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九章:栽赃

作者:晏百年  发布时间:2015-09-29 00:01  字数:2293 

  宋天枢一番苦心孤诣本以为这是件两全其美的事,可是后来,好好的赵倾月为何变成了“蒙竖”?在第一次刺杀失败后发生了什么,赵倾月并没有回到仞柳阁,那么他是死是活?皇宫中出现的另一股势力,会是谁?赵倾月和这些身份不明之人,又是否有关联?
  刺客所用的短剑和他的样貌皆透露出,刺杀平西侯的人是一个叫蒙竖的人。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林家,也吩咐知道此事的禁军守住嘴巴,因为蒙竖是他在暗里的人。而这件事被明极知晓让他深觉有必要清理下身边的人,宋天枢虽有心让蒙竖转向明处,但也没有太过让他被大家知晓,不过都是为皇帝效命的人,所以和禁军高层多少有些来往,确实是抵赖不得身边有这个人。
  刺客所用的短剑和他的样貌皆透露出,刺杀平西侯的人是一个叫蒙竖的人。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林家,也吩咐知道此事的禁军守住嘴巴,因为蒙竖是他在暗里的人。而这件事被明极知晓让他深觉有必要清理下身边的人,宋天枢虽有心让蒙竖转向明处,但也没有太过让他被大家知晓,不过都是为皇帝效命的人,所以和禁军高层多少有些来往,确实是抵赖不得身边有这个人。
  这确实是一个圈套,因为蒙竖在平西侯被刺当晚被一黑衣人所伤,伤口恰巧在左臂,然而不久便身中剧毒而亡。明极要求蒙竖出面,可这世上已经没有了这个人。如果宋天枢坦白告知蒙竖已死,这难免让人觉得有自己杀人灭口的嫌疑,于是他最终选择了让蒙竖依旧存在于这个世间,一个完好的蒙竖。
  
  “陛下总归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就请皇上将当晚与刺客接触的侍卫们和蒙竖请来,说清当晚之事,可好?”林淮绪终于按捺不住开了口。明极也大声道:“陛下如此拖拉,一点也不痛快,怎么也不像是能打仗的将军。”如此明显讽刺宋天枢墨迹,宋天枢也不与他计较。“乘风,你邺昌楼去传蒙竖来吧。”
  这件事洗清嫌疑的方法就是这么简单,假扮蒙竖的人宋天枢也早就准备妥当,可他却不急着叫出蒙竖。为什么要急着把他叫出来,多听听明极与林淮绪对这件事怎么说,像是明极究竟是如何得知蒙竖是自己身边人的,毕竟言多必失。面前的明极仍是咄咄逼人的口气和凌厉的神情,林淮绪则是不经意看向他时,时不时透露的疑虑。
  蒙竖为皇帝心腹,武艺高强,皇帝有心将他放在明处培养,单毓与乘风多少见过几次,所以才会在那日夜里如此反应。邺昌楼位于皇宫西北角,四周冷清荒芜,安静得过分,颇有几番冷宫的感觉。而事实上,邺昌楼确实与冷宫临近,待乘风到那里时,蒙竖只身站在楼外,像是等待着他的到来。
  宋天枢早在单毓与乘风向上禀报来的消息便得知,他落入了一个圈套。准确说是,他被人借刀使了。借刀杀人反被借刀,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倾月确实是他找来的,仞柳阁是个江湖中的杀手组织,只要给钱什么事都做,于是他给了仞柳阁阁主赵倾月一张皇宫西南角的地图并以重金买平西侯林淮胜一命。仞柳阁如何会想到这次的金主便是当今圣上,而赵倾月是不会放过这刺杀平西侯的机会。
  准确地说,是假的蒙竖。假蒙竖见乘风来,没有说话,只是和他点了点头,然后就自行向议事殿行去。这很符合蒙竖的性格,话少,冷漠。乘风跟在他的身后,一路两个人都不说话,因为禁地和冷宫相近的,一路很是冷清,途经冷宫夜泉宫时,乘风突然出声道:“那日晚上究竟是不是你?”
  宋天枢早在单毓与乘风向上禀报来的消息便得知,他落入了一个圈套。准确说是,他被人借刀使了。借刀杀人反被借刀,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倾月确实是他找来的,仞柳阁是个江湖中的杀手组织,只要给钱什么事都做,于是他给了仞柳阁阁主赵倾月一张皇宫西南角的地图并以重金买平西侯林淮胜一命。仞柳阁如何会想到这次的金主便是当今圣上,而赵倾月是不会放过这刺杀平西侯的机会。
  潕阳长公主及笄之礼过后,就是该算算平西侯一事了。这日的议事殿是从未有过的剑拔弩张,太祖坐在首席,他的右侧立着禁军的九位大队长。左侧则是当今中书令林淮绪,他们的身后立着的是晚宴当日与刺客交手过的平西侯手下,统称为林家人。紧张的气氛是来自平西侯的手下们和皇宫禁军,最大的源头是一个叫明极的人。明极不知从哪得到消息,刺杀平西侯的刺客是皇上身边的人,所以他希望皇上能交出这个人给平西侯一事做个交代。
  他的口吻是一如既往的平淡,神情无波从容。以退为进,让那风风火火的明极也不得不收敛了气势。乘风得令,前去邺昌楼传令。邺昌楼是皇宫禁地,里面住的人都是皇上暗中的人,和皇宫禁军一样是为皇帝效命,只不过一个在暗一个在明。既然都是为皇帝效命,多少总会有些来往。暗中的人有暗中的规矩,所以一般和禁军来往不多,而禁军中也只是有大队长级别的人才和他们有些交集。
  乘风应了一声,两个人便像之前一般一前一后离去。那个假蒙竖的尸体,则在夜泉宫杂草丛生的院子里,化作一滩血水,融入泥土中。
  这个蒙竖当然不会是之前的蒙竖,反正林家人对蒙竖不了解,而禁军高层对蒙竖的认知也不多,只知道他是个武艺高强话不多的人,找人假扮瞒天过海最好不过。
  这确实是一个圈套,因为蒙竖在平西侯被刺当晚被一黑衣人所伤,伤口恰巧在左臂,然而不久便身中剧毒而亡。明极要求蒙竖出面,可这世上已经没有了这个人。如果宋天枢坦白告知蒙竖已死,这难免让人觉得有自己杀人灭口的嫌疑,于是他最终选择了让蒙竖依旧存在于这个世间,一个完好的蒙竖。
  宋天枢一番苦心孤诣本以为这是件两全其美的事,可是后来,好好的赵倾月为何变成了“蒙竖”?在第一次刺杀失败后发生了什么,赵倾月并没有回到仞柳阁,那么他是死是活?皇宫中出现的另一股势力,会是谁?赵倾月和这些身份不明之人,又是否有关联?
  潕阳长公主及笄之礼过后,就是该算算平西侯一事了。这日的议事殿是从未有过的剑拔弩张,太祖坐在首席,他的右侧立着禁军的九位大队长。左侧则是当今中书令林淮绪,他们的身后立着的是晚宴当日与刺客交手过的平西侯手下,统称为林家人。紧张的气氛是来自平西侯的手下们和皇宫禁军,最大的源头是一个叫明极的人。明极不知从哪得到消息,刺杀平西侯的刺客是皇上身边的人,所以他希望皇上能交出这个人给平西侯一事做个交代。
  潕阳长公主及笄之礼过后,就是该算算平西侯一事了。这日的议事殿是从未有过的剑拔弩张,太祖坐在首席,他的右侧立着禁军的九位大队长。左侧则是当今中书令林淮绪,他们的身后立着的是晚宴当日与刺客交手过的平西侯手下,统称为林家人。紧张的气氛是来自平西侯的手下们和皇宫禁军,最大的源头是一个叫明极的人。明极不知从哪得到消息,刺杀平西侯的刺客是皇上身边的人,所以他希望皇上能交出这个人给平西侯一事做个交代。

  宋天枢早在单毓与乘风向上禀报来的消息便得知,他落入了一个圈套。准确说是,他被人借刀使了。借刀杀人反被借刀,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倾月确实是他找来的,仞柳阁是个江湖中的杀手组织,只要给钱什么事都做,于是他给了仞柳阁阁主赵倾月一张皇宫西南角的地图并以重金买平西侯林淮胜一命。仞柳阁如何会想到这次的金主便是当今圣上,而赵倾月是不会放过这刺杀平西侯的机会。

  宋天枢一番苦心孤诣本以为这是件两全其美的事,可是后来,好好的赵倾月为何变成了“蒙竖”?在第一次刺杀失败后发生了什么,赵倾月并没有回到仞柳阁,那么他是死是活?皇宫中出现的另一股势力,会是谁?赵倾月和这些身份不明之人,又是否有关联?

  刺客所用的短剑和他的样貌皆透露出,刺杀平西侯的人是一个叫蒙竖的人。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林家,也吩咐知道此事的禁军守住嘴巴,因为蒙竖是他在暗里的人。而这件事被明极知晓让他深觉有必要清理下身边的人,宋天枢虽有心让蒙竖转向明处,但也没有太过让他被大家知晓,不过都是为皇帝效命的人,所以和禁军高层多少有些来往,确实是抵赖不得身边有这个人。

  那些身份不明之人似乎早就潜伏在他的身边多时,只在现在慢慢浮现,妄想给他致命一击。可宋天枢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他宋天枢怎么会蠢到用自己的人去刺杀平西侯并且还让留下证据给对方呢,皇帝自己吃了个哑巴亏不能跟谁说,只能咬定这明显是有人栽赃嫁祸。武器可以是仿制,模样可以是易容,那伤口呢?天下有这么多巧合吗?林淮绪不敢怀疑是皇上派人暗杀了他的弟弟,林家站得高,树敌是难免的,他派人去泉州找的那个人虽然和皇帝有关系,却不能吃准皇帝会和他合作。

  潕阳长公主及笄之礼过后,就是该算算平西侯一事了。这日的议事殿是从未有过的剑拔弩张,太祖坐在首席,他的右侧立着禁军的九位大队长。左侧则是当今中书令林淮绪,他们的身后立着的是晚宴当日与刺客交手过的平西侯手下,统称为林家人。紧张的气氛是来自平西侯的手下们和皇宫禁军,最大的源头是一个叫明极的人。明极不知从哪得到消息,刺杀平西侯的刺客是皇上身边的人,所以他希望皇上能交出这个人给平西侯一事做个交代。

  林淮绪不是没见过那张刺客的画像,一张平淡无奇的脸,让他无从下手。可就在昨日,平西侯死后第四天,明极突然跟他说那个刺客是皇帝的人。且说的有凭有据,即使当场林淮绪嘴上还在说皇帝不会这样做,心里却难免会烙下疙瘩,毕竟皇帝之前向他隐瞒了蒙竖之事。

  明极拿着刺客的画像,一定要皇帝请出蒙竖来验证,口气咄咄逼人。林淮绪口中不温不火地责怪着他在皇帝面前要有礼数,然而口气太过于平淡,显得毫无震慑力。宋天枢的态度让林淮绪心凉,他越是不肯请出蒙竖,这越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林淮绪又不是那种皇帝的死忠党。宋天枢不急不慢的态度让他坐如针毡,一向平静的他也觉得自己急躁了起来。

  这确实是一个圈套,因为蒙竖在平西侯被刺当晚被一黑衣人所伤,伤口恰巧在左臂,然而不久便身中剧毒而亡。明极要求蒙竖出面,可这世上已经没有了这个人。如果宋天枢坦白告知蒙竖已死,这难免让人觉得有自己杀人灭口的嫌疑,于是他最终选择了让蒙竖依旧存在于这个世间,一个完好的蒙竖。

  他的口吻是一如既往的平淡,神情无波从容。以退为进,让那风风火火的明极也不得不收敛了气势。乘风得令,前去邺昌楼传令。邺昌楼是皇宫禁地,里面住的人都是皇上暗中的人,和皇宫禁军一样是为皇帝效命,只不过一个在暗一个在明。既然都是为皇帝效命,多少总会有些来往。暗中的人有暗中的规矩,所以一般和禁军来往不多,而禁军中也只是有大队长级别的人才和他们有些交集。

  这个蒙竖当然不会是之前的蒙竖,反正林家人对蒙竖不了解,而禁军高层对蒙竖的认知也不多,只知道他是个武艺高强话不多的人,找人假扮瞒天过海最好不过。

  这件事洗清嫌疑的方法就是这么简单,假扮蒙竖的人宋天枢也早就准备妥当,可他却不急着叫出蒙竖。为什么要急着把他叫出来,多听听明极与林淮绪对这件事怎么说,像是明极究竟是如何得知蒙竖是自己身边人的,毕竟言多必失。面前的明极仍是咄咄逼人的口气和凌厉的神情,林淮绪则是不经意看向他时,时不时透露的疑虑。

  “陛下总归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就请皇上将当晚与刺客接触的侍卫们和蒙竖请来,说清当晚之事,可好?”林淮绪终于按捺不住开了口。明极也大声道:“陛下如此拖拉,一点也不痛快,怎么也不像是能打仗的将军。”如此明显讽刺宋天枢墨迹,宋天枢也不与他计较。“乘风,你邺昌楼去传蒙竖来吧。”

  他的口吻是一如既往的平淡,神情无波从容。以退为进,让那风风火火的明极也不得不收敛了气势。乘风得令,前去邺昌楼传令。邺昌楼是皇宫禁地,里面住的人都是皇上暗中的人,和皇宫禁军一样是为皇帝效命,只不过一个在暗一个在明。既然都是为皇帝效命,多少总会有些来往。暗中的人有暗中的规矩,所以一般和禁军来往不多,而禁军中也只是有大队长级别的人才和他们有些交集。

  他宋天枢怎么会蠢到用自己的人去刺杀平西侯并且还让留下证据给对方呢,皇帝自己吃了个哑巴亏不能跟谁说,只能咬定这明显是有人栽赃嫁祸。武器可以是仿制,模样可以是易容,那伤口呢?天下有这么多巧合吗?林淮绪不敢怀疑是皇上派人暗杀了他的弟弟,林家站得高,树敌是难免的,他派人去泉州找的那个人虽然和皇帝有关系,却不能吃准皇帝会和他合作。

  蒙竖为皇帝心腹,武艺高强,皇帝有心将他放在明处培养,单毓与乘风多少见过几次,所以才会在那日夜里如此反应。邺昌楼位于皇宫西北角,四周冷清荒芜,安静得过分,颇有几番冷宫的感觉。而事实上,邺昌楼确实与冷宫临近,待乘风到那里时,蒙竖只身站在楼外,像是等待着他的到来。

  宋天枢早在单毓与乘风向上禀报来的消息便得知,他落入了一个圈套。准确说是,他被人借刀使了。借刀杀人反被借刀,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倾月确实是他找来的,仞柳阁是个江湖中的杀手组织,只要给钱什么事都做,于是他给了仞柳阁阁主赵倾月一张皇宫西南角的地图并以重金买平西侯林淮胜一命。仞柳阁如何会想到这次的金主便是当今圣上,而赵倾月是不会放过这刺杀平西侯的机会。

  准确地说,是假的蒙竖。假蒙竖见乘风来,没有说话,只是和他点了点头,然后就自行向议事殿行去。这很符合蒙竖的性格,话少,冷漠。乘风跟在他的身后,一路两个人都不说话,因为禁地和冷宫相近的,一路很是冷清,途经冷宫夜泉宫时,乘风突然出声道:“那日晚上究竟是不是你?”

  假蒙竖正想说什么,一把匕首已经从他的身后插入,淬毒的匕首切断了他的脊椎,他来不及说什么,圆睁着眼面色扭曲而亡。假蒙竖死后,从夜泉宫出来三名黑衣人,将尸体拖进了夜泉宫,乘风则在处理地上的血迹。几个黑衣人把假蒙竖的的衣服饰物都脱下,然后由其中一个换上,很快,又一个蒙竖从夜泉宫走了出来。他带着些决绝的眼神,向处理好地上血迹的乘风点点头,出声道:“走吧。”声音与蒙竖别无二致。

  乘风应了一声,两个人便像之前一般一前一后离去。那个假蒙竖的尸体,则在夜泉宫杂草丛生的院子里,化作一滩血水,融入泥土中。

  这确实是一个圈套,因为蒙竖在平西侯被刺当晚被一黑衣人所伤,伤口恰巧在左臂,然而不久便身中剧毒而亡。明极要求蒙竖出面,可这世上已经没有了这个人。如果宋天枢坦白告知蒙竖已死,这难免让人觉得有自己杀人灭口的嫌疑,于是他最终选择了让蒙竖依旧存在于这个世间,一个完好的蒙竖。

  这个蒙竖当然不会是之前的蒙竖,反正林家人对蒙竖不了解,而禁军高层对蒙竖的认知也不多,只知道他是个武艺高强话不多的人,找人假扮瞒天过海最好不过。

  
  这个蒙竖当然不会是之前的蒙竖,反正林家人对蒙竖不了解,而禁军高层对蒙竖的认知也不多,只知道他是个武艺高强话不多的人,找人假扮瞒天过海最好不过。
  准确地说,是假的蒙竖。假蒙竖见乘风来,没有说话,只是和他点了点头,然后就自行向议事殿行去。这很符合蒙竖的性格,话少,冷漠。乘风跟在他的身后,一路两个人都不说话,因为禁地和冷宫相近的,一路很是冷清,途经冷宫夜泉宫时,乘风突然出声道:“那日晚上究竟是不是你?”
  “陛下总归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就请皇上将当晚与刺客接触的侍卫们和蒙竖请来,说清当晚之事,可好?”林淮绪终于按捺不住开了口。明极也大声道:“陛下如此拖拉,一点也不痛快,怎么也不像是能打仗的将军。”如此明显讽刺宋天枢墨迹,宋天枢也不与他计较。“乘风,你邺昌楼去传蒙竖来吧。”
  那些身份不明之人似乎早就潜伏在他的身边多时,只在现在慢慢浮现,妄想给他致命一击。可宋天枢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那些身份不明之人似乎早就潜伏在他的身边多时,只在现在慢慢浮现,妄想给他致命一击。可宋天枢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宋天枢一番苦心孤诣本以为这是件两全其美的事,可是后来,好好的赵倾月为何变成了“蒙竖”?在第一次刺杀失败后发生了什么,赵倾月并没有回到仞柳阁,那么他是死是活?皇宫中出现的另一股势力,会是谁?赵倾月和这些身份不明之人,又是否有关联?
  明极拿着刺客的画像,一定要皇帝请出蒙竖来验证,口气咄咄逼人。林淮绪口中不温不火地责怪着他在皇帝面前要有礼数,然而口气太过于平淡,显得毫无震慑力。宋天枢的态度让林淮绪心凉,他越是不肯请出蒙竖,这越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林淮绪又不是那种皇帝的死忠党。宋天枢不急不慢的态度让他坐如针毡,一向平静的他也觉得自己急躁了起来。
  这确实是一个圈套,因为蒙竖在平西侯被刺当晚被一黑衣人所伤,伤口恰巧在左臂,然而不久便身中剧毒而亡。明极要求蒙竖出面,可这世上已经没有了这个人。如果宋天枢坦白告知蒙竖已死,这难免让人觉得有自己杀人灭口的嫌疑,于是他最终选择了让蒙竖依旧存在于这个世间,一个完好的蒙竖。
  宋天枢早在单毓与乘风向上禀报来的消息便得知,他落入了一个圈套。准确说是,他被人借刀使了。借刀杀人反被借刀,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倾月确实是他找来的,仞柳阁是个江湖中的杀手组织,只要给钱什么事都做,于是他给了仞柳阁阁主赵倾月一张皇宫西南角的地图并以重金买平西侯林淮胜一命。仞柳阁如何会想到这次的金主便是当今圣上,而赵倾月是不会放过这刺杀平西侯的机会。
  潕阳长公主及笄之礼过后,就是该算算平西侯一事了。这日的议事殿是从未有过的剑拔弩张,太祖坐在首席,他的右侧立着禁军的九位大队长。左侧则是当今中书令林淮绪,他们的身后立着的是晚宴当日与刺客交手过的平西侯手下,统称为林家人。紧张的气氛是来自平西侯的手下们和皇宫禁军,最大的源头是一个叫明极的人。明极不知从哪得到消息,刺杀平西侯的刺客是皇上身边的人,所以他希望皇上能交出这个人给平西侯一事做个交代。
  宋天枢早在单毓与乘风向上禀报来的消息便得知,他落入了一个圈套。准确说是,他被人借刀使了。借刀杀人反被借刀,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倾月确实是他找来的,仞柳阁是个江湖中的杀手组织,只要给钱什么事都做,于是他给了仞柳阁阁主赵倾月一张皇宫西南角的地图并以重金买平西侯林淮胜一命。仞柳阁如何会想到这次的金主便是当今圣上,而赵倾月是不会放过这刺杀平西侯的机会。
  明极拿着刺客的画像,一定要皇帝请出蒙竖来验证,口气咄咄逼人。林淮绪口中不温不火地责怪着他在皇帝面前要有礼数,然而口气太过于平淡,显得毫无震慑力。宋天枢的态度让林淮绪心凉,他越是不肯请出蒙竖,这越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林淮绪又不是那种皇帝的死忠党。宋天枢不急不慢的态度让他坐如针毡,一向平静的他也觉得自己急躁了起来。
  他的口吻是一如既往的平淡,神情无波从容。以退为进,让那风风火火的明极也不得不收敛了气势。乘风得令,前去邺昌楼传令。邺昌楼是皇宫禁地,里面住的人都是皇上暗中的人,和皇宫禁军一样是为皇帝效命,只不过一个在暗一个在明。既然都是为皇帝效命,多少总会有些来往。暗中的人有暗中的规矩,所以一般和禁军来往不多,而禁军中也只是有大队长级别的人才和他们有些交集。
  刺客所用的短剑和他的样貌皆透露出,刺杀平西侯的人是一个叫蒙竖的人。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林家,也吩咐知道此事的禁军守住嘴巴,因为蒙竖是他在暗里的人。而这件事被明极知晓让他深觉有必要清理下身边的人,宋天枢虽有心让蒙竖转向明处,但也没有太过让他被大家知晓,不过都是为皇帝效命的人,所以和禁军高层多少有些来往,确实是抵赖不得身边有这个人。
  乘风应了一声,两个人便像之前一般一前一后离去。那个假蒙竖的尸体,则在夜泉宫杂草丛生的院子里,化作一滩血水,融入泥土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