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20 应付酒鬼

作者:浮生梦语  发布时间:2015-09-22 10:04  字数:1621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江都王打了一个醉嗝,朝上翻了个白眼,踉跄在原地想了很久,终于像是记起了怎么回事,朝着榻前摸去。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刘建猴急地一把拽住,在这只凝脂般的手上按压摩挲着,一寸寸朝上游移,“美人,你好滑。果然是冰肌玉骨。”
  背着身,念奴娇抿嘴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王,你喝醉了,小心脚下。要不我们改天再来看这个妹妹,好不好嘛?”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断,伴随着江都王醉话连篇,“不行,本王今天就要去……”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王,大夫正在给美人看病。”管家上前禀报。
  东方朔黑着一张脸,神不知鬼不觉地一个手刀,将这色鬼放倒。
  “王,大夫正在给美人看病。”管家上前禀报。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念奴娇蹙眉。
  背着身,念奴娇抿嘴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念奴娇厌恶地挪了挪,一巴掌已经准备好招呼而去。
  “你!不识好歹!”阿菊气恼跳脚。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王,你喝醉了,小心脚下。要不我们改天再来看这个妹妹,好不好嘛?”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断,伴随着江都王醉话连篇,“不行,本王今天就要去……”
  “你!不识好歹!”阿菊气恼跳脚。
  “阿菊。”淡雅的声线压制了阿菊的暴躁,“她早就认出我来了。”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你!不识好歹!”阿菊气恼跳脚。
  阿菊记仇于念奴娇刺她家公子的那一剑,没好气道:“若不是公子好心,你以为我喜欢风餐露宿跟着你啊?”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美人,本王包治百病,本王来给你看看……”刘建的手在被褥间上下摸索。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你说什么?”念奴娇险些以为自己听错,正要再问,窗纸上骤然亮了起来,听动静,似乎有好多人举着灯笼朝这里靠近。
  “阿菊。”淡雅的声线压制了阿菊的暴躁,“她早就认出我来了。”
  念奴娇和东方朔立刻警觉起来。
  “你!不识好歹!”阿菊气恼跳脚。
  “波!”刘建伸手贴住脸颊,在手背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是呢,我念奴娇沦落至此,一半的因果八成和他脱不了干系!你敢说他没有帮助卫子夫夺后位,没有为卫青出谋划策,助他平步青云?甚至,巫蛊偶事件,他敢说没有从中插一手?”
  “你!不识好歹!”阿菊气恼跳脚。
  大厅和卧榻之间隔着一个纱帐帘子。闲杂人等都被刘建挥手阻隔在外。
  “美人,开门!”醉醺醺的江都王一阵大力拍门,虚掩的门被撞开了,空旷的房中顿时挤进来十来个人。
  阿菊在附近打听到了不少有关江都王的传言,闻之令人发指,百姓都敢怒不敢言。
  东方朔的脸一抽。念奴娇抿着嘴,别开眼去。阿菊气愤地肩膀一抖一抖的,却也忍着喷涌出来的笑意。
  东方朔黑着一张脸,神不知鬼不觉地一个手刀,将这色鬼放倒。
  “王,你喝醉了,小心脚下。要不我们改天再来看这个妹妹,好不好嘛?”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断,伴随着江都王醉话连篇,“不行,本王今天就要去……”
  “哼!”阿菊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气不过,“公子诚心待你,几次以命相搏,你不感激就算了,还在这对他冷眼冷语,没有他你能活到今天吗?”
  阿菊记仇于念奴娇刺她家公子的那一剑,没好气道:“若不是公子好心,你以为我喜欢风餐露宿跟着你啊?”
  “听说江都王刘建荒淫好色、残暴冷血,他饮酒作乐的时候喜欢宫女脱光了了衣服击鼓鸣乐,谁要是敢停下来,让他听不见鼓声,就让人将这击鼓的宫女吊起来打,甚至沉湖淹死。今晚,怕是又死了人了。”
  念奴娇厌恶地挪了挪,一巴掌已经准备好招呼而去。
  大厅和卧榻之间隔着一个纱帐帘子。闲杂人等都被刘建挥手阻隔在外。
  大厅和卧榻之间隔着一个纱帐帘子。闲杂人等都被刘建挥手阻隔在外。
  阿菊记仇于念奴娇刺她家公子的那一剑,没好气道:“若不是公子好心,你以为我喜欢风餐露宿跟着你啊?”

  念奴娇和东方朔立刻警觉起来。

  东方朔没有辩驳:“你的确应该恨我。”

  背着身,念奴娇抿嘴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余光中,有个布衣医者,花白的发,佝偻的背驮着木制医箱,指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下巴处蓄的山羊胡。

  很奇妙的感觉,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认出他来了。

  “王,你喝醉了,小心脚下。要不我们改天再来看这个妹妹,好不好嘛?”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断,伴随着江都王醉话连篇,“不行,本王今天就要去……”

  并不是他的易容漏洞百出,东方怪杰若让人看出破绽,只是因为他想让别人发现。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你说什么?”念奴娇险些以为自己听错,正要再问,窗纸上骤然亮了起来,听动静,似乎有好多人举着灯笼朝这里靠近。

  他或许不知道,他的身上有种淡淡松脂包裹着的药香。上次近身刺他一剑时,她就记住了这种味道。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念奴娇和东方朔立刻警觉起来。

  “你!不识好歹!”阿菊气恼跳脚。

  “阿菊。”淡雅的声线压制了阿菊的暴躁,“她早就认出我来了。”

  “哼!”阿菊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气不过,“公子诚心待你,几次以命相搏,你不感激就算了,还在这对他冷眼冷语,没有他你能活到今天吗?”

  “王,你喝醉了,小心脚下。要不我们改天再来看这个妹妹,好不好嘛?”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断,伴随着江都王醉话连篇,“不行,本王今天就要去……”

  “是呢,我念奴娇沦落至此,一半的因果八成和他脱不了干系!你敢说他没有帮助卫子夫夺后位,没有为卫青出谋划策,助他平步青云?甚至,巫蛊偶事件,他敢说没有从中插一手?”

  她的目光灼灼,瞳孔里的月牙白冷得像是一把出鞘的弯刀:“害死陈阿娇的是你,如今,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用到我身上?难道我不该恨你吗?这个世上,除了刘彻,我最该恨的,就是你东方朔!”

  一番话掷地有声,倒让阿菊哑口无言。

  东方朔没有辩驳:“你的确应该恨我。”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东方朔:“世间自有因果,什么因,还什么果。”

  东方朔:“世间自有因果,什么因,还什么果。”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念奴娇走近东方朔,彼此呼吸可闻,双目相接:“好,我只想确定,如果我坚决找刘彻复仇,你是否会再次阻碍我?”

  东方朔没有辩驳:“你的确应该恨我。”

  “怎么回事?”念奴娇躺在榻上,由东方朔假装把着脉。

  许久,东方朔叹息一声:“不会。”

  “我会帮你。”

  “你说什么?”念奴娇险些以为自己听错,正要再问,窗纸上骤然亮了起来,听动静,似乎有好多人举着灯笼朝这里靠近。

  东方朔的脸一抽。念奴娇抿着嘴,别开眼去。阿菊气愤地肩膀一抖一抖的,却也忍着喷涌出来的笑意。

  “怎么回事?”念奴娇躺在榻上,由东方朔假装把着脉。

  念奴娇和东方朔立刻警觉起来。

  “王,你喝醉了,小心脚下。要不我们改天再来看这个妹妹,好不好嘛?”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断,伴随着江都王醉话连篇,“不行,本王今天就要去……”

  余光中,有个布衣医者,花白的发,佝偻的背驮着木制医箱,指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下巴处蓄的山羊胡。

  阿菊在附近打听到了不少有关江都王的传言,闻之令人发指,百姓都敢怒不敢言。

  这时,府邸里的另外一处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

  “怎么回事?”念奴娇躺在榻上,由东方朔假装把着脉。

  “听说江都王刘建荒淫好色、残暴冷血,他饮酒作乐的时候喜欢宫女脱光了了衣服击鼓鸣乐,谁要是敢停下来,让他听不见鼓声,就让人将这击鼓的宫女吊起来打,甚至沉湖淹死。今晚,怕是又死了人了。”

  阿菊在附近打听到了不少有关江都王的传言,闻之令人发指,百姓都敢怒不敢言。

  “你!不识好歹!”阿菊气恼跳脚。

  “阿菊!”东方朔看了眼念奴娇小声喝道。

  大厅和卧榻之间隔着一个纱帐帘子。闲杂人等都被刘建挥手阻隔在外。

  “这些达官显贵,皇宫贵族,视人命如草芥,冷血残暴,都猪狗不如!”听着一阵一阵女子被杀前的哭叫,阿菊自觉无能为力,咬着嘴低声咒骂着。

  “阿菊!”东方朔看了眼念奴娇小声喝道。

  陈阿娇就曾是汉皇宫里最尊贵的贵族。

  “美人,开门!”醉醺醺的江都王一阵大力拍门,虚掩的门被撞开了,空旷的房中顿时挤进来十来个人。

  醉眼昏花的江都王刘建步履蹒跚,跌跌撞撞朝着卧榻的方向靠近。一些涂脂抹粉、衣着暴露的轻浮女子搀扶在其左右:“你……你们让开……让开……”

  “王,大夫正在给美人看病。”管家上前禀报。

  江都王打了一个醉嗝,朝上翻了个白眼,踉跄在原地想了很久,终于像是记起了怎么回事,朝着榻前摸去。

  “美人,开门!”醉醺醺的江都王一阵大力拍门,虚掩的门被撞开了,空旷的房中顿时挤进来十来个人。

  大厅和卧榻之间隔着一个纱帐帘子。闲杂人等都被刘建挥手阻隔在外。

  念奴娇蹙眉。

  刘建猴急地一把拽住,在这只凝脂般的手上按压摩挲着,一寸寸朝上游移,“美人,你好滑。果然是冰肌玉骨。”

  

  “美人,本王包治百病,本王来给你看看……”刘建的手在被褥间上下摸索。

  念奴娇厌恶地挪了挪,一巴掌已经准备好招呼而去。

  阿菊记仇于念奴娇刺她家公子的那一剑,没好气道:“若不是公子好心,你以为我喜欢风餐露宿跟着你啊?”

  正当刘建的咸猪手要抓住念奴娇的手指时,横空伸出来另外一只手。

  刘建猴急地一把拽住,在这只凝脂般的手上按压摩挲着,一寸寸朝上游移,“美人,你好滑。果然是冰肌玉骨。”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东方朔的脸一抽。念奴娇抿着嘴,别开眼去。阿菊气愤地肩膀一抖一抖的,却也忍着喷涌出来的笑意。

  “波!”刘建伸手贴住脸颊,在手背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东方朔黑着一张脸,神不知鬼不觉地一个手刀,将这色鬼放倒。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念奴娇蹙眉。
  念奴娇和东方朔立刻警觉起来。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阿菊!”东方朔看了眼念奴娇小声喝道。
  “阿菊!”东方朔看了眼念奴娇小声喝道。
  念奴娇走近东方朔,彼此呼吸可闻,双目相接:“好,我只想确定,如果我坚决找刘彻复仇,你是否会再次阻碍我?”
  东方朔:“世间自有因果,什么因,还什么果。”
  “你!不识好歹!”阿菊气恼跳脚。
  东方朔的脸一抽。念奴娇抿着嘴,别开眼去。阿菊气愤地肩膀一抖一抖的,却也忍着喷涌出来的笑意。
  这时,府邸里的另外一处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
  背着身,念奴娇抿嘴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东方朔没有辩驳:“你的确应该恨我。”
  “是呢,我念奴娇沦落至此,一半的因果八成和他脱不了干系!你敢说他没有帮助卫子夫夺后位,没有为卫青出谋划策,助他平步青云?甚至,巫蛊偶事件,他敢说没有从中插一手?”
  他或许不知道,他的身上有种淡淡松脂包裹着的药香。上次近身刺他一剑时,她就记住了这种味道。
  这时,府邸里的另外一处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
  背着身,念奴娇抿嘴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念奴娇蹙眉。
  大厅和卧榻之间隔着一个纱帐帘子。闲杂人等都被刘建挥手阻隔在外。
  阿菊在附近打听到了不少有关江都王的传言,闻之令人发指,百姓都敢怒不敢言。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刘建猴急地一把拽住,在这只凝脂般的手上按压摩挲着,一寸寸朝上游移,“美人,你好滑。果然是冰肌玉骨。”
  “阿菊!”东方朔看了眼念奴娇小声喝道。
  东方朔黑着一张脸,神不知鬼不觉地一个手刀,将这色鬼放倒。
  
  醉眼昏花的江都王刘建步履蹒跚,跌跌撞撞朝着卧榻的方向靠近。一些涂脂抹粉、衣着暴露的轻浮女子搀扶在其左右:“你……你们让开……让开……”
  “美人,本王包治百病,本王来给你看看……”刘建的手在被褥间上下摸索。
  东方朔没有辩驳:“你的确应该恨我。”
  “我会帮你。”
  “听说江都王刘建荒淫好色、残暴冷血,他饮酒作乐的时候喜欢宫女脱光了了衣服击鼓鸣乐,谁要是敢停下来,让他听不见鼓声,就让人将这击鼓的宫女吊起来打,甚至沉湖淹死。今晚,怕是又死了人了。”
  正当刘建的咸猪手要抓住念奴娇的手指时,横空伸出来另外一只手。
  “王,你喝醉了,小心脚下。要不我们改天再来看这个妹妹,好不好嘛?”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断,伴随着江都王醉话连篇,“不行,本王今天就要去……”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这时,府邸里的另外一处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
  东方朔:“世间自有因果,什么因,还什么果。”
  “这些达官显贵,皇宫贵族,视人命如草芥,冷血残暴,都猪狗不如!”听着一阵一阵女子被杀前的哭叫,阿菊自觉无能为力,咬着嘴低声咒骂着。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怎么回事?”念奴娇躺在榻上,由东方朔假装把着脉。
  余光中,有个布衣医者,花白的发,佝偻的背驮着木制医箱,指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下巴处蓄的山羊胡。
  “我会帮你。”
  很奇妙的感觉,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认出他来了。
  “你说什么?”念奴娇险些以为自己听错,正要再问,窗纸上骤然亮了起来,听动静,似乎有好多人举着灯笼朝这里靠近。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余光中,有个布衣医者,花白的发,佝偻的背驮着木制医箱,指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下巴处蓄的山羊胡。
  东方朔没有辩驳:“你的确应该恨我。”
  大厅和卧榻之间隔着一个纱帐帘子。闲杂人等都被刘建挥手阻隔在外。
  这时,府邸里的另外一处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
  “是呢,我念奴娇沦落至此,一半的因果八成和他脱不了干系!你敢说他没有帮助卫子夫夺后位,没有为卫青出谋划策,助他平步青云?甚至,巫蛊偶事件,他敢说没有从中插一手?”
  东方朔没有辩驳:“你的确应该恨我。”
  这时,府邸里的另外一处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
  东方朔黑着一张脸,神不知鬼不觉地一个手刀,将这色鬼放倒。
  念奴娇和东方朔立刻警觉起来。
  “怎么回事?”念奴娇躺在榻上,由东方朔假装把着脉。
  “听说江都王刘建荒淫好色、残暴冷血,他饮酒作乐的时候喜欢宫女脱光了了衣服击鼓鸣乐,谁要是敢停下来,让他听不见鼓声,就让人将这击鼓的宫女吊起来打,甚至沉湖淹死。今晚,怕是又死了人了。”
  “阿菊!”东方朔看了眼念奴娇小声喝道。
  东方朔:“世间自有因果,什么因,还什么果。”
  “哈哈……”念奴娇轻笑一声,笑他轻而易举就承认了,“东方公子如此坦然,倒省了我不少事。说吧,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你再次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波!”刘建伸手贴住脸颊,在手背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余光中,有个布衣医者,花白的发,佝偻的背驮着木制医箱,指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下巴处蓄的山羊胡。
  余光中,有个布衣医者,花白的发,佝偻的背驮着木制医箱,指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下巴处蓄的山羊胡。
  东方朔:“世间自有因果,什么因,还什么果。”
  许久,东方朔叹息一声:“不会。”
  “美人,本王包治百病,本王来给你看看……”刘建的手在被褥间上下摸索。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正当刘建的咸猪手要抓住念奴娇的手指时,横空伸出来另外一只手。
  阿菊记仇于念奴娇刺她家公子的那一剑,没好气道:“若不是公子好心,你以为我喜欢风餐露宿跟着你啊?”
  “王,大夫正在给美人看病。”管家上前禀报。
  “美人,开门!”醉醺醺的江都王一阵大力拍门,虚掩的门被撞开了,空旷的房中顿时挤进来十来个人。
  东方朔:“世间自有因果,什么因,还什么果。”
  “我会帮你。”
  
  阿菊记仇于念奴娇刺她家公子的那一剑,没好气道:“若不是公子好心,你以为我喜欢风餐露宿跟着你啊?”
  东方朔的脸一抽。念奴娇抿着嘴,别开眼去。阿菊气愤地肩膀一抖一抖的,却也忍着喷涌出来的笑意。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东方朔的脸一抽。念奴娇抿着嘴,别开眼去。阿菊气愤地肩膀一抖一抖的,却也忍着喷涌出来的笑意。
  “美人,开门!”醉醺醺的江都王一阵大力拍门,虚掩的门被撞开了,空旷的房中顿时挤进来十来个人。
  “阿菊!”东方朔看了眼念奴娇小声喝道。
  东方朔:“世间自有因果,什么因,还什么果。”
  “阿菊!”东方朔看了眼念奴娇小声喝道。
  
  阿菊记仇于念奴娇刺她家公子的那一剑,没好气道:“若不是公子好心,你以为我喜欢风餐露宿跟着你啊?”
  她转了个身:“是他让你一路跟着我?是用来监视我,还是怕我向朝廷告发他私藏冷宫皇妃的罪行?”
  正当刘建的咸猪手要抓住念奴娇的手指时,横空伸出来另外一只手。
  刘建猴急地一把拽住,在这只凝脂般的手上按压摩挲着,一寸寸朝上游移,“美人,你好滑。果然是冰肌玉骨。”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