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19章 仙童元修

作者:苏诀  发布时间:2015-09-28 21:24  字数:3071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还记得金匾抬到我们家那天,我爹站在门前望着那块牌匾目瞪口呆,我们跟他一起望着送匾的队伍目瞪口呆,只有二哥慢吞吞的晃悠着折扇,脸上保持着悠然自得的微笑,等待我们全家的夸奖和称赞,然而爹和二娘望着那块牌匾半晌,又相互对视了一眼,指着不远处的丞相府道:“这匾额是送给沈丞相他们家的吧,怎么送到我们唐国公府了。”
  唉,看来本仙我在他的面前,想要树立出亲切和蔼的形象来,此事还是任重道远,任重道远啊……
  元修气呼呼的说道:“上仙不在,元清也不在!”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小样儿,他的那点小心思本仙岂会不知,被元清从小惯出来的毛病,对于喜欢的东西就要一直把持着,谁要是胆敢染指半分,必须手脚与乳牙并用跟那个人拼命,作为元修头号宝贝之一的伯陵上仙,自然成了元修眼中的香饽饽,以及别人面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小白莲。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见到长衫兄和秋瑾姑娘都还很安全,本仙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放了下来,只是现在不宜暴露自己的身份,出面解救他们两个人,唯有将他们托付给山头上的土地,向土地再三道谢又客套了几句以后,我便离开了那个山崖底下,驾着祥云飞到了山崖的上头。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长衫兄说上面有一株多么了不得的宝贝兰花,本仙我还真是想见识一下,顺便看看能不能采摘回来,当作送给伯陵上仙的礼物。君子不夺人所好,我素来不爱做落井下石、顺手牵羊的缺德事,因此不是本仙我行为恶劣,品行不端,我之所以这样做,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相信长衫兄即使知道真相,也会谅解上仙我的莫大苦衷。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从悬崖上挖出了那株兰花,本仙我先回了一趟天宫,伯陵那只死狐狸又不在,这次没有遇到元清,倒是看见了伯陵的另外一个仙童元修。
  元修见我走过来,立即警觉了起来:“你来作什么?”
  从山崖下驾着云头出来,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我寻个没人的地方,把那株宝贝兰花埋在了土里,又循着气息寻找到司马少爷的身体,那时候他与侬翠站在正堂上,面前坐着他的娘亲司马老夫人。
  当日司马少爷的俊脸受伤,本仙迫不得已只能附在他的身上,由于侬翠姑娘当时就在跟前,我的那一巴掌打得又实在是响亮,若是司马少爷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损伤,不免有些奇怪,再加上前些时日司马少爷突然心血来潮,掉进水里脑袋忽然开了窍这件事情,搞不好大家都会把司马少爷当作怪物看待。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正好那日见伯陵上仙跟下凡来,本想物尽其用让他帮我看一看张易生,不成想这个死狐狸精却是个不吃亏的主儿,居然罔顾他与本仙多年的交情,趁此机会对仙友我大敲竹杠,害得本仙欠他一份人情,外加一件质量上乘的宝物。
  驾着云头来到山崖顶上,果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一株兰花,旁边还挂着长衫兄的绳子,那株兰花尚未开放,青碧的叶子泛着绿油油的白光,长在那个悬崖峭壁上,就跟普通的野草没有什么两样,然而本仙我却知道,这株兰花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品。
  我蹲下来,望着他露出了亲切和蔼的笑脸,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元清做什么都喜欢干干净净的,你若是把你们府中的公案红线整理出来,他肯定就不会再生你的气了。”
  伯陵上仙不在,本仙我的府中又没有半个人影,于是我又抱着那株兰花回到了人间,期间回去看了长衫兄和秋瑾一眼,那时候他们正坐在石头上烤蘑菇,再见他们一路上长出了无数白花花的蘑菇,本仙我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看来土地不仅把本仙我的嘱托听到耳朵里了,而且还深深的记在心里了,突然长出来那么多蘑菇,是把他们俩当成兔子养么?
  元修见我走过来,立即警觉了起来:“你来作什么?”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驾着云头来到山崖顶上,果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一株兰花,旁边还挂着长衫兄的绳子,那株兰花尚未开放,青碧的叶子泛着绿油油的白光,长在那个悬崖峭壁上,就跟普通的野草没有什么两样,然而本仙我却知道,这株兰花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品。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元修见我走过来,立即警觉了起来:“你来作什么?”
  “不对!”他气呼呼的望着我,嘟着嘴说道:“谁说元清生气了,谁说我要过去哄他了,明明是他不好,我为什么……哎呀,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说完,站起身来一步三颠的离开了。
  正好那日见伯陵上仙跟下凡来,本想物尽其用让他帮我看一看张易生,不成想这个死狐狸精却是个不吃亏的主儿,居然罔顾他与本仙多年的交情,趁此机会对仙友我大敲竹杠,害得本仙欠他一份人情,外加一件质量上乘的宝物。
  此事在一时间沦为佳话以及笑话,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二哥的文采在长安城也是数得上名号的,而且数十年来,好像从没有倒过招牌,由于那位‘文采斐然’的二哥,本仙我才不至于在老爹的教导下,沦落成惨不忍睹的悍妇猛将,对此,我一直对二哥保持有感激之心,直到现在,看到这株兰花,都忍不住想起我们当年一天大战三百回合的情谊来。
  驾着云头来到山崖顶上,果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一株兰花,旁边还挂着长衫兄的绳子,那株兰花尚未开放,青碧的叶子泛着绿油油的白光,长在那个悬崖峭壁上,就跟普通的野草没有什么两样,然而本仙我却知道,这株兰花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品。
  元修立即抬起了小脑袋,满面狐疑:“真的?”
  从山崖下驾着云头出来,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我寻个没人的地方,把那株宝贝兰花埋在了土里,又循着气息寻找到司马少爷的身体,那时候他与侬翠站在正堂上,面前坐着他的娘亲司马老夫人。
  伯陵上仙不在,本仙我的府中又没有半个人影,于是我又抱着那株兰花回到了人间,期间回去看了长衫兄和秋瑾一眼,那时候他们正坐在石头上烤蘑菇,再见他们一路上长出了无数白花花的蘑菇,本仙我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看来土地不仅把本仙我的嘱托听到耳朵里了,而且还深深的记在心里了,突然长出来那么多蘑菇,是把他们俩当成兔子养么?
  我们唐家世代都是武将,一屋子的人大都只会舞刀弄枪,赏文品花的事情虽然也能在席间说上一两句,但是再深入探讨下去,肯定会墨尽词穷被人看出来不是内行,不过唐家在走到本仙我那一辈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个身上穿得花里胡哨,整天拎着鸟笼乱溜达的败家子弟,那就是我那不成器兼具缺德的二哥唐颂是也。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此事在一时间沦为佳话以及笑话,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二哥的文采在长安城也是数得上名号的,而且数十年来,好像从没有倒过招牌,由于那位‘文采斐然’的二哥,本仙我才不至于在老爹的教导下,沦落成惨不忍睹的悍妇猛将,对此,我一直对二哥保持有感激之心,直到现在,看到这株兰花,都忍不住想起我们当年一天大战三百回合的情谊来。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奈何太阳是被人嫌弃的太阳,乌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乌龟,这就叫作各人有各的命。
  驾着云头来到山崖顶上,果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一株兰花,旁边还挂着长衫兄的绳子,那株兰花尚未开放,青碧的叶子泛着绿油油的白光,长在那个悬崖峭壁上,就跟普通的野草没有什么两样,然而本仙我却知道,这株兰花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品。
  奈何太阳是被人嫌弃的太阳,乌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乌龟,这就叫作各人有各的命。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奈何太阳是被人嫌弃的太阳,乌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乌龟,这就叫作各人有各的命。

  见到长衫兄和秋瑾姑娘都还很安全,本仙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放了下来,只是现在不宜暴露自己的身份,出面解救他们两个人,唯有将他们托付给山头上的土地,向土地再三道谢又客套了几句以后,我便离开了那个山崖底下,驾着祥云飞到了山崖的上头。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长衫兄说上面有一株多么了不得的宝贝兰花,本仙我还真是想见识一下,顺便看看能不能采摘回来,当作送给伯陵上仙的礼物。君子不夺人所好,我素来不爱做落井下石、顺手牵羊的缺德事,因此不是本仙我行为恶劣,品行不端,我之所以这样做,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相信长衫兄即使知道真相,也会谅解上仙我的莫大苦衷。

  当日司马少爷的俊脸受伤,本仙迫不得已只能附在他的身上,由于侬翠姑娘当时就在跟前,我的那一巴掌打得又实在是响亮,若是司马少爷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损伤,不免有些奇怪,再加上前些时日司马少爷突然心血来潮,掉进水里脑袋忽然开了窍这件事情,搞不好大家都会把司马少爷当作怪物看待。

  正好那日见伯陵上仙跟下凡来,本想物尽其用让他帮我看一看张易生,不成想这个死狐狸精却是个不吃亏的主儿,居然罔顾他与本仙多年的交情,趁此机会对仙友我大敲竹杠,害得本仙欠他一份人情,外加一件质量上乘的宝物。

  然而本仙我,自从被青鸟姐姐每年扣罚俸禄以后,每天的生活过得紧紧巴巴,纵观整个天界,只怕找不出有第二位仙友比我还要寒碜,哪里还有什么宝物可以拿出来给他?

  伯陵上仙不在,本仙我的府中又没有半个人影,于是我又抱着那株兰花回到了人间,期间回去看了长衫兄和秋瑾一眼,那时候他们正坐在石头上烤蘑菇,再见他们一路上长出了无数白花花的蘑菇,本仙我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看来土地不仅把本仙我的嘱托听到耳朵里了,而且还深深的记在心里了,突然长出来那么多蘑菇,是把他们俩当成兔子养么?

  

  思来想去,唯有在心中大骂伯陵解气,唉,不知那死狐狸精现在如何了,以青鸟姐姐的品性,想来不会那么痛快告诉他月神的踪迹吧?

  驾着云头来到山崖顶上,果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一株兰花,旁边还挂着长衫兄的绳子,那株兰花尚未开放,青碧的叶子泛着绿油油的白光,长在那个悬崖峭壁上,就跟普通的野草没有什么两样,然而本仙我却知道,这株兰花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品。

  我们唐家世代都是武将,一屋子的人大都只会舞刀弄枪,赏文品花的事情虽然也能在席间说上一两句,但是再深入探讨下去,肯定会墨尽词穷被人看出来不是内行,不过唐家在走到本仙我那一辈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个身上穿得花里胡哨,整天拎着鸟笼乱溜达的败家子弟,那就是我那不成器兼具缺德的二哥唐颂是也。

  我二哥的门口常年繁花锦簇,开着各式各样的宝贝花儿,都是被他从各地努力搜罗来的,其中当然不乏有珍贵的兰花,每到花期来临时,二哥的那些‘狐朋狗友’以及‘红颜知己’总会来到府中赏花,一时间导致我二哥那个猥琐嘴脸,也成了长安城有名的文人雅士贵胄公子之一。

  当然我爹对于此事颇不满意,他老人家向来认为男儿家不是应该进入朝廷为国分忧,就是应该坐在马背上征战沙场保护百姓,然而我二哥,文采是有那么一点儿,可惜聪明不肯用在正道上,整天写出来那些伤春悲秋的酸词惹他老人家脑壳疼,至于武功,二哥从小就不屑习武,因此直到现在还是个软脚虾,被二嫂欺压虐待的料儿。

  从山崖下驾着云头出来,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我寻个没人的地方,把那株宝贝兰花埋在了土里,又循着气息寻找到司马少爷的身体,那时候他与侬翠站在正堂上,面前坐着他的娘亲司马老夫人。

  据说想当年二哥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汝阳王来府中做客,我爹与汝阳王在院中切磋武艺,侥幸胜出一局因此很高兴,又远远见到我二哥走过来,于是高兴之余的老爹朝他招手,想要亲自教二哥几招我们唐家的独门武功,奈何当时长得粉雕玉琢,打扮十分漂亮的二哥,站在院子里瞟了一眼老爹手里的银枪,非但没有走过去,还脚底抹油赶紧溜走了,为此老爹罚他在祖宗祠堂里跪了一夜,仍旧没能挽回二哥不喜习武的心意。

  除了本仙我的婚事以外,唐家出了个纨绔子弟,成了我老爹和二娘最忧心的事情,在老爹和二哥的斗争中,二哥一院子的宝贝花儿被扔出去无数盆,就连他最喜欢的那只画眉鸟儿都被老爹拔光了一身的毛,最后实在拗不过他,老爹在一家子的轮番劝说下,索性就放任不管了,倒是我那个缺德二哥,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最后还给我们唐家挣回来一个皇帝御赐的‘文武双全’的牌匾。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还记得金匾抬到我们家那天,我爹站在门前望着那块牌匾目瞪口呆,我们跟他一起望着送匾的队伍目瞪口呆,只有二哥慢吞吞的晃悠着折扇,脸上保持着悠然自得的微笑,等待我们全家的夸奖和称赞,然而爹和二娘望着那块牌匾半晌,又相互对视了一眼,指着不远处的丞相府道:“这匾额是送给沈丞相他们家的吧,怎么送到我们唐国公府了。”

  据说想当年二哥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汝阳王来府中做客,我爹与汝阳王在院中切磋武艺,侥幸胜出一局因此很高兴,又远远见到我二哥走过来,于是高兴之余的老爹朝他招手,想要亲自教二哥几招我们唐家的独门武功,奈何当时长得粉雕玉琢,打扮十分漂亮的二哥,站在院子里瞟了一眼老爹手里的银枪,非但没有走过去,还脚底抹油赶紧溜走了,为此老爹罚他在祖宗祠堂里跪了一夜,仍旧没能挽回二哥不喜习武的心意。

  此事在一时间沦为佳话以及笑话,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二哥的文采在长安城也是数得上名号的,而且数十年来,好像从没有倒过招牌,由于那位‘文采斐然’的二哥,本仙我才不至于在老爹的教导下,沦落成惨不忍睹的悍妇猛将,对此,我一直对二哥保持有感激之心,直到现在,看到这株兰花,都忍不住想起我们当年一天大战三百回合的情谊来。

  从悬崖上挖出了那株兰花,本仙我先回了一趟天宫,伯陵那只死狐狸又不在,这次没有遇到元清,倒是看见了伯陵的另外一个仙童元修。

  我与元修,现在说来实在是冤家路窄,我看他还算可以,然而他却是一直把本仙我视为眼中钉,尤其是本仙我过府寻找伯陵的时候,这小屁孩简直把我当成恶妇抢了他的相公。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小样儿,他的那点小心思本仙岂会不知,被元清从小惯出来的毛病,对于喜欢的东西就要一直把持着,谁要是胆敢染指半分,必须手脚与乳牙并用跟那个人拼命,作为元修头号宝贝之一的伯陵上仙,自然成了元修眼中的香饽饽,以及别人面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小白莲。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元修见我走过来,立即警觉了起来:“你来作什么?”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粉雕玉琢的小白脸,胖乎乎圆滚滚的小身板,以及无辜水灵的大眼睛,本仙我实在是不忍心欺负他,于是只上前捏了捏他的脸,眉开眼笑道:“上仙我得了一个好宝贝,特来找你们家上仙赏评。”

  从悬崖上挖出了那株兰花,本仙我先回了一趟天宫,伯陵那只死狐狸又不在,这次没有遇到元清,倒是看见了伯陵的另外一个仙童元修。

  元修气呼呼的说道:“上仙不在,元清也不在!”

  本仙是什么人,再怎么说也比这小屁孩多吃了几十年的白米饭,岂会被他这么轻易糊弄过去?于是暗地里使用法术在琅月阁里探查了一番,结果发现伯陵那只死狐狸居然真的不在,不过元清倒是在的,正在一株桃树下整理牵姻缘所用的红线,而元喜和元生两个小童,则在一旁抓阄,赌谁是乌龟谁是小狗。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我蹲下来,望着他露出了亲切和蔼的笑脸,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元清做什么都喜欢干干净净的,你若是把你们府中的公案红线整理出来,他肯定就不会再生你的气了。”

  粉雕玉琢的小白脸,胖乎乎圆滚滚的小身板,以及无辜水灵的大眼睛,本仙我实在是不忍心欺负他,于是只上前捏了捏他的脸,眉开眼笑道:“上仙我得了一个好宝贝,特来找你们家上仙赏评。”

  元修立即抬起了小脑袋,满面狐疑:“真的?”

  忽然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他的头号大敌本仙我,又立即躲开了一下,绷着小俊脸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

  “不对!”他气呼呼的望着我,嘟着嘴说道:“谁说元清生气了,谁说我要过去哄他了,明明是他不好,我为什么……哎呀,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说完,站起身来一步三颠的离开了。

  唉,看来本仙我在他的面前,想要树立出亲切和蔼的形象来,此事还是任重道远,任重道远啊……

  伯陵上仙不在,本仙我的府中又没有半个人影,于是我又抱着那株兰花回到了人间,期间回去看了长衫兄和秋瑾一眼,那时候他们正坐在石头上烤蘑菇,再见他们一路上长出了无数白花花的蘑菇,本仙我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看来土地不仅把本仙我的嘱托听到耳朵里了,而且还深深的记在心里了,突然长出来那么多蘑菇,是把他们俩当成兔子养么?

  从山崖下驾着云头出来,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我寻个没人的地方,把那株宝贝兰花埋在了土里,又循着气息寻找到司马少爷的身体,那时候他与侬翠站在正堂上,面前坐着他的娘亲司马老夫人。

  只见司马老夫人手里握着佛珠,慢悠悠说道:“晟儿,为娘想过了,要不就把侬翠给你当个通房丫头吧?”

  
  从山崖下驾着云头出来,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我寻个没人的地方,把那株宝贝兰花埋在了土里,又循着气息寻找到司马少爷的身体,那时候他与侬翠站在正堂上,面前坐着他的娘亲司马老夫人。
  我们唐家世代都是武将,一屋子的人大都只会舞刀弄枪,赏文品花的事情虽然也能在席间说上一两句,但是再深入探讨下去,肯定会墨尽词穷被人看出来不是内行,不过唐家在走到本仙我那一辈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个身上穿得花里胡哨,整天拎着鸟笼乱溜达的败家子弟,那就是我那不成器兼具缺德的二哥唐颂是也。
  可是他,即使长得再怎么可爱好看,也只是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小孩子,本仙长了几十年的老脸,若是被他这么比下去了,以后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小样儿,他的那点小心思本仙岂会不知,被元清从小惯出来的毛病,对于喜欢的东西就要一直把持着,谁要是胆敢染指半分,必须手脚与乳牙并用跟那个人拼命,作为元修头号宝贝之一的伯陵上仙,自然成了元修眼中的香饽饽,以及别人面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小白莲。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元修见我走过来,立即警觉了起来:“你来作什么?”
  还记得金匾抬到我们家那天,我爹站在门前望着那块牌匾目瞪口呆,我们跟他一起望着送匾的队伍目瞪口呆,只有二哥慢吞吞的晃悠着折扇,脸上保持着悠然自得的微笑,等待我们全家的夸奖和称赞,然而爹和二娘望着那块牌匾半晌,又相互对视了一眼,指着不远处的丞相府道:“这匾额是送给沈丞相他们家的吧,怎么送到我们唐国公府了。”
  当日司马少爷的俊脸受伤,本仙迫不得已只能附在他的身上,由于侬翠姑娘当时就在跟前,我的那一巴掌打得又实在是响亮,若是司马少爷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损伤,不免有些奇怪,再加上前些时日司马少爷突然心血来潮,掉进水里脑袋忽然开了窍这件事情,搞不好大家都会把司马少爷当作怪物看待。
  伯陵上仙不在,本仙我的府中又没有半个人影,于是我又抱着那株兰花回到了人间,期间回去看了长衫兄和秋瑾一眼,那时候他们正坐在石头上烤蘑菇,再见他们一路上长出了无数白花花的蘑菇,本仙我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看来土地不仅把本仙我的嘱托听到耳朵里了,而且还深深的记在心里了,突然长出来那么多蘑菇,是把他们俩当成兔子养么?
  没有找到伯陵上仙,本仙我也有些索然无味,看向了元修那个小屁孩,见他坐在门口的玉阶前,神情落寞,表情凄惨,明显是犯了错误,被元清训斥了几句,跑出来思考人生的。
  此事在一时间沦为佳话以及笑话,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二哥的文采在长安城也是数得上名号的,而且数十年来,好像从没有倒过招牌,由于那位‘文采斐然’的二哥,本仙我才不至于在老爹的教导下,沦落成惨不忍睹的悍妇猛将,对此,我一直对二哥保持有感激之心,直到现在,看到这株兰花,都忍不住想起我们当年一天大战三百回合的情谊来。
  奈何太阳是被人嫌弃的太阳,乌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乌龟,这就叫作各人有各的命。
  长衫兄说上面有一株多么了不得的宝贝兰花,本仙我还真是想见识一下,顺便看看能不能采摘回来,当作送给伯陵上仙的礼物。君子不夺人所好,我素来不爱做落井下石、顺手牵羊的缺德事,因此不是本仙我行为恶劣,品行不端,我之所以这样做,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相信长衫兄即使知道真相,也会谅解上仙我的莫大苦衷。

苏诀说:

这几天网络不稳,一直让好友帮忙发文的,刚回学校,今天的章节发晚了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阴阳女先生

自我出生,村里人便说我是天煞孤星。

作者:红色鞋子
标签:悬疑推理

娇宠

我知道和他之间永远只有交易,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作者:只爱薛之谦
标签:现代言情

小妻不好惹:晚安,中校老公

新婚当天,看到结婚对象,高简放肆的逃跑。“女人,敢逃?”

作者:蜗牛爬树上
标签:现代言情

君临慕长安

她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三王妃,勇撩帅哥不成反被卷入相思局。

作者:夜猫猫m
标签:古代言情

爱有余毒,缠留指尖

5年前,她在未婚夫葬礼的同一天,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作者:方糖不甜
标签:现代言情

一见不钟情

她以为严挺是她姐姐派来追杀她的暗卫,对其发起攻击。

作者:野沁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