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四次送上门

作者:东泽长宫主  发布时间:2015-09-12 11:13  字数:1009 

  “子懿鬼君,本寨主已是第四次主动来找你了。”我坐到玉桌一侧,手指敲了敲桌面。
  唯独——内心有些空虚,偏偏子懿的乐音将我撩得更空虚,曾三次命他打发我,可他不理我。忽,装什么,有时还不是偷偷地瞄我,那眼神,啧,不好说。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更令我欣慰的,是他可顺带监视四周的动静, 干脆免了一个小妖的职责,每个月便少些开销,且子懿视钱财为身外之物,还不用给银子。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唉。”终究是叹息一声,“小弟们也有几个生得俊的……”拖着音,抬眼看他。
  那些路过的魂灵,有的沉迷于箫声中无法自拔,干脆放弃投胎转世,留在寨中,成为我麾下小弟的一员。
  “唉。”终究是叹息一声,“小弟们也有几个生得俊的……”拖着音,抬眼看他。
  收罗钱财加上死魂灵投忠,黑息寨越来越强大,与北向五十里的冥影寨,西南向六十里的无归寨形成三足鼎立之势,零散分布的小寨小落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烟雾缭绕,煞气翻腾,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错落倾斜,组成不规则的三角形,一条幽道穿过其间的黑息寨,从东边豁口延伸向阴世黄泉路。
  “子懿鬼君,本寨主已是第四次主动来找你了。”我坐到玉桌一侧,手指敲了敲桌面。
  这里是各界亡灵进入阴界轮回的必经之路,每日数不清的魂灵飘飘悠悠地经过,小弟们闲时好当拦路虎,从它们身上搜临走前家人塞的财物,用来充斥黑息寨财库。
  我这个老大当得无比霸气,手指一动,座下就要跪倒一大片,连院中院外的花也要屏住气息,延迟开放。
  日子闲适又上档次,这一生别无所求了。
  作为黑息寨的二当家,子懿向来不管事,唯一的乐趣是飞到寨子的哨楼上,或抚琴,或吹箫,为亡灵超度,每日糜糜乐音飘荡在黑息寨上方,听得人心境一片惨淡,却十分享受这般的作虐。
  烟雾缭绕,煞气翻腾,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错落倾斜,组成不规则的三角形,一条幽道穿过其间的黑息寨,从东边豁口延伸向阴世黄泉路。
  这里是各界亡灵进入阴界轮回的必经之路,每日数不清的魂灵飘飘悠悠地经过,小弟们闲时好当拦路虎,从它们身上搜临走前家人塞的财物,用来充斥黑息寨财库。
  我这个老大当得无比霸气,手指一动,座下就要跪倒一大片,连院中院外的花也要屏住气息,延迟开放。
  仿若天人!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这里是各界亡灵进入阴界轮回的必经之路,每日数不清的魂灵飘飘悠悠地经过,小弟们闲时好当拦路虎,从它们身上搜临走前家人塞的财物,用来充斥黑息寨财库。
  这里是各界亡灵进入阴界轮回的必经之路,每日数不清的魂灵飘飘悠悠地经过,小弟们闲时好当拦路虎,从它们身上搜临走前家人塞的财物,用来充斥黑息寨财库。
  “唉。”终究是叹息一声,“小弟们也有几个生得俊的……”拖着音,抬眼看他。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烟雾缭绕,煞气翻腾,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错落倾斜,组成不规则的三角形,一条幽道穿过其间的黑息寨,从东边豁口延伸向阴世黄泉路。

  烟雾缭绕,煞气翻腾,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错落倾斜,组成不规则的三角形,一条幽道穿过其间的黑息寨,从东边豁口延伸向阴世黄泉路。

  而山外,依起伏和缓的丘陵,大片大片的尸香魔芋开得艳丽妖冶,散发阵阵诡异的清香,一旦有经受不住诱惑的凡人闯入,便会成为它们的养料,花更香,色更夭。

  这里是各界亡灵进入阴界轮回的必经之路,每日数不清的魂灵飘飘悠悠地经过,小弟们闲时好当拦路虎,从它们身上搜临走前家人塞的财物,用来充斥黑息寨财库。

  作为黑息寨的二当家,子懿向来不管事,唯一的乐趣是飞到寨子的哨楼上,或抚琴,或吹箫,为亡灵超度,每日糜糜乐音飘荡在黑息寨上方,听得人心境一片惨淡,却十分享受这般的作虐。

  唯独——内心有些空虚,偏偏子懿的乐音将我撩得更空虚,曾三次命他打发我,可他不理我。忽,装什么,有时还不是偷偷地瞄我,那眼神,啧,不好说。

  更令我欣慰的,是他可顺带监视四周的动静, 干脆免了一个小妖的职责,每个月便少些开销,且子懿视钱财为身外之物,还不用给银子。

  那些路过的魂灵,有的沉迷于箫声中无法自拔,干脆放弃投胎转世,留在寨中,成为我麾下小弟的一员。

  “子懿鬼君,本寨主已是第四次主动来找你了。”我坐到玉桌一侧,手指敲了敲桌面。

  收罗钱财加上死魂灵投忠,黑息寨越来越强大,与北向五十里的冥影寨,西南向六十里的无归寨形成三足鼎立之势,零散分布的小寨小落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2;磨铁文学

  我这个老大当得无比霸气,手指一动,座下就要跪倒一大片,连院中院外的花也要屏住气息,延迟开放。

  日子闲适又上档次,这一生别无所求了。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2;磨铁文学

  唯独——内心有些空虚,偏偏子懿的乐音将我撩得更空虚,曾三次命他打发我,可他不理我。忽,装什么,有时还不是偷偷地瞄我,那眼神,啧,不好说。

  我踏着真气凝出的虚阶,一步步向哨顶拾级而上,身后,两个乖巧的小妖恭敬地托着裙摆,将我送到玄衣男子的身侧,黯沉的箫声带了笛的质感,此刻近在耳旁,似是春风拂来,缓流的冰河逐渐解冻。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子懿鬼君,本寨主已是第四次主动来找你了。”我坐到玉桌一侧,手指敲了敲桌面。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烟雾缭绕,煞气翻腾,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错落倾斜,组成不规则的三角形,一条幽道穿过其间的黑息寨,从东边豁口延伸向阴世黄泉路。

  作为黑息寨的二当家,子懿向来不管事,唯一的乐趣是飞到寨子的哨楼上,或抚琴,或吹箫,为亡灵超度,每日糜糜乐音飘荡在黑息寨上方,听得人心境一片惨淡,却十分享受这般的作虐。

  我扬手示意,两个小妖退了下去。

  “子懿鬼君,本寨主已是第四次主动来找你了。”我坐到玉桌一侧,手指敲了敲桌面。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那头的男子,衣祙和一头玄发融入黑夜中,浑体笼了一层淡淡的月光,圣洁高华,面容可瞧出个大概,长眉入鬓,凤眼梢微挑,气质沉定,清冽,箫管抵住线条完美的唇,撩动人心的曲子千回百转地流出。

  仿若天人!

  “唉。”终究是叹息一声,“小弟们也有几个生得俊的……”拖着音,抬眼看他。

  然而,寨主来到身边,不行礼也就罢了,还一副清高模样,不但正眼不看过来,对我说的话也置若罔闻。

  “唉。”终究是叹息一声,“小弟们也有几个生得俊的……”拖着音,抬眼看他。

  箫音微微一滞,又继续流畅起来。

  这家伙!他夜间偷偷溜到我榻边,为我盖上被子是为什么?他藏在美人蕉后,窥我洗澡是为了什么?他到人间集市,买一支凤钗悄悄放在我的梳妆台上,又是为了什么?

  装,继续装!
  这家伙!他夜间偷偷溜到我榻边,为我盖上被子是为什么?他藏在美人蕉后,窥我洗澡是为了什么?他到人间集市,买一支凤钗悄悄放在我的梳妆台上,又是为了什么?
  烟雾缭绕,煞气翻腾,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错落倾斜,组成不规则的三角形,一条幽道穿过其间的黑息寨,从东边豁口延伸向阴世黄泉路。
  “唉。”终究是叹息一声,“小弟们也有几个生得俊的……”拖着音,抬眼看他。
  箫音微微一滞,又继续流畅起来。
  “子懿鬼君,本寨主已是第四次主动来找你了。”我坐到玉桌一侧,手指敲了敲桌面。
  日子闲适又上档次,这一生别无所求了。
  这里是各界亡灵进入阴界轮回的必经之路,每日数不清的魂灵飘飘悠悠地经过,小弟们闲时好当拦路虎,从它们身上搜临走前家人塞的财物,用来充斥黑息寨财库。
  我踏着真气凝出的虚阶,一步步向哨顶拾级而上,身后,两个乖巧的小妖恭敬地托着裙摆,将我送到玄衣男子的身侧,黯沉的箫声带了笛的质感,此刻近在耳旁,似是春风拂来,缓流的冰河逐渐解冻。
  唯独——内心有些空虚,偏偏子懿的乐音将我撩得更空虚,曾三次命他打发我,可他不理我。忽,装什么,有时还不是偷偷地瞄我,那眼神,啧,不好说。
  这里是各界亡灵进入阴界轮回的必经之路,每日数不清的魂灵飘飘悠悠地经过,小弟们闲时好当拦路虎,从它们身上搜临走前家人塞的财物,用来充斥黑息寨财库。
  装,继续装!
  我扬手示意,两个小妖退了下去。
  装,继续装!
  这里是各界亡灵进入阴界轮回的必经之路,每日数不清的魂灵飘飘悠悠地经过,小弟们闲时好当拦路虎,从它们身上搜临走前家人塞的财物,用来充斥黑息寨财库。
  仿若天人!
  而山外,依起伏和缓的丘陵,大片大片的尸香魔芋开得艳丽妖冶,散发阵阵诡异的清香,一旦有经受不住诱惑的凡人闯入,便会成为它们的养料,花更香,色更夭。
  作为黑息寨的二当家,子懿向来不管事,唯一的乐趣是飞到寨子的哨楼上,或抚琴,或吹箫,为亡灵超度,每日糜糜乐音飘荡在黑息寨上方,听得人心境一片惨淡,却十分享受这般的作虐。
  我这个老大当得无比霸气,手指一动,座下就要跪倒一大片,连院中院外的花也要屏住气息,延迟开放。
  装,继续装!
  烟雾缭绕,煞气翻腾,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错落倾斜,组成不规则的三角形,一条幽道穿过其间的黑息寨,从东边豁口延伸向阴世黄泉路。
  作为黑息寨的二当家,子懿向来不管事,唯一的乐趣是飞到寨子的哨楼上,或抚琴,或吹箫,为亡灵超度,每日糜糜乐音飘荡在黑息寨上方,听得人心境一片惨淡,却十分享受这般的作虐。
  “子懿鬼君,本寨主已是第四次主动来找你了。”我坐到玉桌一侧,手指敲了敲桌面。
  作为黑息寨的二当家,子懿向来不管事,唯一的乐趣是飞到寨子的哨楼上,或抚琴,或吹箫,为亡灵超度,每日糜糜乐音飘荡在黑息寨上方,听得人心境一片惨淡,却十分享受这般的作虐。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2;磨铁文学

东泽长宫主说:

初来乍到,大家多多支持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