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55· 恶魔?竟然真的存在

作者:不乖的孩子  发布时间:2015-09-28 21:08  字数:3045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这只是写个鬼故事而已,竟然也能遇到鬼,真是奇葩了。
  我也很想知道接下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身上的痛,没有再继续,他们的行动似乎在这一刻直接停止了。良心发现吗?我可不这样认为。要是他们真能良心发现的话,那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了。况且,这是鬼,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良心呢?就算电视里有那样演过好了,但现在的我也不会相信了。鬼,只有害人的。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些捉鬼的大师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这恶心的家伙一直在靠近,随着他的靠近,那恶臭越来越浓,让我觉得自己有一种置身粪坑的感觉。最后在他近在咫尺的时候,我一个没忍住,直接吐了出来,却好巧不巧的直接吐到了这家伙的脸上。这不能怪我啊,本来我这就胃里翻滚了,再加上他这样一熏,就实在是忍不住了。
  没成功?这个,完全是我在自我安慰罢了。想想那恶灵是什么?会想恶魔一样吗?西方的?然而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具体的谁知道那东西会长成什么样子啊,反正我是不知道就是了,也懒得知道,只希望这不要出现才好。然后,这些鬼就不能再继续下去,再然后就是我直接走人。这,都是我最美好的想法。
  我也很想知道接下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身上的痛,没有再继续,他们的行动似乎在这一刻直接停止了。良心发现吗?我可不这样认为。要是他们真能良心发现的话,那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了。况且,这是鬼,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良心呢?就算电视里有那样演过好了,但现在的我也不会相信了。鬼,只有害人的。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些捉鬼的大师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退下,没你的事。”就在下一秒,那女鬼直接被拦住了。
  直到那俩红灯笼停止不前的时候,我这才停止了自己天马行空。
  “退下,没你的事。”就在下一秒,那女鬼直接被拦住了。
  本来就扭曲的脸,现在遭我这样一弄,就变得更加扭曲了起来。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这开不了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只是转念一想,他这要吃了我的,那我吐他一脸,已经算是便宜他的了。看看,我这是多善良啊,才吐了一脸而已。
  现在的我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是的。”
  可就算我这样想,身生的疼痛也没有减少,那一下下,就像是用刀子在我身上划着一样。那一下下的,我真的觉得是生不如死。想大叫,但我却怎么也叫不出来。这样的情况,让我真的觉得自己要疯了。
  “退下,没你的事。”就在下一秒,那女鬼直接被拦住了。
  好吧,对于恶魔的印象,我永远都是停留在电视里。他们吃人,而且非常的强大。尤其是在他们的脸上,有着特殊的记号。而这些,我是在眼前这个恶魔的身上看到了,还看到了不一样的,那就是这个家伙的整张脸,那完全可以用扭曲来形容。没错,我可以发誓的说,这绝对是我看到的最丑的脸,那扭曲的样子,让我连鼻子嘴巴都快要分不清楚了。还在那儿说我的味道不错,好吧,我这小胃已经开始翻滚了。
  “我去,什么啊?这灯笼还是臭的吗?我也是醉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我也算是长见识了。”这么近的距离,我直接闻到了一股恶臭,那气味,简直比家里的粪坑气味还要浓郁。
  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我总觉得是和那个家伙有关,这要不是他的话,我想我也不会这么倒霉。
  然而当我看见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真的后悔了。那种想死的心情,让我以后都忘不掉。或许,真的是一辈子吧。
  我在想,这样念,真能的会召来那说的什么恶灵吗?对于这个,我还是有那么些不相信。鬼这种定西,怎么说呢,反正现在我相信这是真的存在的。至于那什么恶灵,我还真不相信。怎么说,这在我的记忆里,恶灵那种东西那可都是存在于西方的啊,我们这里应该是没有的。则要说我们这里又得最多的话,那也应该说是僵尸,尸王一类的,怎么会说是恶灵呢。
  其实我想的是这个所谓的恶魔会生气的,然后暴怒,然后一口把我吃掉的。却没想,他竟然任何的情绪都没有,只是伸手将脸上我吐的那些东西给抹匀了。
  “我去,什么啊?这灯笼还是臭的吗?我也是醉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我也算是长见识了。”这么近的距离,我直接闻到了一股恶臭,那气味,简直比家里的粪坑气味还要浓郁。
  我也很想知道接下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身上的痛,没有再继续,他们的行动似乎在这一刻直接停止了。良心发现吗?我可不这样认为。要是他们真能良心发现的话,那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了。况且,这是鬼,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良心呢?就算电视里有那样演过好了,但现在的我也不会相信了。鬼,只有害人的。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些捉鬼的大师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听着这样的对话,我想我是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类似于灯笼的东西就不是灯笼,应该是……是什么,我还真不敢想象。
  “沉睡的恶灵,请享用她的鲜血,来让我回归吧。用她的鲜血,来复活我吧。万能的恶灵,这是祭.祀给您的。”那声音不是很大,却又忽远忽近的,让人不确定“她”的位置。她就这么一直碎碎念着,一直重复着。
  那漆黑的造型,看起来真的很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形象的要命。
  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我总觉得是和那个家伙有关,这要不是他的话,我想我也不会这么倒霉。
  本来就扭曲的脸,现在遭我这样一弄,就变得更加扭曲了起来。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这开不了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只是转念一想,他这要吃了我的,那我吐他一脸,已经算是便宜他的了。看看,我这是多善良啊,才吐了一脸而已。
  本来就扭曲的脸,现在遭我这样一弄,就变得更加扭曲了起来。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这开不了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只是转念一想,他这要吃了我的,那我吐他一脸,已经算是便宜他的了。看看,我这是多善良啊,才吐了一脸而已。
  那漆黑的造型,看起来真的很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形象的要命。
  本来就扭曲的脸,现在遭我这样一弄,就变得更加扭曲了起来。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这开不了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只是转念一想,他这要吃了我的,那我吐他一脸,已经算是便宜他的了。看看,我这是多善良啊,才吐了一脸而已。
  “就是这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让我觉得缥缈,却又像是在耳边。但更多的,却是那能熏死人的臭气。
  看着那灯笼越来越近,我这小心脏越渐开始狂跳了起来。
  “用你的鲜血来祭.祀,这似乎真的很不错。不过不得不说的是,你的血,真的很不错啊。知道吗?我在这里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不过,这也是你自己害了你自己。”她这倒是不吝啬,直接告诉了我原因。只是这样的结果我并不喜欢,因为我不相信。他们要害死我,结果弄到现在是我自己要害死我自己,开什么玩笑,我是吃多了才会自己害自己。什么叫胡编乱造满嘴放炮,这女鬼就是最直接的代表。我这就是一个普通人,还用我的血,开玩笑,我的血有什么的,真是。我只是个B型血啊,怎么就不错了呢?

  “开始吧。”简单的三个字,却让我直接陷入了黑暗中。我不知道他们接下来是要做什么,反正我这在瞬间变得黑暗了起来就对了。这对于有点儿近视眼的我来说,这一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要命的,这些鬼到底是要干嘛?难道真的要用我祭.祀吗?用活人祭.祀,他们是疯了吗?这样的事情,我也只是在小说里面看到过一次,却没想现在这竟然发生在了我的身上。要命的,我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要让我有这样的经历,我想不通啊。

  我也很想知道接下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身上的痛,没有再继续,他们的行动似乎在这一刻直接停止了。良心发现吗?我可不这样认为。要是他们真能良心发现的话,那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了。况且,这是鬼,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良心呢?就算电视里有那样演过好了,但现在的我也不会相信了。鬼,只有害人的。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些捉鬼的大师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其实我想的是这个所谓的恶魔会生气的,然后暴怒,然后一口把我吃掉的。却没想,他竟然任何的情绪都没有,只是伸手将脸上我吐的那些东西给抹匀了。

  “沉睡的恶灵,请享用她的鲜血,来让我回归吧。用她的鲜血,来复活我吧。万能的恶灵,这是祭.祀给您的。”那声音不是很大,却又忽远忽近的,让人不确定“她”的位置。她就这么一直碎碎念着,一直重复着。

  可就算我这样想,身生的疼痛也没有减少,那一下下,就像是用刀子在我身上划着一样。那一下下的,我真的觉得是生不如死。想大叫,但我却怎么也叫不出来。这样的情况,让我真的觉得自己要疯了。

  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拿一刀刀的落下。我看不到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没有声音,但我却觉得他们就在我的身边。

  本来就扭曲的脸,现在遭我这样一弄,就变得更加扭曲了起来。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这开不了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只是转念一想,他这要吃了我的,那我吐他一脸,已经算是便宜他的了。看看,我这是多善良啊,才吐了一脸而已。

  “沉睡的恶灵,请享用她的鲜血,来让我回归吧。用她的鲜血,来复活我吧。万能的恶灵,这是祭.祀给您的。”那声音不是很大,却又忽远忽近的,让人不确定“她”的位置。她就这么一直碎碎念着,一直重复着。

  我在想,这样念,真能的会召来那说的什么恶灵吗?对于这个,我还是有那么些不相信。鬼这种定西,怎么说呢,反正现在我相信这是真的存在的。至于那什么恶灵,我还真不相信。怎么说,这在我的记忆里,恶灵那种东西那可都是存在于西方的啊,我们这里应该是没有的。则要说我们这里又得最多的话,那也应该说是僵尸,尸王一类的,怎么会说是恶灵呢。

  然而当后面的时候,我想我这不相信都困难。那模糊的影像,怎么看都像极了小说中写的恶魔的形象。要命,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存在,这下怎么办才好?先不说那个家伙不能来了,这就算是来了,也不可能会有办法的。

  晕死,我这到底是在想什么呢,居然还在想那个家伙,我想我这真的是疯了。是啊,都现在这个时候了,没准下一秒就会被吞没,结果我还在想那个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家伙,真的是够够的了。

  “退下,没你的事。”就在下一秒,那女鬼直接被拦住了。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这只是写个鬼故事而已,竟然也能遇到鬼,真是奇葩了。

  现在写灵异小说的妹子这么多,为什么这倒霉的就是我呢?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苍天啊,大地啊,你们谁能告诉我啊?心里哀嚎,却万般没用。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这召唤恶灵?真的可以吗?怕的要死却又想看,我想这除了我之外,还真的没人了。

  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我总觉得是和那个家伙有关,这要不是他的话,我想我也不会这么倒霉。

  寒气逼人,似乎比刚才还要冷了很多,这让我彻底的颤抖了起来。还有,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只是这黑暗中我并看不见,所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那女鬼的声音停止了,应该是没成功吧。

  没成功?这个,完全是我在自我安慰罢了。想想那恶灵是什么?会想恶魔一样吗?西方的?然而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具体的谁知道那东西会长成什么样子啊,反正我是不知道就是了,也懒得知道,只希望这不要出现才好。然后,这些鬼就不能再继续下去,再然后就是我直接走人。这,都是我最美好的想法。

  然而当我看见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真的后悔了。那种想死的心情,让我以后都忘不掉。或许,真的是一辈子吧。

  我也很想知道接下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身上的痛,没有再继续,他们的行动似乎在这一刻直接停止了。良心发现吗?我可不这样认为。要是他们真能良心发现的话,那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了。况且,这是鬼,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良心呢?就算电视里有那样演过好了,但现在的我也不会相信了。鬼,只有害人的。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些捉鬼的大师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妈妈咪啊,那是什么?两个红红的灯笼吗?看着那渐渐靠近的红灯笼,我的开始收紧了起来。灯笼,也只能暂时说是了,谁知道那是什么,反正就是在慢慢靠近就是了。我勒个神,这些家伙是疯了吗?让一切变成黑暗,又拿来灯笼,有意思吗?

  我就是这样,只要不好怕了,那其他的都不是事。吐槽,那是我所喜欢的,没事就吐槽,早就养成习惯了。就像现在这样,我知道自己没事了,就开始了。

  看着那灯笼越来越近,我这小心脏越渐开始狂跳了起来。

  鬼知道我这是怎么的,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就是了。怎么想?天知道,各种想。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做?似乎没有可以做的。

  直到那俩红灯笼停止不前的时候,我这才停止了自己天马行空。

  “我去,什么啊?这灯笼还是臭的吗?我也是醉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我也算是长见识了。”这么近的距离,我直接闻到了一股恶臭,那气味,简直比家里的粪坑气味还要浓郁。

  “就是这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让我觉得缥缈,却又像是在耳边。但更多的,却是那能熏死人的臭气。

  这一下,我总算是明白了。那猩红,不是灯笼,是这恶魔的眼睛。真要命,之前还以为是灯笼呢,我这想象力,是真的没谁了。

  “是的。”

  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我总觉得是和那个家伙有关,这要不是他的话,我想我也不会这么倒霉。

  听着这样的对话,我想我是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类似于灯笼的东西就不是灯笼,应该是……是什么,我还真不敢想象。

  本来我这还在好奇呢,却没想,黑暗直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前这颗巨大的脑袋,还有那张血盆大口。

  那漆黑的造型,看起来真的很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形象的要命。

  寒气逼人,似乎比刚才还要冷了很多,这让我彻底的颤抖了起来。还有,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只是这黑暗中我并看不见,所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那女鬼的声音停止了,应该是没成功吧。

  这一下,我总算是明白了。那猩红,不是灯笼,是这恶魔的眼睛。真要命,之前还以为是灯笼呢,我这想象力,是真的没谁了。

  我勒个去啊,竟然真的有恶魔存在。我的世界观啊,彻底被颠覆了。看来,这大千世界还真的是无奇不有啊。竟然还真有恶魔存在,想不通啊。虽说这也是个很好的题材,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是完全想不到那个地方去。恶魔啊,竟然真的有恶魔。

  现在的我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那漆黑的造型,看起来真的很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形象的要命。

  “沉睡的恶灵,请享用她的鲜血,来让我回归吧。用她的鲜血,来复活我吧。万能的恶灵,这是祭.祀给您的。”那声音不是很大,却又忽远忽近的,让人不确定“她”的位置。她就这么一直碎碎念着,一直重复着。

  然而当我看见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真的后悔了。那种想死的心情,让我以后都忘不掉。或许,真的是一辈子吧。

  然而对于这些,现在的我也只能在心里想了。问,那肯定是问不出来什么的,因为没有谁会告诉我答案。

  “嗯,味道不错,看来你这次表现还算不错。”那大眼睛盯着我,恶魔淡淡的说道。在他的眼睛里,我竟然有种看见了美味的冲动。不是吧?难道这也恶魔要吃掉我?

  好吧,对于恶魔的印象,我永远都是停留在电视里。他们吃人,而且非常的强大。尤其是在他们的脸上,有着特殊的记号。而这些,我是在眼前这个恶魔的身上看到了,还看到了不一样的,那就是这个家伙的整张脸,那完全可以用扭曲来形容。没错,我可以发誓的说,这绝对是我看到的最丑的脸,那扭曲的样子,让我连鼻子嘴巴都快要分不清楚了。还在那儿说我的味道不错,好吧,我这小胃已经开始翻滚了。

  “退下,没你的事。”就在下一秒,那女鬼直接被拦住了。

  这恶心的家伙一直在靠近,随着他的靠近,那恶臭越来越浓,让我觉得自己有一种置身粪坑的感觉。最后在他近在咫尺的时候,我一个没忍住,直接吐了出来,却好巧不巧的直接吐到了这家伙的脸上。这不能怪我啊,本来我这就胃里翻滚了,再加上他这样一熏,就实在是忍不住了。

  本来就扭曲的脸,现在遭我这样一弄,就变得更加扭曲了起来。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这开不了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只是转念一想,他这要吃了我的,那我吐他一脸,已经算是便宜他的了。看看,我这是多善良啊,才吐了一脸而已。

  “这……”本来女鬼是想上来做什么的,那气愤的样子,狗腿极了。

  “退下,没你的事。”就在下一秒,那女鬼直接被拦住了。

  其实我想的是这个所谓的恶魔会生气的,然后暴怒,然后一口把我吃掉的。却没想,他竟然任何的情绪都没有,只是伸手将脸上我吐的那些东西给抹匀了。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这只是写个鬼故事而已,竟然也能遇到鬼,真是奇葩了。

  
  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我总觉得是和那个家伙有关,这要不是他的话,我想我也不会这么倒霉。
  可就算我这样想,身生的疼痛也没有减少,那一下下,就像是用刀子在我身上划着一样。那一下下的,我真的觉得是生不如死。想大叫,但我却怎么也叫不出来。这样的情况,让我真的觉得自己要疯了。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这只是写个鬼故事而已,竟然也能遇到鬼,真是奇葩了。
  我勒个去啊,竟然真的有恶魔存在。我的世界观啊,彻底被颠覆了。看来,这大千世界还真的是无奇不有啊。竟然还真有恶魔存在,想不通啊。虽说这也是个很好的题材,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是完全想不到那个地方去。恶魔啊,竟然真的有恶魔。
  其实我想的是这个所谓的恶魔会生气的,然后暴怒,然后一口把我吃掉的。却没想,他竟然任何的情绪都没有,只是伸手将脸上我吐的那些东西给抹匀了。
  “是的。”
  然而当我看见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真的后悔了。那种想死的心情,让我以后都忘不掉。或许,真的是一辈子吧。
  现在写灵异小说的妹子这么多,为什么这倒霉的就是我呢?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苍天啊,大地啊,你们谁能告诉我啊?心里哀嚎,却万般没用。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这召唤恶灵?真的可以吗?怕的要死却又想看,我想这除了我之外,还真的没人了。
  我在想,这样念,真能的会召来那说的什么恶灵吗?对于这个,我还是有那么些不相信。鬼这种定西,怎么说呢,反正现在我相信这是真的存在的。至于那什么恶灵,我还真不相信。怎么说,这在我的记忆里,恶灵那种东西那可都是存在于西方的啊,我们这里应该是没有的。则要说我们这里又得最多的话,那也应该说是僵尸,尸王一类的,怎么会说是恶灵呢。
  “沉睡的恶灵,请享用她的鲜血,来让我回归吧。用她的鲜血,来复活我吧。万能的恶灵,这是祭.祀给您的。”那声音不是很大,却又忽远忽近的,让人不确定“她”的位置。她就这么一直碎碎念着,一直重复着。
  我勒个去啊,竟然真的有恶魔存在。我的世界观啊,彻底被颠覆了。看来,这大千世界还真的是无奇不有啊。竟然还真有恶魔存在,想不通啊。虽说这也是个很好的题材,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是完全想不到那个地方去。恶魔啊,竟然真的有恶魔。
  “沉睡的恶灵,请享用她的鲜血,来让我回归吧。用她的鲜血,来复活我吧。万能的恶灵,这是祭.祀给您的。”那声音不是很大,却又忽远忽近的,让人不确定“她”的位置。她就这么一直碎碎念着,一直重复着。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这只是写个鬼故事而已,竟然也能遇到鬼,真是奇葩了。
  “沉睡的恶灵,请享用她的鲜血,来让我回归吧。用她的鲜血,来复活我吧。万能的恶灵,这是祭.祀给您的。”那声音不是很大,却又忽远忽近的,让人不确定“她”的位置。她就这么一直碎碎念着,一直重复着。
  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我总觉得是和那个家伙有关,这要不是他的话,我想我也不会这么倒霉。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这只是写个鬼故事而已,竟然也能遇到鬼,真是奇葩了。
  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拿一刀刀的落下。我看不到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没有声音,但我却觉得他们就在我的身边。
  “嗯,味道不错,看来你这次表现还算不错。”那大眼睛盯着我,恶魔淡淡的说道。在他的眼睛里,我竟然有种看见了美味的冲动。不是吧?难道这也恶魔要吃掉我?
  没成功?这个,完全是我在自我安慰罢了。想想那恶灵是什么?会想恶魔一样吗?西方的?然而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具体的谁知道那东西会长成什么样子啊,反正我是不知道就是了,也懒得知道,只希望这不要出现才好。然后,这些鬼就不能再继续下去,再然后就是我直接走人。这,都是我最美好的想法。
  “就是这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让我觉得缥缈,却又像是在耳边。但更多的,却是那能熏死人的臭气。
  我也很想知道接下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身上的痛,没有再继续,他们的行动似乎在这一刻直接停止了。良心发现吗?我可不这样认为。要是他们真能良心发现的话,那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了。况且,这是鬼,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良心呢?就算电视里有那样演过好了,但现在的我也不会相信了。鬼,只有害人的。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些捉鬼的大师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我在想,这样念,真能的会召来那说的什么恶灵吗?对于这个,我还是有那么些不相信。鬼这种定西,怎么说呢,反正现在我相信这是真的存在的。至于那什么恶灵,我还真不相信。怎么说,这在我的记忆里,恶灵那种东西那可都是存在于西方的啊,我们这里应该是没有的。则要说我们这里又得最多的话,那也应该说是僵尸,尸王一类的,怎么会说是恶灵呢。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这只是写个鬼故事而已,竟然也能遇到鬼,真是奇葩了。
  我勒个去啊,竟然真的有恶魔存在。我的世界观啊,彻底被颠覆了。看来,这大千世界还真的是无奇不有啊。竟然还真有恶魔存在,想不通啊。虽说这也是个很好的题材,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是完全想不到那个地方去。恶魔啊,竟然真的有恶魔。
  “沉睡的恶灵,请享用她的鲜血,来让我回归吧。用她的鲜血,来复活我吧。万能的恶灵,这是祭.祀给您的。”那声音不是很大,却又忽远忽近的,让人不确定“她”的位置。她就这么一直碎碎念着,一直重复着。
  听着这样的对话,我想我是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类似于灯笼的东西就不是灯笼,应该是……是什么,我还真不敢想象。
  好吧,对于恶魔的印象,我永远都是停留在电视里。他们吃人,而且非常的强大。尤其是在他们的脸上,有着特殊的记号。而这些,我是在眼前这个恶魔的身上看到了,还看到了不一样的,那就是这个家伙的整张脸,那完全可以用扭曲来形容。没错,我可以发誓的说,这绝对是我看到的最丑的脸,那扭曲的样子,让我连鼻子嘴巴都快要分不清楚了。还在那儿说我的味道不错,好吧,我这小胃已经开始翻滚了。
  然而当我看见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真的后悔了。那种想死的心情,让我以后都忘不掉。或许,真的是一辈子吧。
  现在写灵异小说的妹子这么多,为什么这倒霉的就是我呢?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苍天啊,大地啊,你们谁能告诉我啊?心里哀嚎,却万般没用。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这召唤恶灵?真的可以吗?怕的要死却又想看,我想这除了我之外,还真的没人了。
  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拿一刀刀的落下。我看不到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没有声音,但我却觉得他们就在我的身边。
  “我去,什么啊?这灯笼还是臭的吗?我也是醉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我也算是长见识了。”这么近的距离,我直接闻到了一股恶臭,那气味,简直比家里的粪坑气味还要浓郁。
  本来就扭曲的脸,现在遭我这样一弄,就变得更加扭曲了起来。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这开不了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只是转念一想,他这要吃了我的,那我吐他一脸,已经算是便宜他的了。看看,我这是多善良啊,才吐了一脸而已。
  我也很想知道接下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身上的痛,没有再继续,他们的行动似乎在这一刻直接停止了。良心发现吗?我可不这样认为。要是他们真能良心发现的话,那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了。况且,这是鬼,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良心呢?就算电视里有那样演过好了,但现在的我也不会相信了。鬼,只有害人的。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些捉鬼的大师为什么要那样做了。
  这一下,我总算是明白了。那猩红,不是灯笼,是这恶魔的眼睛。真要命,之前还以为是灯笼呢,我这想象力,是真的没谁了。
  寒气逼人,似乎比刚才还要冷了很多,这让我彻底的颤抖了起来。还有,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只是这黑暗中我并看不见,所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那女鬼的声音停止了,应该是没成功吧。
  本来就扭曲的脸,现在遭我这样一弄,就变得更加扭曲了起来。我很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但这开不了口,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只是转念一想,他这要吃了我的,那我吐他一脸,已经算是便宜他的了。看看,我这是多善良啊,才吐了一脸而已。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阴阳女先生

自我出生,村里人便说我是天煞孤星。

作者:红色鞋子
标签:悬疑推理

娇宠

我知道和他之间永远只有交易,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作者:只爱薛之谦
标签:现代言情

小妻不好惹:晚安,中校老公

新婚当天,看到结婚对象,高简放肆的逃跑。“女人,敢逃?”

作者:蜗牛爬树上
标签:现代言情

君临慕长安

她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三王妃,勇撩帅哥不成反被卷入相思局。

作者:夜猫猫m
标签:古代言情

爱有余毒,缠留指尖

5年前,她在未婚夫葬礼的同一天,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作者:方糖不甜
标签:现代言情

一见不钟情

她以为严挺是她姐姐派来追杀她的暗卫,对其发起攻击。

作者:野沁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