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醒一瞬

作者:贫僧不会相思  发布时间:2015-06-22 18:25  字数:3177 

    我在结婚之前,从没想过我的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会是这样度过的。

  这天恰是周六,我从大清早就开始准备,除做了几样陈先生最爱吃的菜之外,冰箱里还有昨晚就做好的慕斯蛋糕。君子远庖厨,洗菜做饭这些事他是从来不沾的,非但不沾,而且他喜欢吃甜食,嘴又极刁,一般的甜品只先挖上一小勺子尝尝,如果不对胃口就立马放下不吃了。

  我拿他没有办法,只好买来烤箱,又陆陆续续花了几千块钱把材料都买齐,照着他的胃口亲自动手做糕点。

  十二点已过,看着眼前一大桌子琳琅菜色,我拿起手机又放下,纠结着要不要给他打电话。

  他是画家,圈内极有名气的那种,和大多数搞艺术的人一样,一身的文青病。他在家里无法创作,在外面有一个独立的画室,一旦创作起来就废寝忘食,一两个月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如果在他搞创作的时候打扰他,他必定要发一大通火,亲妈来了也不认。见识了几次之后,我很少在他创作的时候打扰他。

  我猜他总不能连我们的结婚五周年纪念日都不记得,可是心中再一琢磨,画画能够忙到胃出血的拼命三郎,忘记区区一个结婚纪念日又有什么奇怪?

  思来想去,我拨通了他艺术经纪人的手机号码。

  “啊,是嫂子啊。”电话接通,余桦在电话那头问我:“有事吗?”

  我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心里有一丝难堪。世上难道有像我这样不敢给自己丈夫打电话,丈夫行踪还需要从别人那里旁敲侧击问来的妻子吗?

  “老陈他最近又接活了吗?”

  老余一听我这话立刻会意,“啊,没有了吧,陈老师昨天刚交了一份画给我,现在应该在休息。”说到这里,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斟酌:“嫂子其实可以去画室找陈老师,他画起来那么拼,没有个人照料怎么行?”

  “啊,好的。”

  余桦这意思,陈置玉画画忙到胃穿孔是我的错了。我身为陈置玉的妻子,没能照顾好他,他呵斥我叫我别在他眼前晃悠的时候,我没有死皮赖脸地贴上去求他吃饭,最后害他得了胃病,都是我这做妻子的不称职。

  余桦话说得轻巧,我心里憋气也只能藏着,这毕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再有什么不如意又怎好随意向外人倒苦水?

  挂了电话,我在客厅里小坐了一会儿,自己把憋闷消化了,装了饭菜红酒,提上蛋糕,去画室看陈先生。

  对陈置玉来说,画室是绝对神圣而又隐私的地方,画室大到选址,小到色彩线条的设计,全都是他一手包办的,画画的环境只要有一点不合他的心意,他就完全不能再继续创作下去。他对光影、色度、线条的布局格外挑剔,所以照顾他的敏感,让他处处感到舒心满意是一件很容易把人逼疯的事情。

  可正是因为知道我丈夫是一位多么有天分的画家,并且深深地为这一点而自豪,他所有的敏感和挑剔我都包容了下来。

  驱车到画室外,我提了饭菜和蛋糕进去,画室却空无一人。

  “老陈?”我放下饭菜在画室里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陈置玉的身影,直到我上了二楼的休息室,在将门推开的刹那,我彻底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他和一个年轻的女人赤身裸体地在床上相拥而眠!他们睡在我家的床上,把我亲自洗干净铺好的床单和被罩弄得一片狼藉!我太阳穴突突地跳,手心死死地攥着,指甲深嵌进掌心里,怒火焚烧着我的理智。脚下不受意识的控制地朝着床边挪动着,一步一步走到床边,越是靠近就看到越多的不堪入目!

  原来这才是他不回家的真相,原来我引以为傲的画家丈夫竟是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什么敏感,什么怕创作思路被打断,统统都是用来搪塞我的借口!

  当真相赤裸裸地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心被撕扯得鲜血淋漓!

  从头到尾关心他、伺候他、照顾他生活的人是我,我忍受着他的苛刻和挑剔,到头来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报?这一刻,我不辞辛苦地带着精心做好的饭菜和蛋糕来画室看他竟如此讽刺,他们安逸地躺在床上,仿佛嘲笑着风尘仆仆的我多么悲惨。

  怒火再难抑制,我抄起床头的艺术花瓶,把里面的营养液当头浇在这两个人的身上!

  我冷眼瞧着陈置玉的反应,他被冷水从睡梦中惊醒,受惊地一哆嗦,片刻的怔神后猛地从床上坐起,一边抄起床单擦身上的水,一边含怒带煞地在卧室里扫视。

  在看到我的时候他双目一凛,眼底的风暴似要发作,片刻后却忽然反应过来,所有的愤怒像是被掐了火芯的大炮,瞬间哑火了。

  伴随着一床枯枝败叶的狼藉,房间里是死寂般的沉默。

  这一刻他的脸色简直不能简单地用精彩二字来形容!尴尬、憋屈、羞耻、隐忧的神色从他脸上一一闪过。

  如果不是被我捉奸在床,或许我永远不知道骄傲他的脸上竟然还会出现这种表情。

  既然他不说话,我就咬着牙根开口了:“陈置玉,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你用这种方法来庆祝,也是病得挺有创意的。”

  “不就是和你男人上了个床,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该不会是他嫌弃你老,很久都没碰你了吧?”一旁默默用被单擦着水的年轻女人冷不丁开口,我这才将视线朝她转了过去。还想说勾引陈置玉的到底是个什么狐狸精,原来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丫头片子。她染着一头黄发,长得一张清纯勾人的脸,被人捉奸在床竟还淡定地穿着衣服,一副嫌我大惊小怪的表情。

  我看过很多新闻报道,说捉奸的妻子做出把小三毁容剪胸之类的过激举动,我当时看到新闻就想要错也是出轨的渣男错,这么做纯属素质问题,所以从进屋到现在才拼命地忍着,没骂什么奸夫淫妇之类难听的话出来,更不要说像泼妇似的上去揪她头发,没想到她竟然得寸进尺,竟然耀武扬威地来向我挑衅?

  陈置玉含怒瞥了那年轻女人一眼,在她肩上推了一把,低喝一句:“快滚!”

  这场面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当时就僵着脸说了一句:“你们慢慢穿。”正当我准备摔门而出,手腕却被陈置玉拽住:“苏荇,我们谈谈。”

  “谈什么?”忽然被陈置玉攥住手腕,我像是被一块烙铁烫在手腕上似的条件反射地将他的手甩开,忍耐已久的火气如泄洪般爆发出来:“谈你不是故意要出轨而是她勾引你?谈你在画室这么长时间不回家真的是在专心画画?谈你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不等他开口,我一下子将憋了很久想说的话统统倒了出来:“陈置玉,我告诉你,你这大老爷我不伺候了!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根本就不缺妻子,你就缺一保姆!你不是风流画家吗?你不是主张灵魂自由吗?我还你这个自由!”

  陈置玉刚要起身,被我反手一推,推进那个年轻女人怀中:“你不是喜欢我男人吗?拿去用,千万别跟我客气!”

  “苏荇!”陈置玉被我三言两语说得恼羞成怒,“不过是和她上了个床而已,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还没完了!”

  “不过即使上了个床?”我气极反笑:“陈置玉你还要脸吗?你以为上床是握手?你真脏!”

  听到我这句话陈置玉眼角狠狠一抽,似乎被我这句话刺激到了。他追上来锁住我的两手把我往墙上按:“苏荇,我和她只是发泄生理需要,我还是爱你的啊。”

  “滚你的!”我狠命地挣开他,反手甩了他一个巴掌,“你别玷污爱这个字!”

  陈置玉这个人向来自傲且缺乏耐心,吃了我这一巴掌之后,他脸上的表情也阴翳了下来。激烈的反抗换来的是他粗暴的动作,他单手将我两手锁住按在墙上,另一只手在我身上重重肆虐。他单方面的宣泄着他的欲望,动作粗暴而直接,我偏头想要躲开他却追逐着我的嘴唇,他要和我接吻,我咬紧了牙关不肯开口。

  之前和他上床的女人还在这间卧室里,他却要当着别人的面逼我做这么屈辱的事,我心中对这个人已是彻底绝望。

  我用五年的时间看清了才华横溢、风光无两的大画家陈置玉,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从二十四岁到二十九岁,整整五年最美好的青春时光,全部耗费在了这个不值得我去爱的男人身上。

  曾经我以为我喜欢的人,他才情卓绝,眼中永远闪烁着孩子般的天真。挽着他的手臂进入婚姻殿堂的时候,我一度认为我是世上最幸运的女人: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成为了我的丈夫,就算要被别的女人嫉妒到死我也值了。

  可是五年的时间足够让我看清一切,他一次次宣泄对我的不满我却无可奈何,他连续数月不回家我也无法追问,甚至今天他和别的女人偷欢被我撞破,我竟然还要在他的强权下扮演这种屈辱的角色,这种日子我真是受够了!

  或许人在这种情况真的可以激发出潜能,我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使劲全身的力气拼命推搡扭打着他,甚至连额头也用上,在他脑门上重重一磕,他吃痛之下猝不及防地松了力气,我立即夺路而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孕从天降

我爱你,从你的初生,到我的地老,不死不休!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爱在灰烬里重燃

旧爱顾承希帮我逃离了阴谋重重、支离破碎的婚姻……

作者:安如好
标签:现代言情

老公势不可挡

他为报复与她结婚,两年来形同陌路,直到那天在医院……

作者:水木耳
标签:现代言情

夜半惊婚

半夜滴滴到一辆百万豪车,在车上眯了会,结果居然……

作者:樱菓
标签:悬疑推理

我曾说谎爱上你

他宠我护我,替我报仇。直到那个女人回国,他带我去医院打胎。

作者:今兮
标签:现代言情

顾小姐的白日梦

相亲遇到骗婚男对我大打出手,在我最狼狈的时候,他从天而降。

作者:初心0915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