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018回:盖弥彰暖池受小惩

作者:苏唯碎  发布时间:2015-09-22 11:30  字数:1141 

  
  青瓷不可置信地看向沈云曦,沈云曦对着暖池笑得更加灿烂,“只是今天二姐身边儿的代荷也是要守夜的,那踏板又小又窄的,也仅仅只容下一人,代荷是二姐身边最得力的自是不能委屈了……”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暖池看着沈云曦转身的背影面色惨白如雪,什么廊下通风凉爽,没看见天气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吗?姑娘还故意要她在廊下上夜,是故意惩罚她的吗?
  暖池看着沈云曦转身的背影面色惨白如雪,什么廊下通风凉爽,没看见天气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吗?姑娘还故意要她在廊下上夜,是故意惩罚她的吗?
  她哪里是蠢,只不过想借着送水的由头打听自己和二姐说了什么,沈云曦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
  “二姐,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沈云曦叹息一声,便将暖池鬼鬼祟祟偷看自己的事儿说了。
  沈琼华听到这里已是蹙紧一双秀眉,“妹妹身边的这个暖池平日看着倒是机灵的,今日怎么做出这种蠢事来,只怕要讨人嫌了。”
  青瓷立刻明白了沈云曦的想法,背过身偷偷笑了,暖池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哪里是蠢,只不过想借着送水的由头打听自己和二姐说了什么,沈云曦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
  果然,只听沈云曦道:“正好屋里闷热,我瞧着廊下通风凉爽,就委屈你在廊下上回夜了。”
  因为庄子地方简陋,丫鬟们也就挤在一个屋子,她是特意等青烟回去休息了才来的,以为姑娘们也快休息了,没有想到青瓷和琼华的丫头都守在门口,本想解了送水的由头进屋探一探,谁知道一向好脾气的青瓷当即就翻了脸。
  她哪里是蠢,只不过想借着送水的由头打听自己和二姐说了什么,沈云曦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
  暖池上半夜被蚊子咬的睡不着,后半夜是风吹雨打的,一夜没睡加上又吹风受凉,第二日早上就起了高烧。
  青瓷立刻明白了沈云曦的想法,背过身偷偷笑了,暖池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青瓷不可置信地看向沈云曦,沈云曦对着暖池笑得更加灿烂,“只是今天二姐身边儿的代荷也是要守夜的,那踏板又小又窄的,也仅仅只容下一人,代荷是二姐身边最得力的自是不能委屈了……”
  于是姐妹两人便不再说话,命代荷吹了灯歇息不提。
  因为庄子地方简陋,丫鬟们也就挤在一个屋子,她是特意等青烟回去休息了才来的,以为姑娘们也快休息了,没有想到青瓷和琼华的丫头都守在门口,本想解了送水的由头进屋探一探,谁知道一向好脾气的青瓷当即就翻了脸。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就在这时门一下开了,沈云曦冷冷瞥了暖池一眼,淡淡吩咐青瓷等人进去伺候。
  暖池看着沈云曦转身的背影面色惨白如雪,什么廊下通风凉爽,没看见天气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吗?姑娘还故意要她在廊下上夜,是故意惩罚她的吗?
  虽然她和自己不一心,但到底没有害过自己,沈云曦终究于心不忍,听说之后便吩咐青瓷抓剂退烧药给她。
  青瓷不可置信地看向沈云曦,沈云曦对着暖池笑得更加灿烂,“只是今天二姐身边儿的代荷也是要守夜的,那踏板又小又窄的,也仅仅只容下一人,代荷是二姐身边最得力的自是不能委屈了……”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青瓷立刻明白了沈云曦的想法,背过身偷偷笑了,暖池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虽然她和自己不一心,但到底没有害过自己,沈云曦终究于心不忍,听说之后便吩咐青瓷抓剂退烧药给她。
  暖池上半夜被蚊子咬的睡不着,后半夜是风吹雨打的,一夜没睡加上又吹风受凉,第二日早上就起了高烧。
  暖池慌忙解释道:“青瓷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青瓷不可置信地看向沈云曦,沈云曦对着暖池笑得更加灿烂,“只是今天二姐身边儿的代荷也是要守夜的,那踏板又小又窄的,也仅仅只容下一人,代荷是二姐身边最得力的自是不能委屈了……”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于是姐妹两人便不再说话,命代荷吹了灯歇息不提。
  青瓷立刻明白了沈云曦的想法,背过身偷偷笑了,暖池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沈琼华听到这里已是蹙紧一双秀眉,“妹妹身边的这个暖池平日看着倒是机灵的,今日怎么做出这种蠢事来,只怕要讨人嫌了。”

  沈云曦但笑不语。

  虽然她和自己不一心,但到底没有害过自己,沈云曦终究于心不忍,听说之后便吩咐青瓷抓剂退烧药给她。

  她哪里是蠢,只不过想借着送水的由头打听自己和二姐说了什么,沈云曦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

  她哪里是蠢,只不过想借着送水的由头打听自己和二姐说了什么,沈云曦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

  青瓷不可置信地看向沈云曦,沈云曦对着暖池笑得更加灿烂,“只是今天二姐身边儿的代荷也是要守夜的,那踏板又小又窄的,也仅仅只容下一人,代荷是二姐身边最得力的自是不能委屈了……”

  然而门外,暖池涨红了一张脸,顿时四手足无措。

  沈云曦不雅地打了一个哈欠,笑道:“好姐姐,知道你疼我,快睡吧,我困了呢。’

  因为庄子地方简陋,丫鬟们也就挤在一个屋子,她是特意等青烟回去休息了才来的,以为姑娘们也快休息了,没有想到青瓷和琼华的丫头都守在门口,本想解了送水的由头进屋探一探,谁知道一向好脾气的青瓷当即就翻了脸。

  暖池慌忙解释道:“青瓷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她哪里是蠢,只不过想借着送水的由头打听自己和二姐说了什么,沈云曦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

  然而她一时想不到合适的借口,急得满头大汗。

  就在这时门一下开了,沈云曦冷冷瞥了暖池一眼,淡淡吩咐青瓷等人进去伺候。

  暖池咬了咬牙,也要跟进去,却见沈云曦神色讶异,仿佛才看见她一般,:“暖池,今儿不该你上夜,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儿?”

  说完也不看暖池反应,就吩咐青瓷,“去给暖池找条软和些的褥子铺上,收拾好了就早些歇着吧,我也累了。”

  暖池堆起笑:“奴婢这几日没有好好伺候姑娘,心里着实难受,奴婢想着青瓷姐姐一向辛苦,不如就让奴婢换了青瓷姐姐上夜,让她回去好好歇着吧。”

  因为庄子地方简陋,丫鬟们也就挤在一个屋子,她是特意等青烟回去休息了才来的,以为姑娘们也快休息了,没有想到青瓷和琼华的丫头都守在门口,本想解了送水的由头进屋探一探,谁知道一向好脾气的青瓷当即就翻了脸。

  青瓷闻言正要反驳,却听沈云曦笑道:“难为你一片心意,那今个儿就你上夜吧。”

  暖池一喜,慌忙道谢。

  于是姐妹两人便不再说话,命代荷吹了灯歇息不提。

  青瓷不可置信地看向沈云曦,沈云曦对着暖池笑得更加灿烂,“只是今天二姐身边儿的代荷也是要守夜的,那踏板又小又窄的,也仅仅只容下一人,代荷是二姐身边最得力的自是不能委屈了……”

  果然,只听沈云曦道:“正好屋里闷热,我瞧着廊下通风凉爽,就委屈你在廊下上回夜了。”

  青瓷立刻明白了沈云曦的想法,背过身偷偷笑了,暖池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青瓷立刻明白了沈云曦的想法,背过身偷偷笑了,暖池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听沈云曦道:“正好屋里闷热,我瞧着廊下通风凉爽,就委屈你在廊下上回夜了。”

  说完也不看暖池反应,就吩咐青瓷,“去给暖池找条软和些的褥子铺上,收拾好了就早些歇着吧,我也累了。”

  沈琼华听到这里已是蹙紧一双秀眉,“妹妹身边的这个暖池平日看着倒是机灵的,今日怎么做出这种蠢事来,只怕要讨人嫌了。”

  暖池看着沈云曦转身的背影面色惨白如雪,什么廊下通风凉爽,没看见天气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吗?姑娘还故意要她在廊下上夜,是故意惩罚她的吗?

  且说沈云曦上了床,沈琼华笑着在她腰上掐了两下,“倒没看出你这蹄子一肚子坏水,这乡下地方蚊虫多,你偏还让她一个姑娘家守在廊下,不是白白去喂蚊子么?”

  “二姐,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沈云曦叹息一声,便将暖池鬼鬼祟祟偷看自己的事儿说了。

  沈琼华听完就冷了脸色:“没想到这蹄子竟隐藏的这样深,四妹,你放心,我即使知道了必不会坐视不理的,定会让这丫头吃些苦头。”

  沈云曦不雅地打了一个哈欠,笑道:“好姐姐,知道你疼我,快睡吧,我困了呢。’

  她哪里是蠢,只不过想借着送水的由头打听自己和二姐说了什么,沈云曦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

  于是姐妹两人便不再说话,命代荷吹了灯歇息不提。

  倒是半夜里真是下起雨来,还刮起大风,那雨下的又大又急,顺着风灌进廊下不少。

  暖池上半夜被蚊子咬的睡不着,后半夜是风吹雨打的,一夜没睡加上又吹风受凉,第二日早上就起了高烧。

  虽然她和自己不一心,但到底没有害过自己,沈云曦终究于心不忍,听说之后便吩咐青瓷抓剂退烧药给她。

  青瓷闻言正要反驳,却听沈云曦笑道:“难为你一片心意,那今个儿就你上夜吧。”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青瓷立刻明白了沈云曦的想法,背过身偷偷笑了,暖池眼皮一跳,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二姐,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沈云曦叹息一声,便将暖池鬼鬼祟祟偷看自己的事儿说了。
  沈琼华听完就冷了脸色:“没想到这蹄子竟隐藏的这样深,四妹,你放心,我即使知道了必不会坐视不理的,定会让这丫头吃些苦头。”
  青瓷不可置信地看向沈云曦,沈云曦对着暖池笑得更加灿烂,“只是今天二姐身边儿的代荷也是要守夜的,那踏板又小又窄的,也仅仅只容下一人,代荷是二姐身边最得力的自是不能委屈了……”
  然而她一时想不到合适的借口,急得满头大汗。
  沈云曦但笑不语。
  然而门外,暖池涨红了一张脸,顿时四手足无措。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青瓷闻言正要反驳,却听沈云曦笑道:“难为你一片心意,那今个儿就你上夜吧。”
  说完也不看暖池反应,就吩咐青瓷,“去给暖池找条软和些的褥子铺上,收拾好了就早些歇着吧,我也累了。”
  沈云曦但笑不语。
  暖池慌忙解释道:“青瓷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沈云曦不雅地打了一个哈欠,笑道:“好姐姐,知道你疼我,快睡吧,我困了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