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38 你是不是傻

作者:宝姑娘  发布时间:2015-09-29 00:28  字数:3008 

  时不时地还能听到几声凄厉的惨叫。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那浓浓的血腥味告诉我,我呆的地方必然不是什么好去处。
  但我想,我这德行,已经和死没有区别了。
  “阿昌亲口告诉我他都汇报给他了,但有人给你喂药吗?你被他绑着关了四天,没吃没喝还生着病!身体稍微差一点的人根本就熬不到现在!”她瞪起眼睛:“你是不是傻呀!这都不算想搞死你,那什么才算?他跟蒲小姐走得特别近,连电视都报道了!你死了他正好连婚都不用离了!”
  他……
  但除了那里,我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
  不久,关门声传来。
  领着医生的居然是罗嫚,她看向我,目光有些别扭。
  “快背她出来。”好像是罗嫚的声音。
  “去看我弟弟了。”她站起了身,说:“既然你醒了,那我也去看看他。”
  彻骨的冰冷突然劈头盖脸地泼过来。
  “知道。”她说:“这太正常了,只有你不知道。”
  眼看登机口就在眼前,门口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关闭登机口,飞机眼看就要起飞。
  算了。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我很久才慢慢地看清她的脸,竟然是蒲萄。
  我觉得不该相信罗嫚和蒲小姐的话,她俩都是我的情敌:“你亲眼看到他说不准给我请医生了?”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我睁开了眼睛。
  最近的国际航班还差一小时起飞,已经停止售票,幸好我的同事还在,好说歹说总算帮我出了一张票。
  我这样子当然不会做什么梦,只觉得四周十分安静,我亦感觉不到我自己。
  是蒲萄。
  我连忙找出围巾帽子口罩等物,一边穿戴,一边到各个房间去找,银行卡和证件都在家里,房间里没人,窗外也没人。
  “她死了?”
  “所以你认真考虑,是要死,还是要潇洒地活着。”她笑着说:“我上次已经跟繁先生谈过,但他坚持不肯答应这个条件。如果你觉得他把你关在那种满地尸体的地方不是在害你,那我可以告诉你,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如果不是罗小姐及时说服他的亲信放你一条生路,你现在已经死了。”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我很久才慢慢地看清她的脸,竟然是蒲萄。
  印象中最后的一句话很模糊,似乎是阿昌的声音:“您确定你们不会杀她?”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你们先谈谈。”蒲萄起身出了门。
  我握住了她的手。
  “还没。”繁音的声音传来:“蒲先生还在医院,我不想贸然带她去惊扰他。”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跟在这种男人身边,如果你没有家世背景,就只能想尽办法为他做事,以此让他感动。拒绝就是你这种下场。”罗嫚认真地说:“那天之后,阿昌先让我回学校住,说等等看怎么说服繁先生,让他不杀我。前几天蒲小姐来找我,说你遇到了危险。”
  孩子的世界真好,凶猛如狮子,也可以做得这么可爱。
  我用手摸了摸,粘糊糊的,不知是什么液体。
  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
  他一根一根地掰开了我的手指。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我握住了她的手。
  因为我是被他送给蒲蓝的,却把蒲蓝打得不知死活,这肯定会影响他跟蒲蓝之间的合作。
  “倒是不会惊扰。”蒲萄笑着说:“蒲蓝今天早晨还特意叮咛我,要我看看她的死活。要我带话给她,说她的手很软,他愿意看在这双手的面子上饶她一命。”
  我摸着绳结试图解开它,惊觉我的右手居然能用了。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因为我是被他送给蒲蓝的,却把蒲蓝打得不知死活,这肯定会影响他跟蒲蓝之间的合作。
  我觉得不该相信罗嫚和蒲小姐的话,她俩都是我的情敌:“你亲眼看到他说不准给我请医生了?”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是蒲萄。
  我这样子当然不会做什么梦,只觉得四周十分安静,我亦感觉不到我自己。
  我一路玩命狂奔,直跑得喉间都尝到了血腥气。虽然因为机票的时间问题被海关卡几分钟,但幸好还是被放行。
  “为了我的私心。”蒲萄笑道:“现在给你两条路,回去呆着,还是去见我弟弟。”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我睁开了眼睛。
  “倒是不会惊扰。”蒲萄笑着说:“蒲蓝今天早晨还特意叮咛我,要我看看她的死活。要我带话给她,说她的手很软,他愿意看在这双手的面子上饶她一命。”
  他……
  “阿昌亲口告诉我他都汇报给他了,但有人给你喂药吗?你被他绑着关了四天,没吃没喝还生着病!身体稍微差一点的人根本就熬不到现在!”她瞪起眼睛:“你是不是傻呀!这都不算想搞死你,那什么才算?他跟蒲小姐走得特别近,连电视都报道了!你死了他正好连婚都不用离了!”
  她微笑颔首:“医生等下就来,不过我想你已经没事了。”
  我顺利地出了门,跑到地铁站,买票上了地铁。
  “苏小姐?”是女人的声音,并且拍了拍我的脸:“醒醒。”
  是蒲萄。
  一直挣扎到我的体力完全耗尽,身上也在发热,终于暂且睡了一会儿。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她走后,房间里只剩我。
  我的右手腕依然不能动,两条手臂及肩膀也依旧高肿,但已经能够从地上站起来。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我连忙找出围巾帽子口罩等物,一边穿戴,一边到各个房间去找,银行卡和证件都在家里,房间里没人,窗外也没人。
  “跟在这种男人身边,如果你没有家世背景,就只能想尽办法为他做事,以此让他感动。拒绝就是你这种下场。”罗嫚认真地说:“那天之后,阿昌先让我回学校住,说等等看怎么说服繁先生,让他不杀我。前几天蒲小姐来找我,说你遇到了危险。”
  最近的国际航班还差一小时起飞,已经停止售票,幸好我的同事还在,好说歹说总算帮我出了一张票。
  我睁开了眼睛。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我试图用脑子思考些什么事,却陷入了昏沉。
  惊醒是因为听到了开门声。
  我痛得几欲哭叫,却怕招来警察,只得咬紧牙关,掐紧了他的手。
  彻骨的冰冷突然劈头盖脸地泼过来。
  “握住我的手试试。”她朝我伸出手。
  “哦……”我无言以对。
  我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成功地把眼睛睁开了。
  我被人拖着向前走,慢慢地,血腥味迎面而来。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我睁开了眼睛。
  他……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是蒲萄。
  她便把我的右手臂也捏了上去,握着我的手臂,说:“手腕我不太会,你自己到医院去看吧。”
  有人推了我一把,我跪到地上,后背上察觉到湿黏。
  她便把我的右手臂也捏了上去,握着我的手臂,说:“手腕我不太会,你自己到医院去看吧。”
  我不知道那个“您”回答了什么。
  一直挣扎到我的体力完全耗尽,身上也在发热,终于暂且睡了一会儿。
  “给她喝点水。”蒲萄吩咐。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是蒲萄。
  但我想,我这德行,已经和死没有区别了。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她便把我的右手臂也捏了上去,握着我的手臂,说:“手腕我不太会,你自己到医院去看吧。”
  是蒲萄。
  因为我觉得蒲萄的话也未必真实,跟了那个蒲蓝肯定也不会好过。
  “哦……”我无言以对。
  我试图用脑子记住路线,却很快就开始模糊。
  我握住了她的手。
  忽然听到阿昌的声音。
  罗嫚过来调了床头,给我倒了水,让我喝了一点,然后放下了水杯。
  “去看我弟弟了。”她站起了身,说:“既然你醒了,那我也去看看他。”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给她喝点水。”蒲萄吩咐。
  我问:“所以你就来了?”
  但除了那里,我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
  我握住了她的手。
  我一路玩命狂奔,直跑得喉间都尝到了血腥气。虽然因为机票的时间问题被海关卡几分钟,但幸好还是被放行。
  他……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把她带回去。”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繁音没说话。
  法兰克福机场是欧洲的重要航空枢纽之一,机场面积非常大,四十分钟光走路都来不及,何况还要安检和出关。
  “阿昌亲口告诉我他都汇报给他了,但有人给你喂药吗?你被他绑着关了四天,没吃没喝还生着病!身体稍微差一点的人根本就熬不到现在!”她瞪起眼睛:“你是不是傻呀!这都不算想搞死你,那什么才算?他跟蒲小姐走得特别近,连电视都报道了!你死了他正好连婚都不用离了!”
  “蒲小姐?”我没能发出声音,因为嘴唇太干了。
  “是。我收了钱。”她倒是不掩饰:“但我问了阿昌,他说繁音把你关在他们的私人监狱里,那里死过很多人。你被他打得浑身是伤,得了病他也不准请医生。跟了蒲先生至少还有一半的可能性让你活命,你自己选吧。”
  这让我明白这里还有其他人,可我开不了口,也没有任何人对我说话。
  “知道。”她说:“这太正常了,只有你不知道。”
  我的右手腕依然不能动,两条手臂及肩膀也依旧高肿,但已经能够从地上站起来。
  我这样子当然不会做什么梦,只觉得四周十分安静,我亦感觉不到我自己。
  “跟在这种男人身边,如果你没有家世背景,就只能想尽办法为他做事,以此让他感动。拒绝就是你这种下场。”罗嫚认真地说:“那天之后,阿昌先让我回学校住,说等等看怎么说服繁先生,让他不杀我。前几天蒲小姐来找我,说你遇到了危险。”
  有人推了我一把,我跪到地上,后背上察觉到湿黏。
  “跟在这种男人身边,如果你没有家世背景,就只能想尽办法为他做事,以此让他感动。拒绝就是你这种下场。”罗嫚认真地说:“那天之后,阿昌先让我回学校住,说等等看怎么说服繁先生,让他不杀我。前几天蒲小姐来找我,说你遇到了危险。”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我望着这间熟悉的屋子,看着掉进沙发缝隙中的小狮子玩偶,它的眼睛是两颗亮晶晶的玻璃球。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罗嫚过来调了床头,给我倒了水,让我喝了一点,然后放下了水杯。
  汽车终于停下。
  我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看清四周时,只在来往的旅客中间找到了那个遥远的黑色背影。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我被人拖着向前走,慢慢地,血腥味迎面而来。
  汽车终于停下。
  算了。
  我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大理石地面上,受伤的右手腕被压得剧痛。我爬不起来,右手臂却被拽出来,伴随着喀嚓一声闷响,熟悉的声音传来:“想跑?”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罗嫚过来调了床头,给我倒了水,让我喝了一点,然后放下了水杯。
  她朝门口走了几步,突然转过了身:“今天抓紧休息,繁先生肯定会把你交给蒲蓝。到时肯定要吃点苦头。”
  我不知道那个“您”回答了什么。
  一直挣扎到我的体力完全耗尽,身上也在发热,终于暂且睡了一会儿。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握住我的手试试。”她朝我伸出手。
  我这才清醒:“繁音呢?”
  她走后,房间里只剩我。
  “握住我的手试试。”她朝我伸出手。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但除了那里,我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
  但除了那里,我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
  “跟在这种男人身边,如果你没有家世背景,就只能想尽办法为他做事,以此让他感动。拒绝就是你这种下场。”罗嫚认真地说:“那天之后,阿昌先让我回学校住,说等等看怎么说服繁先生,让他不杀我。前几天蒲小姐来找我,说你遇到了危险。”
  时不时地还能听到几声凄厉的惨叫。
  “握住我的手试试。”她朝我伸出手。
  我顺利地出了门,跑到地铁站,买票上了地铁。
  他一根一根地掰开了我的手指。
  “蒲小姐?”我没能发出声音,因为嘴唇太干了。
  一直挣扎到我的体力完全耗尽,身上也在发热,终于暂且睡了一会儿。
  她走后,房间里只剩我。
  我试图用脑子记住路线,却很快就开始模糊。
  惊醒是因为听到了开门声。
  罗嫚等她关门才开口,说:“那天阿昌就让我跟着他,说等下蒲小姐会带你出来,到时我就顶进去。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蒲小姐出来后你还没有出来。”
  “蒲小姐?”我没能发出声音,因为嘴唇太干了。
  惊醒是因为听到了开门声。
  “还没。”繁音的声音传来:“蒲先生还在医院,我不想贸然带她去惊扰他。”
  血腥味越来越淡,土的味道慢慢袭来,那感觉就像待在秋千上,晃得很舒服,很轻松。
  我试图用脑子思考些什么事,却陷入了昏沉。
  眼看登机口就在眼前,门口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关闭登机口,飞机眼看就要起飞。
  “所以你认真考虑,是要死,还是要潇洒地活着。”她笑着说:“我上次已经跟繁先生谈过,但他坚持不肯答应这个条件。如果你觉得他把你关在那种满地尸体的地方不是在害你,那我可以告诉你,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如果不是罗小姐及时说服他的亲信放你一条生路,你现在已经死了。”
  她端庄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笑着说:“醒了?”
  惊醒是因为听到了开门声。
  “蒲小姐?”我没能发出声音,因为嘴唇太干了。
  彻骨的冰冷突然劈头盖脸地泼过来。
  他……
  因为我是被他送给蒲蓝的,却把蒲蓝打得不知死活,这肯定会影响他跟蒲蓝之间的合作。
  我被塞进繁音的保镖车,一上车立即被绑成了粽子,并且套上眼罩,封住嘴巴。
  我一路玩命狂奔,直跑得喉间都尝到了血腥气。虽然因为机票的时间问题被海关卡几分钟,但幸好还是被放行。
  “阿昌亲口告诉我他都汇报给他了,但有人给你喂药吗?你被他绑着关了四天,没吃没喝还生着病!身体稍微差一点的人根本就熬不到现在!”她瞪起眼睛:“你是不是傻呀!这都不算想搞死你,那什么才算?他跟蒲小姐走得特别近,连电视都报道了!你死了他正好连婚都不用离了!”
  又行驶了十几分钟,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
  我被塞进繁音的保镖车,一上车立即被绑成了粽子,并且套上眼罩,封住嘴巴。
  彻骨的冰冷突然劈头盖脸地泼过来。

  但除了那里,我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

  “苏小姐?”是女人的声音,并且拍了拍我的脸:“醒醒。”

  我睁开了眼睛。

  是蒲萄。

  “跟在这种男人身边,如果你没有家世背景,就只能想尽办法为他做事,以此让他感动。拒绝就是你这种下场。”罗嫚认真地说:“那天之后,阿昌先让我回学校住,说等等看怎么说服繁先生,让他不杀我。前几天蒲小姐来找我,说你遇到了危险。”

  “胳膊只是脱臼了,我帮你复位。”她一边说,一边握住我的手臂和肩膀,剧痛再次传来,我不由自主地发起了抖。

  时不时地还能听到几声凄厉的惨叫。

  “握住我的手试试。”她朝我伸出手。

  我握住了她的手。

  领着医生的居然是罗嫚,她看向我,目光有些别扭。

  罗嫚过来调了床头,给我倒了水,让我喝了一点,然后放下了水杯。

  她便把我的右手臂也捏了上去,握着我的手臂,说:“手腕我不太会,你自己到医院去看吧。”

  我这才清醒:“繁音呢?”

  “握住我的手试试。”她朝我伸出手。

  “去看我弟弟了。”她站起了身,说:“既然你醒了,那我也去看看他。”

  我没说话。

  她朝门口走了几步,突然转过了身:“今天抓紧休息,繁先生肯定会把你交给蒲蓝。到时肯定要吃点苦头。”

  她走后,房间里只剩我。

  她走后,房间里只剩我。

  是蒲萄。

  我望着这间熟悉的屋子,看着掉进沙发缝隙中的小狮子玩偶,它的眼睛是两颗亮晶晶的玻璃球。

  孩子的世界真好,凶猛如狮子,也可以做得这么可爱。

  我的右手腕依然不能动,两条手臂及肩膀也依旧高肿,但已经能够从地上站起来。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头皮在胀痛,用手一摸,头发随着血一起黏在了手上。

  我这样子当然不会做什么梦,只觉得四周十分安静,我亦感觉不到我自己。

  我去换了件衣服,拉开窗帘时猛然惊觉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她便把我的右手臂也捏了上去,握着我的手臂,说:“手腕我不太会,你自己到医院去看吧。”

  孩子的世界真好,凶猛如狮子,也可以做得这么可爱。

  我连忙找出围巾帽子口罩等物,一边穿戴,一边到各个房间去找,银行卡和证件都在家里,房间里没人,窗外也没人。

  惊醒是因为听到了开门声。

  我顺利地出了门,跑到地铁站,买票上了地铁。

  费了一番周折,总算顺利到达机场。

  是蒲萄。

  最近的国际航班还差一小时起飞,已经停止售票,幸好我的同事还在,好说歹说总算帮我出了一张票。

  法兰克福机场是欧洲的重要航空枢纽之一,机场面积非常大,四十分钟光走路都来不及,何况还要安检和出关。

  我一路玩命狂奔,直跑得喉间都尝到了血腥气。虽然因为机票的时间问题被海关卡几分钟,但幸好还是被放行。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眼看登机口就在眼前,门口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关闭登机口,飞机眼看就要起飞。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

  我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大理石地面上,受伤的右手腕被压得剧痛。我爬不起来,右手臂却被拽出来,伴随着喀嚓一声闷响,熟悉的声音传来:“想跑?”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我痛得几欲哭叫,却怕招来警察,只得咬紧牙关,掐紧了他的手。

  他一根一根地掰开了我的手指。

  “所以你认真考虑,是要死,还是要潇洒地活着。”她笑着说:“我上次已经跟繁先生谈过,但他坚持不肯答应这个条件。如果你觉得他把你关在那种满地尸体的地方不是在害你,那我可以告诉你,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如果不是罗小姐及时说服他的亲信放你一条生路,你现在已经死了。”

  “把她带回去。”

  但除了那里,我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

  我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看清四周时,只在来往的旅客中间找到了那个遥远的黑色背影。

  又行驶了十几分钟,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

  我被塞进繁音的保镖车,一上车立即被绑成了粽子,并且套上眼罩,封住嘴巴。

  我摸着绳结试图解开它,惊觉我的右手居然能用了。

  “蒲小姐?”我没能发出声音,因为嘴唇太干了。

  他……

  我被拽出汽车,却又塞进了另一台车。

  我摸着绳结试图解开它,惊觉我的右手居然能用了。

  “苏小姐?”是女人的声音,并且拍了拍我的脸:“醒醒。”

  忽然听到阿昌的声音。

  “哦……”我无言以对。

  我慢慢失去了知觉。

  “知道。”她说:“这太正常了,只有你不知道。”

  算了。

  我试图用脑子记住路线,却很快就开始模糊。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算了。

  “你们先谈谈。”蒲萄起身出了门。

  但除了那里,我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

  因为我是被他送给蒲蓝的,却把蒲蓝打得不知死活,这肯定会影响他跟蒲蓝之间的合作。

  汽车终于停下。

  我顺利地出了门,跑到地铁站,买票上了地铁。

  我被拽出汽车,却又塞进了另一台车。

  罗嫚等她关门才开口,说:“那天阿昌就让我跟着他,说等下蒲小姐会带你出来,到时我就顶进去。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蒲小姐出来后你还没有出来。”

  又行驶了十几分钟,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

  罗嫚等她关门才开口,说:“那天阿昌就让我跟着他,说等下蒲小姐会带你出来,到时我就顶进去。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蒲小姐出来后你还没有出来。”

  再走了十几分钟,汽车停下来。开门声传来,土腥味侵入我的鼻尖。

  我被人拖着向前走,慢慢地,血腥味迎面而来。

  直到再次传来开门声。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有人推了我一把,我跪到地上,后背上察觉到湿黏。

  我用手摸了摸,粘糊糊的,不知是什么液体。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那浓浓的血腥味告诉我,我呆的地方必然不是什么好去处。

  期间我一直在试图解开手上的绳子,也试图用什么东西割开它,却无果。

  时不时地还能听到几声凄厉的惨叫。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这让我明白这里还有其他人,可我开不了口,也没有任何人对我说话。

  “可能吧。”这个声音我认得,是蒲萄,她说话的语气从来都异常平静温和:“去请医生。”

  一直挣扎到我的体力完全耗尽,身上也在发热,终于暂且睡了一会儿。

  惊醒是因为听到了开门声。

  我一路玩命狂奔,直跑得喉间都尝到了血腥气。虽然因为机票的时间问题被海关卡几分钟,但幸好还是被放行。

  “她死了?”

  竟然是蒲萄。

  “还没。”繁音的声音传来:“蒲先生还在医院,我不想贸然带她去惊扰他。”

  “倒是不会惊扰。”蒲萄笑着说:“蒲蓝今天早晨还特意叮咛我,要我看看她的死活。要我带话给她,说她的手很软,他愿意看在这双手的面子上饶她一命。”

  但我想,我这德行,已经和死没有区别了。

  繁音没说话。

  不久,关门声传来。

  我试图用脑子思考些什么事,却陷入了昏沉。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忽然听到阿昌的声音。

  “醒醒。”他的声音很遥远,还有些焦急:“苏小姐!”

  竟然是蒲萄。

  他打算送我去哪?送到蒲蓝那边?那肯定不是强奸我和打我那么简单,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杀了我。

  “快背她出来。”好像是罗嫚的声音。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去看我弟弟了。”她站起了身,说:“既然你醒了,那我也去看看他。”

  有人拽着我的手臂背起了我,一路跑着。

  血腥味越来越淡,土的味道慢慢袭来,那感觉就像待在秋千上,晃得很舒服,很轻松。

  我慢慢失去了知觉。

  印象中最后的一句话很模糊,似乎是阿昌的声音:“您确定你们不会杀她?”

  我不知道那个“您”回答了什么。

  但我想,我这德行,已经和死没有区别了。

  我这样子当然不会做什么梦,只觉得四周十分安静,我亦感觉不到我自己。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慢慢从模糊变得清晰:“她动了一下。”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是不是要醒了?”

  “可能吧。”这个声音我认得,是蒲萄,她说话的语气从来都异常平静温和:“去请医生。”

  我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成功地把眼睛睁开了。

  入眼的是一抹浅蓝色的身影。

  我很久才慢慢地看清她的脸,竟然是蒲萄。

  我一路玩命狂奔,直跑得喉间都尝到了血腥气。虽然因为机票的时间问题被海关卡几分钟,但幸好还是被放行。

  因为我觉得蒲萄的话也未必真实,跟了那个蒲蓝肯定也不会好过。

  她端庄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笑着说:“醒了?”

  “蒲小姐?”我没能发出声音,因为嘴唇太干了。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但除了那里,我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

  她微笑颔首:“医生等下就来,不过我想你已经没事了。”

  我顺利地出了门,跑到地铁站,买票上了地铁。

  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蒲小姐?”我没能发出声音,因为嘴唇太干了。

  我一路玩命狂奔,直跑得喉间都尝到了血腥气。虽然因为机票的时间问题被海关卡几分钟,但幸好还是被放行。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还没。”繁音的声音传来:“蒲先生还在医院,我不想贸然带她去惊扰他。”

  领着医生的居然是罗嫚,她看向我,目光有些别扭。

  “所以你认真考虑,是要死,还是要潇洒地活着。”她笑着说:“我上次已经跟繁先生谈过,但他坚持不肯答应这个条件。如果你觉得他把你关在那种满地尸体的地方不是在害你,那我可以告诉你,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如果不是罗小姐及时说服他的亲信放你一条生路,你现在已经死了。”

  “给她喝点水。”蒲萄吩咐。

  “知道。”她说:“这太正常了,只有你不知道。”

  “苏小姐?”是女人的声音,并且拍了拍我的脸:“醒醒。”

  罗嫚过来调了床头,给我倒了水,让我喝了一点,然后放下了水杯。

  “蒲小姐?”虽然不能大声说话,但我的喉咙总算不再干涩,能够勉强地发出声音:“你怎么救我?”

  我这样子当然不会做什么梦,只觉得四周十分安静,我亦感觉不到我自己。

  “为了我的私心。”蒲萄笑道:“现在给你两条路,回去呆着,还是去见我弟弟。”

  我愣住。

  “我弟弟和繁先生的合作已经暂停,因为你伤了他,而你是繁先生介绍的人。”蒲萄说:“我的话也许很难相信,但我弟弟很喜欢你。他不仅不打算杀你,还打算把你养在身边。”

  鬼才会相信……

  “所以你认真考虑,是要死,还是要潇洒地活着。”她笑着说:“我上次已经跟繁先生谈过,但他坚持不肯答应这个条件。如果你觉得他把你关在那种满地尸体的地方不是在害你,那我可以告诉你,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如果不是罗小姐及时说服他的亲信放你一条生路,你现在已经死了。”

  我不由看向罗嫚。

  他……

  “你们先谈谈。”蒲萄起身出了门。

  罗嫚等她关门才开口,说:“那天阿昌就让我跟着他,说等下蒲小姐会带你出来,到时我就顶进去。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蒲小姐出来后你还没有出来。”

  她是说出事那天。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那浓浓的血腥味告诉我,我呆的地方必然不是什么好去处。

  我去换了件衣服,拉开窗帘时猛然惊觉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我慢慢失去了知觉。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知道。”她说:“这太正常了,只有你不知道。”

  他……

  “哦……”我无言以对。

  我顺利地出了门,跑到地铁站,买票上了地铁。

  “跟在这种男人身边,如果你没有家世背景,就只能想尽办法为他做事,以此让他感动。拒绝就是你这种下场。”罗嫚认真地说:“那天之后,阿昌先让我回学校住,说等等看怎么说服繁先生,让他不杀我。前几天蒲小姐来找我,说你遇到了危险。”

  我问:“所以你就来了?”

  我不知道那个“您”回答了什么。

  “是。我收了钱。”她倒是不掩饰:“但我问了阿昌,他说繁音把你关在他们的私人监狱里,那里死过很多人。你被他打得浑身是伤,得了病他也不准请医生。跟了蒲先生至少还有一半的可能性让你活命,你自己选吧。”

  我觉得不该相信罗嫚和蒲小姐的话,她俩都是我的情敌:“你亲眼看到他说不准给我请医生了?”

  眼看登机口就在眼前,门口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关闭登机口,飞机眼看就要起飞。

  “阿昌亲口告诉我他都汇报给他了,但有人给你喂药吗?你被他绑着关了四天,没吃没喝还生着病!身体稍微差一点的人根本就熬不到现在!”她瞪起眼睛:“你是不是傻呀!这都不算想搞死你,那什么才算?他跟蒲小姐走得特别近,连电视都报道了!你死了他正好连婚都不用离了!”

  罗嫚过来调了床头,给我倒了水,让我喝了一点,然后放下了水杯。

  罗嫚的话算是打破了我对繁音的最后一点幻想。

  可我还是不想表态。

  因为我觉得蒲萄的话也未必真实,跟了那个蒲蓝肯定也不会好过。

  我没有主意,但至少可以明确自己绝不想回到那个阴暗潮湿的牢房。
  他一根一根地掰开了我的手指。
  入眼的是一抹浅蓝色的身影。
  “可能吧。”这个声音我认得,是蒲萄,她说话的语气从来都异常平静温和:“去请医生。”
  “你们先谈谈。”蒲萄起身出了门。
  法兰克福机场是欧洲的重要航空枢纽之一,机场面积非常大,四十分钟光走路都来不及,何况还要安检和出关。
  但我想,我这德行,已经和死没有区别了。
  我望着这间熟悉的屋子,看着掉进沙发缝隙中的小狮子玩偶,它的眼睛是两颗亮晶晶的玻璃球。
  但我想,我这德行,已经和死没有区别了。
  我问:“所以你就来了?”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是蒲萄。
  “知道。”她说:“这太正常了,只有你不知道。”
  期间我一直在试图解开手上的绳子,也试图用什么东西割开它,却无果。
  领着医生的居然是罗嫚,她看向我,目光有些别扭。
  我被松绑,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所以你认真考虑,是要死,还是要潇洒地活着。”她笑着说:“我上次已经跟繁先生谈过,但他坚持不肯答应这个条件。如果你觉得他把你关在那种满地尸体的地方不是在害你,那我可以告诉你,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如果不是罗小姐及时说服他的亲信放你一条生路,你现在已经死了。”
  她话音刚落,医生就来了,检查了一番,果然说没事了。
  印象中最后的一句话很模糊,似乎是阿昌的声音:“您确定你们不会杀她?”
  “知道。”她说:“这太正常了,只有你不知道。”
  “醒醒。”他的声音很遥远,还有些焦急:“苏小姐!”
  她走后,房间里只剩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那浓浓的血腥味告诉我,我呆的地方必然不是什么好去处。
  “是。我收了钱。”她倒是不掩饰:“但我问了阿昌,他说繁音把你关在他们的私人监狱里,那里死过很多人。你被他打得浑身是伤,得了病他也不准请医生。跟了蒲先生至少还有一半的可能性让你活命,你自己选吧。”
  罗嫚等她关门才开口,说:“那天阿昌就让我跟着他,说等下蒲小姐会带你出来,到时我就顶进去。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蒲小姐出来后你还没有出来。”
  是蒲萄。
  是蒲萄。
  我这才清醒:“繁音呢?”
  孩子的世界真好,凶猛如狮子,也可以做得这么可爱。
  我的右手腕依然不能动,两条手臂及肩膀也依旧高肿,但已经能够从地上站起来。
  罗嫚过来调了床头,给我倒了水,让我喝了一点,然后放下了水杯。
  费了一番周折,总算顺利到达机场。
  “你知道那天他要带你做什么吗?”
  我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大理石地面上,受伤的右手腕被压得剧痛。我爬不起来,右手臂却被拽出来,伴随着喀嚓一声闷响,熟悉的声音传来:“想跑?”
  直到再次传来开门声。
  时不时地还能听到几声凄厉的惨叫。
  我摸着绳结试图解开它,惊觉我的右手居然能用了。
  孩子的世界真好,凶猛如狮子,也可以做得这么可爱。
  他……
  “是。我收了钱。”她倒是不掩饰:“但我问了阿昌,他说繁音把你关在他们的私人监狱里,那里死过很多人。你被他打得浑身是伤,得了病他也不准请医生。跟了蒲先生至少还有一半的可能性让你活命,你自己选吧。”
  “可能吧。”这个声音我认得,是蒲萄,她说话的语气从来都异常平静温和:“去请医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