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举案齐眉(3)

作者:童大公子  发布时间:2015-09-29 09:00  字数:3024 

  好吧。走着瞧吧。看谁熬得过谁。
  “他把他最疼爱的妹妹嫁给你了,你应该对他说谢谢。”简静书笑道。
  宋正祺示意简静书赶紧吃。
  最最关键的是,她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抵挡住他的这些糖衣炮弹。
  她以为她已经够敬业了,没想到宋正祺比她还拼!
  “噢。”
  听上去她似乎很开心,林多维有些不快,压低了声音,“别忘了你的身份,要不要这么快就和人家打得火热啊。”
  宋正祺有些不快,“以后少跟这些学姐在一起,就只懂得教坏人。”
  “一件事开始得越早,自然也会结束得越早。简小姐,请不用担心。”事关重大,他绝不能在这时候出现任何纰漏。
  简静书皱着眉,“我爱吃肉。”
  简静书很不理解,“你的愿望不是要开家诊所吗?”
  宋正祺看着她。
  简静书接过手机,摁下通话键。
  他似乎……像真的关心她一样。
  门被打开,宋正祺走进来,看到她站在窗边,顿时微微沉了沉面孔,疾步过来将帘子拉上,轻声喝道,“你现在不能吹风。”
  短短的相识,他已经意识到,这女孩虽然年轻,但却比他想像中的更聪慧更坚韧。他可以与她谈条件,谈合作,但别妄想能随心所欲地左右她。
  简静书觉得,她真的越来越不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
  简静书的心轻轻触动一下。
  “过来查查账什么的。”宋正祺慢吞吞地道。
  “啊?”简静书吃了一惊,“原来是宋氏旗下的店啊。”
  这女孩反应真是敏捷啊。他真是……一日更比一日地,对她刮目相看。
  宋正祺示意简静书赶紧吃。
  宋正祺温存又体贴。
  简静书看着他。
  听说她和宋正祺在一起,林多维吃了一惊,沉声道,“你们在一起?”他抬腕看一眼手表,“这么晚了……”
  简静书沉吟一会,答道,“学姐们最爱教育我们,永远不要相信男人。”
  但表面上还不得不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
  简静书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间目光不由得停在他面上。
  宋正祺微微一笑,“不。有些事有些话你如果暂时不想说,那么你就收着,不用说。但是你说出来的,不要是谎话就好。”
  “一件事开始得越早,自然也会结束得越早。简小姐,请不用担心。”事关重大,他绝不能在这时候出现任何纰漏。
  宋正祺微微一笑,“不。有些事有些话你如果暂时不想说,那么你就收着,不用说。但是你说出来的,不要是谎话就好。”
  简静书点点头,“没想到啊,连粥都煮得这么好吃。”她看一眼宋正祺,“你常来?”
  男方适当地表示一下主动,那也是应该的。
  简静书赶紧道,“……我有点担心……我没有经验,我怕做得不好,你会不喜欢。”
  瞬间里,他下了决心,今天晚上就给林多维打电话,认真地商讨一下婚期。
  “我刚给维哥打电话,维哥说这周末一块吃饭,好好谈一下结婚的事。”宋正祺道。
  这个男人……她似乎有点受盅惑。
  简静书拿过勺子,开始吃白粥。没想到白粥十分香糯可口,再加上吃饭的时候还真没好好吃着几口,眼下应该是真饿了,愣是一口气将一小碗白粥吃了个精光。
  “你不信我?”宋正祺反问道。
  简静书侧过身子,轻笑着道,“维哥,我和正祺在吃宵夜。”
  难道他与这山庄有关系?
  意思是,老板,小心说话,身旁有耳。
  “我刚给维哥打电话,维哥说这周末一块吃饭,好好谈一下结婚的事。”宋正祺道。
  他去厨房看看?
  简静书点点头,“没想到啊,连粥都煮得这么好吃。”她看一眼宋正祺,“你常来?”
  简静书拿过勺子,开始吃白粥。没想到白粥十分香糯可口,再加上吃饭的时候还真没好好吃着几口,眼下应该是真饿了,愣是一口气将一小碗白粥吃了个精光。
  她嘴角抽动一下,自嘲地笑了笑。
  林多维笑了起来,故意提高了声音,“叫正祺也好好地感谢我一下,我也替他省了一份礼物钱。”
  宋正祺示意简静书赶紧吃。
  她以为她已经够敬业了,没想到宋正祺比她还拼!
  宋正祺倒有点意外,难道说这样的才算标准吃货?连白粥也吃得津津有味。
  林多维完全拿她没辙。
  ……就没见过这么坦荡荡说爱吃肉要吃肉的女人!
  瞬间里,他下了决心,今天晚上就给林多维打电话,认真地商讨一下婚期。
  但表面上还不得不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
  听说她和宋正祺在一起,林多维吃了一惊,沉声道,“你们在一起?”他抬腕看一眼手表,“这么晚了……”
  她嘴角抽动一下,自嘲地笑了笑。
  林多维笑了起来,故意提高了声音,“叫正祺也好好地感谢我一下,我也替他省了一份礼物钱。”
  “她们都是过来人。”
  听上去她似乎很开心,林多维有些不快,压低了声音,“别忘了你的身份,要不要这么快就和人家打得火热啊。”
  听说她和宋正祺在一起,林多维吃了一惊,沉声道,“你们在一起?”他抬腕看一眼手表,“这么晚了……”
  “你现在这样,不好吃重口味的东西,我让人给你熬点白粥,再炒两个素菜好不好?”
  简静书笑起来,“维哥真是又狡猾又小气啊。特意挑在我生日这天,正好省了生日礼物是吧!咄!”
  短短的相识,他已经意识到,这女孩虽然年轻,但却比他想像中的更聪慧更坚韧。他可以与她谈条件,谈合作,但别妄想能随心所欲地左右她。
  她要敢坏了他的事,他就拿她心爱的郑公子开刀。她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
  简静书觉得,她真的越来越不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
  在他的认知中,女人都不爱吃东西,更不爱吃肉。对于她们而言,身材和体重比什么都重要。
  她立刻又否定了自己,不不不,不可能,她心里只有郑嘉年!
  林多维十分满意她的态度,明知道这副态度百分之九十都是装出来的,但也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我看了一下,28、29号的日子都不错,正好28号是你生日,干脆就定这天,怎么样?”
  简静书呵呵两声,“是是是。”她一脸真诚,“我以后有什么事也不会瞒你。”
  啊?
  难道他与这山庄有关系?
  宋正祺失笑,“我也没有经验。”他顿了一下,又道,“正好,咱们俩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好了。”
  这人真是。
  宋正祺温存又体贴。
  难道他与这山庄有关系?
  最最关键的是,她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抵挡住他的这些糖衣炮弹。
  “正祺,你会永远对我这么好吗?”简静书柔柔地问道。
  短短的相识,他已经意识到,这女孩虽然年轻,但却比他想像中的更聪慧更坚韧。他可以与她谈条件,谈合作,但别妄想能随心所欲地左右她。
  宋正祺看着她。
  宋正祺看着她,目光颇为意味深长,“多语觉得很快吗?”
  简静书皱着眉,“我爱吃肉。”
  “简小姐。”
  “早点回家。”林多维嘱咐道,“你还没嫁给他呢。”
  “要不要再来一碗?”宋正祺试探着问道。
  简静书沉吟一会,答道,“学姐们最爱教育我们,永远不要相信男人。”
  宋正祺抢在她面前接电话拿了起来,看一眼,说道,“是维哥。”他微笑起来,将手机递过来,“我猜他要跟你说结婚的事。”
  简静书笑起来,“维哥真是又狡猾又小气啊。特意挑在我生日这天,正好省了生日礼物是吧!咄!”
  他们俩……有说过真话吗?
  简静书诧异起来,“维哥你怎么了,我就是和正祺结婚了,也不会不理维哥的!维哥永远都是我最亲的哥哥!”
  宋正祺温存又体贴。
  “你现在这样,不好吃重口味的东西,我让人给你熬点白粥,再炒两个素菜好不好?”
  简静书笑,“维哥别担心,呆会正祺会送我回去。”
  简静书有些好笑。
  简静书有些好笑。
  简静书皱着眉,“我爱吃肉。”
  “我刚给维哥打电话,维哥说这周末一块吃饭,好好谈一下结婚的事。”宋正祺道。
  “正祺,你会永远对我这么好吗?”简静书柔柔地问道。
  短短的相识,他已经意识到,这女孩虽然年轻,但却比他想像中的更聪慧更坚韧。他可以与她谈条件,谈合作,但别妄想能随心所欲地左右她。
  简静书笑,“维哥别担心,呆会正祺会送我回去。”
  宋正祺示意简静书赶紧吃。
  “要不要再来一碗?”宋正祺试探着问道。
  简静书诧异起来,“维哥你怎么了,我就是和正祺结婚了,也不会不理维哥的!维哥永远都是我最亲的哥哥!”
  简静书突然醒悟,传闻中的林多语恋爱无数,可她今晚的表现一定出卖了她!
  宋正祺看着她,目光颇为意味深长,“多语觉得很快吗?”
  简静书皱着眉,“我爱吃肉。”
  他们俩……有说过真话吗?
  在他的认知中,女人都不爱吃东西,更不爱吃肉。对于她们而言,身材和体重比什么都重要。
  简静书笑,“维哥别担心,呆会正祺会送我回去。”
  “噢。”
  简静书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间目光不由得停在他面上。
  简静书笑得极为甜蜜,“我听维哥的。”
  “噢。”
  简静书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间目光不由得停在他面上。
  她语气柔和甜美,眼底却十分狡黠。
  宋正祺示意简静书赶紧吃。
  他似乎……像真的关心她一样。
  林多维十分满意她的态度,明知道这副态度百分之九十都是装出来的,但也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我看了一下,28、29号的日子都不错,正好28号是你生日,干脆就定这天,怎么样?”
  但转念又振作起来,不就是一男人吗?她就不信了,她连一个男人都应付不了。想亲想抱?哼哼,尽管来试试!第一次是有点突然,所以有点发懵。别以为以后还有这样的好便宜可占!

  简静书不着痕迹地退开一点身子,娇娇弱弱地道,“祺哥,我饿了……”

  “我刚给维哥打电话,维哥说这周末一块吃饭,好好谈一下结婚的事。”宋正祺道。

  宋正祺温存又体贴。

  宋正祺看着她。

  这女孩反应真是敏捷啊。他真是……一日更比一日地,对她刮目相看。

  太好了。日子这么乏善可陈,幸好来了一个她。

  突然间,他是真的盼望起早日结婚来。

  第二碗白粥被送了上来,简静书刚吃上一口,手机响了。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服务生推门而入,送来白粥与素炒莴笋。

  他放着云顶酒店这样的地方,跑这来……

  他太想知道了,跟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会是什么样?!

  瞬间里,他下了决心,今天晚上就给林多维打电话,认真地商讨一下婚期。

  宋正祺示意简静书赶紧吃。

  男方适当地表示一下主动,那也是应该的。

  宋正祺想,说不定林多维等的,就是他的主动。

  “你现在这样,不好吃重口味的东西,我让人给你熬点白粥,再炒两个素菜好不好?”

  宋正祺温存又体贴。

  简静书很好奇,他的这副面孔,打算要坚持戴到什么时候?她真心替他累。

  “正祺,你会永远对我这么好吗?”简静书柔柔地问道。

  简静书笑起来,“维哥真是又狡猾又小气啊。特意挑在我生日这天,正好省了生日礼物是吧!咄!”

  宋正祺看着她。

  她语气柔和甜美,眼底却十分狡黠。

  宋正祺温和地道,“会。”

  简静书看着他。

  林多维十分满意她的态度,明知道这副态度百分之九十都是装出来的,但也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我看了一下,28、29号的日子都不错,正好28号是你生日,干脆就定这天,怎么样?”

  这个男人……她似乎有点受盅惑。

  她立刻又否定了自己,不不不,不可能,她心里只有郑嘉年!

  “你不信我?”宋正祺反问道。

  简静书沉吟一会,答道,“学姐们最爱教育我们,永远不要相信男人。”

  宋正祺有些不快,“以后少跟这些学姐在一起,就只懂得教坏人。”

  简静书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间目光不由得停在他面上。

  “她们都是过来人。”

  “啊?”简静书吃了一惊,“原来是宋氏旗下的店啊。”

  “别人的经验都是别人的。”宋正祺凝视着她,“你觉得呢?”

  “别人的经验都是别人的。”宋正祺凝视着她,“你觉得呢?”

  简静书突然醒悟,传闻中的林多语恋爱无数,可她今晚的表现一定出卖了她!

  她赶紧补救,“在我心里,正祺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我有点……”她略略表示出不好意思来,“有点紧张,也有点乱……”

  简静书有些好笑。

  宋正祺微微一笑,伸手抚一抚她头发,“你坐一会,我去厨房看看。”

  “噢。”

  等宋正祺出去了,简静书才反应过来。

  他去厨房看看?

  难道他与这山庄有关系?

  简静书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将帘子掀开,试图看看窗外景色,可窗外黑漆漆的,没有月亮,只有微微天光,隐约只可见到密林轮廓。

  突然间,他是真的盼望起早日结婚来。

  门被打开,宋正祺走进来,看到她站在窗边,顿时微微沉了沉面孔,疾步过来将帘子拉上,轻声喝道,“你现在不能吹风。”

  难道他与这山庄有关系?

  难道他与这山庄有关系?

  简静书有些好笑。

  简静书的心轻轻触动一下。

  他似乎……像真的关心她一样。

  她嘴角抽动一下,自嘲地笑了笑。

  “我刚给维哥打电话,维哥说这周末一块吃饭,好好谈一下结婚的事。”宋正祺道。

  啊?

  简静书脱口而出,“这么快啊。”

  宋正祺看着她,目光颇为意味深长,“多语觉得很快吗?”

  简静书赶紧道,“……我有点担心……我没有经验,我怕做得不好,你会不喜欢。”

  听说她和宋正祺在一起,林多维吃了一惊,沉声道,“你们在一起?”他抬腕看一眼手表,“这么晚了……”

  宋正祺失笑,“我也没有经验。”他顿了一下,又道,“正好,咱们俩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好了。”

  但转念又振作起来,不就是一男人吗?她就不信了,她连一个男人都应付不了。想亲想抱?哼哼,尽管来试试!第一次是有点突然,所以有点发懵。别以为以后还有这样的好便宜可占!

  简静书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只得干笑两声。

  简静书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间目光不由得停在他面上。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服务生推门而入,送来白粥与素炒莴笋。

  宋正祺示意简静书赶紧吃。

  “还有一个素炒土豆丝。我随便点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简静书皱着眉,“我爱吃肉。”

  ……就没见过这么坦荡荡说爱吃肉要吃肉的女人!

  在他的认知中,女人都不爱吃东西,更不爱吃肉。对于她们而言,身材和体重比什么都重要。

  “你现在不能吃肉。明天吧,等你身上这些红疙瘩都褪了,我请你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宋正祺好声好气地哄道。

  简静书觉得,她真的越来越不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

  他真的不累吗?明明并不喜欢她,明明知道她有问题,却还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他犯得着吗他?有谁会给他颁奖吗?

  她以为她已经够敬业了,没想到宋正祺比她还拼!

  林多维笑了起来,故意提高了声音,“叫正祺也好好地感谢我一下,我也替他省了一份礼物钱。”

  最最关键的是,她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抵挡住他的这些糖衣炮弹。

  好吧。走着瞧吧。看谁熬得过谁。

  简静书拿过勺子,开始吃白粥。没想到白粥十分香糯可口,再加上吃饭的时候还真没好好吃着几口,眼下应该是真饿了,愣是一口气将一小碗白粥吃了个精光。

  宋正祺倒有点意外,难道说这样的才算标准吃货?连白粥也吃得津津有味。

  “要不要再来一碗?”宋正祺试探着问道。

  简静书点点头,“没想到啊,连粥都煮得这么好吃。”她看一眼宋正祺,“你常来?”

  宋正祺摁下桌底门铃召唤服务生,听到简静书问,便答道,“偶尔来。”

  “为什么?”

  他放着云顶酒店这样的地方,跑这来……

  “过来查查账什么的。”宋正祺慢吞吞地道。

  “啊?”简静书吃了一惊,“原来是宋氏旗下的店啊。”

  简静书很好奇,他的这副面孔,打算要坚持戴到什么时候?她真心替他累。

  ……就没见过这么坦荡荡说爱吃肉要吃肉的女人!

  宋正祺纠正她,“正确地来说,是宋正祺个人名下的。”

  简静书很不理解,“你的愿望不是要开家诊所吗?”

  宋正祺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笑了,“你连这个都知道。”

  他似乎话中有话,简静书顿时有点后悔,难道他这个理想其实从来没有在林多语面前提过?

  宋正祺侧头思索一会,说道,“等我翅膀够硬的时候,会开一家。”

  简静书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间目光不由得停在他面上。

  “我们就快是一家人,我不想瞒你。我希望我们彼此能坦诚相待。”宋正祺道。

  简静书呵呵两声,“是是是。”她一脸真诚,“我以后有什么事也不会瞒你。”

  宋正祺微微一笑,“不。有些事有些话你如果暂时不想说,那么你就收着,不用说。但是你说出来的,不要是谎话就好。”

  简静书有些好笑。

  这人真是。

  他们俩……有说过真话吗?

  最最关键的是,她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抵挡住他的这些糖衣炮弹。

  但表面上还不得不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

  第二碗白粥被送了上来,简静书刚吃上一口,手机响了。

  宋正祺抢在她面前接电话拿了起来,看一眼,说道,“是维哥。”他微笑起来,将手机递过来,“我猜他要跟你说结婚的事。”

  “早点回家。”林多维嘱咐道,“你还没嫁给他呢。”

  简静书觉得,她真的越来越不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

  简静书接过手机,摁下通话键。

  “简小姐。”

  简静书侧过身子,轻笑着道,“维哥,我和正祺在吃宵夜。”

  意思是,老板,小心说话,身旁有耳。

  听说她和宋正祺在一起,林多维吃了一惊,沉声道,“你们在一起?”他抬腕看一眼手表,“这么晚了……”

  简静书笑,“维哥别担心,呆会正祺会送我回去。”

  听上去她似乎很开心,林多维有些不快,压低了声音,“别忘了你的身份,要不要这么快就和人家打得火热啊。”

  简静书诧异起来,“维哥你怎么了,我就是和正祺结婚了,也不会不理维哥的!维哥永远都是我最亲的哥哥!”

  意思是,老板,别担心,你永远都是我的老板,我的身份,我记着呢。

  宋正祺抢在她面前接电话拿了起来,看一眼,说道,“是维哥。”他微笑起来,将手机递过来,“我猜他要跟你说结婚的事。”

  “正祺,你会永远对我这么好吗?”简静书柔柔地问道。

  “为什么?”

  林多维完全拿她没辙。

  心下也暗忖着,郑爸的命运掌握在他手里,他不用担心,她绝对不会任性乱来。再说了,一个郑爸如果不够份量,还有一个郑家公子呢。

  她要敢坏了他的事,他就拿她心爱的郑公子开刀。她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

  “过来查查账什么的。”宋正祺慢吞吞地道。

  意思是,老板,小心说话,身旁有耳。

  短短的相识,他已经意识到,这女孩虽然年轻,但却比他想像中的更聪慧更坚韧。他可以与她谈条件,谈合作,但别妄想能随心所欲地左右她。

  “我刚给维哥打电话,维哥说这周末一块吃饭,好好谈一下结婚的事。”宋正祺道。

  他只好换个语气,“今晚我和宋正祺简单地商量了一下,会尽快让你们结婚。”他似乎猜得到她的疑问,主动解释,“下个月那边就会来人与我们进行接洽,因此结婚的事要尽快。”

  简静书笑得极为甜蜜,“我听维哥的。”

  “一件事开始得越早,自然也会结束得越早。简小姐,请不用担心。”事关重大,他绝不能在这时候出现任何纰漏。

  简静书语气越发甜蜜,“嗯,我不担心。”

  简静书接过手机,摁下通话键。

  林多维十分满意她的态度,明知道这副态度百分之九十都是装出来的,但也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我看了一下,28、29号的日子都不错,正好28号是你生日,干脆就定这天,怎么样?”

  简静书笑起来,“维哥真是又狡猾又小气啊。特意挑在我生日这天,正好省了生日礼物是吧!咄!”

  林多维笑了起来,故意提高了声音,“叫正祺也好好地感谢我一下,我也替他省了一份礼物钱。”

  简静书笑着瞥一眼宋正祺,低声道,“维哥说你得谢谢他。”

  宋正祺看着她。

  她嘴角抽动一下,自嘲地笑了笑。

  简静书笑,“维哥别担心,呆会正祺会送我回去。”

  “他把他最疼爱的妹妹嫁给你了,你应该对他说谢谢。”简静书笑道。

  宋正祺微微一笑,凑近简静书身边,提高了声音,故意让那头的林多维听到自己说的话,“是。改天我好好谢谢他。”

  短短的相识,他已经意识到,这女孩虽然年轻,但却比他想像中的更聪慧更坚韧。他可以与她谈条件,谈合作,但别妄想能随心所欲地左右她。

  “早点回家。”林多维嘱咐道,“你还没嫁给他呢。”
  简静书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间目光不由得停在他面上。
  宋正祺有些不快,“以后少跟这些学姐在一起,就只懂得教坏人。”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服务生推门而入,送来白粥与素炒莴笋。
  林多维笑了起来,故意提高了声音,“叫正祺也好好地感谢我一下,我也替他省了一份礼物钱。”
  简静书赶紧道,“……我有点担心……我没有经验,我怕做得不好,你会不喜欢。”
  简静书点点头,“没想到啊,连粥都煮得这么好吃。”她看一眼宋正祺,“你常来?”
  简静书没想到他这么坦白,一时间目光不由得停在他面上。
  “一件事开始得越早,自然也会结束得越早。简小姐,请不用担心。”事关重大,他绝不能在这时候出现任何纰漏。
  “正祺,你会永远对我这么好吗?”简静书柔柔地问道。
  短短的相识,他已经意识到,这女孩虽然年轻,但却比他想像中的更聪慧更坚韧。他可以与她谈条件,谈合作,但别妄想能随心所欲地左右她。
  简静书脱口而出,“这么快啊。”
  她嘴角抽动一下,自嘲地笑了笑。
  简静书很好奇,他的这副面孔,打算要坚持戴到什么时候?她真心替他累。
  最最关键的是,她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抵挡住他的这些糖衣炮弹。
  她以为她已经够敬业了,没想到宋正祺比她还拼!
  这个男人……她似乎有点受盅惑。
  她要敢坏了他的事,他就拿她心爱的郑公子开刀。她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
  宋正祺示意简静书赶紧吃。
  难道他与这山庄有关系?
  他太想知道了,跟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会是什么样?!
  最最关键的是,她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抵挡住他的这些糖衣炮弹。
  简静书接过手机,摁下通话键。
  宋正祺失笑,“我也没有经验。”他顿了一下,又道,“正好,咱们俩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好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阴阳女先生

自我出生,村里人便说我是天煞孤星。

作者:红色鞋子
标签:悬疑推理

娇宠

我知道和他之间永远只有交易,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作者:只爱薛之谦
标签:现代言情

小妻不好惹:晚安,中校老公

新婚当天,看到结婚对象,高简放肆的逃跑。“女人,敢逃?”

作者:蜗牛爬树上
标签:现代言情

君临慕长安

她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三王妃,勇撩帅哥不成反被卷入相思局。

作者:夜猫猫m
标签:古代言情

爱有余毒,缠留指尖

5年前,她在未婚夫葬礼的同一天,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作者:方糖不甜
标签:现代言情

一见不钟情

她以为严挺是她姐姐派来追杀她的暗卫,对其发起攻击。

作者:野沁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