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她是我的美人

作者:重泉双鱼  发布时间:2015-09-22 12:00  字数:2994 

  “她怎么了?”吃完饭回来的上官冉霜问忘世,护士刚才离开的样子像是后面被鬼追着一样。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上官冉霜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光着头的和尚。
  “以后不能这样了,不然……”上官冉霜露出一口大白牙,语气中全是威胁。
  他的声音很冷,护士有种身处冰天雪地的感觉。但当她出来时背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透了。
  上官冉霜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张银行卡,没有呆太久后就离开了。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在和老方丈的闲聊上。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可以说,忘世是真的算计到她了,而且很成功。
  忘世肚子很符合时机地叫起来。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她是不好意思向王大叔家借钱,自己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朋友,要搞到钱能有什么方法。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你这是来打秋风的。”老方丈一语中的。
  上官冉霜将目光瞥向一边,绝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她是第一次喂东西,能将东西顺利地放在他的嘴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上官冉霜是说什么便做什么的人,饭一吃就拉着忘世前往了云上山。
  病房中只剩下了昨晚的护士和沉默着的忘世。
  “你这是来打秋风的。”老方丈一语中的。
  “病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只能给他喂一点东西。”护士的一句话成功让上官冉霜停下来,将碗放在了一边。
  上官冉霜什么也没有说,坐在了老方丈的对面。拿起一颗黑色的棋放在了棋盘上,将老方丈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盘棋直接给解开了。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别墅还是最初的样子,空荡荡的连坐的东西都没有,两人只能坐在地板上。
  “我去吃饭,你就在这呆着知道嘛。”上官冉霜现在是真的不放心他了,她走之前明明说了饿了就打电话让人送来,但他还是能将自己弄成这个模样。
  “她怎么了?”吃完饭回来的上官冉霜问忘世,护士刚才离开的样子像是后面被鬼追着一样。
  “吃完了。”上官冉霜知道他的小心思但也不拆穿他。
  忘世恋恋不舍地松开她的手,然后对她说,“那你早些回来。”
  “你能给我多了钱呢?”上官冉霜拿不准,所以将这个问题又抛了回去。
  上官冉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总感觉这事不会向他说的那么简单。但她也不会追究到底,毕竟那不关她什么事。
  “冉霜。”忘世看到她时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轻轻地唤着她,生怕声音大点就将她吓跑了。
  “她怎么了?”吃完饭回来的上官冉霜问忘世,护士刚才离开的样子像是后面被鬼追着一样。
  “恩。”上官冉霜坐在他的床边,手中端着一个碗,碗中是香气四溢的瘦肉粥。
  “不要叫她美人,你要记住她是我的。”忘世很反感那个称呼,上官冉霜是他的,其他人休想染足。
  她是不好意思向王大叔家借钱,自己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朋友,要搞到钱能有什么方法。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上官冉霜将目光瞥向一边,绝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她是第一次喂东西,能将东西顺利地放在他的嘴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忘世恋恋不舍地松开她的手,然后对她说,“那你早些回来。”
  别墅还是最初的样子,空荡荡的连坐的东西都没有,两人只能坐在地板上。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咳咳。”在她这么暴力的行为下,忘世很顺利地被呛到了。
  “我们去爬山吧。”上官冉霜摸摸下巴,感觉去打劫那个修佛者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咳咳,你说什么?”这回是上官冉霜呛住了,对于已经在都市里呆了太久的时间,上官冉霜对现在的物价还是有些了解的,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千万也算是一笔很大的钱了。
  可以说,忘世是真的算计到她了,而且很成功。
  “你这是来打秋风的。”老方丈一语中的。
  “唉——”老方丈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幽幽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将那个来自异世的男子交给她看管到底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上官冉霜本来想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的,但最后还是改成了揉。
  “你怎么会被饿晕的啊?”护士好奇地问,这人看起来不像是被人虐待了的。
  “你这是来打秋风的。”老方丈一语中的。
  “吃完了。”上官冉霜知道他的小心思但也不拆穿他。
  “你醒了。”上官冉霜一进来就看了他这幅模样。
  可以说,忘世是真的算计到她了,而且很成功。
  虽然上官冉霜很不想带上忘世这个刚大病初愈的人,但怕他又一次重复原来的经过,只能带上他。
  虽然上官冉霜很不想带上忘世这个刚大病初愈的人,但怕他又一次重复原来的经过,只能带上他。
  “明天去买东西。”上官冉霜说完,看了一眼口袋中所剩不多的钱,有些为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在这个没有钱什么都不能干的世界,上官冉霜可不想在体验一次流落街头。
  “她可能尿急了吧。”忘世撒起谎来面不改色。
  上官冉霜什么也没有说,坐在了老方丈的对面。拿起一颗黑色的棋放在了棋盘上,将老方丈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盘棋直接给解开了。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病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只能给他喂一点东西。”护士的一句话成功让上官冉霜停下来,将碗放在了一边。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你是没有接触到我们这一高度,所以才会认为这些钱多的。”老方丈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叹了口气。
  忘世长长的睫毛扑扇了几下,缓慢地睁开眼,呆呆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哈哈哈!”老方丈大笑起来,表明了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不见了。”忘世小心翼翼地拉上她的手。
  不过这只是片刻而已,上官冉霜很快就回过神。然后被他轻易扰了心神的上官冉霜陷入自我反省,她什么时候心神变得这么脆弱了。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恩。”上官冉霜坐在他的床边,手中端着一个碗,碗中是香气四溢的瘦肉粥。
  “咳咳,你说什么?”这回是上官冉霜呛住了,对于已经在都市里呆了太久的时间,上官冉霜对现在的物价还是有些了解的,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千万也算是一笔很大的钱了。
  虽然上官冉霜很不想带上忘世这个刚大病初愈的人,但怕他又一次重复原来的经过,只能带上他。
  上官冉霜望了他一眼,又望了一眼手中的粥,只能将粥给他吃。
  “你能给我多了钱呢?”上官冉霜拿不准,所以将这个问题又抛了回去。
  上官冉霜又戴上刚才脱下来的面罩,将他拜托给护士后才离开。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病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只能给他喂一点东西。”护士的一句话成功让上官冉霜停下来,将碗放在了一边。
  “没错,反正你们也不会缺钱。”上官冉霜不在掩饰,直接说道。
  “你这是第一次了。”忘世说出一句歧义很大的话,让刚进来的护士张大嘴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们。
  可以说,忘世是真的算计到她了,而且很成功。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哈哈哈!”老方丈大笑起来,表明了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咳咳。”在她这么暴力的行为下,忘世很顺利地被呛到了。
  “按照现在的物价来说,一千万吧。”老方丈对于这样的大款说得毫不在意。
  不过这只是片刻而已,上官冉霜很快就回过神。然后被他轻易扰了心神的上官冉霜陷入自我反省,她什么时候心神变得这么脆弱了。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上官冉霜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张银行卡,没有呆太久后就离开了。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在和老方丈的闲聊上。
  “她怎么了?”吃完饭回来的上官冉霜问忘世,护士刚才离开的样子像是后面被鬼追着一样。
  照着惯例在山脚下买了一柱香,本来他们是两个人应该买两柱香,但因为忘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病还没有好,就没有给他买香了。
  忘世皱眉,他不喜欢那个和尚看他的目光。自己在他的眼里像是一块肥美的鱼肉,随时准备上菜板,那种感觉并不好。
  这是一场阴谋,苦肉计可是最能引起同情心的。
  上官冉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总感觉这事不会向他说的那么简单。但她也不会追究到底,毕竟那不关她什么事。
  上官冉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总感觉这事不会向他说的那么简单。但她也不会追究到底,毕竟那不关她什么事。
  忘世望着她,清澈的眼睛中倒影的只有她一个人。这种世界只有你一个人的感觉让上官冉霜都在瞬间失了神。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上官冉霜将目光瞥向一边,绝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她是第一次喂东西,能将东西顺利地放在他的嘴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不要叫她美人,你要记住她是我的。”忘世很反感那个称呼,上官冉霜是他的,其他人休想染足。
  上官冉霜什么也没有说,坐在了老方丈的对面。拿起一颗黑色的棋放在了棋盘上,将老方丈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盘棋直接给解开了。
  “没错,反正你们也不会缺钱。”上官冉霜不在掩饰,直接说道。
  上官冉霜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光着头的和尚。
  忘世望着她,清澈的眼睛中倒影的只有她一个人。这种世界只有你一个人的感觉让上官冉霜都在瞬间失了神。
  “冉霜。”忘世看到她时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轻轻地唤着她,生怕声音大点就将她吓跑了。
  上官冉霜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光着头的和尚。
  为了堵上他的嘴,她继续用暴力往他的嘴中塞东西。
  “你能给我多了钱呢?”上官冉霜拿不准,所以将这个问题又抛了回去。
  “咳咳,你说什么?”这回是上官冉霜呛住了,对于已经在都市里呆了太久的时间,上官冉霜对现在的物价还是有些了解的,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千万也算是一笔很大的钱了。
  护士连忙移开眼光,她没有想到这个在刚才在那个女子面前还是乖乖的人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恐怖。
  “我去找医生在给你检查一下再说,你先放手。”上官冉霜正准备离开,但发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照着惯例在山脚下买了一柱香,本来他们是两个人应该买两柱香,但因为忘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病还没有好,就没有给他买香了。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上官冉霜有种想要扶额的冲动。
  上官冉霜带着他进入大殿中,老方丈在佛像下摆了一盘棋,桌子上还放着三杯茶,老方丈拿起其中的一杯,慢慢地品尝起来,没有看他们一眼。
  上官冉霜带着他用了两天多的时间才爬到山上,也幸亏了上山的路都是楼梯,如果是土路的话知道又会用几天时间。
  上官冉霜本来想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的,但最后还是改成了揉。
  “你怎么会被饿晕的啊?”护士好奇地问,这人看起来不像是被人虐待了的。
  别墅还是最初的样子,空荡荡的连坐的东西都没有,两人只能坐在地板上。
  忘世张开嘴,摆明要她为喂自己。上官冉霜犹豫了一会儿,拿起勺子也不管烫不烫就往他的嘴里塞。
  最后忘世还是出院了,上官冉霜被嘱咐了一堆的注意事项,虽然很不耐但还是听了下去,而且记入脑子里。
  “明天去买东西。”上官冉霜说完,看了一眼口袋中所剩不多的钱,有些为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在这个没有钱什么都不能干的世界,上官冉霜可不想在体验一次流落街头。
  “医生说你今天就可以离开医院了。”上官冉霜想起这件事有些头疼,“你为什么没有听我的话,我不是说让你自己饿了的时候打电话吗,有人会送来的。”

  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忘世终于醒了过来。

  虽然上官冉霜很不想带上忘世这个刚大病初愈的人,但怕他又一次重复原来的经过,只能带上他。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忘世长长的睫毛扑扇了几下,缓慢地睁开眼,呆呆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醒了。”上官冉霜一进来就看了他这幅模样。

  上官冉霜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光着头的和尚。

  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忘世终于醒了过来。

  “冉霜。”忘世看到她时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轻轻地唤着她,生怕声音大点就将她吓跑了。

  照着惯例在山脚下买了一柱香,本来他们是两个人应该买两柱香,但因为忘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病还没有好,就没有给他买香了。

  护士连忙移开眼光,她没有想到这个在刚才在那个女子面前还是乖乖的人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恐怖。

  “恩。”上官冉霜坐在他的床边,手中端着一个碗,碗中是香气四溢的瘦肉粥。

  忘世肚子很符合时机地叫起来。

  上官冉霜望了他一眼,又望了一眼手中的粥,只能将粥给他吃。

  忘世张开嘴,摆明要她为喂自己。上官冉霜犹豫了一会儿,拿起勺子也不管烫不烫就往他的嘴里塞。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照着惯例在山脚下买了一柱香,本来他们是两个人应该买两柱香,但因为忘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病还没有好,就没有给他买香了。

  “咳咳。”在她这么暴力的行为下,忘世很顺利地被呛到了。

  上官冉霜将目光瞥向一边,绝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她是第一次喂东西,能将东西顺利地放在他的嘴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我很高兴。”上官冉霜听到了他这么说。

  “没有电话号码。”忘世可怜兮兮地说道。

  可以说,忘世是真的算计到她了,而且很成功。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怎么被饿晕的?他能说这是自己针对上官冉霜阴谋吗?如果三天内上官冉霜回来了,她就能看到一个饿得不成样子的人,她就一定会知道自己被她抛弃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以后心中的内疚会让她不在离开自己太久。如果三天后上官冉霜还是没有回来,救护车就会即时来救自己。

  这厮是怎么回事,他被她呛到了还说他很高兴,她现在很怀疑他是不是脑袋出了问题。

  “没错,反正你们也不会缺钱。”上官冉霜不在掩饰,直接说道。

  “你这是第一次了。”忘世说出一句歧义很大的话,让刚进来的护士张大嘴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们。

  上官冉霜有种想要扶额的冲动。

  为了堵上他的嘴,她继续用暴力往他的嘴中塞东西。

  护士看着她像是恼羞成怒的样子,心中觉得好笑,但还是上前阻止了她的暴力行为。

  最后忘世还是出院了,上官冉霜被嘱咐了一堆的注意事项,虽然很不耐但还是听了下去,而且记入脑子里。

  “病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只能给他喂一点东西。”护士的一句话成功让上官冉霜停下来,将碗放在了一边。

  “我去吃饭,你就在这呆着知道嘛。”上官冉霜现在是真的不放心他了,她走之前明明说了饿了就打电话让人送来,但他还是能将自己弄成这个模样。

  “不见了。”忘世小心翼翼地拉上她的手。

  “我知道了。”忘世点头,显得乖巧无比。

  上官冉霜又戴上刚才脱下来的面罩,将他拜托给护士后才离开。

  病房中只剩下了昨晚的护士和沉默着的忘世。

  “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的。”上官冉霜知道他担心些什么,她突然发现他的安全感很低,不知以前经历了什么。

  “你怎么会被饿晕的啊?”护士好奇地问,这人看起来不像是被人虐待了的。

  怎么被饿晕的?他能说这是自己针对上官冉霜阴谋吗?如果三天内上官冉霜回来了,她就能看到一个饿得不成样子的人,她就一定会知道自己被她抛弃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以后心中的内疚会让她不在离开自己太久。如果三天后上官冉霜还是没有回来,救护车就会即时来救自己。

  这是一场阴谋,苦肉计可是最能引起同情心的。

  护士半天没有等到回答,便换了一个问题,“你和刚才的那个美人是什么关系啊?”

  “冉霜。”忘世看到她时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轻轻地唤着她,生怕声音大点就将她吓跑了。

  “病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只能给他喂一点东西。”护士的一句话成功让上官冉霜停下来,将碗放在了一边。

  “她可能尿急了吧。”忘世撒起谎来面不改色。

  “没错,反正你们也不会缺钱。”上官冉霜不在掩饰,直接说道。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护士只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撞进了一个深潭之中,稍不注意就会被淹死。

  别墅还是最初的样子,空荡荡的连坐的东西都没有,两人只能坐在地板上。

  护士连忙移开眼光,她没有想到这个在刚才在那个女子面前还是乖乖的人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恐怖。

  “咳咳。”在她这么暴力的行为下,忘世很顺利地被呛到了。

  “不要叫她美人,你要记住她是我的。”忘世很反感那个称呼,上官冉霜是他的,其他人休想染足。

  他的声音很冷,护士有种身处冰天雪地的感觉。但当她出来时背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透了。

  那个男子已经精神分裂症晚期了吧,太可怕了。护士不顾其他人怪疑的眼神快速地逃离了这里。

  “她怎么了?”吃完饭回来的上官冉霜问忘世,护士刚才离开的样子像是后面被鬼追着一样。

  “我知道了。”忘世点头,显得乖巧无比。

  她是不好意思向王大叔家借钱,自己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朋友,要搞到钱能有什么方法。

  “她可能尿急了吧。”忘世撒起谎来面不改色。

  “明天去买东西。”上官冉霜说完,看了一眼口袋中所剩不多的钱,有些为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在这个没有钱什么都不能干的世界,上官冉霜可不想在体验一次流落街头。

  上官冉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总感觉这事不会向他说的那么简单。但她也不会追究到底,毕竟那不关她什么事。

  病房中只剩下了昨晚的护士和沉默着的忘世。

  “冉霜吃完饭了?”忘世怕她在问,于是岔开话题。

  “吃完了。”上官冉霜知道他的小心思但也不拆穿他。

  忘世皱眉,他不喜欢那个和尚看他的目光。自己在他的眼里像是一块肥美的鱼肉,随时准备上菜板,那种感觉并不好。

  “医生说你今天就可以离开医院了。”上官冉霜想起这件事有些头疼,“你为什么没有听我的话,我不是说让你自己饿了的时候打电话吗,有人会送来的。”

  上官冉霜本来想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的,但最后还是改成了揉。

  “没有电话号码。”忘世可怜兮兮地说道。

  “电话号码了?”上官冉霜挑动了一下眉毛,不知道应该说他些什么。

  “不见了。”忘世小心翼翼地拉上她的手。

  上官冉霜本来想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的,但最后还是改成了揉。

  “以后不能这样了,不然……”上官冉霜露出一口大白牙,语气中全是威胁。

  忘世望着她,清澈的眼睛中倒影的只有她一个人。这种世界只有你一个人的感觉让上官冉霜都在瞬间失了神。

  不过这只是片刻而已,上官冉霜很快就回过神。然后被他轻易扰了心神的上官冉霜陷入自我反省,她什么时候心神变得这么脆弱了。

  “冉霜,我们回家吧!”忘世说到家的时候有一种很美好的感觉从他的心中流过。

  上官冉霜本来想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的,但最后还是改成了揉。

  “哈哈哈!”老方丈大笑起来,表明了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照着惯例在山脚下买了一柱香,本来他们是两个人应该买两柱香,但因为忘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病还没有好,就没有给他买香了。

  “病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只能给他喂一点东西。”护士的一句话成功让上官冉霜停下来,将碗放在了一边。

  “我去找医生在给你检查一下再说,你先放手。”上官冉霜正准备离开,但发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忘世肚子很符合时机地叫起来。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忘世恋恋不舍地松开她的手,然后对她说,“那你早些回来。”

  “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的。”上官冉霜知道他担心些什么,她突然发现他的安全感很低,不知以前经历了什么。

  “她怎么了?”吃完饭回来的上官冉霜问忘世,护士刚才离开的样子像是后面被鬼追着一样。

  最后忘世还是出院了,上官冉霜被嘱咐了一堆的注意事项,虽然很不耐但还是听了下去,而且记入脑子里。

  别墅还是最初的样子,空荡荡的连坐的东西都没有,两人只能坐在地板上。

  “明天去买东西。”上官冉霜说完,看了一眼口袋中所剩不多的钱,有些为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在这个没有钱什么都不能干的世界,上官冉霜可不想在体验一次流落街头。

  “明天去买东西。”上官冉霜说完,看了一眼口袋中所剩不多的钱,有些为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在这个没有钱什么都不能干的世界,上官冉霜可不想在体验一次流落街头。

  她是不好意思向王大叔家借钱,自己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朋友,要搞到钱能有什么方法。

  上官冉霜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光着头的和尚。

  “我们去爬山吧。”上官冉霜摸摸下巴,感觉去打劫那个修佛者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我知道了。”忘世点头,显得乖巧无比。

  “我们去爬山吧。”上官冉霜摸摸下巴,感觉去打劫那个修佛者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你这是来打秋风的。”老方丈一语中的。

  “我们去爬山吧。”上官冉霜摸摸下巴,感觉去打劫那个修佛者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虽然上官冉霜很不想带上忘世这个刚大病初愈的人,但怕他又一次重复原来的经过,只能带上他。

  可以说,忘世是真的算计到她了,而且很成功。

  上官冉霜是说什么便做什么的人,饭一吃就拉着忘世前往了云上山。

  照着惯例在山脚下买了一柱香,本来他们是两个人应该买两柱香,但因为忘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病还没有好,就没有给他买香了。

  上官冉霜带着他用了两天多的时间才爬到山上,也幸亏了上山的路都是楼梯,如果是土路的话知道又会用几天时间。

  护士连忙移开眼光,她没有想到这个在刚才在那个女子面前还是乖乖的人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恐怖。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上官冉霜带着他进入大殿中,老方丈在佛像下摆了一盘棋,桌子上还放着三杯茶,老方丈拿起其中的一杯,慢慢地品尝起来,没有看他们一眼。

  上官冉霜什么也没有说,坐在了老方丈的对面。拿起一颗黑色的棋放在了棋盘上,将老方丈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盘棋直接给解开了。

  “哈哈哈!”老方丈大笑起来,表明了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我是要你帮个忙,你知道的我最近得了个别墅。但是关键是我没有钱了,所以……”上官冉霜没有说完的话不用说都可以明白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病房中只剩下了昨晚的护士和沉默着的忘世。

  忘世肚子很符合时机地叫起来。

  上官冉霜将目光瞥向一边,绝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她是第一次喂东西,能将东西顺利地放在他的嘴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为什么来。老衲今天心情好,能帮就帮你一把。”老方丈笑完后好心情地说道,他又瞥了她带来的忘世一眼,神情似笑非笑。

  忘世皱眉,他不喜欢那个和尚看他的目光。自己在他的眼里像是一块肥美的鱼肉,随时准备上菜板,那种感觉并不好。

  “我是要你帮个忙,你知道的我最近得了个别墅。但是关键是我没有钱了,所以……”上官冉霜没有说完的话不用说都可以明白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咳咳。”在她这么暴力的行为下,忘世很顺利地被呛到了。

  “你这是来打秋风的。”老方丈一语中的。

  “没错,反正你们也不会缺钱。”上官冉霜不在掩饰,直接说道。

  “咳咳,你要多少钱?”老方丈惊讶于她的厚脸皮,不过还是决定给她钱。虽然修真者也要花钱,有时比普通人花得还多,但对于他这种人来说,钱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你能给我多了钱呢?”上官冉霜拿不准,所以将这个问题又抛了回去。

  “按照现在的物价来说,一千万吧。”老方丈对于这样的大款说得毫不在意。

  “咳咳,你说什么?”这回是上官冉霜呛住了,对于已经在都市里呆了太久的时间,上官冉霜对现在的物价还是有些了解的,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千万也算是一笔很大的钱了。

  “你是没有接触到我们这一高度,所以才会认为这些钱多的。”老方丈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叹了口气。

  忘世皱眉,他不喜欢那个和尚看他的目光。自己在他的眼里像是一块肥美的鱼肉,随时准备上菜板,那种感觉并不好。

  上官冉霜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张银行卡,没有呆太久后就离开了。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在和老方丈的闲聊上。

  “唉——”老方丈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幽幽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将那个来自异世的男子交给她看管到底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虽然上官冉霜很不想带上忘世这个刚大病初愈的人,但怕他又一次重复原来的经过,只能带上他。

  
  “不要叫她美人,你要记住她是我的。”忘世很反感那个称呼,上官冉霜是他的,其他人休想染足。
  “医生说你今天就可以离开医院了。”上官冉霜想起这件事有些头疼,“你为什么没有听我的话,我不是说让你自己饿了的时候打电话吗,有人会送来的。”
  上官冉霜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张银行卡,没有呆太久后就离开了。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在和老方丈的闲聊上。
  “你醒了。”上官冉霜一进来就看了他这幅模样。
  上官冉霜是说什么便做什么的人,饭一吃就拉着忘世前往了云上山。
  “病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只能给他喂一点东西。”护士的一句话成功让上官冉霜停下来,将碗放在了一边。
  “她怎么了?”吃完饭回来的上官冉霜问忘世,护士刚才离开的样子像是后面被鬼追着一样。
  “咳咳。”在她这么暴力的行为下,忘世很顺利地被呛到了。
  “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的。”上官冉霜知道他担心些什么,她突然发现他的安全感很低,不知以前经历了什么。
  怎么被饿晕的?他能说这是自己针对上官冉霜阴谋吗?如果三天内上官冉霜回来了,她就能看到一个饿得不成样子的人,她就一定会知道自己被她抛弃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以后心中的内疚会让她不在离开自己太久。如果三天后上官冉霜还是没有回来,救护车就会即时来救自己。
  护士看着她像是恼羞成怒的样子,心中觉得好笑,但还是上前阻止了她的暴力行为。
  护士半天没有等到回答,便换了一个问题,“你和刚才的那个美人是什么关系啊?”
  “咳咳。”在她这么暴力的行为下,忘世很顺利地被呛到了。
  为了堵上他的嘴,她继续用暴力往他的嘴中塞东西。
  上官冉霜有种想要扶额的冲动。
  照着惯例在山脚下买了一柱香,本来他们是两个人应该买两柱香,但因为忘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病还没有好,就没有给他买香了。
  “唉——”老方丈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幽幽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将那个来自异世的男子交给她看管到底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以后不能这样了,不然……”上官冉霜露出一口大白牙,语气中全是威胁。
  最后忘世还是出院了,上官冉霜被嘱咐了一堆的注意事项,虽然很不耐但还是听了下去,而且记入脑子里。
  “电话号码了?”上官冉霜挑动了一下眉毛,不知道应该说他些什么。
  别墅还是最初的样子,空荡荡的连坐的东西都没有,两人只能坐在地板上。
  “没错,反正你们也不会缺钱。”上官冉霜不在掩饰,直接说道。
  “你这是第一次了。”忘世说出一句歧义很大的话,让刚进来的护士张大嘴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们。
  病房中只剩下了昨晚的护士和沉默着的忘世。
  “不要叫她美人,你要记住她是我的。”忘世很反感那个称呼,上官冉霜是他的,其他人休想染足。
  “咳咳,你说什么?”这回是上官冉霜呛住了,对于已经在都市里呆了太久的时间,上官冉霜对现在的物价还是有些了解的,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千万也算是一笔很大的钱了。
  “冉霜吃完饭了?”忘世怕她在问,于是岔开话题。
  “你这是来打秋风的。”老方丈一语中的。
  “不要叫她美人,你要记住她是我的。”忘世很反感那个称呼,上官冉霜是他的,其他人休想染足。
  “恩。”上官冉霜坐在他的床边,手中端着一个碗,碗中是香气四溢的瘦肉粥。
  照着惯例在山脚下买了一柱香,本来他们是两个人应该买两柱香,但因为忘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病还没有好,就没有给他买香了。
  那个男子已经精神分裂症晚期了吧,太可怕了。护士不顾其他人怪疑的眼神快速地逃离了这里。
  这厮是怎么回事,他被她呛到了还说他很高兴,她现在很怀疑他是不是脑袋出了问题。
  上官冉霜是说什么便做什么的人,饭一吃就拉着忘世前往了云上山。
  上官冉霜是说什么便做什么的人,饭一吃就拉着忘世前往了云上山。
  小和尚站在香炉旁,见到他们时向他们掬了一下躬,请他们进入大殿中。
  “唉——”老方丈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幽幽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将那个来自异世的男子交给她看管到底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是不好意思向王大叔家借钱,自己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朋友,要搞到钱能有什么方法。
  上官冉霜本来想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的,但最后还是改成了揉。
107.22.61.99, 107.22.61.99;0;pc;2;磨铁文学
  “恩。”上官冉霜坐在他的床边,手中端着一个碗,碗中是香气四溢的瘦肉粥。
  “我去找医生在给你检查一下再说,你先放手。”上官冉霜正准备离开,但发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护士看着她像是恼羞成怒的样子,心中觉得好笑,但还是上前阻止了她的暴力行为。
  “我们去爬山吧。”上官冉霜摸摸下巴,感觉去打劫那个修佛者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病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只能给他喂一点东西。”护士的一句话成功让上官冉霜停下来,将碗放在了一边。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为什么来。老衲今天心情好,能帮就帮你一把。”老方丈笑完后好心情地说道,他又瞥了她带来的忘世一眼,神情似笑非笑。
  别墅还是最初的样子,空荡荡的连坐的东西都没有,两人只能坐在地板上。
  提起上官冉霜,忘世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她。
  虽然上官冉霜很不想带上忘世这个刚大病初愈的人,但怕他又一次重复原来的经过,只能带上他。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