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冷箭冰仇病沉疴 ·孙策之死

作者:若卿言  发布时间:2015-10-13 08:03  字数:3052 

  “真的?”灵修放开紧抱着的手,胡乱擦了擦泪。可是历史如此,当真会因为她的介入有所改变吗?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怕一睁眼,再见到你,不过丹青汉史里,铁马金戈,那寥寥几笔。
  寒来暑往,屈指光阴几回虚度,时光会让人渐渐忘却一些事,或喜或悲,只放在那里,不愿去碰触,然而逃避却并不代表它会消逝不再。它依旧在慢慢靠近,直到你快将它全部忘却的时候,再给予你重重的一击,甚至,是带来更大的痛苦折磨。建安五年,还是这般平淡无奇的年月,却又是一度生死离别。
  信笺里满满是幸福喜悦,灵修看着信中的字眼嘴角含笑,却看到书信末尾的建安五年,又是一阵愁眉紧锁。姐姐,这离愁死讯,还有多远?你可还能承受?
  如此情形,不知曾在书中戏里见过多少次,可是那些都不是真的,可眼前的悲伤,安静地可怕,这样的看透,惹人心疼。“姐姐,我……”憋了许久的话,欲言又止。
  “傻丫头,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还在一天,我就会守护你一天。你整日惹是生非,要是没有我,你该怎么办?”留你一个人在世上,我不放心,更不忍心。
  “傻丫头,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还在一天,我就会守护你一天。你整日惹是生非,要是没有我,你该怎么办?”留你一个人在世上,我不放心,更不忍心。
  绍儿才两岁,很多事,他还不懂,他还痴痴地问着,父亲去了哪里?可每每看到母亲伤心的样子,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却只是扑在母亲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抱着母亲,“绍儿错了,绍儿再也不问了,母亲不哭……”这么小的孩子,却又那么懂事,想到如今,真真叫人心疼不已
  “信,信。夫人纵有通天彻地之能,公瑾也非信不可。”她与众不同是一定的,时而语出惊人他也早已见怪不怪,不过……“不过既然如此,夫人何不算一算孩子的名字呢?”一句调笑,料也无伤大雅吧。
  “信,信。夫人纵有通天彻地之能,公瑾也非信不可。”她与众不同是一定的,时而语出惊人他也早已见怪不怪,不过……“不过既然如此,夫人何不算一算孩子的名字呢?”一句调笑,料也无伤大雅吧。
  “真的?”灵修放开紧抱着的手,胡乱擦了擦泪。可是历史如此,当真会因为她的介入有所改变吗?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怕一睁眼,再见到你,不过丹青汉史里,铁马金戈,那寥寥几笔。
  “知道了,大将军。”灵修拱手回笑,半倚在榻上,歪头问一旁的周瑜,“周郎,给你的小将军起个名字吧。”虽然早就知道了这孩子的名姓,却还是如此期待。
  灵修低眉,声音也禁不住颤抖起来,“姐姐……”
  “那……如果是个女儿呢?”其实,这才是灵修最想知道的,谁叫历史太重男轻女,都没记载周瑜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好了,别多想了,你现在有身孕,大夫说你身子弱,要多休息。”理了理爱妻微乱的鬓角,驰骋沙场的将军此时满眼净是宠溺。
  绝难忘怀……脑海中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短短几字,足以触动心弦,大概便是这深情厚爱让她难以割舍,决计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走完余下的岁月。人生一世,最美的是情,最难得的是爱,既相知相守,千年纵横又如何?“周郎……”一时情动,不觉语塞,任凭泪水划过脸颊。
  “绍儿还那么小,伯符就……”群雄逐鹿,可怜稚子无辜,却遭此丧父之祸。昔日人称孙策“小霸王”,纵横江东数载,正是后人诗中的江东才俊,可他生命何其短,竟比项羽还少四载时光。
  “那……如果是个女儿呢?”其实,这才是灵修最想知道的,谁叫历史太重男轻女,都没记载周瑜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我就知道,早就知道……”乔琬幽幽地开了口,语气平静地让人窥探不出心情。
  “嫣?为什么?”
  “哎,夫人息怒,夫人息怒啊。”这连连讨饶的样子,真真没了当初淮水畔的潇洒和高冷,不过,似乎别有一番让人心动之处。收了收那方才的调笑表情,周瑜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比较严肃,灵修在一旁直笑,半晌儿,他复又开口道,“我都想好了,若是男儿,就叫周循,望他能承袭先人遗风,循我治世之志。”
  周瑜拥她入怀中,灵修靠在他肩上,泪湿了青衫素服,“傻丫头,哭什么?”他似是笑着说的,言语中却又带着几分心疼。
  “哎,夫人息怒,夫人息怒啊。”这连连讨饶的样子,真真没了当初淮水畔的潇洒和高冷,不过,似乎别有一番让人心动之处。收了收那方才的调笑表情,周瑜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比较严肃,灵修在一旁直笑,半晌儿,他复又开口道,“我都想好了,若是男儿,就叫周循,望他能承袭先人遗风,循我治世之志。”
  “哦,没什么。只是想着,和姐姐分别快两年了,绍儿从出生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他呢。”灵修苦笑着,想见,却又怕相见,自知重逢之日是何种情景,相隔千里,纵有心相助,又如何挡得住这天灾人祸。
  “绍儿还那么小,伯符就……”群雄逐鹿,可怜稚子无辜,却遭此丧父之祸。昔日人称孙策“小霸王”,纵横江东数载,正是后人诗中的江东才俊,可他生命何其短,竟比项羽还少四载时光。
  如此情形,不知曾在书中戏里见过多少次,可是那些都不是真的,可眼前的悲伤,安静地可怕,这样的看透,惹人心疼。“姐姐,我……”憋了许久的话,欲言又止。
  “真的?”灵修放开紧抱着的手,胡乱擦了擦泪。可是历史如此,当真会因为她的介入有所改变吗?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怕一睁眼,再见到你,不过丹青汉史里,铁马金戈,那寥寥几笔。
  “小将军?他才多大,你怎么知道是男是女?”难不成,又是这丫头的想当然?
  信笺里满满是幸福喜悦,灵修看着信中的字眼嘴角含笑,却看到书信末尾的建安五年,又是一阵愁眉紧锁。姐姐,这离愁死讯,还有多远?你可还能承受?
  “后悔,我一直在后悔,后悔不曾早些嫁他,后悔这两年的时光里与他相聚的太少,那天他去狩猎,离府之前绍儿牵着他的衣角不让他离开,我该让绍儿任性一回的……我……”想起那日种种,还是忍不住声泪具下,乔琬擦了擦泪,抬头看了一眼汉瓦挡住的天,“若早知我于他的夫妻缘分只有两年,他去哪里我都要跟着,哪怕,能多看一眼也好。”
  “小将军?他才多大,你怎么知道是男是女?”难不成,又是这丫头的想当然?
  “姐姐,你知道什么?你,你在说什么呀?”害怕她伤心欲绝,谁知她却不哭不闹,如此平静,可这般,灵修却更是放不下担忧了。
  “因为那日淮水初见,你抚琴一弦故误,那时嫣然一笑,我此生绝难忘怀。”
  灵修低眉,声音也禁不住颤抖起来,“姐姐……”
  “姐姐,若你早知今日之事,倘若可以选择,你跟姐夫,你还会不会……我是说,这姻缘宿命,你可曾后悔?”
  哭什么?是啊,哭什么呢?玉堂金马,才貌仙郎,多少人求而不得,可让灵修忧叹的,是今日的时光和来日的……。十年,还有多久,这个世界,还会有多少哀伤在等着?“周郎,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对不对?”灵修勉强收了眼泪,啜泣着问道。周瑜是怎样地回答,灵修已经记不得了,横竖,是叫她千万安心的话。灵修只记得,数日之后,周瑜一进门,就带来了孙策的死讯。看来注定的事,千躲万躲也避不开。
  “灵修,你怎么了?”方才眉梢带笑,又忽然眼角含愁,看着灵修这迷茫的神色,周瑜又不知是何缘由。
  如此情形,不知曾在书中戏里见过多少次,可是那些都不是真的,可眼前的悲伤,安静地可怕,这样的看透,惹人心疼。“姐姐,我……”憋了许久的话,欲言又止。
  “好了,别多想了,你现在有身孕,大夫说你身子弱,要多休息。”理了理爱妻微乱的鬓角,驰骋沙场的将军此时满眼净是宠溺。
  周瑜拥她入怀中,灵修靠在他肩上,泪湿了青衫素服,“傻丫头,哭什么?”他似是笑着说的,言语中却又带着几分心疼。
  寒来暑往,屈指光阴几回虚度,时光会让人渐渐忘却一些事,或喜或悲,只放在那里,不愿去碰触,然而逃避却并不代表它会消逝不再。它依旧在慢慢靠近,直到你快将它全部忘却的时候,再给予你重重的一击,甚至,是带来更大的痛苦折磨。建安五年,还是这般平淡无奇的年月,却又是一度生死离别。

  信笺里满满是幸福喜悦,灵修看着信中的字眼嘴角含笑,却看到书信末尾的建安五年,又是一阵愁眉紧锁。姐姐,这离愁死讯,还有多远?你可还能承受?

  “姐姐,若你早知今日之事,倘若可以选择,你跟姐夫,你还会不会……我是说,这姻缘宿命,你可曾后悔?”

  “灵修,你怎么了?”方才眉梢带笑,又忽然眼角含愁,看着灵修这迷茫的神色,周瑜又不知是何缘由。

  “哦,没什么。只是想着,和姐姐分别快两年了,绍儿从出生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他呢。”灵修苦笑着,想见,却又怕相见,自知重逢之日是何种情景,相隔千里,纵有心相助,又如何挡得住这天灾人祸。

  “好了,别多想了,你现在有身孕,大夫说你身子弱,要多休息。”理了理爱妻微乱的鬓角,驰骋沙场的将军此时满眼净是宠溺。

  “知道了,大将军。”灵修拱手回笑,半倚在榻上,歪头问一旁的周瑜,“周郎,给你的小将军起个名字吧。”虽然早就知道了这孩子的名姓,却还是如此期待。

  “小将军?他才多大,你怎么知道是男是女?”难不成,又是这丫头的想当然?

  “我……我说,我能掐会算,算出来的,你信不信?”看历史书看的,你信不信?不过目前看来历史已经乱了,按照出生年份来说,这孩子到底比自己大还是小呢?这个问题困扰了灵修很久,最后她表示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横竖纠结到底这也是既成事实了。

  “信,信。夫人纵有通天彻地之能,公瑾也非信不可。”她与众不同是一定的,时而语出惊人他也早已见怪不怪,不过……“不过既然如此,夫人何不算一算孩子的名字呢?”一句调笑,料也无伤大雅吧。

  “哎,夫人息怒,夫人息怒啊。”这连连讨饶的样子,真真没了当初淮水畔的潇洒和高冷,不过,似乎别有一番让人心动之处。收了收那方才的调笑表情,周瑜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比较严肃,灵修在一旁直笑,半晌儿,他复又开口道,“我都想好了,若是男儿,就叫周循,望他能承袭先人遗风,循我治世之志。”

  “你……”灵修双眼直瞪着周瑜,直教是哭笑不得,她倒真能说出这孩子的名字,只是这样一来,会不会更乱了?毕竟,这事儿是从历史书上看来的,要名字真是这么来的,强迫症一犯,这似乎就陷入一个死循环了,这样,好像不大好吧。“你……”

  “姐姐,你千万别——”

  “哎,夫人息怒,夫人息怒啊。”这连连讨饶的样子,真真没了当初淮水畔的潇洒和高冷,不过,似乎别有一番让人心动之处。收了收那方才的调笑表情,周瑜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比较严肃,灵修在一旁直笑,半晌儿,他复又开口道,“我都想好了,若是男儿,就叫周循,望他能承袭先人遗风,循我治世之志。”

  “那……如果是个女儿呢?”其实,这才是灵修最想知道的,谁叫历史太重男轻女,都没记载周瑜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诶,夫人不是说,测算出来他是个小将军吗?为何还有此一问呢?”

  “我……没说这一回,说以后呢,以后要是……”话一出口,灵修立刻就后悔了,天,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似乎有点……嗯……那什么。这回她只能双手捂脸,透过指缝看看夫君的表情了。

  周瑜拿开她覆在脸上的双手,微微含笑,目光对上她的双眸,缓缓答道,“如果是个女儿,就单名一个嫣字。”

  灵修低眉,声音也禁不住颤抖起来,“姐姐……”

  “嫣?为什么?”

  “因为那日淮水初见,你抚琴一弦故误,那时嫣然一笑,我此生绝难忘怀。”

  绝难忘怀……脑海中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短短几字,足以触动心弦,大概便是这深情厚爱让她难以割舍,决计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走完余下的岁月。人生一世,最美的是情,最难得的是爱,既相知相守,千年纵横又如何?“周郎……”一时情动,不觉语塞,任凭泪水划过脸颊。

  周瑜拥她入怀中,灵修靠在他肩上,泪湿了青衫素服,“傻丫头,哭什么?”他似是笑着说的,言语中却又带着几分心疼。

  如此情形,不知曾在书中戏里见过多少次,可是那些都不是真的,可眼前的悲伤,安静地可怕,这样的看透,惹人心疼。“姐姐,我……”憋了许久的话,欲言又止。

  哭什么?是啊,哭什么呢?玉堂金马,才貌仙郎,多少人求而不得,可让灵修忧叹的,是今日的时光和来日的……。十年,还有多久,这个世界,还会有多少哀伤在等着?“周郎,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对不对?”灵修勉强收了眼泪,啜泣着问道。周瑜是怎样地回答,灵修已经记不得了,横竖,是叫她千万安心的话。灵修只记得,数日之后,周瑜一进门,就带来了孙策的死讯。看来注定的事,千躲万躲也避不开。

  “绍儿还那么小,伯符就……”群雄逐鹿,可怜稚子无辜,却遭此丧父之祸。昔日人称孙策“小霸王”,纵横江东数载,正是后人诗中的江东才俊,可他生命何其短,竟比项羽还少四载时光。

  “绍儿还小,或许未解这其中伤痛,可是姐姐……如今,她怎样了呢?”恩爱欢愉,不过两载,今后的岁月,会否成为无尽的伤痛?灵修低头不语,眉间心上覆满哀愁,此时眼前仿佛浮现那日出嫁时的情景。新妇红装羞怯,未知前路悲喜,她曾劝慰恩父义姐,此桩婚事定是美满姻缘。话虽如此,可她已料知前事,今日之讯也早已洞悉,又是一场死别,是白纸黑字结局已定,还是天妒英才难留住?早前放下的一颗心,如今又免不住想起十年后。掩不住伤心泪,改不得死离别,灵修扑到周瑜怀里,死死抱住他,选择不管不顾,可现实总会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她已经变得不再是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她了。

  寒来暑往,屈指光阴几回虚度,时光会让人渐渐忘却一些事,或喜或悲,只放在那里,不愿去碰触,然而逃避却并不代表它会消逝不再。它依旧在慢慢靠近,直到你快将它全部忘却的时候,再给予你重重的一击,甚至,是带来更大的痛苦折磨。建安五年,还是这般平淡无奇的年月,却又是一度生死离别。

  “灵修,你……”周瑜想扶起她的肩,为她拭一拭脸上的泪,却发现他一动,灵修便哭的更伤心了。

  “你答应过我,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是不是?我好害怕,我……”

  “傻丫头,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还在一天,我就会守护你一天。你整日惹是生非,要是没有我,你该怎么办?”留你一个人在世上,我不放心,更不忍心。

  “真的?”灵修放开紧抱着的手,胡乱擦了擦泪。可是历史如此,当真会因为她的介入有所改变吗?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怕一睁眼,再见到你,不过丹青汉史里,铁马金戈,那寥寥几笔。

  当日,车马徐行离巴丘而去,再到建业时,只见满眼净是肃穆哀伤。周瑜带兵至吴郡奔丧,从此以中护军身份和长史张昭共同掌管诸事务,孙权即兄位为新任吴侯,江东还是要朝着它该去的方向前进。只是那个一身孝服的柔弱女子,她的丈夫本是这江东之主,如今却已独眠黄土,留下孀妻弱子空对着灵堂的素烛白帏。

  “姐姐,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昨日欢愉仍在眼前,如何转眼便人去物也非?不哭,是因为她的泪,已经流干了吗?

  “我就知道,早就知道……”乔琬幽幽地开了口,语气平静地让人窥探不出心情。

  “我就知道,早就知道……”乔琬幽幽地开了口,语气平静地让人窥探不出心情。

  “姐姐,你知道什么?你,你在说什么呀?”害怕她伤心欲绝,谁知她却不哭不闹,如此平静,可这般,灵修却更是放不下担忧了。

  乔琬苦笑一声,双眼呆呆地望着灵位上的名字,“孙郎如此雄心壮志,早就树敌无数,我无时无刻不为他担心。如今,我终于不必再担心了,灵修,你说,老天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姐姐,你千万别——”

  “灵修,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绍儿还小,父亲又年事已高,我还有太多牵挂。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更不会寻短见的。”

  “好了,别多想了,你现在有身孕,大夫说你身子弱,要多休息。”理了理爱妻微乱的鬓角,驰骋沙场的将军此时满眼净是宠溺。

  如此情形,不知曾在书中戏里见过多少次,可是那些都不是真的,可眼前的悲伤,安静地可怕,这样的看透,惹人心疼。“姐姐,我……”憋了许久的话,欲言又止。

  “我……我说,我能掐会算,算出来的,你信不信?”看历史书看的,你信不信?不过目前看来历史已经乱了,按照出生年份来说,这孩子到底比自己大还是小呢?这个问题困扰了灵修很久,最后她表示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横竖纠结到底这也是既成事实了。

  “灵修,你想说什么,不必顾虑。”乔琬将手中的冥纸放入火中,抬手拭去身旁幼子脸上的泪珠。

  绍儿才两岁,很多事,他还不懂,他还痴痴地问着,父亲去了哪里?可每每看到母亲伤心的样子,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却只是扑在母亲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抱着母亲,“绍儿错了,绍儿再也不问了,母亲不哭……”这么小的孩子,却又那么懂事,想到如今,真真叫人心疼不已

  “姐姐,若你早知今日之事,倘若可以选择,你跟姐夫,你还会不会……我是说,这姻缘宿命,你可曾后悔?”

  “后悔,我一直在后悔,后悔不曾早些嫁他,后悔这两年的时光里与他相聚的太少,那天他去狩猎,离府之前绍儿牵着他的衣角不让他离开,我该让绍儿任性一回的……我……”想起那日种种,还是忍不住声泪具下,乔琬擦了擦泪,抬头看了一眼汉瓦挡住的天,“若早知我于他的夫妻缘分只有两年,他去哪里我都要跟着,哪怕,能多看一眼也好。”

  “真的?”灵修放开紧抱着的手,胡乱擦了擦泪。可是历史如此,当真会因为她的介入有所改变吗?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怕一睁眼,再见到你,不过丹青汉史里,铁马金戈,那寥寥几笔。

  “真的?”灵修放开紧抱着的手,胡乱擦了擦泪。可是历史如此,当真会因为她的介入有所改变吗?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怕一睁眼,再见到你,不过丹青汉史里,铁马金戈,那寥寥几笔。

  如此情形,不知曾在书中戏里见过多少次,可是那些都不是真的,可眼前的悲伤,安静地可怕,这样的看透,惹人心疼。“姐姐,我……”憋了许久的话,欲言又止。

  “绍儿还那么小,伯符就……”群雄逐鹿,可怜稚子无辜,却遭此丧父之祸。昔日人称孙策“小霸王”,纵横江东数载,正是后人诗中的江东才俊,可他生命何其短,竟比项羽还少四载时光。

  灵修低眉,声音也禁不住颤抖起来,“姐姐……”
  “真的?”灵修放开紧抱着的手,胡乱擦了擦泪。可是历史如此,当真会因为她的介入有所改变吗?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怕一睁眼,再见到你,不过丹青汉史里,铁马金戈,那寥寥几笔。
  绝难忘怀……脑海中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短短几字,足以触动心弦,大概便是这深情厚爱让她难以割舍,决计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走完余下的岁月。人生一世,最美的是情,最难得的是爱,既相知相守,千年纵横又如何?“周郎……”一时情动,不觉语塞,任凭泪水划过脸颊。
  “姐姐,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昨日欢愉仍在眼前,如何转眼便人去物也非?不哭,是因为她的泪,已经流干了吗?
  信笺里满满是幸福喜悦,灵修看着信中的字眼嘴角含笑,却看到书信末尾的建安五年,又是一阵愁眉紧锁。姐姐,这离愁死讯,还有多远?你可还能承受?
  “姐姐,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昨日欢愉仍在眼前,如何转眼便人去物也非?不哭,是因为她的泪,已经流干了吗?
  乔琬苦笑一声,双眼呆呆地望着灵位上的名字,“孙郎如此雄心壮志,早就树敌无数,我无时无刻不为他担心。如今,我终于不必再担心了,灵修,你说,老天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绝难忘怀……脑海中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短短几字,足以触动心弦,大概便是这深情厚爱让她难以割舍,决计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走完余下的岁月。人生一世,最美的是情,最难得的是爱,既相知相守,千年纵横又如何?“周郎……”一时情动,不觉语塞,任凭泪水划过脸颊。
  “好了,别多想了,你现在有身孕,大夫说你身子弱,要多休息。”理了理爱妻微乱的鬓角,驰骋沙场的将军此时满眼净是宠溺。
  “我就知道,早就知道……”乔琬幽幽地开了口,语气平静地让人窥探不出心情。
  周瑜拥她入怀中,灵修靠在他肩上,泪湿了青衫素服,“傻丫头,哭什么?”他似是笑着说的,言语中却又带着几分心疼。
  当日,车马徐行离巴丘而去,再到建业时,只见满眼净是肃穆哀伤。周瑜带兵至吴郡奔丧,从此以中护军身份和长史张昭共同掌管诸事务,孙权即兄位为新任吴侯,江东还是要朝着它该去的方向前进。只是那个一身孝服的柔弱女子,她的丈夫本是这江东之主,如今却已独眠黄土,留下孀妻弱子空对着灵堂的素烛白帏。
  “嫣?为什么?”

若卿言说:

孙策:姑娘,刚加了戏就让我归天,这是想冤魂缠绕不成?
若卿言:主公息怒,小女子只是想邀您先退场一步,一同看戏。
孙策:罢了,上瓜子。你,继续写戏去。
若卿言:诺。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