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39章 落花有意随流水(下)

作者:篱下采菊  发布时间:2015-08-20 09:19  字数:1165 

  狼野并未看凌雪,只挡在她身前,专注的盯着那只山猪。只见,那山猪被踹倒后,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它虽受了些伤,却因愤怒而变得愈加凶残暴躁、气势汹汹。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可惜山风太大,高玉并未听见她的呼喊,依旧专心折着树枝。凌雪又喊了几遍,他依旧没有反应。无奈,凌雪只好带着几分沮丧,继续向山巅攀爬。
  凌雪记得年幼时,常跟随父亲一起去狩猎。狩猎时,她也曾见过这样的山猪。她知道,这样的山猪多以野果为食,可它们若攻击起人来,也是异常凶猛的。
  狼野并未看凌雪,只挡在她身前,专注的盯着那只山猪。只见,那山猪被踹倒后,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它虽受了些伤,却因愤怒而变得愈加凶残暴躁、气势汹汹。
  只见,一头面目狰狞的棕褐色山猪,正挡在她的面前。那山猪体躯健壮,獠牙闪光。就在不远处,它四肢站定,与她四目相望。
  凌雪未成想,自己的呼喊声竟引来了这一饿兽。她不敢再动,只静静的望着它。只见,那山猪目光凶恶,脊背处的鬃毛直挺挺耸立着,意欲进攻。
  快到断崖时,凌雪抬起头,遥遥便已望见了高玉。山巅处,他正攀在一棵老树上折枝。凌雪心中欢喜,便停住脚步,朝着他,双手拢音喊道:“高玉哥哥……”
  今日,凌雪又一次陷于险境,依旧是他,及时出现,又一次让她化险为夷。在凌雪心里,她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守护神。只要有他在,无论形势多么凶险,她从不会害怕。
  凌雪未成想,自己的呼喊声竟引来了这一饿兽。她不敢再动,只静静的望着它。只见,那山猪目光凶恶,脊背处的鬃毛直挺挺耸立着,意欲进攻。
  水月山东面是万丈断崖,虽险峻,却有许多奇花异草。天气和暖时,高玉常去那里采药。凌雪自幼便时常陪同着他一道去那里,故而,去断崖的路,她是最熟悉不过的。今日,凌雪又抄着近路,径直朝那里跑去。

  数九隆冬,山间的风异常刺骨,吹落树枝嘎巴作响。

  快到断崖时,凌雪抬起头,遥遥便已望见了高玉。山巅处,他正攀在一棵老树上折枝。凌雪心中欢喜,便停住脚步,朝着他,双手拢音喊道:“高玉哥哥……”

  可惜山风太大,高玉并未听见她的呼喊,依旧专心折着树枝。凌雪又喊了几遍,他依旧没有反应。无奈,凌雪只好带着几分沮丧,继续向山巅攀爬。

  记得那一年,狼野刚刚来到山寨,还不太通人语。那时的他,待人冷漠不说,脾气也暴躁得很。一日,天色将晚,小小的凌雪因贪恋山间美景,耽搁了一些时候。在回山寨的途中,她竟遭到了野狗群的围攻。

  走了不多时,凌雪抬起头,想看看还有多远的路。谁料,这一抬头,她险些吓晕过去。

  转瞬间,那头山猪疯狂的冲向了二人……

  只见,一头面目狰狞的棕褐色山猪,正挡在她的面前。那山猪体躯健壮,獠牙闪光。就在不远处,它四肢站定,与她四目相望。

  只见,一头面目狰狞的棕褐色山猪,正挡在她的面前。那山猪体躯健壮,獠牙闪光。就在不远处,它四肢站定,与她四目相望。

  凌雪未成想,自己的呼喊声竟引来了这一饿兽。她不敢再动,只静静的望着它。只见,那山猪目光凶恶,脊背处的鬃毛直挺挺耸立着,意欲进攻。

  记得那一年,狼野刚刚来到山寨,还不太通人语。那时的他,待人冷漠不说,脾气也暴躁得很。一日,天色将晚,小小的凌雪因贪恋山间美景,耽搁了一些时候。在回山寨的途中,她竟遭到了野狗群的围攻。

  凌雪记得年幼时,常跟随父亲一起去狩猎。狩猎时,她也曾见过这样的山猪。她知道,这样的山猪多以野果为食,可它们若攻击起人来,也是异常凶猛的。

  也是在她命悬一线之时,狼野忽的出现了,替她赶跑了那群野狗。为此,狼野手臂处负的伤,至今还有疤痕。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僵持了片刻之后,山猪终于发起了进攻。它朝着凌雪径直冲了过来。那山猪跑得极快,眼看便要撞上了她……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凌雪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紧张之余,她竟连躲闪都忘记了。

  可惜山风太大,高玉并未听见她的呼喊,依旧专心折着树枝。凌雪又喊了几遍,他依旧没有反应。无奈,凌雪只好带着几分沮丧,继续向山巅攀爬。

  千钧一发之际,忽闻“唰”的一声,自凌雪身后飞出了一个人影。那人一脚便将那山猪踹出了几丈远。

54.145.96.122, 54.145.96.122;0;pc;2;磨铁文学

  凌雪早已吓傻了眼,待她稍稍缓过些神色,心有余悸的定睛看时,心中不禁一暖。那人正是自己的梦中之人——狼野。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霎那间,十年前的一幕,重又闪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走了不多时,凌雪抬起头,想看看还有多远的路。谁料,这一抬头,她险些吓晕过去。

  记得那一年,狼野刚刚来到山寨,还不太通人语。那时的他,待人冷漠不说,脾气也暴躁得很。一日,天色将晚,小小的凌雪因贪恋山间美景,耽搁了一些时候。在回山寨的途中,她竟遭到了野狗群的围攻。

  也是在她命悬一线之时,狼野忽的出现了,替她赶跑了那群野狗。为此,狼野手臂处负的伤,至今还有疤痕。

  从那一刻起,凌雪便愿意将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那个狂野不羁的男孩。那时的凌雪便知道,跟着他,自己什么都不怕。

54.145.96.122, 54.145.96.122;0;pc;2;磨铁文学

  今日,凌雪又一次陷于险境,依旧是他,及时出现,又一次让她化险为夷。在凌雪心里,她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守护神。只要有他在,无论形势多么凶险,她从不会害怕。

  也是在她命悬一线之时,狼野忽的出现了,替她赶跑了那群野狗。为此,狼野手臂处负的伤,至今还有疤痕。

  凌雪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紧张之余,她竟连躲闪都忘记了。

  凌雪入神的望着紧靠在自己身旁的狼野,眼神迷离。一时,她竟忘记了危险还依旧存在。

  狼野并未看凌雪,只挡在她身前,专注的盯着那只山猪。只见,那山猪被踹倒后,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它虽受了些伤,却因愤怒而变得愈加凶残暴躁、气势汹汹。

  狼野挡在凌雪身前,侧身对着那头蓄势待发的饿兽。他微微抬着头,斜眼盯住它,目光犀利。

  转瞬间,那头山猪疯狂的冲向了二人……

  

  凌雪未成想,自己的呼喊声竟引来了这一饿兽。她不敢再动,只静静的望着它。只见,那山猪目光凶恶,脊背处的鬃毛直挺挺耸立着,意欲进攻。
  
  从那一刻起,凌雪便愿意将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那个狂野不羁的男孩。那时的凌雪便知道,跟着他,自己什么都不怕。
  凌雪早已吓傻了眼,待她稍稍缓过些神色,心有余悸的定睛看时,心中不禁一暖。那人正是自己的梦中之人——狼野。
  水月山东面是万丈断崖,虽险峻,却有许多奇花异草。天气和暖时,高玉常去那里采药。凌雪自幼便时常陪同着他一道去那里,故而,去断崖的路,她是最熟悉不过的。今日,凌雪又抄着近路,径直朝那里跑去。
  僵持了片刻之后,山猪终于发起了进攻。它朝着凌雪径直冲了过来。那山猪跑得极快,眼看便要撞上了她……
  可惜山风太大,高玉并未听见她的呼喊,依旧专心折着树枝。凌雪又喊了几遍,他依旧没有反应。无奈,凌雪只好带着几分沮丧,继续向山巅攀爬。
  凌雪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紧张之余,她竟连躲闪都忘记了。
  狼野挡在凌雪身前,侧身对着那头蓄势待发的饿兽。他微微抬着头,斜眼盯住它,目光犀利。
  僵持了片刻之后,山猪终于发起了进攻。它朝着凌雪径直冲了过来。那山猪跑得极快,眼看便要撞上了她……
  可惜山风太大,高玉并未听见她的呼喊,依旧专心折着树枝。凌雪又喊了几遍,他依旧没有反应。无奈,凌雪只好带着几分沮丧,继续向山巅攀爬。
  凌雪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紧张之余,她竟连躲闪都忘记了。
  数九隆冬,山间的风异常刺骨,吹落树枝嘎巴作响。
  水月山东面是万丈断崖,虽险峻,却有许多奇花异草。天气和暖时,高玉常去那里采药。凌雪自幼便时常陪同着他一道去那里,故而,去断崖的路,她是最熟悉不过的。今日,凌雪又抄着近路,径直朝那里跑去。
  凌雪入神的望着紧靠在自己身旁的狼野,眼神迷离。一时,她竟忘记了危险还依旧存在。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数九隆冬,山间的风异常刺骨,吹落树枝嘎巴作响。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也是在她命悬一线之时,狼野忽的出现了,替她赶跑了那群野狗。为此,狼野手臂处负的伤,至今还有疤痕。
  转瞬间,那头山猪疯狂的冲向了二人……
  记得那一年,狼野刚刚来到山寨,还不太通人语。那时的他,待人冷漠不说,脾气也暴躁得很。一日,天色将晚,小小的凌雪因贪恋山间美景,耽搁了一些时候。在回山寨的途中,她竟遭到了野狗群的围攻。
  走了不多时,凌雪抬起头,想看看还有多远的路。谁料,这一抬头,她险些吓晕过去。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数九隆冬,山间的风异常刺骨,吹落树枝嘎巴作响。
  也是在她命悬一线之时,狼野忽的出现了,替她赶跑了那群野狗。为此,狼野手臂处负的伤,至今还有疤痕。
  凌雪未成想,自己的呼喊声竟引来了这一饿兽。她不敢再动,只静静的望着它。只见,那山猪目光凶恶,脊背处的鬃毛直挺挺耸立着,意欲进攻。
54.145.96.122, 54.145.96.122;0;pc;2;磨铁文学
  
  此刻,凌雪已来不及多想其他。只知眼下与它狭路相逢,又没有父亲在一旁呵护,自己唯有听天由命了。
  
  凌雪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紧张之余,她竟连躲闪都忘记了。
  走了不多时,凌雪抬起头,想看看还有多远的路。谁料,这一抬头,她险些吓晕过去。
  霎那间,十年前的一幕,重又闪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可惜山风太大,高玉并未听见她的呼喊,依旧专心折着树枝。凌雪又喊了几遍,他依旧没有反应。无奈,凌雪只好带着几分沮丧,继续向山巅攀爬。
  可惜山风太大,高玉并未听见她的呼喊,依旧专心折着树枝。凌雪又喊了几遍,他依旧没有反应。无奈,凌雪只好带着几分沮丧,继续向山巅攀爬。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