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棋逢对手(8)

作者:童大公子  发布时间:2015-09-22 09:00  字数:3048 

  这两天里她一直呆在自己的小“家”里,懒洋洋地睡了吃,吃了睡,当然,也花了一点时间看了一下云顶的相关资料,网上与其相关的资料很少,林多维本就不乐意她去宋氏,她也不至于蠢地要去找他要相关资料。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这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发现啊。
  似乎有些什么,出乎他意料的,正在不受控制地缓缓发生?而且好像是他内心里并不怎么乐意看到和接受的……
  就好比此刻,擦肩而过的这些人群,餐厅里相对举筹的人们,欢笑或者痛饮,谁又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没人的深夜痛哭?
  简静书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答,“我想过了,我需要钱。除了清还债务,我也需要很多可以爱花就花的真正属于我自己的钱。您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关系网,我不利用一下就太傻了。”她停顿一下,安慰他道,“放心,我会很小心,绝对不会坏您大事。”
  说着,手机响了起来。
  林多维道,“二叔,你不知道,这丫头就是不懂事,什么都自作主张。”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简静书假装不懂。
  而郑嘉年,他与她素不相识,却在她十五岁那一年,命悬一刻的时候挺身相救。
  两天后简静书这才再次去了云顶酒店。
  多少人都只看到了荣华富贵的表面辉煌,又有谁真能谙透那繁华表面下的沧桑与落魄。
  于是简静书头也不回地高声道,“又来哄我,我走了。”
  林多维跟着站了起来,“还是我送你吧。天晚了,我不太放心。”
  简静书道,“您确定可以在这里说这些吗?”
  林多维看着眼前的这女孩,她笑容浅浅的,低垂着眼帘。
  多少人都只看到了荣华富贵的表面辉煌,又有谁真能谙透那繁华表面下的沧桑与落魄。
  呵,也不知道林多维是怎么让人去处理这事的。但想必,手段应该干净又无暇。
  只听得简静书轻笑一声,“我没事。哥哥虽然严厉了一点,但总是疼爱我的,就算是骂我两句也没啥。再说了,他就装装样子,才不舍得骂我呢。”
  二叔率先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真是女大不中留啊。算了,多维,随她去好了。多语这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多维道,“二叔,你不知道,这丫头就是不懂事,什么都自作主张。”

  两天后简静书这才再次去了云顶酒店。

  二叔反过来安慰他,“去宋正祺那也好,总比那些不知根知底的地方要强。再说了,多语迟早要嫁过去,多跟宋家亲近亲近是好事。”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林多维颇有点余怒未息的意思,板着脸,“以后不允许这么胡闹了。”

  彼此坐着闲闲地看了会电视新闻,漫不经心地吃了点水果,然后就起身告辞。

  林多维静默片刻,才道,“我这个二叔,心机极深,你尽量和他少接触。多语和他也不亲近。”

  二叔与二婶倒也没多说什么,看来还是个聪明的。

  彼此坐着闲闲地看了会电视新闻,漫不经心地吃了点水果,然后就起身告辞。

  他们一走,客厅里顿时又静上好几分,连王妈也将果盘稍事收拾,悄悄地退了下去。

  简静书冷眼旁观,立刻明白,在这个家里,林多维拥有的是绝对的权威。而他本人,显然也十分满意与享受此状态。

  她怎么猜得这么准?

  简静书拿出过遥控器,换了个台。

  林多维有点出其不意,看了她一眼。

  简静书假装不懂。

  她不是林多语吗?又任性又受宠爱的林大小姐,怎么就不能看自己想看的电视节目了?

  林多维终于开口,“你答应去宋氏的事,怎么没事先跟我商量一下?”他压低了声音,“你如果需要工作,完全可以在我们林氏。”

  简静书道,“您确定可以在这里说这些吗?”

  林多维不以为然,“这是我家,在这里说什么都可以。”

  简静书想了一想,“哥哥从前一定不爱看《红楼梦》,如今肯定也没有看过宅斗文。”

  “其实就是古代版的豪门争霸赛。”简静书再吃块西瓜,“在这样的大宅子里,你坚决不能自信满满地以为它是绝对安全的。你信任的家佣,或者是你重用的司机,都有可能把在这宅子里看到的听到的,出卖给别人。”

  简静书只能在心中如此两声低笑。他也太低估简家小姐了好吧。从社会底层滚爬出来的姑娘家,哪一个的心脏没经过一番锤炼。

  林多维有点糊涂,“什么宅斗文?”

  林多维道,“二叔,你不知道,这丫头就是不懂事,什么都自作主张。”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其实就是古代版的豪门争霸赛。”简静书再吃块西瓜,“在这样的大宅子里,你坚决不能自信满满地以为它是绝对安全的。你信任的家佣,或者是你重用的司机,都有可能把在这宅子里看到的听到的,出卖给别人。”

  简静书一笑,“我记得林总还提醒过我,警惕我的朋友。”

  似乎有些什么,出乎他意料的,正在不受控制地缓缓发生?而且好像是他内心里并不怎么乐意看到和接受的……

  林多维看着她,半晌才缓缓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家里有内奸?”

  简静书满不在乎,“谁知道呢?谁敢肯定呢?”

  是什么?

  林多维静默片刻,才道,“我这个二叔,心机极深,你尽量和他少接触。多语和他也不亲近。”

  只听得简静书轻笑一声,“我没事。哥哥虽然严厉了一点,但总是疼爱我的,就算是骂我两句也没啥。再说了,他就装装样子,才不舍得骂我呢。”

  简静书正是求之不得,“太好了。有正大光明不买他的账的理由。”

  林多维旧话重提,“为什么擅自答应去宋氏?”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简静书一笑,仍然压低着嗓音,“林小姐肯定也不喜欢给你发短信。”

  简静书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答,“我想过了,我需要钱。除了清还债务,我也需要很多可以爱花就花的真正属于我自己的钱。您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关系网,我不利用一下就太傻了。”她停顿一下,安慰他道,“放心,我会很小心,绝对不会坏您大事。”

  简静书一笑,仍然压低着嗓音,“林小姐肯定也不喜欢给你发短信。”

  林多维凝视着她,低低叹一声,“简小姐,你真的太聪明了一点。”

  林多维颇有点余怒未息的意思,板着脸,“以后不允许这么胡闹了。”

  简静书疑惑地看一眼林多维,林多维立刻意识到,低声问,“宋正祺?”

  简静书嫣然一笑,“从小大家就喜欢称赞我,聪明伶俐。”

  说着,手机响了起来。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竟然是宋正祺。

  而郑嘉年,他与她素不相识,却在她十五岁那一年,命悬一刻的时候挺身相救。

  简静书疑惑地看一眼林多维,林多维立刻意识到,低声问,“宋正祺?”

  林多维静默片刻,才道,“我这个二叔,心机极深,你尽量和他少接触。多语和他也不亲近。”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林多维皱皱眉。

  只听得简静书轻笑一声,“我没事。哥哥虽然严厉了一点,但总是疼爱我的,就算是骂我两句也没啥。再说了,他就装装样子,才不舍得骂我呢。”

  林多维看着眼前的这女孩,她笑容浅浅的,低垂着眼帘。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别担心啦,家里除了维哥,还有谁敢给我脸色看,不想活了啊。嗯,好,就这样,拜拜。”

  简静书挂了电话,轻笑一声,“这宋正祺还真是有趣,演技一流。”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十分担心她会被人认出来不是真的林多语。

  那么,他到底是认为她是真的还是假的呢?他故意摆出一副模棱两可的态度,大约以为这样会让简静书受点折磨。

  呵呵。

  简静书只能在心中如此两声低笑。他也太低估简家小姐了好吧。从社会底层滚爬出来的姑娘家,哪一个的心脏没经过一番锤炼。

  林多维不以为然,“这是我家,在这里说什么都可以。”

  一抬头,看到林多维的表情有点古怪。

  简静书冷眼旁观,立刻明白,在这个家里,林多维拥有的是绝对的权威。而他本人,显然也十分满意与享受此状态。

  简静书假装不懂。

  她猜想郑妈一定不会把事情告诉郑嘉年,郑妈把郑嘉年疼到骨子里了,凡事以郑嘉年为主,绝不乐意给郑嘉年增添一星半点的麻烦。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简静书点点头。

  林多维点点头,“好吧。你们趁此机会多多亲近也好,我会让媒体跟进,很快你们感情深厚的新闻就会散布开来。”

  简静书这样安慰自己,反正她从来也没想过要让他们知道内情。

  这两天里,林多维打来过两个不咸不淡的电话,除了问问她的吃住是否还习惯,也没多话。

  简静书一笑,“这岂不是林总您正想要达到的目的吗?”

  是的。

  他的计划确实是这样。

  目前看来,一切都很顺利。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她现在发现,其实要激怒眼前这个看上去不可一世又骄傲又冷淡的男人,其实一点也不难。

  但为什么他内心隐隐有些不快?

  似乎有些什么,出乎他意料的,正在不受控制地缓缓发生?而且好像是他内心里并不怎么乐意看到和接受的……

  是什么?

  他一时间弄不清楚,也不愿意去深想。

  简静书已经站了起来,“维哥,我们出去逛逛吧。”她看着他,“要不,维哥你休息吧,我出去逛一会,就回家。”

  因为,连她的父母都不愿意怜悯她,她尚在襁褓,就不顾她生死,将她抛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但为什么他内心隐隐有些不快?

  林多维跟着站了起来,“还是我送你吧。天晚了,我不太放心。”

  林多维旧话重提,“为什么擅自答应去宋氏?”

  简静书笑了,“这才几点,真正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再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有什么好送的。”她一边换鞋一边斜睨了林多维一眼,声音放低下来,“我猜以前林小姐出门,从来也不乐意你跟着她。”

  意思是,把我当成真的林多语吧。少管闲事。

  没有与宋正祺打招呼,简静书直接去了招聘处。

  她说得句句在理,林多维只好道,“那你自己小心。到家了给我发个信息。”

  简静书一笑,仍然压低着嗓音,“林小姐肯定也不喜欢给你发短信。”

  一抬头,看到林多维的表情有点古怪。

  呵,也不知道林多维是怎么让人去处理这事的。但想必,手段应该干净又无暇。

  林多维成功被噎住。

  她怎么猜得这么准?

  林多维板起脸,“但是简小姐你得发。”

  好像有点恼羞成怒了。

  简静书心情大好。

  林多维道,“二叔,你不知道,这丫头就是不懂事,什么都自作主张。”

  听这话的意思,林多语自己并没有车,估计应该是胆子过大,林多维不放心让她开车,因此才没有给她买车。

  她现在发现,其实要激怒眼前这个看上去不可一世又骄傲又冷淡的男人,其实一点也不难。

  这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发现啊。

  简静书假装不懂。

  门外星光初上,初夏的气息在空气里萦绕,林多维追出门来,说道,“算了,过两天还是带你去看车吧。”

  听这话的意思,林多语自己并没有车,估计应该是胆子过大,林多维不放心让她开车,因此才没有给她买车。

  于是简静书头也不回地高声道,“又来哄我,我走了。”

  林多维点点头,“好吧。你们趁此机会多多亲近也好,我会让媒体跟进,很快你们感情深厚的新闻就会散布开来。”

  她出门去。四下里静悄悄的,除了驻步不前的林多维,其他人似乎都消失了。

  有多少次,林多语像她此刻这样,迫不及待地要从这宅子里向往奔跑?她真的那么喜欢恋爱吗?不不不,简静书以为,她是缺少爱,缺乏安全感,因此才会不断地去恋爱去追求爱和被爱的感觉。

  是什么?

  身后的门缓缓关上,简静书走了好一会才回过头去。茫茫夜色中,偌大的院落看上去份外冷寂。

  招聘设在极为宽敞的某会议室,简静书没想到来应聘的人那么多。足足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轮到她。

  简静书一笑,“我记得林总还提醒过我,警惕我的朋友。”

  其实简静书明白,自己最应该的是给郑嘉年发个邮件。他出国之后,他们一直用邮件联系。

  简静书看着,突然间不由得倒退数步。

  多少人都只看到了荣华富贵的表面辉煌,又有谁真能谙透那繁华表面下的沧桑与落魄。

  就好比此刻,擦肩而过的这些人群,餐厅里相对举筹的人们,欢笑或者痛饮,谁又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没人的深夜痛哭?

  面试极其简单,简静书一眼看到坐在最正中的年轻男子,牌子上写着“郑思远。”


  两天后简静书这才再次去了云顶酒店。

  多少人都只看到了荣华富贵的表面辉煌,又有谁真能谙透那繁华表面下的沧桑与落魄。

  这两天里她一直呆在自己的小“家”里,懒洋洋地睡了吃,吃了睡,当然,也花了一点时间看了一下云顶的相关资料,网上与其相关的资料很少,林多维本就不乐意她去宋氏,她也不至于蠢地要去找他要相关资料。

  简静书挂了电话,轻笑一声,“这宋正祺还真是有趣,演技一流。”

  其实简静书明白,自己最应该的是给郑嘉年发个邮件。他出国之后,他们一直用邮件联系。

  她猜想郑妈一定不会把事情告诉郑嘉年,郑妈把郑嘉年疼到骨子里了,凡事以郑嘉年为主,绝不乐意给郑嘉年增添一星半点的麻烦。

  更何况,郑爸的事情,忽然之间,就得到了解决,更不会把事情告诉郑嘉年了。

  呵,也不知道林多维是怎么让人去处理这事的。但想必,手段应该干净又无暇。

  她但愿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郑妈大难得消,肯定高兴得不得了,又怎么会去细想其中是否会有奥妙?

  彼此坐着闲闲地看了会电视新闻,漫不经心地吃了点水果,然后就起身告辞。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算了。

  简静书这样安慰自己,反正她从来也没想过要让他们知道内情。

  是什么?

  林多维跟着站了起来,“还是我送你吧。天晚了,我不太放心。”

  简静书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答,“我想过了,我需要钱。除了清还债务,我也需要很多可以爱花就花的真正属于我自己的钱。您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关系网,我不利用一下就太傻了。”她停顿一下,安慰他道,“放心,我会很小心,绝对不会坏您大事。”

  她但愿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于是简静书头也不回地高声道,“又来哄我,我走了。”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两天后简静书这才再次去了云顶酒店。

  因为,连她的父母都不愿意怜悯她,她尚在襁褓,就不顾她生死,将她抛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而郑嘉年,他与她素不相识,却在她十五岁那一年,命悬一刻的时候挺身相救。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她从此在心里,就藏下了他。

  简静书想了一想,“哥哥从前一定不爱看《红楼梦》,如今肯定也没有看过宅斗文。”

  他们一走,客厅里顿时又静上好几分,连王妈也将果盘稍事收拾,悄悄地退了下去。

  林多维凝视着她,低低叹一声,“简小姐,你真的太聪明了一点。”

  郑嘉年,我唯愿你一生幸福快乐。

  我现在,也没什么不好。而将来,也应该不会坏到哪儿去。

  这两天里,林多维打来过两个不咸不淡的电话,除了问问她的吃住是否还习惯,也没多话。

  这两天里她一直呆在自己的小“家”里,懒洋洋地睡了吃,吃了睡,当然,也花了一点时间看了一下云顶的相关资料,网上与其相关的资料很少,林多维本就不乐意她去宋氏,她也不至于蠢地要去找他要相关资料。

  没有与宋正祺打招呼,简静书直接去了招聘处。

  招聘设在极为宽敞的某会议室,简静书没想到来应聘的人那么多。足足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轮到她。

  他一时间弄不清楚,也不愿意去深想。

  面试极其简单,简静书一眼看到坐在最正中的年轻男子,牌子上写着“郑思远。”
  多少人都只看到了荣华富贵的表面辉煌,又有谁真能谙透那繁华表面下的沧桑与落魄。
  简静书一笑,“我记得林总还提醒过我,警惕我的朋友。”
  林多维终于开口,“你答应去宋氏的事,怎么没事先跟我商量一下?”他压低了声音,“你如果需要工作,完全可以在我们林氏。”
  他一时间弄不清楚,也不愿意去深想。
  简静书嫣然一笑,“从小大家就喜欢称赞我,聪明伶俐。”
  林多维旧话重提,“为什么擅自答应去宋氏?”
  她怎么猜得这么准?
  她出门去。四下里静悄悄的,除了驻步不前的林多维,其他人似乎都消失了。
  简静书一笑,“我记得林总还提醒过我,警惕我的朋友。”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简静书点点头。
  郑嘉年,我唯愿你一生幸福快乐。
  林多维颇有点余怒未息的意思,板着脸,“以后不允许这么胡闹了。”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二叔率先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真是女大不中留啊。算了,多维,随她去好了。多语这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因为,连她的父母都不愿意怜悯她,她尚在襁褓,就不顾她生死,将她抛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她不是林多语吗?又任性又受宠爱的林大小姐,怎么就不能看自己想看的电视节目了?
  更何况,郑爸的事情,忽然之间,就得到了解决,更不会把事情告诉郑嘉年了。
  简静书嫣然一笑,“从小大家就喜欢称赞我,聪明伶俐。”
  一抬头,看到林多维的表情有点古怪。
  身后的门缓缓关上,简静书走了好一会才回过头去。茫茫夜色中,偌大的院落看上去份外冷寂。
  似乎有些什么,出乎他意料的,正在不受控制地缓缓发生?而且好像是他内心里并不怎么乐意看到和接受的……
  于是简静书头也不回地高声道,“又来哄我,我走了。”
  是什么?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简静书点点头。
  简静书一笑,“这岂不是林总您正想要达到的目的吗?”
  简静书冷眼旁观,立刻明白,在这个家里,林多维拥有的是绝对的权威。而他本人,显然也十分满意与享受此状态。
  简静书疑惑地看一眼林多维,林多维立刻意识到,低声问,“宋正祺?”
  面试极其简单,简静书一眼看到坐在最正中的年轻男子,牌子上写着“郑思远。”
  更何况,郑爸的事情,忽然之间,就得到了解决,更不会把事情告诉郑嘉年了。
  是什么?
  是什么?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一抬头,看到林多维的表情有点古怪。
  两天后简静书这才再次去了云顶酒店。
  因为,连她的父母都不愿意怜悯她,她尚在襁褓,就不顾她生死,将她抛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但为什么他内心隐隐有些不快?
  简静书正是求之不得,“太好了。有正大光明不买他的账的理由。”
  彼此坐着闲闲地看了会电视新闻,漫不经心地吃了点水果,然后就起身告辞。
  简静书一笑,仍然压低着嗓音,“林小姐肯定也不喜欢给你发短信。”
  因为,连她的父母都不愿意怜悯她,她尚在襁褓,就不顾她生死,将她抛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于是简静书头也不回地高声道,“又来哄我,我走了。”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她但愿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简静书看着,突然间不由得倒退数步。
  林多维皱皱眉。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有多少次,林多语像她此刻这样,迫不及待地要从这宅子里向往奔跑?她真的那么喜欢恋爱吗?不不不,简静书以为,她是缺少爱,缺乏安全感,因此才会不断地去恋爱去追求爱和被爱的感觉。
  林多维跟着站了起来,“还是我送你吧。天晚了,我不太放心。”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简静书满不在乎,“谁知道呢?谁敢肯定呢?”
  林多维凝视着她,低低叹一声,“简小姐,你真的太聪明了一点。”
  简静书这样安慰自己,反正她从来也没想过要让他们知道内情。
  她从此在心里,就藏下了他。
  是什么?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林多维成功被噎住。
  简静书一笑,仍然压低着嗓音,“林小姐肯定也不喜欢给你发短信。”
  呵,也不知道林多维是怎么让人去处理这事的。但想必,手段应该干净又无暇。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听这话的意思,林多语自己并没有车,估计应该是胆子过大,林多维不放心让她开车,因此才没有给她买车。
  多少人都只看到了荣华富贵的表面辉煌,又有谁真能谙透那繁华表面下的沧桑与落魄。
  因为,连她的父母都不愿意怜悯她,她尚在襁褓,就不顾她生死,将她抛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是的。
  他们一走,客厅里顿时又静上好几分,连王妈也将果盘稍事收拾,悄悄地退了下去。
  简静书只能在心中如此两声低笑。他也太低估简家小姐了好吧。从社会底层滚爬出来的姑娘家,哪一个的心脏没经过一番锤炼。
  她猜想郑妈一定不会把事情告诉郑嘉年,郑妈把郑嘉年疼到骨子里了,凡事以郑嘉年为主,绝不乐意给郑嘉年增添一星半点的麻烦。
  “其实就是古代版的豪门争霸赛。”简静书再吃块西瓜,“在这样的大宅子里,你坚决不能自信满满地以为它是绝对安全的。你信任的家佣,或者是你重用的司机,都有可能把在这宅子里看到的听到的,出卖给别人。”
  门外星光初上,初夏的气息在空气里萦绕,林多维追出门来,说道,“算了,过两天还是带你去看车吧。”
  简静书一笑,“这岂不是林总您正想要达到的目的吗?”
  简静书笑了,“这才几点,真正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再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有什么好送的。”她一边换鞋一边斜睨了林多维一眼,声音放低下来,“我猜以前林小姐出门,从来也不乐意你跟着她。”
  简静书嫣然一笑,“从小大家就喜欢称赞我,聪明伶俐。”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她不是林多语吗?又任性又受宠爱的林大小姐,怎么就不能看自己想看的电视节目了?
  简静书假装不懂。
  她但愿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简静书已经站了起来,“维哥,我们出去逛逛吧。”她看着他,“要不,维哥你休息吧,我出去逛一会,就回家。”
  林多维点点头,“好吧。你们趁此机会多多亲近也好,我会让媒体跟进,很快你们感情深厚的新闻就会散布开来。”
  简静书心情大好。
  简静书心情大好。
  就好比此刻,擦肩而过的这些人群,餐厅里相对举筹的人们,欢笑或者痛饮,谁又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没人的深夜痛哭?
  简静书冷眼旁观,立刻明白,在这个家里,林多维拥有的是绝对的权威。而他本人,显然也十分满意与享受此状态。
  两天后简静书这才再次去了云顶酒店。
  她怎么猜得这么准?
  林多维跟着站了起来,“还是我送你吧。天晚了,我不太放心。”
  说着,手机响了起来。
  林多维静默片刻,才道,“我这个二叔,心机极深,你尽量和他少接触。多语和他也不亲近。”
  身后的门缓缓关上,简静书走了好一会才回过头去。茫茫夜色中,偌大的院落看上去份外冷寂。
  多少人都只看到了荣华富贵的表面辉煌,又有谁真能谙透那繁华表面下的沧桑与落魄。
  面试极其简单,简静书一眼看到坐在最正中的年轻男子,牌子上写着“郑思远。”
  她但愿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其实就是古代版的豪门争霸赛。”简静书再吃块西瓜,“在这样的大宅子里,你坚决不能自信满满地以为它是绝对安全的。你信任的家佣,或者是你重用的司机,都有可能把在这宅子里看到的听到的,出卖给别人。”
  郑妈大难得消,肯定高兴得不得了,又怎么会去细想其中是否会有奥妙?
  简静书疑惑地看一眼林多维,林多维立刻意识到,低声问,“宋正祺?”
  招聘设在极为宽敞的某会议室,简静书没想到来应聘的人那么多。足足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轮到她。
  简静书已经站了起来,“维哥,我们出去逛逛吧。”她看着他,“要不,维哥你休息吧,我出去逛一会,就回家。”
  因为,连她的父母都不愿意怜悯她,她尚在襁褓,就不顾她生死,将她抛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林多维凝视着她,低低叹一声,“简小姐,你真的太聪明了一点。”
  简静书一笑,“我记得林总还提醒过我,警惕我的朋友。”
  于是简静书头也不回地高声道,“又来哄我,我走了。”
  林多维点点头,“好吧。你们趁此机会多多亲近也好,我会让媒体跟进,很快你们感情深厚的新闻就会散布开来。”
  是什么?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她不是林多语吗?又任性又受宠爱的林大小姐,怎么就不能看自己想看的电视节目了?
  简静书心情大好。
  是什么?
  其实简静书明白,自己最应该的是给郑嘉年发个邮件。他出国之后,他们一直用邮件联系。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林多维跟着站了起来,“还是我送你吧。天晚了,我不太放心。”
  简静书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答,“我想过了,我需要钱。除了清还债务,我也需要很多可以爱花就花的真正属于我自己的钱。您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关系网,我不利用一下就太傻了。”她停顿一下,安慰他道,“放心,我会很小心,绝对不会坏您大事。”
  她怎么猜得这么准?
  简静书只能在心中如此两声低笑。他也太低估简家小姐了好吧。从社会底层滚爬出来的姑娘家,哪一个的心脏没经过一番锤炼。
  简静书只能在心中如此两声低笑。他也太低估简家小姐了好吧。从社会底层滚爬出来的姑娘家,哪一个的心脏没经过一番锤炼。
  因为,连她的父母都不愿意怜悯她,她尚在襁褓,就不顾她生死,将她抛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简静书满不在乎,“谁知道呢?谁敢肯定呢?”
  简静书只能在心中如此两声低笑。他也太低估简家小姐了好吧。从社会底层滚爬出来的姑娘家,哪一个的心脏没经过一番锤炼。
  只听得简静书轻笑一声,“我没事。哥哥虽然严厉了一点,但总是疼爱我的,就算是骂我两句也没啥。再说了,他就装装样子,才不舍得骂我呢。”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简静书冷眼旁观,立刻明白,在这个家里,林多维拥有的是绝对的权威。而他本人,显然也十分满意与享受此状态。
  两天后简静书这才再次去了云顶酒店。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林多维颇有点余怒未息的意思,板着脸,“以后不允许这么胡闹了。”
  二叔率先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真是女大不中留啊。算了,多维,随她去好了。多语这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多维成功被噎住。
  这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发现啊。
  林多维看着眼前的这女孩,她笑容浅浅的,低垂着眼帘。
  郑妈大难得消,肯定高兴得不得了,又怎么会去细想其中是否会有奥妙?
  简静书道,“您确定可以在这里说这些吗?”
  简静书点点头。
  简静书一笑,“这岂不是林总您正想要达到的目的吗?”
  彼此坐着闲闲地看了会电视新闻,漫不经心地吃了点水果,然后就起身告辞。
  面试极其简单,简静书一眼看到坐在最正中的年轻男子,牌子上写着“郑思远。”
  我现在,也没什么不好。而将来,也应该不会坏到哪儿去。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我现在,也没什么不好。而将来,也应该不会坏到哪儿去。
  林多维道,“二叔,你不知道,这丫头就是不懂事,什么都自作主张。”
  听这话的意思,林多语自己并没有车,估计应该是胆子过大,林多维不放心让她开车,因此才没有给她买车。
  彼此坐着闲闲地看了会电视新闻,漫不经心地吃了点水果,然后就起身告辞。
  林多维忽然有点想吸支烟。
  简静书假装不懂。
  简静书笑了,“这才几点,真正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再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有什么好送的。”她一边换鞋一边斜睨了林多维一眼,声音放低下来,“我猜以前林小姐出门,从来也不乐意你跟着她。”
  没有与宋正祺打招呼,简静书直接去了招聘处。
  她怎么猜得这么准?
  算了。
  林多维不以为然,“这是我家,在这里说什么都可以。”
  面试极其简单,简静书一眼看到坐在最正中的年轻男子,牌子上写着“郑思远。”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竟然是宋正祺。
  简静书心情大好。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他一时间弄不清楚,也不愿意去深想。
  林多维静默片刻,才道,“我这个二叔,心机极深,你尽量和他少接触。多语和他也不亲近。”
  他的计划确实是这样。
  身后的门缓缓关上,简静书走了好一会才回过头去。茫茫夜色中,偌大的院落看上去份外冷寂。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简静书看着,突然间不由得倒退数步。
  是什么?
  竟然是宋正祺。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而郑嘉年,他与她素不相识,却在她十五岁那一年,命悬一刻的时候挺身相救。
  林多维有点糊涂,“什么宅斗文?”
  简静书嫣然一笑,“从小大家就喜欢称赞我,聪明伶俐。”
  不是她高尚,也不是她爱郑嘉年爱到了极致,而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她能活到今天,全靠了郑嘉年。他的救命之恩,她永生铭记。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非要去宋氏吗?”林多维挪过了目光。
  目前看来,一切都很顺利。
  简静书挂了电话,轻笑一声,“这宋正祺还真是有趣,演技一流。”
  她猜想郑妈一定不会把事情告诉郑嘉年,郑妈把郑嘉年疼到骨子里了,凡事以郑嘉年为主,绝不乐意给郑嘉年增添一星半点的麻烦。
  呵,也不知道林多维是怎么让人去处理这事的。但想必,手段应该干净又无暇。
  简静书只能在心中如此两声低笑。他也太低估简家小姐了好吧。从社会底层滚爬出来的姑娘家,哪一个的心脏没经过一番锤炼。
  是什么?
  简静书一笑,仍然压低着嗓音,“林小姐肯定也不喜欢给你发短信。”
  简静书点点头,接通电话,语气立刻变得亲昵几分,“哎,祺哥。”
  于是简静书头也不回地高声道,“又来哄我,我走了。”
  简静书笑了,“这才几点,真正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再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有什么好送的。”她一边换鞋一边斜睨了林多维一眼,声音放低下来,“我猜以前林小姐出门,从来也不乐意你跟着她。”
  于是简静书头也不回地高声道,“又来哄我,我走了。”
  简静书只能在心中如此两声低笑。他也太低估简家小姐了好吧。从社会底层滚爬出来的姑娘家,哪一个的心脏没经过一番锤炼。
  简静书一笑,“我记得林总还提醒过我,警惕我的朋友。”
  简静书已经站了起来,“维哥,我们出去逛逛吧。”她看着他,“要不,维哥你休息吧,我出去逛一会,就回家。”
  她但愿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彼此坐着闲闲地看了会电视新闻,漫不经心地吃了点水果,然后就起身告辞。
  简静书疑惑地看一眼林多维,林多维立刻意识到,低声问,“宋正祺?”
  是什么?
  多少人都只看到了荣华富贵的表面辉煌,又有谁真能谙透那繁华表面下的沧桑与落魄。
  没有与宋正祺打招呼,简静书直接去了招聘处。
  似乎有些什么,出乎他意料的,正在不受控制地缓缓发生?而且好像是他内心里并不怎么乐意看到和接受的……
  目前看来,一切都很顺利。
  林多维凝视着她,低低叹一声,“简小姐,你真的太聪明了一点。”
  这两天里,林多维打来过两个不咸不淡的电话,除了问问她的吃住是否还习惯,也没多话。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