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美人绝色

作者:痕线  发布时间:2015-05-13 19:14  字数:1089 

  侧躺在贵妃榻上的女子抬起头,光滑墨黑的秀发顿时铺洒,遮掩了半边身子。此时的她还是睡眼迷离,绮丽狭长的凤眸细细地眯起,只是透出点点眸光,玲珑剔透、光华内敛。微微一侧首,可见左眼尾一点朱红砂痣,给如凝脂美瓷般的面容上晕染了一抹勾魂的瑰色,可以遐想,若是媚眼横睨,该是怎样的风流绝色。
  天上像是漏了一个大口子,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阴雨连绵了十数日,才渐渐地云开雨霁,万物盎然。
  腊梅举目环视了一圈,而后眼睛一亮,向一旁的一位垂髫孩童招招手,把几个铜板放在他的手心,笑眯眯道:“小儿,前方出了何事?”
  腊梅举目环视了一圈,而后眼睛一亮,向一旁的一位垂髫孩童招招手,把几个铜板放在他的手心,笑眯眯道:“小儿,前方出了何事?”
  天上像是漏了一个大口子,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阴雨连绵了十数日,才渐渐地云开雨霁,万物盎然。
  惊蛰方过,春雷乍响。
  未几,却见前方聚着一圈看热闹的人群,对于驱来的马车也未曾避开,旁人眼看惨祸就要发生,车夫却及时地拉紧缰绳,马蹄高扬,昂首嘶鸣,直到马蹄再次落下,前方的人才发现自己堪堪从鬼门关逃过,惊出一声冷汗,急忙散开。
  众人再细听,一道慵懒沙哑的女声悠悠地响起,“不碍事。腊梅,你且出去瞧瞧,前方出了何事?”
  众人再细听,一道慵懒沙哑的女声悠悠地响起,“不碍事。腊梅,你且出去瞧瞧,前方出了何事?”
  
  车厢里,一个身着红袄青缎背心的婢女微微掀开车帘一条细缝,看了一眼车外正说着兴趣横生的腊梅,眉心微皱,回首对倚在贵妃榻上的女子道:“姑娘,就不该让腊梅这小妮子出去,这会儿恐怕都不知道自家祖坟朝哪儿方了。”
  众人再细听,一道慵懒沙哑的女声悠悠地响起,“不碍事。腊梅,你且出去瞧瞧,前方出了何事?”
  元意清幽的眼底终于带上了好奇,这样的桥段她前世在小说中看了无数次,还真没有看过真人版的,她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趣地问道:“哦?你且仔细说来一听。”
  惊蛰方过,春雷乍响。
  腊梅举目环视了一圈,而后眼睛一亮,向一旁的一位垂髫孩童招招手,把几个铜板放在他的手心,笑眯眯道:“小儿,前方出了何事?”
  远远地驶来一辆红木车身,天青色盖顶的马车,车轴碾在青石铺就的大街上,咕咕噜噜地作响。街上的行人见车上挂着礼部尚书朱府的标志,急忙避开,繁华热闹的街市立马露出一道宽敞通达的道路。
  即使不着粉黛,四姑娘元意依旧是朱府里头颜色最为出色夺目的一位。
  未几,却见前方聚着一圈看热闹的人群,对于驱来的马车也未曾避开,旁人眼看惨祸就要发生,车夫却及时地拉紧缰绳,马蹄高扬,昂首嘶鸣,直到马蹄再次落下,前方的人才发现自己堪堪从鬼门关逃过,惊出一声冷汗,急忙散开。

  惊蛰方过,春雷乍响。

  天上像是漏了一个大口子,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阴雨连绵了十数日,才渐渐地云开雨霁,万物盎然。

  巳时三刻,京城东街。

  远远地驶来一辆红木车身,天青色盖顶的马车,车轴碾在青石铺就的大街上,咕咕噜噜地作响。街上的行人见车上挂着礼部尚书朱府的标志,急忙避开,繁华热闹的街市立马露出一道宽敞通达的道路。

  未几,却见前方聚着一圈看热闹的人群,对于驱来的马车也未曾避开,旁人眼看惨祸就要发生,车夫却及时地拉紧缰绳,马蹄高扬,昂首嘶鸣,直到马蹄再次落下,前方的人才发现自己堪堪从鬼门关逃过,惊出一声冷汗,急忙散开。

  与此同时,车厢里传出几声女子的惊呼呼,复而一个沉稳的女声急切地响起,“姑娘,您没事吧?”

  众人再细听,一道慵懒沙哑的女声悠悠地响起,“不碍事。腊梅,你且出去瞧瞧,前方出了何事?”

  一位肌肤微丰,合中身材的婢女掀了石青锦缎帘子走出来,只见她一身桃红袄青缎背心,白绫细折裙,皮肤白皙,黑眸圆溜溜地直转,透着一股清明灵秀之气。想来她就是那位小姐口中的腊梅了。

  众人再细听,一道慵懒沙哑的女声悠悠地响起,“不碍事。腊梅,你且出去瞧瞧,前方出了何事?”

  腊梅举目环视了一圈,而后眼睛一亮,向一旁的一位垂髫孩童招招手,把几个铜板放在他的手心,笑眯眯道:“小儿,前方出了何事?”

  孩童紧紧地攥住了手中的铜板,眉飞色舞地开始说起事情得原委。

  车厢里,一个身着红袄青缎背心的婢女微微掀开车帘一条细缝,看了一眼车外正说着兴趣横生的腊梅,眉心微皱,回首对倚在贵妃榻上的女子道:“姑娘,就不该让腊梅这小妮子出去,这会儿恐怕都不知道自家祖坟朝哪儿方了。”

  侧躺在贵妃榻上的女子抬起头,光滑墨黑的秀发顿时铺洒,遮掩了半边身子。此时的她还是睡眼迷离,绮丽狭长的凤眸细细地眯起,只是透出点点眸光,玲珑剔透、光华内敛。微微一侧首,可见左眼尾一点朱红砂痣,给如凝脂美瓷般的面容上晕染了一抹勾魂的瑰色,可以遐想,若是媚眼横睨,该是怎样的风流绝色。

  即使不着粉黛,四姑娘元意依旧是朱府里头颜色最为出色夺目的一位。

  远远地驶来一辆红木车身,天青色盖顶的马车,车轴碾在青石铺就的大街上,咕咕噜噜地作响。街上的行人见车上挂着礼部尚书朱府的标志,急忙避开,繁华热闹的街市立马露出一道宽敞通达的道路。

  元意透过沙窗看了外头繁华的街市一眼,淡笑道:“都耽搁了这么些天,也不急这点儿时刻,由她去吧。”

  那婢女只得无奈地点点头,替她把滑落的皮袄盖上,道:“虽说天气已经回暖,然乍暖还寒,姑娘得仔细点,您的病还没好呢。”

  元意的狭长的凤眼中染上点点笑意,轻轻地点了点头。

  惊蛰方过,春雷乍响。

  就在此时,帘子被一只素手掀开,腊梅如满月的脸庞探了进来,她先向元意福了一礼,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兴奋道:“姑娘,素梅,前边儿是有人在强抢民女呢。”

  元意清幽的眼底终于带上了好奇,这样的桥段她前世在小说中看了无数次,还真没有看过真人版的,她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趣地问道:“哦?你且仔细说来一听。”

  腊梅重重地点点头,清了清嗓子,细细地道来。

  元意清幽的眼底终于带上了好奇,这样的桥段她前世在小说中看了无数次,还真没有看过真人版的,她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趣地问道:“哦?你且仔细说来一听。”

  车厢里,一个身着红袄青缎背心的婢女微微掀开车帘一条细缝,看了一眼车外正说着兴趣横生的腊梅,眉心微皱,回首对倚在贵妃榻上的女子道:“姑娘,就不该让腊梅这小妮子出去,这会儿恐怕都不知道自家祖坟朝哪儿方了。”

  
  众人再细听,一道慵懒沙哑的女声悠悠地响起,“不碍事。腊梅,你且出去瞧瞧,前方出了何事?”
  远远地驶来一辆红木车身,天青色盖顶的马车,车轴碾在青石铺就的大街上,咕咕噜噜地作响。街上的行人见车上挂着礼部尚书朱府的标志,急忙避开,繁华热闹的街市立马露出一道宽敞通达的道路。
  腊梅举目环视了一圈,而后眼睛一亮,向一旁的一位垂髫孩童招招手,把几个铜板放在他的手心,笑眯眯道:“小儿,前方出了何事?”
  那婢女只得无奈地点点头,替她把滑落的皮袄盖上,道:“虽说天气已经回暖,然乍暖还寒,姑娘得仔细点,您的病还没好呢。”
  众人再细听,一道慵懒沙哑的女声悠悠地响起,“不碍事。腊梅,你且出去瞧瞧,前方出了何事?”
  
  一位肌肤微丰,合中身材的婢女掀了石青锦缎帘子走出来,只见她一身桃红袄青缎背心,白绫细折裙,皮肤白皙,黑眸圆溜溜地直转,透着一股清明灵秀之气。想来她就是那位小姐口中的腊梅了。
  腊梅举目环视了一圈,而后眼睛一亮,向一旁的一位垂髫孩童招招手,把几个铜板放在他的手心,笑眯眯道:“小儿,前方出了何事?”
  远远地驶来一辆红木车身,天青色盖顶的马车,车轴碾在青石铺就的大街上,咕咕噜噜地作响。街上的行人见车上挂着礼部尚书朱府的标志,急忙避开,繁华热闹的街市立马露出一道宽敞通达的道路。
  元意透过沙窗看了外头繁华的街市一眼,淡笑道:“都耽搁了这么些天,也不急这点儿时刻,由她去吧。”
  巳时三刻,京城东街。
  元意的狭长的凤眼中染上点点笑意,轻轻地点了点头。
  腊梅举目环视了一圈,而后眼睛一亮,向一旁的一位垂髫孩童招招手,把几个铜板放在他的手心,笑眯眯道:“小儿,前方出了何事?”
  即使不着粉黛,四姑娘元意依旧是朱府里头颜色最为出色夺目的一位。
  远远地驶来一辆红木车身,天青色盖顶的马车,车轴碾在青石铺就的大街上,咕咕噜噜地作响。街上的行人见车上挂着礼部尚书朱府的标志,急忙避开,繁华热闹的街市立马露出一道宽敞通达的道路。
  
  元意清幽的眼底终于带上了好奇,这样的桥段她前世在小说中看了无数次,还真没有看过真人版的,她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趣地问道:“哦?你且仔细说来一听。”
  就在此时,帘子被一只素手掀开,腊梅如满月的脸庞探了进来,她先向元意福了一礼,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兴奋道:“姑娘,素梅,前边儿是有人在强抢民女呢。”
  与此同时,车厢里传出几声女子的惊呼呼,复而一个沉稳的女声急切地响起,“姑娘,您没事吧?”
  
  元意清幽的眼底终于带上了好奇,这样的桥段她前世在小说中看了无数次,还真没有看过真人版的,她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趣地问道:“哦?你且仔细说来一听。”

痕线说:

古言新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