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二十二、女人的直觉

作者:梦泉  发布时间:2015-10-13 08:31  字数:1965 

  戴维叹了口气,问道:“知道这门口的霞飞路上哪国人的商家最多?”
  “这么投入?看到五百万的悬赏了?”终于来了,带着一身的刺。戴维递过报纸,安娜惊讶道:“真的啊?我,我那天戴着它在阳光下欣赏呢!”
  “那你说说你这三天干得怎样了?”
  “涅瓦河是俄国的?”
  “这么说,这钻戒还是从俄国流传过来的了?”安娜见戴维沉默,知趣地换了话题,“对了,钻戒上有一串外文字母和数字。日本人好像对之特别感兴趣。不知道有什么特殊含义?嗨,或许是个宝藏的密码呢也说不定。”
  “收起你的醋坛子!要不是他救我,今天鬼来见你!”安娜压低了声音,“我差点给日本人活埋!”
  戴维叹了口气,问道:“知道这门口的霞飞路上哪国人的商家最多?”
  “这么投入?看到五百万的悬赏了?”终于来了,带着一身的刺。戴维递过报纸,安娜惊讶道:“真的啊?我,我那天戴着它在阳光下欣赏呢!”
  戴维打量着搭档,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对,涅瓦河是流经旧俄首都圣彼得堡的河流,就像黄浦江流过上海。”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看着安娜两眼放光,戴维不屑地哼了声:“是啊,说不定是所罗门王的宝藏呢!你想象力真丰富,还是踏踏实实地拿到五十万更现实点吧。”
  “干嘛?”
  “干嘛?”
  “我没笑这个。”戴维的眼睛在安娜脏兮兮的衣服上扫来扫去,“看来你相好的待你不怎么样嘛!”
  不过戴维毕竟是戴维,他还是想办法联系到了季公馆。今晚七点半,会面地点虞洽卿路、爱多亚路口的大世界游乐场内咖啡馆。对方穿浅灰长衫,带金表,手拿大公报,桌上会放一只银质烟盒。
  “俄国人。”
  “给我点钱。”
  “笑什么呀?你别不当真。”
  “不知道。”
  安娜一排一排地扫视着书名,不时地取出一两本翻看。她在书架最底层抽出一本积着一层灰的旧书《旧俄轶闻》,一目十行地浏览。忽然,她的眼睛放出异样的光亮——直觉啊,女人的直觉!哈哈……
  “给我点钱。”
  霞飞路上的阿尔卡扎尔咖啡餐厅,花园里几十张咖啡桌已坐了八成的客人。靠近后门的一张桌旁,戴维把头埋在申报里。这里是法租界内最大的咖啡厅,也是三天前戴维与安娜约好见面的地方。戴维一直认为,最热闹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万一有紧急情况,花园咖啡厅这种敞开式的结构十分方便撤离。戴维不担心安全,却担心安娜是否能来。林子峰显然有什么地方迷住了她。她会来吗?林子峰会让她来么?戴维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三分钟。这女人是犯老毛病爱迟到呢还是真不来了?难道二十五万不想要了?戴维翻过一页报纸,强迫自己装得很投入地看报。社会杂闻版里一则新闻一下子吸引住了他——《富商失踪或因误中钻戒魔咒》:上海富商季忠仁神秘失踪有新解,或因误中钻戒魔咒。据可靠消息称,季先生于公历7月22日18:30携贴身侍童坐广兴号轮前往广州参加同学聚会,随身佩戴一枚神秘钻戒。该钻戒多年前由其父大实业家、慈善家季世卿购于国外,因传说有不能见光之魔咒,一直深藏于季府。季老先生过世后,钻戒由其大儿子季忠仁继承。季忠仁先生不信魔咒传说,戴之外出即于当晚失踪。

  “这么投入?看到五百万的悬赏了?”终于来了,带着一身的刺。戴维递过报纸,安娜惊讶道:“真的啊?我,我那天戴着它在阳光下欣赏呢!”

  “你这也信?”

  “有些东西讲不清的,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笑什么呀?你别不当真。”

  戴维打量着搭档,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笑什么呀?你别不当真。”

  “我没笑这个。”戴维的眼睛在安娜脏兮兮的衣服上扫来扫去,“看来你相好的待你不怎么样嘛!”

  “收起你的醋坛子!要不是他救我,今天鬼来见你!”安娜压低了声音,“我差点给日本人活埋!”

  “这么投入?看到五百万的悬赏了?”终于来了,带着一身的刺。戴维递过报纸,安娜惊讶道:“真的啊?我,我那天戴着它在阳光下欣赏呢!”

  一口咖啡入唇,安娜贪婪地体味着唇齿留香的时尚感觉,恨不得要把这两天荒郊野岭凄风苦雨的记忆都覆盖掉。但她知道她得告诉戴维这两天的遭遇,特别是日本人对这钻戒的关注。

  “‘涅瓦河之星’?涅瓦河?你没听错吗?”

  “没错,那日本头子前后说过两遍。涅瓦河这三个字发音多像上海话‘热坏我’啊,这么热的天,我被他们装在麻袋里真的是热坏我了!只是,这名字多怪啊?有这名字的河流?河流和钻戒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不过不在中国。”

  别了戴维,安娜沿着霞飞路一路往西。街两边商店鳞次栉比,橱窗里女式衣裙千姿百态,安娜却只顾闷头西行。她在霞飞路1836号停了下来,看了看标牌走了进去。标牌上写着:上海国际图书馆(日内瓦中国国际图书馆分馆)。

  “在日本?”

  戴维叹了口气,问道:“知道这门口的霞飞路上哪国人的商家最多?”

  “俄国人。”

  戴维打量着搭档,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对,所以上海人称这条路为‘罗宋大马路’。但你知道俄侨自己称这条马

  “有些东西讲不清的,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路叫什么吗?”

  “不知道。”

  “有两种叫法,一种叫‘东方圣彼得堡’,另一种叫‘东方涅瓦大街’。”

  “涅瓦河是俄国的?”

  “对,涅瓦河是流经旧俄首都圣彼得堡的河流,就像黄浦江流过上海。”

  “给我点钱。”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戴维一时无语。怎么说呢?告诉她自己曾经是名好学生,世界地理烂熟于

  胸?告诉她不是自己真正的家的家就在这条马路上?自己曾亲眼看着俄商的店铺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自己与俄国小孩一条弄堂里同进同出?这些都是戴维不愿提起的,自从他离开那个家,告别过去的生活。

  安娜一排一排地扫视着书名,不时地取出一两本翻看。她在书架最底层抽出一本积着一层灰的旧书《旧俄轶闻》,一目十行地浏览。忽然,她的眼睛放出异样的光亮——直觉啊,女人的直觉!哈哈……

  戴维打量着搭档,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这么说,这钻戒还是从俄国流传过来的了?”安娜见戴维沉默,知趣地换了话题,“对了,钻戒上有一串外文字母和数字。日本人好像对之特别感兴趣。不知道有什么特殊含义?嗨,或许是个宝藏的密码呢也说不定。”

  看着安娜两眼放光,戴维不屑地哼了声:“是啊,说不定是所罗门王的宝藏呢!你想象力真丰富,还是踏踏实实地拿到五十万更现实点吧。”

  “那你说说你这三天干得怎样了?”

  一口咖啡入唇,安娜贪婪地体味着唇齿留香的时尚感觉,恨不得要把这两天荒郊野岭凄风苦雨的记忆都覆盖掉。但她知道她得告诉戴维这两天的遭遇,特别是日本人对这钻戒的关注。

  “收获不大。”原本戴维以为像上次一样按照悬赏启示上的电话打过去就会很方便地取得联系,不料不是对方说打错了,就是无人接听。戴维不敢冒然直接去雷上达路38号按门铃,那里不止一拨人在守株待兔。戴维转而侧面打探悬赏人季忠孝的情况,得知了季忠孝是季氏集团的二把手。他的父亲即是赫赫有名的儒商加大慈善家季世卿。六年前,季世卿突发中风撒手人寰,整个家业便由两个儿子继承。还得知,大儿子季忠仁伤残,季氏集团的实权掌握在季忠孝手里。季忠孝是个不爱抛头露面的人,以前生活在父亲和哥哥的影子里,现在也不常在上海社交圈出现。这样一个行踪不定的神秘人物,一下子要找还真不好找。

  不过戴维毕竟是戴维,他还是想办法联系到了季公馆。今晚七点半,会面地点虞洽卿路、爱多亚路口的大世界游乐场内咖啡馆。对方穿浅灰长衫,带金表,手拿大公报,桌上会放一只银质烟盒。

  “给我点钱。”

  “干嘛?”

  “我总得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吧?人都要发馊了。你去接头我正好做这些事情。咱们今晚老宅子见。”

  别了戴维,安娜沿着霞飞路一路往西。街两边商店鳞次栉比,橱窗里女式衣裙千姿百态,安娜却只顾闷头西行。她在霞飞路1836号停了下来,看了看标牌走了进去。标牌上写着:上海国际图书馆(日内瓦中国国际图书馆分馆)。

  安娜一排一排地扫视着书名,不时地取出一两本翻看。她在书架最底层抽出一本积着一层灰的旧书《旧俄轶闻》,一目十行地浏览。忽然,她的眼睛放出异样的光亮——直觉啊,女人的直觉!哈哈……

  

  “涅瓦河是俄国的?”
  “干嘛?”
  “收起你的醋坛子!要不是他救我,今天鬼来见你!”安娜压低了声音,“我差点给日本人活埋!”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你这也信?”
  “‘涅瓦河之星’?涅瓦河?你没听错吗?”
  “给我点钱。”
  看着安娜两眼放光,戴维不屑地哼了声:“是啊,说不定是所罗门王的宝藏呢!你想象力真丰富,还是踏踏实实地拿到五十万更现实点吧。”
  “这么投入?看到五百万的悬赏了?”终于来了,带着一身的刺。戴维递过报纸,安娜惊讶道:“真的啊?我,我那天戴着它在阳光下欣赏呢!”
  “收获不大。”原本戴维以为像上次一样按照悬赏启示上的电话打过去就会很方便地取得联系,不料不是对方说打错了,就是无人接听。戴维不敢冒然直接去雷上达路38号按门铃,那里不止一拨人在守株待兔。戴维转而侧面打探悬赏人季忠孝的情况,得知了季忠孝是季氏集团的二把手。他的父亲即是赫赫有名的儒商加大慈善家季世卿。六年前,季世卿突发中风撒手人寰,整个家业便由两个儿子继承。还得知,大儿子季忠仁伤残,季氏集团的实权掌握在季忠孝手里。季忠孝是个不爱抛头露面的人,以前生活在父亲和哥哥的影子里,现在也不常在上海社交圈出现。这样一个行踪不定的神秘人物,一下子要找还真不好找。
  “我总得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吧?人都要发馊了。你去接头我正好做这些事情。咱们今晚老宅子见。”
  “这么说,这钻戒还是从俄国流传过来的了?”安娜见戴维沉默,知趣地换了话题,“对了,钻戒上有一串外文字母和数字。日本人好像对之特别感兴趣。不知道有什么特殊含义?嗨,或许是个宝藏的密码呢也说不定。”
  安娜一排一排地扫视着书名,不时地取出一两本翻看。她在书架最底层抽出一本积着一层灰的旧书《旧俄轶闻》,一目十行地浏览。忽然,她的眼睛放出异样的光亮——直觉啊,女人的直觉!哈哈……
  “给我点钱。”
  一口咖啡入唇,安娜贪婪地体味着唇齿留香的时尚感觉,恨不得要把这两天荒郊野岭凄风苦雨的记忆都覆盖掉。但她知道她得告诉戴维这两天的遭遇,特别是日本人对这钻戒的关注。
  戴维打量着搭档,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一口咖啡入唇,安娜贪婪地体味着唇齿留香的时尚感觉,恨不得要把这两天荒郊野岭凄风苦雨的记忆都覆盖掉。但她知道她得告诉戴维这两天的遭遇,特别是日本人对这钻戒的关注。
  “有些东西讲不清的,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笑什么呀?你别不当真。”
  “给我点钱。”
  霞飞路上的阿尔卡扎尔咖啡餐厅,花园里几十张咖啡桌已坐了八成的客人。靠近后门的一张桌旁,戴维把头埋在申报里。这里是法租界内最大的咖啡厅,也是三天前戴维与安娜约好见面的地方。戴维一直认为,最热闹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万一有紧急情况,花园咖啡厅这种敞开式的结构十分方便撤离。戴维不担心安全,却担心安娜是否能来。林子峰显然有什么地方迷住了她。她会来吗?林子峰会让她来么?戴维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三分钟。这女人是犯老毛病爱迟到呢还是真不来了?难道二十五万不想要了?戴维翻过一页报纸,强迫自己装得很投入地看报。社会杂闻版里一则新闻一下子吸引住了他——《富商失踪或因误中钻戒魔咒》:上海富商季忠仁神秘失踪有新解,或因误中钻戒魔咒。据可靠消息称,季先生于公历7月22日18:30携贴身侍童坐广兴号轮前往广州参加同学聚会,随身佩戴一枚神秘钻戒。该钻戒多年前由其父大实业家、慈善家季世卿购于国外,因传说有不能见光之魔咒,一直深藏于季府。季老先生过世后,钻戒由其大儿子季忠仁继承。季忠仁先生不信魔咒传说,戴之外出即于当晚失踪。
  看着安娜两眼放光,戴维不屑地哼了声:“是啊,说不定是所罗门王的宝藏呢!你想象力真丰富,还是踏踏实实地拿到五十万更现实点吧。”
  胸?告诉她不是自己真正的家的家就在这条马路上?自己曾亲眼看着俄商的店铺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自己与俄国小孩一条弄堂里同进同出?这些都是戴维不愿提起的,自从他离开那个家,告别过去的生活。
  “这么投入?看到五百万的悬赏了?”终于来了,带着一身的刺。戴维递过报纸,安娜惊讶道:“真的啊?我,我那天戴着它在阳光下欣赏呢!”
  “俄国人。”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别了戴维,安娜沿着霞飞路一路往西。街两边商店鳞次栉比,橱窗里女式衣裙千姿百态,安娜却只顾闷头西行。她在霞飞路1836号停了下来,看了看标牌走了进去。标牌上写着:上海国际图书馆(日内瓦中国国际图书馆分馆)。
  “有些东西讲不清的,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路叫什么吗?”
  “不知道。”
  “俄国人。”
  “笑什么呀?你别不当真。”
  “收获不大。”原本戴维以为像上次一样按照悬赏启示上的电话打过去就会很方便地取得联系,不料不是对方说打错了,就是无人接听。戴维不敢冒然直接去雷上达路38号按门铃,那里不止一拨人在守株待兔。戴维转而侧面打探悬赏人季忠孝的情况,得知了季忠孝是季氏集团的二把手。他的父亲即是赫赫有名的儒商加大慈善家季世卿。六年前,季世卿突发中风撒手人寰,整个家业便由两个儿子继承。还得知,大儿子季忠仁伤残,季氏集团的实权掌握在季忠孝手里。季忠孝是个不爱抛头露面的人,以前生活在父亲和哥哥的影子里,现在也不常在上海社交圈出现。这样一个行踪不定的神秘人物,一下子要找还真不好找。
  一口咖啡入唇,安娜贪婪地体味着唇齿留香的时尚感觉,恨不得要把这两天荒郊野岭凄风苦雨的记忆都覆盖掉。但她知道她得告诉戴维这两天的遭遇,特别是日本人对这钻戒的关注。
  不过戴维毕竟是戴维,他还是想办法联系到了季公馆。今晚七点半,会面地点虞洽卿路、爱多亚路口的大世界游乐场内咖啡馆。对方穿浅灰长衫,带金表,手拿大公报,桌上会放一只银质烟盒。
  “‘涅瓦河之星’?涅瓦河?你没听错吗?”
  
  “在日本?”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