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八章 人生如棋局

作者:陋室客  发布时间:2015-11-03 08:58  字数:5092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胡大海询问高新毅。

  “我觉得设计这个棋局机关的人,根本就没有设定哪些棋是红方,哪些是黑方?”高新毅回答。

  “怎么可能,没有红黑方,那还是象棋吗?”王子恒觉得高新毅的理论莫名其妙。

  “我不是说棋盘上没有红黑方,而是说,每个棋子都有可能是红方,也有可能是黑方!”高新毅解释。

  “那不简单了,所有的棋都是黑方,对面就一个帅是红方,那不是稳赢吗?”车婷也忍不住发话。

  “车大小姐,按照你的说法,你看过什么样的象棋有六个卒子,四匹马的!”胡大海觉得自己要抓狂了。

  “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假设有几个棋子是红方的,那么剩余的就是黑方的!你是这个意思吧!”王子恒明白了高新毅要阐述的意思。

  “那我们就把棋盘占据最有利的棋子都算做一方就可以啊,这样不是也很容易赢得棋局吗?”王子恒不明白为什么高新毅说古人的设计不简单。

  “看来你也是一个棋篓子,如果你仔细分析棋局,就会发现,无论哪方现在棋盘上的位置都是均衡的!”胡大海嘲讽王子恒的棋艺。

  “我的确下得不好!”王子恒并没有去否定。

  “下象棋都是公园里头老头做的事情,我家子恒怎么可能会下得好!”车婷却第一时间反击胡大海,维护王子恒。

  “最关键的是,如果只是棋盘上的棋子那还简单了,但是我想只要我们走上棋盘,那就会确认为成为了棋盘上一个棋子!只有绞杀了对方的棋,我们才能通过这个棋局地带!”高新毅说出了重点。

  “那如果我们上去了,却被棋盘分成了两方棋子,岂不是成为敌人了!”王子恒忽然想到一点。

  “很有可能,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那就必须分个输赢或者有人被做为弃子!”胡大海自己说着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切,你们是不是想得太复杂了,这是古代人弄出来的,又不是游戏机,还带人工智能的啊!”车婷插嘴打断了胡大海的话。

  “哎呀,还是我的女神聪明,我们的确站在现代人的角度去想古人了哦!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高新毅忽然面露喜色。

  “什么意思?”胡大海看他抓耳捞腮的样子,不禁好奇起来。

  “我以前读过一本专门介绍古代机关的原理的书籍,古代的人启动机关的力量基本不会逃出齿轮、落沙、滚石这几个范围,更厉害一点的就是利用流水和火山这两个永动的能源,但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很明显不在火山范围内,至于流水我们看此地地面干燥,估计也不会有大型的暗泉,就算是有那也是百分之五十的机会遇到。所以此地的机关也有百分之五十是我前面所说的三个范围!”高新毅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让大家消化一下他的发言。

  “别装B了,继续啊!”谁知道车婷根本不领情,催促了起来。

  高新毅赶紧继续说:“那我前面说的三个范围,也就是齿轮、落沙、滚石类这三个有个共性,那就是必须有始力才会激发,也就是说,必须有第一个力来触发这些机关,我估计此时棋盘上的机关就应该是这个类型,等我们人上去,那么上去的重量激发第一个机关,很有可能作用于某个棋子!”

  “你的意思是说,只有当我们人上去,机关启动,才能让棋盘上的棋子分辨出红黑双方!”胡大海看了眼棋盘,若有所思的问。

  “是的!而且我分析,不同的人数上去,启动棋盘上的机关等级应该也是不一样的!”高新毅肯定地回答。

  “那到底是一个人上去好?还是人多上去对我们有利呢?”王子恒显然赞同高新毅的说法。

  “这我就不知道了,必须要试验一下才清楚情况!”高新毅也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狗屁,那要是来一百人大家一拥而上,这棋盘也摆不下啊!”车婷就看不惯高新毅装B的模样。

  “小高说得有道理,如果真的来一百人,古人一定设定了棋盘上承受的最大力度,一旦超过这个力度,肯定有另外的处理办法的,我想到那个时候,咱们肯定是在劫难逃了!”胡大海解释了车婷的疑问。

  “我先上去,看看情况!小高在下面根据情况指挥!”胡大海说着话,纵身一跃直接就跳上了棋盘。

  如果高新毅他们走的是另外一条通道的话,那炎热的环境一定会让他刚才的理论重新考虑,在徐易一行人的面前就是一条翻滚着灼热岩浆的河流挡住了众人的道路。

  “这里怎么会有岩浆?从来也没有人在这个地区发现过火山痕迹啊?”徐易手下的一个人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岩浆河。

  果然胡大海一跳上棋盘,棋盘上发生了轻微的颤动,那些原本静止的雕塑开始抖动了起来,等到震动结束,高新毅发现,棋盘的雕塑能够清楚分辨形象的,比如马的马头,有的和胡大海是一个面对的方向,有的却是和胡大海面对面了!

  “大海兄,注意了!那些面对你的棋子,应该就是你的敌对方!小心它们!”高新毅在底下大声告诉胡大海注意事项!

  “能看清楚,我现在在棋盘上可能是什么棋子吗?”胡大海高声问高新毅。

  高新毅看看地下画的草图,在看看胡大海所处的位置。然后高声地说:“你现在作为“炮”的几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作为“马”的几率在百分之三十。”

  “那我就先把自己当做“炮”看看那!”胡大海看看自己现在的位置和对面的距离,幸好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并没有什么雕塑的阻碍,那么如果是炮的话完全可以一冲到底,直接到达对面脱离棋盘。

  胡大海直接身形一跃,如同离弦之箭直接向着目的地冲了过去。

  “哎呦,胖哥哥看不出来速度好快啊!”车婷还是第一次看到胡大海施展自己的身法,感觉像看武侠片一样。

  然而就在胡大海的身形快要到达另外一边棋盘的底线的时候,忽然从地下弹出了一根根长矛,长矛弹射的速度之快,只是一瞬间就把整个棋盘的边缘从上到下全部封死,如果不是胡大海身法灵活,直接就被长矛串成了烤全人。胡大海只能堪堪地站在了棋盘的底线位置落稳了脚步。

  王子恒他们三个人刚刚从先前惊险的场景中缓了一会儿,高新毅就发现棋盘上雕塑开始移动的起来,一匹雕塑马直接移动了一个位置,如果按照象棋的规矩,这个位置正好是攻击胡大海的位置。

  就在车婷发出惊呼,王子恒和高新毅几乎同时提醒胡大海注意的时候,另外一侧的一个炮车雕塑居然调转炮头指向了胡大海。

  “糟糕,大海的路线被封住了!”高新毅发现胡大海处境不妙。

  “现在怎么办?”王子恒问。

  “必须再上去一个人,充当一个棋子,直接攻击对方的主帅!”高新毅看了一眼地面的草图。

  “大海刚才应该充当的是炮!这样的话,我们还有一个炮的位置可以用,上去一个人,左边第五格,直接将军!”高新毅指挥。

  “我来!”王子恒当然不让,毕竟高新毅要指挥,而车婷是女人,此时也管不了许多了。王子恒按照高新毅的指挥,直接走上了棋盘,他一步步的走到既定位置,那些雕塑根本没有管他,看来只要按照棋局的规矩来还是有一定的保障的!

  当王子恒站定位置大约几秒后,棋盘再次发生了变化,因为王子恒相当于炮直接将军,他对面的“帅”的雕塑,向左面平移了一格,躲在了另外一个棋子后面。

  “大海,撤回来!”高新毅大声呼喊。

  然而胡大海并没有动,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和他处于一条平行线的一个雕塑的位置,看起来应该是“相”的位置,就在那个位置的地方上面一格当初他们看到的人影就躺在地面。

  “应该进攻,我们要多了解这个棋盘的进攻,好不容易抢到的先手!”胡大海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以后,并不等高新毅说话,再次跃起直接从“帅”雕塑的头顶越过,一脚就把“相”给踹飞,那“相”的雕塑一倒就碎成了石块。

  然而大家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在“楚河汉界”的位置,一个棋盘格子打开,一个“卒”样的雕塑缓缓地从地面升起!

  “操!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高新毅忍不住开始爆粗。

  “书呆子!怎么会这样!”车婷也不明白,怎么还能自动补兵的。

  “古人早想到了,上棋盘的人可以抢得先手,所以他给另外的一边的特权就是可以按照规则补棋子!幸好补得只是一个“卒”!”

  说话间,那原本对着胡大海的炮车再次转向,然后直接冲向了另外的一个战车形状的雕塑,狠狠一撞直接把雕塑撞翻,倒地的雕塑直接也碎成了几块。

  “死胖子,让你回来,你看我们损失了一个“车”!”高新毅不禁埋怨起胡大海不听指挥。

  胡大海也看出了局势不妙,如果下一步轮到对方走,只要刚才对着自己的马移动到炮车的前面,直接就可以将军了,而且对方还有一个车可以直接杀到底部!

  “再上一个人,做相,我马上撤回来,帮助防守!”胡大海提出自己的意见。

  “我来!”高新毅一摞袖子就准备上。

  “我来吧,你还要指挥呢!”车婷并没有想让,而是主动走上棋盘。

  “你当心啊!”高新毅叮嘱着。

  当车婷站好位置,果然对方的马移动到了炮车的前方,将军!

  车婷再次移动,挡住了炮车的前进的路线,所有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机关不按规矩出棋,直接用炮车撞向车婷,一炮换一象。

  幸好,机关看起来要比胡大海会下棋,而是直接移动了先前升起的卒的雕塑,小卒子要准备渡过“楚河汉界”。

  “大海,后退三格,直接打对方的马!”高新毅再次指挥。必须要让车婷脱离危险的局面。

  “等一下!”胡大海蹲了下来,伸手把他面前的死人拖了过来。胡大话看了看,发现这个人的胸口凹陷了下去,看来是被棋盘上不知道哪个雕塑给狠狠撞击造成的。不过看起来应该不是当兵的,胡大海在他的身上翻找起来。

  “胡大海你快点,我不知道这个机关有没有时间限制!你翻个死人有啥好找的!”高新毅焦急地催促起来。

  这次胡大海没有任性,结束了翻找很听话的站到了高新毅指出的位置。

  “小高!不对啊!我们人当做了棋子,那原本属于我方的棋子如果要移动,怎么办呢?机关会自动按照我们的要求移动这些棋子吗?”

  “我哪里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啊?”高新毅是一脑门子汗,因为对方车开始移动,直接到了自己这方一个小兵雕塑的旁边。

  “小高啊!咱们现在在棋盘上充当了两个炮,一个相,这个棋子配置的有问题啊!必须要替代一个机动灵活得棋子,这样才能掌握主动权!”胡大海提醒高新毅。

  “我当然知道了,谁让你上来就直接想作弊冲过棋盘,弄得我们现在陷入这个尴尬的局面,你、王子恒、车婷三个人尽量靠近,你们两个炮相互配合远程攻击牵制对方的“帅”。”高新毅此时也决然的走上了棋盘,他选择的是“车”这个角色。

  当高新毅站稳脚步的时候,对方的车直接撞到了己方的兵,打开了后方棋子进攻的道路。

  “王子恒,移动到胡大海前面,和他组成双跑连环!”高新毅指挥。

  王子恒按照指挥站在胡大海身前,回头看了看胡大海和车婷,过去都是胡大海冲锋陷阵,现在终于轮到了自己。

  “大海兄,等会我直接下去将军,对方必然会回车保护,你们想办法把那匹马干掉,分散我们阵地的压力!”说完就直接冲到了底线,他的速度虽然没有胡大海的身法快捷但是一种飘逸的感觉油然而生。

  就在胡大海正在思考棋盘上棋子的分布,按照高新毅的提议消灭对方的棋子的时候,从他们出来的通道中呼啦啦地走出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郝队长的一群人。

  “郝队长!”棋盘唯一清闲的车婷一眼就看到而且喊出声音和郝队长打招呼。

  然而郝文勇并没有答话,胡大海和王子恒同时回头,一眼就看出了情况不对,在郝文勇的身后是几个身穿黑衣的人,看得出来郝文勇他们是被逼迫押解进来的。

  “哦!原来这边的通道是一个机关!”从黑衣人中走出来一个女人,也是一身的黑衣。背后斜跨着一把长刀。

  “把他们都赶上去,看看这个机关是怎么回事?”女人一脸的冷笑。

  “不能上来!”站在最底线的高新毅一下子着急起来。

  “这是一个棋盘的机关,必须下赢棋局才能通过,如果你们上来,整个棋局就会发生变化!到时候谁也过不去这个机关了!”高新毅担心这些人冒失的闯上来,一五一十地把情况说清楚。

  女人看棋盘上这几个陌生的人一脸着急的样子,心中就明了自己现在是掌握了主动权,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如何把主动权转化为胜利的问题。

  女人率先自己走到了棋盘的边缘,仔细看看场面上的情况。

  “一个小小的棋盘阵,在这里耽误时间!你们应该已经琢磨了不少时间了吧!如果不想我把郝文勇他们都赶上来,就听我指挥!”女人一脸傲气地说。

  王子恒和胡大海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高新毅,几个人都是一脸无奈的表情,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女人看到他们没有异议,一挥手对着下面的人说:“先让俘虏一个个上来!听从我的命令,站到我指定的位置!”

  就这样,郝队长的带领的士兵首先被赶了上来,然后按照女人的指挥站到她说的地方。最后是高樱和老墨也被赶了上来。随着这些人一个个被定好位置,棋盘上的局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不少新的雕塑从棋盘地下升起,王子恒他们原本攻击的一方,棋子基本都被补齐。场面上虽然没有发生战斗,但是高新毅看在眼里却是身上冷汗只冒。

  女人看了看棋盘上的局势后,一挥手说:“走吧,咱们通过棋盘!”

  女人率先跨入棋盘,然后朝着棋盘另外一端走去,说来奇怪,当她带领着其他的人跨过底线的时候,胡大海当时闯阵的时候遇到长矛却没有冒出来阻拦这一队人。

  当女人押着郝队长他们安全穿过棋盘,消失在留在棋盘上众人的视线中的时候,车婷再也忍不住开口:“书呆子,怎么回事啊?那个女人怎么就这样飘过去,一点事情都没有啊!”

  “哎!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她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机关最简单的解决办法!”高新毅深深吸了口气。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