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47】孽障

作者:樱菓  发布时间:2015-09-29 07:07  字数:1019 

  陵少转过头望着重重叠叠的山峦,幽幽的说:“那是你心底的孽障。”
  “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你自己没有真本事,我们根本不会陷入到这种危险的局面里。”我真的好想说他是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江湖骗子,可想想这话实在是太狠了,而我到底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又把话忍了回去。
  “是不是就因为我摘了那朵花,所以……?”
  “你说。”陵少淡漠的瞥了我一眼,目光说不出的沉郁。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呀?我鼓着腮帮子不服气的瞪着他,他叉着腰还要数落,我揪揪嘴根本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你自己没有真本事,我们根本不会陷入到这种危险的局面里。”我真的好想说他是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江湖骗子,可想想这话实在是太狠了,而我到底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又把话忍了回去。
  “是不是就因为我摘了那朵花,所以……?”
  “你说。”陵少淡漠的瞥了我一眼,目光说不出的沉郁。
  “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你自己没有真本事,我们根本不会陷入到这种危险的局面里。”我真的好想说他是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江湖骗子,可想想这话实在是太狠了,而我到底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又把话忍了回去。
  “陵少这事怎么了?”
  “就是一个迷失鬼,因为某种原因被困在了这里不能投胎,我已经把她送走了。”陵少头也没有抬一下的擦着他的匕首。
  “那个女鬼到底是什么东西,好恶心!”我忍不住的对陵少埋怨,心里挺感激佩服他的,他比世佳靠谱多了。世佳简直就是光说不练假把式中的翘楚。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是这样吗?”我没好气的光了他一眼:“王世佳你脸皮是真的很厚,那个女鬼没有嫁给你是她的幸运。”
  “是这样吗?”我没好气的光了他一眼:“王世佳你脸皮是真的很厚,那个女鬼没有嫁给你是她的幸运。”
  “陵少这事怎么了?”
  “不打你成吗?叫你别回头,你听了吗?”世佳对我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指责。“林七玥,我看你就是活该惹祸上身。”

  “不打你成吗?叫你别回头,你听了吗?”世佳对我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指责。“林七玥,我看你就是活该惹祸上身。”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呀?我鼓着腮帮子不服气的瞪着他,他叉着腰还要数落,我揪揪嘴根本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那个女鬼到底是什么东西,好恶心!”我忍不住的对陵少埋怨,心里挺感激佩服他的,他比世佳靠谱多了。世佳简直就是光说不练假把式中的翘楚。

  “就是一个迷失鬼,因为某种原因被困在了这里不能投胎,我已经把她送走了。”陵少头也没有抬一下的擦着他的匕首。

  “那就好。”我想到那棵骷髅树心有余悸,想了想坐到陵少身边,对他说道:“我刚才被打晕后做了一个梦。”

  “你确定是梦吗?”他的声音生硬淡漠。

  “我……”能确定的吧,我可是被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吓醒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戴着鬼面具,巍峨的男人让我想到了那个屡次在梦里对我嗯嗯啊啊的,我记得那个男人的声音也是低沉而又冷酷的,还有那股子威严的气势,一般人还真没有。

  我不想继续想他,嘟囔着嘴:“你都没听我说是什么梦。”

  “你说。”陵少淡漠的瞥了我一眼,目光说不出的沉郁。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陵少转过头望着重重叠叠的山峦,幽幽的说:“那是你心底的孽障。”

  “你心底的孽障从何而来,你应该比我清楚。”陵少说完就站起来朝着山下走去,他晦暗不明的话,让我愣在原地细思无限的后怕。

  “陵少这事怎么了?”

  孽障元同罪恶,可是我既无杀人放火,又无坑蒙拐骗,长这么大连杀条鱼也不敢,我能有什么孽障惹的那么多骷髅头同时的要索我的命?

  “是这样吗?”我没好气的光了他一眼:“王世佳你脸皮是真的很厚,那个女鬼没有嫁给你是她的幸运。”

  “是不是就因为我摘了那朵花,所以……?”

  “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你自己没有真本事,我们根本不会陷入到这种危险的局面里。”我真的好想说他是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江湖骗子,可想想这话实在是太狠了,而我到底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又把话忍了回去。

  “你们在说什么啊?”世佳一头雾水的凑了过来。“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呢?”

  “你心底的孽障从何而来,你应该比我清楚。”陵少说完就站起来朝着山下走去,他晦暗不明的话,让我愣在原地细思无限的后怕。

  “你心底的孽障从何而来,你应该比我清楚。”陵少说完就站起来朝着山下走去,他晦暗不明的话,让我愣在原地细思无限的后怕。

  “七玥,你别生气了!”陵少一走,世佳就厚着脸皮来哄我。“我当时那不是缓兵之计嘛,我那叫做拖一时是一时,你看我的策略是对的,不然我们哪里等得到陵少回来救我们呀?”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呀?我鼓着腮帮子不服气的瞪着他,他叉着腰还要数落,我揪揪嘴根本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呀?我鼓着腮帮子不服气的瞪着他,他叉着腰还要数落,我揪揪嘴根本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是这样吗?”我没好气的光了他一眼:“王世佳你脸皮是真的很厚,那个女鬼没有嫁给你是她的幸运。”

  陵少转过头望着重重叠叠的山峦,幽幽的说:“那是你心底的孽障。”

  “哎哎哎!你怎么说话的?”世佳快步的追上疾走的我:“林七玥不带你这样过河拆桥的啊,刚才要不是我拼命的带着你跑,你早让那女鬼借身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你自己没有真本事,我们根本不会陷入到这种危险的局面里。”我真的好想说他是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江湖骗子,可想想这话实在是太狠了,而我到底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又把话忍了回去。

  “好好好,咋们先不说这个,就说说你求陵少这事。”

  “陵少这事怎么了?”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不打你成吗?叫你别回头,你听了吗?”世佳对我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指责。“林七玥,我看你就是活该惹祸上身。”
  我不想继续想他,嘟囔着嘴:“你都没听我说是什么梦。”
  “你心底的孽障从何而来,你应该比我清楚。”陵少说完就站起来朝着山下走去,他晦暗不明的话,让我愣在原地细思无限的后怕。
  “就是一个迷失鬼,因为某种原因被困在了这里不能投胎,我已经把她送走了。”陵少头也没有抬一下的擦着他的匕首。
  陵少转过头望着重重叠叠的山峦,幽幽的说:“那是你心底的孽障。”
  “陵少这事怎么了?”
  “那就好。”我想到那棵骷髅树心有余悸,想了想坐到陵少身边,对他说道:“我刚才被打晕后做了一个梦。”
  “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你自己没有真本事,我们根本不会陷入到这种危险的局面里。”我真的好想说他是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江湖骗子,可想想这话实在是太狠了,而我到底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又把话忍了回去。
  “陵少这事怎么了?”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不打你成吗?叫你别回头,你听了吗?”世佳对我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指责。“林七玥,我看你就是活该惹祸上身。”
  “哎哎哎!你怎么说话的?”世佳快步的追上疾走的我:“林七玥不带你这样过河拆桥的啊,刚才要不是我拼命的带着你跑,你早让那女鬼借身了,你知道吗?”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孽障元同罪恶,可是我既无杀人放火,又无坑蒙拐骗,长这么大连杀条鱼也不敢,我能有什么孽障惹的那么多骷髅头同时的要索我的命?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呀?我鼓着腮帮子不服气的瞪着他,他叉着腰还要数落,我揪揪嘴根本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不打你成吗?叫你别回头,你听了吗?”世佳对我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指责。“林七玥,我看你就是活该惹祸上身。”
  “你们在说什么啊?”世佳一头雾水的凑了过来。“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呢?”
  “你确定是梦吗?”他的声音生硬淡漠。
  “陵少这事怎么了?”
  “好好好,咋们先不说这个,就说说你求陵少这事。”
  “哎哎哎!你怎么说话的?”世佳快步的追上疾走的我:“林七玥不带你这样过河拆桥的啊,刚才要不是我拼命的带着你跑,你早让那女鬼借身了,你知道吗?”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不打你成吗?叫你别回头,你听了吗?”世佳对我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指责。“林七玥,我看你就是活该惹祸上身。”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不打你成吗?叫你别回头,你听了吗?”世佳对我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指责。“林七玥,我看你就是活该惹祸上身。”
  我不想继续想他,嘟囔着嘴:“你都没听我说是什么梦。”
  孽障元同罪恶,可是我既无杀人放火,又无坑蒙拐骗,长这么大连杀条鱼也不敢,我能有什么孽障惹的那么多骷髅头同时的要索我的命?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七玥,你别生气了!”陵少一走,世佳就厚着脸皮来哄我。“我当时那不是缓兵之计嘛,我那叫做拖一时是一时,你看我的策略是对的,不然我们哪里等得到陵少回来救我们呀?”
  陵少转过头望着重重叠叠的山峦,幽幽的说:“那是你心底的孽障。”
  “是这样吗?”我没好气的光了他一眼:“王世佳你脸皮是真的很厚,那个女鬼没有嫁给你是她的幸运。”
  “你说。”陵少淡漠的瞥了我一眼,目光说不出的沉郁。
  “陵少这事怎么了?”
  “就是一个迷失鬼,因为某种原因被困在了这里不能投胎,我已经把她送走了。”陵少头也没有抬一下的擦着他的匕首。
  “我梦到了一棵长满了骷髅头的妖树,它们要杀我!”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身体就不由的发抖。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