出来,下一秒便如洪灾泛滥,回忆道那里戛然而止,尽管后面的故事还有很长,我却不愿再去回想,因为那时的悲痛已经把我冲昏了头脑。
  我逐渐冷静下来,喃喃的问:“那江潮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来,不是你叫的吗?”
  我逐渐冷静下来,喃喃的问:“那江潮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来,不是你叫的吗?”
  他气结:“好,我不跟你争,反正他现在也不在这里。”
  “不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不,不,”我摇着头,猛地抓住他的手臂追问:“你告诉我,当时为什么要骗我。”
  在经历了几天的半梦半醒后,我猛地抓住床边的手,他的脸庞在视线里逐渐扩大,易南北与我四目相视,在短暂的停滞后,他欣喜若狂的叫道:“你醒了?陵风,你终于醒了。”说着把我的手贴上他的胸口,竟像有要哭出来的冲动。
  易南北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却用尽力气推开他,带着哭腔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易南北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却用尽力气推开他,带着哭腔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他有些无奈:“那我再说一次,天地良心,我易南北对你从没有半分虚假。”
  “我没有骗你,陵风,我后来跟你解释了。”
  “不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不,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我要做什么,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特意选在那一天跟你告白,没想到会变成那个局面,那晚的情形在我心里一样历历在目,我永远忘不掉。”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他气结:“好,我不跟你争,反正他现在也不在这里。”
  他气结:“好,我不跟你争,反正他现在也不在这里。”
  他有些无奈:“那我再说一次,天地良心,我易南北对你从没有半分虚假。”
  在经历了几天的半梦半醒后,我猛地抓住床边的手,他的脸庞在视线里逐渐扩大,易南北与我四目相视,在短暂的停滞后,他欣喜若狂的叫道:“你醒了?陵风,你终于醒了。”说着把我的手贴上他的胸口,竟像有要哭出来的冲动。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我用力掐入他的掌心,悲愤的叫喊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怎么不去死。”

  他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扶上我的额头颤抖着问:“你怎么了,是我啊,你好好看清楚,我是易南北。”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是你,我知道是你。”我垂下手臂,抱着自己痛哭起来,泪水汹涌的流出来,下一秒便如洪灾泛滥,回忆道那里戛然而止,尽管后面的故事还有很长,我却不愿再去回想,因为那时的悲痛已经把我冲昏了头脑。

  易南北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却用尽力气推开他,带着哭腔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他摇着头慌乱不已。

  我还沉浸在回忆中久久回不过神来,说的全是那时候的话:“你骗我,我那么真心对你,你为什么要骗我。”

  “你在说什么?”

  易南北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却用尽力气推开他,带着哭腔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你就为了孙建那点钱出卖我,你不让我追江潮生而把我留下来,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怎么会提起他们,已经过去五年了。”易南北扶着我的肩膀说道。

  他气结:“好,我不跟你争,反正他现在也不在这里。”

  我迷茫的说:“五年,五年了吗?这么快。”

  “不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是啊,很快,那已经不算什么了。”

  “不,不,”我摇着头,猛地抓住他的手臂追问:“你告诉我,当时为什么要骗我。”

  “我没有骗你,陵风,我后来跟你解释了。”

  “我不信,你就是出卖我了。”

  他有些无奈:“那我再说一次,天地良心,我易南北对你从没有半分虚假。”

  “我没有骗你,陵风,我后来跟你解释了。”

  我逐渐冷静下来,喃喃的问:“那江潮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来,不是你叫的吗?”

  “不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我灵光一闪,惊诧的说:“是江雪,我想起来了,那时从哥哥家走的时候,她一定猜到我是去找你,这个坏女人。”

  他见我情绪又激动起来,连忙给我拍了拍后背:“都过去了就别再想了,现在我们不是又在一起了吗?”

  “鬼才跟你在一起。”易南北想趁我神志不清的时候,说一些话糊弄我,幸好我反应的快,“不论过去多久我都不会原谅你,你利用我得到孙建的钱,还把我,把我给毁了。”

  “是你,我知道是你。”我垂下手臂,抱着自己痛哭起来,泪水汹涌的流出来,下一秒便如洪灾泛滥,回忆道那里戛然而止,尽管后面的故事还有很长,我却不愿再去回想,因为那时的悲痛已经把我冲昏了头脑。

  “江陵风你说这些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以为我稀罕他那点零花钱吗,要不是你对江潮生那样,我犯得着打压他们吗。我就搞不懂江潮生他到底算什么,你跟我在一起凭什么要看他的脸色,你在他心里是好是坏有那么重要吗?”

  他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扶上我的额头颤抖着问:“你怎么了,是我啊,你好好看清楚,我是易南北。”

  “不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有!”我一口咬定。

  我逐渐冷静下来,喃喃的问:“那江潮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来,不是你叫的吗?”

  易南北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却用尽力气推开他,带着哭腔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他气结:“好,我不跟你争,反正他现在也不在这里。”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他气结:“好,我不跟你争,反正他现在也不在这里。”

  “不,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我要做什么,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特意选在那一天跟你告白,没想到会变成那个局面,那晚的情形在我心里一样历历在目,我永远忘不掉。”

  我逐渐冷静下来,喃喃的问:“那江潮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来,不是你叫的吗?”

  “易南北,你真混账。”说着说着我又哭了起来,想起那年错过的暗地恋情,是多么令人痛心,很多事情只要错开一点点,就不会演变成后来的相爱相杀,些许他也不会走,我也不用白白受五年的折磨。

  “是你,我知道是你。”我垂下手臂,抱着自己痛哭起来,泪水汹涌的流出来,下一秒便如洪灾泛滥,回忆道那里戛然而止,尽管后面的故事还有很长,我却不愿再去回想,因为那时的悲痛已经把我冲昏了头脑。

  气氛抑郁的要死,易南北深深叹了口气,转而开怀的说:“过去的就过去吧,你还能回到我身边,我就觉得是上天的恩赐。”

  “易南北,你真混账。”说着说着我又哭了起来,想起那年错过的暗地恋情,是多么令人痛心,很多事情只要错开一点点,就不会演变成后来的相爱相杀,些许他也不会走,我也不用白白受五年的折磨。
  他有些无奈:“那我再说一次,天地良心,我易南北对你从没有半分虚假。”
  “不,不,”我摇着头,猛地抓住他的手臂追问:“你告诉我,当时为什么要骗我。”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他摇着头慌乱不已。
  “鬼才跟你在一起。”易南北想趁我神志不清的时候,说一些话糊弄我,幸好我反应的快,“不论过去多久我都不会原谅你,你利用我得到孙建的钱,还把我,把我给毁了。”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江陵风你说这些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以为我稀罕他那点零花钱吗,要不是你对江潮生那样,我犯得着打压他们吗。我就搞不懂江潮生他到底算什么,你跟我在一起凭什么要看他的脸色,你在他心里是好是坏有那么重要吗?”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你就为了孙建那点钱出卖我,你不让我追江潮生而把我留下来,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是你,我知道是你。”我垂下手臂,抱着自己痛哭起来,泪水汹涌的流出来,下一秒便如洪灾泛滥,回忆道那里戛然而止,尽管后面的故事还有很长,我却不愿再去回想,因为那时的悲痛已经把我冲昏了头脑。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易南北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却用尽力气推开他,带着哭腔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不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气氛抑郁的要死,易南北深深叹了口气,转而开怀的说:“过去的就过去吧,你还能回到我身边,我就觉得是上天的恩赐。”
  他气结:“好,我不跟你争,反正他现在也不在这里。”
  他气结:“好,我不跟你争,反正他现在也不在这里。”
  我迷茫的说:“五年,五年了吗?这么快。”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易南北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却用尽力气推开他,带着哭腔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我迷茫的说:“五年,五年了吗?这么快。”
  “不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我默默的垂下头:“如果没有那一晚该多好。”
  气氛抑郁的要死,易南北深深叹了口气,转而开怀的说:“过去的就过去吧,你还能回到我身边,我就觉得是上天的恩赐。”
  我逐渐冷静下来,喃喃的问:“那江潮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来,不是你叫的吗?”
  “易南北,你真混账。”说着说着我又哭了起来,想起那年错过的暗地恋情,是多么令人痛心,很多事情只要错开一点点,就不会演变成后来的相爱相杀,些许他也不会走,我也不用白白受五年的折磨。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