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九章 似此星辰非昨夜 ·月夜交心

作者:若卿言  发布时间:2015-09-29 08:03  字数:1157 

  幸亏周瑜懂水性,灵修一时昏迷,倒无大碍。守在床边等着她醒来,看着她手里还捏着那玉香囊,早已说不清是什么样的五味杂陈。这丫头,做事也不思虑后果,一点都不顾惜自己的安危,哪天要是自己不在身边可怎么办。不在身边?忽的想到这句话,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她,会离开吗?
  周瑜长叹了一口气,“我答应过母亲的,恐怕做不到了。”从腰间取下母亲所赠的玉香囊,托在手上,抚摸着它的纹路,低眉垂首,若有所思。
  “你倒观察入微,看得出我心有不悦。”周瑜怅惘,他活到如今,在此之前,每当他暗夜沉思时,从无人会在意他的心思,这偌大的府邸,众人只当他是主子,只小心谨慎地伺候着,他有不快,谁人能察,又与谁人诉说?自从母亲死后,嫡亲的兄长也各奔东西,茫茫尘世,除却伯符,世间竟已无人可真心以待。
  灵修咳嗽了几声,微微睁眼,周瑜扶她坐起,整了整她鬓边微乱的发丝,发梢间还不断有水珠滴落。还没等灵修开口,周瑜便发了话,
  “你……”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换了,现下兰兮也不在旁边,是谁帮自己换的衣服呢?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撇过头去,“是你帮我换的衣服?”
  灵修咳嗽了几声,微微睁眼,周瑜扶她坐起,整了整她鬓边微乱的发丝,发梢间还不断有水珠滴落。还没等灵修开口,周瑜便发了话,
  周瑜不作回答,只自说自话,“你先把汤喝了,不然该着凉了。”不知为何,周瑜方才的冷漠已全然不见了。
  灵修咳嗽了几声,微微睁眼,周瑜扶她坐起,整了整她鬓边微乱的发丝,发梢间还不断有水珠滴落。还没等灵修开口,周瑜便发了话,
  灵修咳嗽了几声,微微睁眼,周瑜扶她坐起,整了整她鬓边微乱的发丝,发梢间还不断有水珠滴落。还没等灵修开口,周瑜便发了话,
  周瑜长叹了一口气,“我答应过母亲的,恐怕做不到了。”从腰间取下母亲所赠的玉香囊,托在手上,抚摸着它的纹路,低眉垂首,若有所思。

  “诶,你……好像不大高兴。”思虑再三,灵修还是将心中的疑惑说出了口。“有心事,憋在心里可不好。”见他不曾答话,便忍不住又添了一句,她一向健谈,只是生平最怕的,就是这样沉默的场面了,本也不过暮色间偶遇,想着同在屋檐下,规矩似的关心几句,一时好奇一问,如今却陷入了死胡同,要想离开又认不得路,已经搭了讪也不知该如何说告退,周将军不开口,她便只能这般等下去了不成?

  “你倒观察入微,看得出我心有不悦。”周瑜怅惘,他活到如今,在此之前,每当他暗夜沉思时,从无人会在意他的心思,这偌大的府邸,众人只当他是主子,只小心谨慎地伺候着,他有不快,谁人能察,又与谁人诉说?自从母亲死后,嫡亲的兄长也各奔东西,茫茫尘世,除却伯符,世间竟已无人可真心以待。

  “今晚风大,你又落了水,先喝点姜汤暖一暖。”目光温柔,语气带着关切和担忧。灵修一时间动容了,似乎,这是第一次,有除了父亲之外的男子对自己如此温柔体贴。

  “天下名为汉室,却早已动荡不安。”深处乱世,思之念之,自小的宏图伟愿,而今只落得萧条。母亲一向以相夫教子为命,却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寄予厚望,眼见得汉室倾颓,烽烟渐起,兴亡无定之世,苦的永远是百姓。

  “你的心愿,便是使元元黎民,得免于战国?”可似乎眉间心上,别有一种哀愁。

  周瑜长叹了一口气,“我答应过母亲的,恐怕做不到了。”从腰间取下母亲所赠的玉香囊,托在手上,抚摸着它的纹路,低眉垂首,若有所思。

  “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还没等回答,只见周瑜放了手欲将它抛入水中灵修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接住,不想忘记自己是在桥边,好不容易接住了香囊,却一个不留神,自己落入了水中。眼见得此情景,周瑜一时大惊,

  “灵修——”

  周瑜长叹了一口气,“我答应过母亲的,恐怕做不到了。”从腰间取下母亲所赠的玉香囊,托在手上,抚摸着它的纹路,低眉垂首,若有所思。

  幸亏周瑜懂水性,灵修一时昏迷,倒无大碍。守在床边等着她醒来,看着她手里还捏着那玉香囊,早已说不清是什么样的五味杂陈。这丫头,做事也不思虑后果,一点都不顾惜自己的安危,哪天要是自己不在身边可怎么办。不在身边?忽的想到这句话,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她,会离开吗?

  灵修咳嗽了几声,微微睁眼,周瑜扶她坐起,整了整她鬓边微乱的发丝,发梢间还不断有水珠滴落。还没等灵修开口,周瑜便发了话,

  “今晚风大,你又落了水,先喝点姜汤暖一暖。”目光温柔,语气带着关切和担忧。灵修一时间动容了,似乎,这是第一次,有除了父亲之外的男子对自己如此温柔体贴。

  “你……”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换了,现下兰兮也不在旁边,是谁帮自己换的衣服呢?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撇过头去,“是你帮我换的衣服?”

  灵修咳嗽了几声,微微睁眼,周瑜扶她坐起,整了整她鬓边微乱的发丝,发梢间还不断有水珠滴落。还没等灵修开口,周瑜便发了话,

  周瑜一脸理所当然,“半夜三更的,难不成我还要大费周章地把兰兮叫醒吗?”这,似乎不是最关键的理由。既拜了天地,自然便是夫妻,有些事,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大晚上的,大家都睡了,你哪儿弄来的姜汤?”既然不肯吵醒兰兮,自然也不会再吵醒别人,难不成……

  周瑜不作回答,只自说自话,“你先把汤喝了,不然该着凉了。”不知为何,周瑜方才的冷漠已全然不见了。

  “我不想喝。”灵修撇撇嘴,挑食的本性开始暴露了。

  “为什么?”

  “辣。”

  周瑜一脸理所当然,“半夜三更的,难不成我还要大费周章地把兰兮叫醒吗?”这,似乎不是最关键的理由。既拜了天地,自然便是夫妻,有些事,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周瑜一脸理所当然,“半夜三更的,难不成我还要大费周章地把兰兮叫醒吗?”这,似乎不是最关键的理由。既拜了天地,自然便是夫妻,有些事,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灵修咳嗽了几声,微微睁眼,周瑜扶她坐起,整了整她鬓边微乱的发丝,发梢间还不断有水珠滴落。还没等灵修开口,周瑜便发了话,
  “你倒观察入微,看得出我心有不悦。”周瑜怅惘,他活到如今,在此之前,每当他暗夜沉思时,从无人会在意他的心思,这偌大的府邸,众人只当他是主子,只小心谨慎地伺候着,他有不快,谁人能察,又与谁人诉说?自从母亲死后,嫡亲的兄长也各奔东西,茫茫尘世,除却伯符,世间竟已无人可真心以待。
  周瑜长叹了一口气,“我答应过母亲的,恐怕做不到了。”从腰间取下母亲所赠的玉香囊,托在手上,抚摸着它的纹路,低眉垂首,若有所思。
  周瑜一脸理所当然,“半夜三更的,难不成我还要大费周章地把兰兮叫醒吗?”这,似乎不是最关键的理由。既拜了天地,自然便是夫妻,有些事,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周瑜长叹了一口气,“我答应过母亲的,恐怕做不到了。”从腰间取下母亲所赠的玉香囊,托在手上,抚摸着它的纹路,低眉垂首,若有所思。
  “今晚风大,你又落了水,先喝点姜汤暖一暖。”目光温柔,语气带着关切和担忧。灵修一时间动容了,似乎,这是第一次,有除了父亲之外的男子对自己如此温柔体贴。
  “你……”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换了,现下兰兮也不在旁边,是谁帮自己换的衣服呢?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撇过头去,“是你帮我换的衣服?”
  “大晚上的,大家都睡了,你哪儿弄来的姜汤?”既然不肯吵醒兰兮,自然也不会再吵醒别人,难不成……
  周瑜一脸理所当然,“半夜三更的,难不成我还要大费周章地把兰兮叫醒吗?”这,似乎不是最关键的理由。既拜了天地,自然便是夫妻,有些事,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为什么?”
  “辣。”
  “辣。”
  幸亏周瑜懂水性,灵修一时昏迷,倒无大碍。守在床边等着她醒来,看着她手里还捏着那玉香囊,早已说不清是什么样的五味杂陈。这丫头,做事也不思虑后果,一点都不顾惜自己的安危,哪天要是自己不在身边可怎么办。不在身边?忽的想到这句话,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她,会离开吗?
  “你的心愿,便是使元元黎民,得免于战国?”可似乎眉间心上,别有一种哀愁。
  幸亏周瑜懂水性,灵修一时昏迷,倒无大碍。守在床边等着她醒来,看着她手里还捏着那玉香囊,早已说不清是什么样的五味杂陈。这丫头,做事也不思虑后果,一点都不顾惜自己的安危,哪天要是自己不在身边可怎么办。不在身边?忽的想到这句话,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她,会离开吗?
  “辣。”
  周瑜一脸理所当然,“半夜三更的,难不成我还要大费周章地把兰兮叫醒吗?”这,似乎不是最关键的理由。既拜了天地,自然便是夫妻,有些事,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周瑜一脸理所当然,“半夜三更的,难不成我还要大费周章地把兰兮叫醒吗?”这,似乎不是最关键的理由。既拜了天地,自然便是夫妻,有些事,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周瑜长叹了一口气,“我答应过母亲的,恐怕做不到了。”从腰间取下母亲所赠的玉香囊,托在手上,抚摸着它的纹路,低眉垂首,若有所思。
  “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还没等回答,只见周瑜放了手欲将它抛入水中灵修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接住,不想忘记自己是在桥边,好不容易接住了香囊,却一个不留神,自己落入了水中。眼见得此情景,周瑜一时大惊,
  周瑜一脸理所当然,“半夜三更的,难不成我还要大费周章地把兰兮叫醒吗?”这,似乎不是最关键的理由。既拜了天地,自然便是夫妻,有些事,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天下名为汉室,却早已动荡不安。”深处乱世,思之念之,自小的宏图伟愿,而今只落得萧条。母亲一向以相夫教子为命,却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寄予厚望,眼见得汉室倾颓,烽烟渐起,兴亡无定之世,苦的永远是百姓。
  “今晚风大,你又落了水,先喝点姜汤暖一暖。”目光温柔,语气带着关切和担忧。灵修一时间动容了,似乎,这是第一次,有除了父亲之外的男子对自己如此温柔体贴。
  “大晚上的,大家都睡了,你哪儿弄来的姜汤?”既然不肯吵醒兰兮,自然也不会再吵醒别人,难不成……
  “辣。”
  “诶,你……好像不大高兴。”思虑再三,灵修还是将心中的疑惑说出了口。“有心事,憋在心里可不好。”见他不曾答话,便忍不住又添了一句,她一向健谈,只是生平最怕的,就是这样沉默的场面了,本也不过暮色间偶遇,想着同在屋檐下,规矩似的关心几句,一时好奇一问,如今却陷入了死胡同,要想离开又认不得路,已经搭了讪也不知该如何说告退,周将军不开口,她便只能这般等下去了不成?

若卿言说:

乔倩:喂,喂,在线吗?
若卿言:乔姑娘,目前还没你的戏。
乔倩:我知道,就想问问,我男票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若卿言:额……你急吗?
乔倩:急,在线等。
若卿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夫君大概欠教育

不用存钱付房租,不用费心添衣服,不用哀嚎没老公,如此甚好。

作者:老谭飞鱼
标签:古代言情

秀色可餐:夫君请笑纳

一穷二白没有田,胡蔓一朝穿越竟然变成丑陋呆傻小农女。

作者:夜灯初上
标签:古代言情

武惠妃传

曾经的他雄心壮志,接近她,却为夺取瑰丽江山。

作者:如婧如织
标签:古代言情

农家小娇娘

林颜娘从未想过自己会嫁给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可是她嫁了!

作者:王梓芸
标签:古代言情

嫡色

一朝穿越,她成了南临王朝的相府嫡女,哪知未婚夫却欲杀她。

作者:冷沐清风
标签:古代言情

枕上私宠:辣妻,你好萌

相恋三年,男友殷少亭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勾结,还欲谋杀她!

作者:默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