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29章 算计

作者:原铨  发布时间:2015-09-29 07:00  字数:2010 

  太后满意地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四贞的手,然后神情有些凝重地说:“其实这事,哀家早上听端顺妃说起过……”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说着,福临的脸上露出狠辣果决,“母后,她孟古青平日里奢侈浪费也就罢了,还如此好妒,见不得朕身边有其他的女子,去年里乌苏氏就因为她落过胎,这一次更是想一箭双雕,把玉华和阿贞都算计在里面……这样的皇后,朕不要。”
  四贞想:看这样子,昨天的事,不只是她看到的那么简单,只是,怎么会扯上皇后呢?
  太后叹了口气:“皇上啊,连阿贞这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事,也许是皇后做的,也许不是,可现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你要硬把事情安到她的头上,对她就不公平。哀家知道你有心结,可你不能把什么事都怪罪在皇后的头上!”
  待四贞说完,她柔声问道:“别怕,你只管安心,有哀家在呢,哀家替你做主,你既然是哀家的女儿了,岂是谁都能欺负的!你刚才说,请你到偏殿去的人,是端顺妃的宫女,若是见了人,你可认得出?”
  想了想,她半是担心半是羞恼地道:“那个,那个拦我的人是承泽亲王,他说……他说要让我到他府上去……这话听着,就不像什么好话……可是,他是亲王……”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这次的事是死无对证,那去年呢?去年乌苏氏被她推倒摔了一跤,以至于小产的事,又怎么说?母后您总是叫朕顾全大局,可您有没有想过,像她那般善妒的女子,完全没有一国之母的大度宽厚,怎么能居中宫之位?”福临不依不饶地说。
  看到孔四贞,福临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却仍然难掩怒气。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太后听了,冷笑了一声:“哼,承泽亲王怎样了?四贞,你记住了,如今你是哀家的女儿,是和硕格格,这天底下,能随意辱没你的人,真还没有几个呢,放心吧,有母后在呢。”
  福临解开了她的疑惑:“……是皇后告诉她的,之前那个嘴角有颗朱砂痣的宫女,也是奉皇后之命,安排了你到偏殿去,那宫女告诉玉华,说皇后讲的,你擅长剑舞,让她帮着你显名于人前,以示朕对汉臣的看重,所以她才会亲自用琵琶帮你伴奏……”
54.158.31.120, 54.158.31.120;0;pc;2;磨铁文学
  福临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贞,没有说话。
  待四贞说完,她柔声问道:“别怕,你只管安心,有哀家在呢,哀家替你做主,你既然是哀家的女儿了,岂是谁都能欺负的!你刚才说,请你到偏殿去的人,是端顺妃的宫女,若是见了人,你可认得出?”
  四贞连忙站起身给福临请安。
  太后叹了口气:“皇上啊,连阿贞这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事,也许是皇后做的,也许不是,可现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你要硬把事情安到她的头上,对她就不公平。哀家知道你有心结,可你不能把什么事都怪罪在皇后的头上!”
  太后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小太监拉长声音喊:“奴才给皇上请安——”
  看到孔四贞,福临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却仍然难掩怒气。
  “这次的事是死无对证,那去年呢?去年乌苏氏被她推倒摔了一跤,以至于小产的事,又怎么说?母后您总是叫朕顾全大局,可您有没有想过,像她那般善妒的女子,完全没有一国之母的大度宽厚,怎么能居中宫之位?”福临不依不饶地说。
  福临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贞,没有说话。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太后耐心地听着四贞的讲述,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她对这些事是怎么想的,只是眼睛里偶然露出的一抹怒意,显示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福临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贞,没有说话。
  福临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贞,没有说话。
  见福临点了点头,看看太后的神色,四贞只好又把昨天的事从头讲了一遍,说完,她瞅了瞅太后和皇上道:“……当时,臣女心里还奇怪,端顺妃娘娘是怎么知道臣女会剑舞的?”
  “乌苏氏小产的事,是个意外,她当时出言顶撞皇后,皇后生气推了她一下,谁能想到就小产了?皇后也不知道她怀了孩子……皇上怎么还拿这个说事呢!”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一旁静坐听着他们母子对话的四贞轻轻开了口:“皇上,这事透着古怪,臣女觉得,皇后娘娘不是那样的人。”
  见福临诧异地看着自己,四贞有些不好意思,她一个尚未及笄的女孩子,说什么宠爱确实有些奇怪,但想到皇后那时时露出的寂寥神情,她实在无法三缄其口。
  太后听了,冷笑了一声:“哼,承泽亲王怎样了?四贞,你记住了,如今你是哀家的女儿,是和硕格格,这天底下,能随意辱没你的人,真还没有几个呢,放心吧,有母后在呢。”
  她将昨天宫女怎么请她到端顺妃那儿,端顺妃说了些什么,她做了些什么,再后来遇到承泽亲王硕塞的事由头到尾讲了一遍……
  太后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小太监拉长声音喊:“奴才给皇上请安——”
  太后叹了口气:“皇上啊,连阿贞这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事,也许是皇后做的,也许不是,可现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你要硬把事情安到她的头上,对她就不公平。哀家知道你有心结,可你不能把什么事都怪罪在皇后的头上!”
  “乌苏氏小产的事,是个意外,她当时出言顶撞皇后,皇后生气推了她一下,谁能想到就小产了?皇后也不知道她怀了孩子……皇上怎么还拿这个说事呢!”
  “母后——”四贞这才放心了,高兴地又叫了太后一声,依在她的怀里,一脸孺慕之色。
  “看样子皇上也听说昨天的事了。不用避着四贞,哀家刚听她说了昨天的事情,皇上要不要也听听?”太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轻敲,不知怎么的,立在一旁的四贞身上就起了冷汗。
  福临解开了她的疑惑:“……是皇后告诉她的,之前那个嘴角有颗朱砂痣的宫女,也是奉皇后之命,安排了你到偏殿去,那宫女告诉玉华,说皇后讲的,你擅长剑舞,让她帮着你显名于人前,以示朕对汉臣的看重,所以她才会亲自用琵琶帮你伴奏……”
  说着,福临的脸上露出狠辣果决,“母后,她孟古青平日里奢侈浪费也就罢了,还如此好妒,见不得朕身边有其他的女子,去年里乌苏氏就因为她落过胎,这一次更是想一箭双雕,把玉华和阿贞都算计在里面……这样的皇后,朕不要。”
  太后叹了口气:“皇上啊,连阿贞这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事,也许是皇后做的,也许不是,可现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你要硬把事情安到她的头上,对她就不公平。哀家知道你有心结,可你不能把什么事都怪罪在皇后的头上!”
  见福临沉着脸,太后又道:“皇后是哀家的侄女,也是哀家的媳妇,可皇上却是哀家的儿子,不管怎么样,你应该相信,哀家不会偏帮她们任何一个,哀家所做所为,都是为了皇上!皇上还是先听阿贞说说吧……”
  “乌苏氏小产的事,是个意外,她当时出言顶撞皇后,皇后生气推了她一下,谁能想到就小产了?皇后也不知道她怀了孩子……皇上怎么还拿这个说事呢!”
  想了想,她半是担心半是羞恼地道:“那个,那个拦我的人是承泽亲王,他说……他说要让我到他府上去……这话听着,就不像什么好话……可是,他是亲王……”
  见福临沉着脸,太后又道:“皇后是哀家的侄女,也是哀家的媳妇,可皇上却是哀家的儿子,不管怎么样,你应该相信,哀家不会偏帮她们任何一个,哀家所做所为,都是为了皇上!皇上还是先听阿贞说说吧……”
  太后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小太监拉长声音喊:“奴才给皇上请安——”
  太后沉默了,如果仅是那个宫女,还能说有人陷害皇后,毕竟,坤宁宫里的人,也可能为其他人在办差,但现在硕塞也这么说,加之宫女已经死了,死无对证,皇上若是执意要将这事安在皇后的头上,还真不好办!
  一旁静坐听着他们母子对话的四贞轻轻开了口:“皇上,这事透着古怪,臣女觉得,皇后娘娘不是那样的人。”
  太后听了,冷笑了一声:“哼,承泽亲王怎样了?四贞,你记住了,如今你是哀家的女儿,是和硕格格,这天底下,能随意辱没你的人,真还没有几个呢,放心吧,有母后在呢。”
  福临不高兴地看着四贞:“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她一向容不下别的女子靠近朕的身边,这也不是头一回了……”看到四贞有些受伤的表情,他的脸色缓了几分,“这些事情,你不懂,后宫里的人,为了争宠,什么手段使不出来……”

  四贞抬起头,咬了咬唇,轻声说道:“母后,我有件要紧事向您禀告。”

  她将昨天宫女怎么请她到端顺妃那儿,端顺妃说了些什么,她做了些什么,再后来遇到承泽亲王硕塞的事由头到尾讲了一遍……

  福临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贞,没有说话。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话未说完,她仰起脸,强忍住了泪意,看着太后。

  “看样子皇上也听说昨天的事了。不用避着四贞,哀家刚听她说了昨天的事情,皇上要不要也听听?”太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轻敲,不知怎么的,立在一旁的四贞身上就起了冷汗。

  太后耐心地听着四贞的讲述,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她对这些事是怎么想的,只是眼睛里偶然露出的一抹怒意,显示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四贞连忙站起身给福临请安。

  待四贞说完,她柔声问道:“别怕,你只管安心,有哀家在呢,哀家替你做主,你既然是哀家的女儿了,岂是谁都能欺负的!你刚才说,请你到偏殿去的人,是端顺妃的宫女,若是见了人,你可认得出?”

  “应该可以,那宫女的这里有一颗小的红痣,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四贞指了指自己的左边嘴角说。

  想了想,她半是担心半是羞恼地道:“那个,那个拦我的人是承泽亲王,他说……他说要让我到他府上去……这话听着,就不像什么好话……可是,他是亲王……”

  太后听了,冷笑了一声:“哼,承泽亲王怎样了?四贞,你记住了,如今你是哀家的女儿,是和硕格格,这天底下,能随意辱没你的人,真还没有几个呢,放心吧,有母后在呢。”

  “母后——”四贞这才放心了,高兴地又叫了太后一声,依在她的怀里,一脸孺慕之色。

  太后满意地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四贞的手,然后神情有些凝重地说:“其实这事,哀家早上听端顺妃说起过……”

  太后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小太监拉长声音喊:“奴才给皇上请安——”

  太后听了,冷笑了一声:“哼,承泽亲王怎样了?四贞,你记住了,如今你是哀家的女儿,是和硕格格,这天底下,能随意辱没你的人,真还没有几个呢,放心吧,有母后在呢。”

  太后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小太监拉长声音喊:“奴才给皇上请安——”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54.158.31.120, 54.158.31.120;0;pc;2;磨铁文学

  “乌苏氏小产的事,是个意外,她当时出言顶撞皇后,皇后生气推了她一下,谁能想到就小产了?皇后也不知道她怀了孩子……皇上怎么还拿这个说事呢!”

  看到孔四贞,福临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却仍然难掩怒气。

  转眼就看见福临掀帘闯了进来,一脸怒色道:“母后,朕要废后……阿贞,你怎么也在这?”

  “母后——”四贞这才放心了,高兴地又叫了太后一声,依在她的怀里,一脸孺慕之色。

  看到孔四贞,福临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却仍然难掩怒气。

  四贞连忙站起身给福临请安。

  太后不紧不慢地说:“怎么了?什么事让皇上这么生气?有什么话慢慢讲,别损了自个的身子。”

  福临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贞,没有说话。

  “乌苏氏小产的事,是个意外,她当时出言顶撞皇后,皇后生气推了她一下,谁能想到就小产了?皇后也不知道她怀了孩子……皇上怎么还拿这个说事呢!”

  “看样子皇上也听说昨天的事了。不用避着四贞,哀家刚听她说了昨天的事情,皇上要不要也听听?”太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轻敲,不知怎么的,立在一旁的四贞身上就起了冷汗。

  四贞想:看这样子,昨天的事,不只是她看到的那么简单,只是,怎么会扯上皇后呢?

  太后耐心地听着四贞的讲述,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她对这些事是怎么想的,只是眼睛里偶然露出的一抹怒意,显示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54.158.31.120, 54.158.31.120;0;pc;2;磨铁文学

  见福临沉着脸,太后又道:“皇后是哀家的侄女,也是哀家的媳妇,可皇上却是哀家的儿子,不管怎么样,你应该相信,哀家不会偏帮她们任何一个,哀家所做所为,都是为了皇上!皇上还是先听阿贞说说吧……”

  见福临点了点头,看看太后的神色,四贞只好又把昨天的事从头讲了一遍,说完,她瞅了瞅太后和皇上道:“……当时,臣女心里还奇怪,端顺妃娘娘是怎么知道臣女会剑舞的?”

  福临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贞,没有说话。

  想了想,她半是担心半是羞恼地道:“那个,那个拦我的人是承泽亲王,他说……他说要让我到他府上去……这话听着,就不像什么好话……可是,他是亲王……”

  待四贞说完,她柔声问道:“别怕,你只管安心,有哀家在呢,哀家替你做主,你既然是哀家的女儿了,岂是谁都能欺负的!你刚才说,请你到偏殿去的人,是端顺妃的宫女,若是见了人,你可认得出?”

  福临解开了她的疑惑:“……是皇后告诉她的,之前那个嘴角有颗朱砂痣的宫女,也是奉皇后之命,安排了你到偏殿去,那宫女告诉玉华,说皇后讲的,你擅长剑舞,让她帮着你显名于人前,以示朕对汉臣的看重,所以她才会亲自用琵琶帮你伴奏……”

  他看向太后:“朕查了,那宫女确实是坤宁宫的人,而且,昨个夜里已经投井死了。还有,五哥走到那条路上去,也是那个宫女请他过去,说皇后有事找他……”

  说着,福临的脸上露出狠辣果决,“母后,她孟古青平日里奢侈浪费也就罢了,还如此好妒,见不得朕身边有其他的女子,去年里乌苏氏就因为她落过胎,这一次更是想一箭双雕,把玉华和阿贞都算计在里面……这样的皇后,朕不要。”

  太后沉默了,如果仅是那个宫女,还能说有人陷害皇后,毕竟,坤宁宫里的人,也可能为其他人在办差,但现在硕塞也这么说,加之宫女已经死了,死无对证,皇上若是执意要将这事安在皇后的头上,还真不好办!

  一旁静坐听着他们母子对话的四贞轻轻开了口:“皇上,这事透着古怪,臣女觉得,皇后娘娘不是那样的人。”

  福临不高兴地看着四贞:“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她一向容不下别的女子靠近朕的身边,这也不是头一回了……”看到四贞有些受伤的表情,他的脸色缓了几分,“这些事情,你不懂,后宫里的人,为了争宠,什么手段使不出来……”

  福临解开了她的疑惑:“……是皇后告诉她的,之前那个嘴角有颗朱砂痣的宫女,也是奉皇后之命,安排了你到偏殿去,那宫女告诉玉华,说皇后讲的,你擅长剑舞,让她帮着你显名于人前,以示朕对汉臣的看重,所以她才会亲自用琵琶帮你伴奏……”

  “后宫之中,想争得皇上宠爱的人又不是只有皇后……”四贞嘟囔了一句,“说不定,是有人想陷害皇后,谋取后位呢?”

  见福临诧异地看着自己,四贞有些不好意思,她一个尚未及笄的女孩子,说什么宠爱确实有些奇怪,但想到皇后那时时露出的寂寥神情,她实在无法三缄其口。

  一旁静坐听着他们母子对话的四贞轻轻开了口:“皇上,这事透着古怪,臣女觉得,皇后娘娘不是那样的人。”

  太后叹了口气:“皇上啊,连阿贞这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事,也许是皇后做的,也许不是,可现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你要硬把事情安到她的头上,对她就不公平。哀家知道你有心结,可你不能把什么事都怪罪在皇后的头上!”

  “母后——”四贞这才放心了,高兴地又叫了太后一声,依在她的怀里,一脸孺慕之色。

  “这次的事是死无对证,那去年呢?去年乌苏氏被她推倒摔了一跤,以至于小产的事,又怎么说?母后您总是叫朕顾全大局,可您有没有想过,像她那般善妒的女子,完全没有一国之母的大度宽厚,怎么能居中宫之位?”福临不依不饶地说。

  “乌苏氏小产的事,是个意外,她当时出言顶撞皇后,皇后生气推了她一下,谁能想到就小产了?皇后也不知道她怀了孩子……皇上怎么还拿这个说事呢!”
  “母后——”四贞这才放心了,高兴地又叫了太后一声,依在她的怀里,一脸孺慕之色。
  看到孔四贞,福临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却仍然难掩怒气。
  福临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贞,没有说话。
  待四贞说完,她柔声问道:“别怕,你只管安心,有哀家在呢,哀家替你做主,你既然是哀家的女儿了,岂是谁都能欺负的!你刚才说,请你到偏殿去的人,是端顺妃的宫女,若是见了人,你可认得出?”
  四贞抬起头,咬了咬唇,轻声说道:“母后,我有件要紧事向您禀告。”
  见福临诧异地看着自己,四贞有些不好意思,她一个尚未及笄的女孩子,说什么宠爱确实有些奇怪,但想到皇后那时时露出的寂寥神情,她实在无法三缄其口。
  一旁静坐听着他们母子对话的四贞轻轻开了口:“皇上,这事透着古怪,臣女觉得,皇后娘娘不是那样的人。”
  “这次的事是死无对证,那去年呢?去年乌苏氏被她推倒摔了一跤,以至于小产的事,又怎么说?母后您总是叫朕顾全大局,可您有没有想过,像她那般善妒的女子,完全没有一国之母的大度宽厚,怎么能居中宫之位?”福临不依不饶地说。
  太后听了,冷笑了一声:“哼,承泽亲王怎样了?四贞,你记住了,如今你是哀家的女儿,是和硕格格,这天底下,能随意辱没你的人,真还没有几个呢,放心吧,有母后在呢。”
  看到孔四贞,福临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却仍然难掩怒气。
  “看样子皇上也听说昨天的事了。不用避着四贞,哀家刚听她说了昨天的事情,皇上要不要也听听?”太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轻敲,不知怎么的,立在一旁的四贞身上就起了冷汗。
  转眼就看见福临掀帘闯了进来,一脸怒色道:“母后,朕要废后……阿贞,你怎么也在这?”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四贞连忙站起身给福临请安。
  待四贞说完,她柔声问道:“别怕,你只管安心,有哀家在呢,哀家替你做主,你既然是哀家的女儿了,岂是谁都能欺负的!你刚才说,请你到偏殿去的人,是端顺妃的宫女,若是见了人,你可认得出?”
  太后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小太监拉长声音喊:“奴才给皇上请安——”
  看到孔四贞,福临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却仍然难掩怒气。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福临解开了她的疑惑:“……是皇后告诉她的,之前那个嘴角有颗朱砂痣的宫女,也是奉皇后之命,安排了你到偏殿去,那宫女告诉玉华,说皇后讲的,你擅长剑舞,让她帮着你显名于人前,以示朕对汉臣的看重,所以她才会亲自用琵琶帮你伴奏……”
  “应该可以,那宫女的这里有一颗小的红痣,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四贞指了指自己的左边嘴角说。
  福临解开了她的疑惑:“……是皇后告诉她的,之前那个嘴角有颗朱砂痣的宫女,也是奉皇后之命,安排了你到偏殿去,那宫女告诉玉华,说皇后讲的,你擅长剑舞,让她帮着你显名于人前,以示朕对汉臣的看重,所以她才会亲自用琵琶帮你伴奏……”
  见太后没说话,四贞急切地说:“母后,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对,只是那承泽亲王说的话,甚是吓人,我好怕……”
54.158.31.120, 54.158.31.120;0;pc;2;磨铁文学
  “看样子皇上也听说昨天的事了。不用避着四贞,哀家刚听她说了昨天的事情,皇上要不要也听听?”太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轻敲,不知怎么的,立在一旁的四贞身上就起了冷汗。
  “应该可以,那宫女的这里有一颗小的红痣,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四贞指了指自己的左边嘴角说。
  转眼就看见福临掀帘闯了进来,一脸怒色道:“母后,朕要废后……阿贞,你怎么也在这?”
  四贞抬起头,咬了咬唇,轻声说道:“母后,我有件要紧事向您禀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