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凤衔杯.悠悠东流水【四】

作者:上官川兰  发布时间:2015-11-03 08:36  字数:1043 

  接下来的路就相对的孤单了,连彼岸花也看不到了,剩下的灵魂也稀稀落落的,天色开始露出暗沉下来的样子了,的确,底下的世界也有自己的秩序,也有自己的寒暑冷暖。她看着默默的变得灰暗的天空,前方一座城门,上有一副对联,上一联:人与鬼、鬼与人,人鬼殊途。下一联:阴与阳、阳与阴,阴阳永隔,没有横批,一块黑匾,酆都城。
  大部分的灵魂的步伐开始不稳了,然后就躺倒在凉亭的地上,然后出现的贵差将那些灵魂架起来就这么带走了,并且轻轻地向江渊点了点头,江渊看着鬼差带着那些灵魂消失只是摇了摇头:“该来的还是要来啊……迷魂殿……迷魂水,让人口吐真言……”江渊继续向前。

  接下来的路就相对的孤单了,连彼岸花也看不到了,剩下的灵魂也稀稀落落的,天色开始露出暗沉下来的样子了,的确,底下的世界也有自己的秩序,也有自己的寒暑冷暖。她看着默默的变得灰暗的天空,前方一座城门,上有一副对联,上一联:人与鬼、鬼与人,人鬼殊途。下一联:阴与阳、阳与阴,阴阳永隔,没有横批,一块黑匾,酆都城。

  现在她真的来到了酆都城,在门口同样站着两个鬼差,他们的着装已经不再是人们印象中的古代着装那样了,但也不是完全的现代的衣服,怎么说呢,应该趋向于两个状态之间,他们穿着黑黑的上衣,下身和上身一样也是黑色的至于为什么一直黑色,原因已经无从考据了,他们的脸看不清楚,看不清楚他们的喜怒哀乐但你就是知道他们正看着你,她站在门前,看着酆都城的门向里打开,蒙蒙的水汽从里面漫了出来,看不出颜色的水汽,她就这么走进那些水汽里面然后消失在那些水汽里面。

  连理枝头,燕归梁上。望仙门外,谁人诉衷情?她一边向下走着一边想着这句话,这些台阶真的好长啊,不过在前面很快就看到一片很宽的空地,看不出材质的铺地,她看到了之前那些被鬼差带走的灵魂正排着队,她是知道那些灵魂是要被点名然后十殿阎王按照它们在阳间的功过作出判断,虽然这样的场景已经是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但每一次都有种悲哀的感觉,说起来自己作为黑无常也常常被江和鸣说感情太丰富,是啊,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也不可能真正圆满。

  又想多了……

  她直接向酆都城里走去,她知道如果要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的话只有去找当事人了,另外,如果要制止徐婉君的话……

  连理枝头,燕归梁上。望仙门外,谁人诉衷情?她一边向下走着一边想着这句话,这些台阶真的好长啊,不过在前面很快就看到一片很宽的空地,看不出材质的铺地,她看到了之前那些被鬼差带走的灵魂正排着队,她是知道那些灵魂是要被点名然后十殿阎王按照它们在阳间的功过作出判断,虽然这样的场景已经是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但每一次都有种悲哀的感觉,说起来自己作为黑无常也常常被江和鸣说感情太丰富,是啊,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也不可能真正圆满。

  “你来了……”一声清冽的男声,就像是一壶桂花酒那样的感觉,江渊抬起头,面前是一位穿着黑色长袍在这之上装饰着细细密密织造的金色丝线,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是一把凤眼竹乌木骨折扇,男子的眉眼之间透着一丝英气,微微向上的眉毛和有着犹如湖水一般的眼瞳看着江渊。

  “是的,我来了……”江渊看着面前的男子,“还有不要玩了,尚盈盈……”江渊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男子的神情一颤,接着摘下戴在头上的发冠,一束长发顺着肩膀滑落下来在酆都城那已经有些昏暗的光线下仍然就像是刚刚覆满一层雪的样子,“啊,又被你发现了啊……”将手里的折扇一收,眼前已是一位端庄的芊芊女子,声音也变为一个清澈的如流水一般。

  她直接向酆都城里走去,她知道如果要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的话只有去找当事人了,另外,如果要制止徐婉君的话……

  

  连理枝头,燕归梁上。望仙门外,谁人诉衷情?她一边向下走着一边想着这句话,这些台阶真的好长啊,不过在前面很快就看到一片很宽的空地,看不出材质的铺地,她看到了之前那些被鬼差带走的灵魂正排着队,她是知道那些灵魂是要被点名然后十殿阎王按照它们在阳间的功过作出判断,虽然这样的场景已经是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但每一次都有种悲哀的感觉,说起来自己作为黑无常也常常被江和鸣说感情太丰富,是啊,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也不可能真正圆满。
  
  “你来了……”一声清冽的男声,就像是一壶桂花酒那样的感觉,江渊抬起头,面前是一位穿着黑色长袍在这之上装饰着细细密密织造的金色丝线,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是一把凤眼竹乌木骨折扇,男子的眉眼之间透着一丝英气,微微向上的眉毛和有着犹如湖水一般的眼瞳看着江渊。
  连理枝头,燕归梁上。望仙门外,谁人诉衷情?她一边向下走着一边想着这句话,这些台阶真的好长啊,不过在前面很快就看到一片很宽的空地,看不出材质的铺地,她看到了之前那些被鬼差带走的灵魂正排着队,她是知道那些灵魂是要被点名然后十殿阎王按照它们在阳间的功过作出判断,虽然这样的场景已经是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但每一次都有种悲哀的感觉,说起来自己作为黑无常也常常被江和鸣说感情太丰富,是啊,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也不可能真正圆满。
  连理枝头,燕归梁上。望仙门外,谁人诉衷情?她一边向下走着一边想着这句话,这些台阶真的好长啊,不过在前面很快就看到一片很宽的空地,看不出材质的铺地,她看到了之前那些被鬼差带走的灵魂正排着队,她是知道那些灵魂是要被点名然后十殿阎王按照它们在阳间的功过作出判断,虽然这样的场景已经是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但每一次都有种悲哀的感觉,说起来自己作为黑无常也常常被江和鸣说感情太丰富,是啊,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也不可能真正圆满。
  她直接向酆都城里走去,她知道如果要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的话只有去找当事人了,另外,如果要制止徐婉君的话……
  大部分的灵魂的步伐开始不稳了,然后就躺倒在凉亭的地上,然后出现的贵差将那些灵魂架起来就这么带走了,并且轻轻地向江渊点了点头,江渊看着鬼差带着那些灵魂消失只是摇了摇头:“该来的还是要来啊……迷魂殿……迷魂水,让人口吐真言……”江渊继续向前。
  连理枝头,燕归梁上。望仙门外,谁人诉衷情?她一边向下走着一边想着这句话,这些台阶真的好长啊,不过在前面很快就看到一片很宽的空地,看不出材质的铺地,她看到了之前那些被鬼差带走的灵魂正排着队,她是知道那些灵魂是要被点名然后十殿阎王按照它们在阳间的功过作出判断,虽然这样的场景已经是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但每一次都有种悲哀的感觉,说起来自己作为黑无常也常常被江和鸣说感情太丰富,是啊,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也不可能真正圆满。
  “是的,我来了……”江渊看着面前的男子,“还有不要玩了,尚盈盈……”江渊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男子的神情一颤,接着摘下戴在头上的发冠,一束长发顺着肩膀滑落下来在酆都城那已经有些昏暗的光线下仍然就像是刚刚覆满一层雪的样子,“啊,又被你发现了啊……”将手里的折扇一收,眼前已是一位端庄的芊芊女子,声音也变为一个清澈的如流水一般。

上官川兰说:

更新一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阴阳女先生

自我出生,村里人便说我是天煞孤星。

作者:红色鞋子
标签:悬疑推理

娇宠

我知道和他之间永远只有交易,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作者:只爱薛之谦
标签:现代言情

小妻不好惹:晚安,中校老公

新婚当天,看到结婚对象,高简放肆的逃跑。“女人,敢逃?”

作者:蜗牛爬树上
标签:现代言情

君临慕长安

她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三王妃,勇撩帅哥不成反被卷入相思局。

作者:夜猫猫m
标签:古代言情

爱有余毒,缠留指尖

5年前,她在未婚夫葬礼的同一天,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作者:方糖不甜
标签:现代言情

一见不钟情

她以为严挺是她姐姐派来追杀她的暗卫,对其发起攻击。

作者:野沁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