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陌生人

作者:牙白的晃眼  发布时间:2015-11-02 22:39  字数:1566 

  黄一水吓了一跳,反应神速的关上门,那人也是反应弧很短,一下子就把住门的边框。
  他抽完一支烟,就要离开的时候。
  他扯起嘴角,在这里点了支烟,烟头红红灭灭的,吐出一口烟来。
  文思莱收起笑容,头靠近他,暧昧的说道“我不认为他能弄死我,倒是你你要小心啊,我会舍不得的。”
  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黄一水家里是有安保系统的,而且警察在监视这里,黄一水不会出任何的意外。
  “你个不要脸的。”黄一水气愤的说道。
  文思莱点点头,背过身去朝他再次招招手。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文思莱笑着说“你忘记你被领养的时候你是面目全非的吗?估计你自己的亲人看见你那时候的模样都不一定认识你。”
  他再次回到那空地上,用手四处摸了摸,这里什么都没有。
  文思莱慵懒的站在徐钰旁边,用修长的手臂扬起来。
  他挤开门来,抬起头来。
  文思莱面对面站着,“就在本市的郊区的一个农村,驱车前去只要一个半小时左右,你要去吗?”
  文思莱笑着撇他,“抱歉,玩过头了,我是有正事找你的。”
  “你个不要脸的。”黄一水气愤的说道。
  他还是把自己的一部分注意力投放在这人身上,这人好像没有管他,直接向前走去。
  他还是把自己的一部分注意力投放在这人身上,这人好像没有管他,直接向前走去。
  黄一水用胳膊挡着他,用手死死的推着他的脸,这人真是够了,人要脸树要皮,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这家伙的脸皮就是摆设作用的,看着好看和高冷妖艳,内心就是个骚包啊。
  他挤开门来,抬起头来。
  黄一水家里是有安保系统的,而且警察在监视这里,黄一水不会出任何的意外。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黄一水后仰着身体,文思莱笑了笑,扶正他的身体对他说“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啊。”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黄一水家里是有安保系统的,而且警察在监视这里,黄一水不会出任何的意外。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因为灯光并不是很亮,那人带着帽子,遮着脸,他并没有看见他的长相。
  因为灯光并不是很亮,那人带着帽子,遮着脸,他并没有看见他的长相。
  文思莱笑着说“你忘记你被领养的时候你是面目全非的吗?估计你自己的亲人看见你那时候的模样都不一定认识你。”
  黄一水转过身严厉的说道“不行。”
  文思莱转过身去,难道那片空地上有什么?
  文思莱招招手,黄一水“拜拜,慢点走。”
  黄一水吓了一跳,反应神速的关上门,那人也是反应弧很短,一下子就把住门的边框。
  黄一水后仰着身体,文思莱笑了笑,扶正他的身体对他说“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啊。”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文思莱手插在兜里,大步追上黄一水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一直跟着你就好了。”
  文思莱手插在兜里,大步追上黄一水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一直跟着你就好了。”
  所以黄一水对这个装神弄鬼的人并没有多在意。
  “你……不怕被他弄死吗?”
  穿着连帽衫,低着头看不见脸。
  在正对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来。
  黄一水后仰着身体,文思莱笑了笑,扶正他的身体对他说“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啊。”
  黄一水用胳膊挡着他,用手死死的推着他的脸,这人真是够了,人要脸树要皮,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这家伙的脸皮就是摆设作用的,看着好看和高冷妖艳,内心就是个骚包啊。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你……不怕被他弄死吗?”
  黄一水翻个白眼,这人真是哪壶不提哪壶开,不过他话说的难听,说的都是事实就是了。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文思莱感觉周围冷飕飕的,明明是快要暑假了,这温度怎么一下子就变低了。
  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所以黄一水对这个装神弄鬼的人并没有多在意。
  文思莱感觉周围冷飕飕的,明明是快要暑假了,这温度怎么一下子就变低了。
    黄一水倒抽口冷气,不能直视的看着文思莱。

  黄一水翻个白眼,这人真是哪壶不提哪壶开,不过他话说的难听,说的都是事实就是了。

  黄一水用胳膊挡着他,用手死死的推着他的脸,这人真是够了,人要脸树要皮,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这家伙的脸皮就是摆设作用的,看着好看和高冷妖艳,内心就是个骚包啊。

  “你个不要脸的。”黄一水气愤的说道。

  文思莱慵懒的站在徐钰旁边,用修长的手臂扬起来。

  黄一水猛地后退,怎么?这家伙要打他不成。

  文思莱用好看的手穿过自己的头发,样子十分的潇洒好看,嘴角带笑,神情妩媚,中性的美感,让黄一水一愣,这人真是个妖孽啊!

  文思莱手插在兜里,大步追上黄一水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一直跟着你就好了。”

  黄一水家里是有安保系统的,而且警察在监视这里,黄一水不会出任何的意外。

  文思莱笑着撇他,“抱歉,玩过头了,我是有正事找你的。”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是关于王家的惨案还是医院里的凶杀被破案了?

  文思莱“我找到了当年在王家做工的一个女佣。”

  他再次回到那空地上,用手四处摸了摸,这里什么都没有。

  黄一水抬抬手,说道“她现在在哪。”

  文思莱面对面站着,“就在本市的郊区的一个农村,驱车前去只要一个半小时左右,你要去吗?”

  黄一水思考的说“嗯,我要自己去,她没准会给我提供什么有用的消息,那个叫王临的人如果真的是认识我的话,那个女佣没准也会认识我。”

  文思莱笑着说“你忘记你被领养的时候你是面目全非的吗?估计你自己的亲人看见你那时候的模样都不一定认识你。”

  文思莱笑着说“你忘记你被领养的时候你是面目全非的吗?估计你自己的亲人看见你那时候的模样都不一定认识你。”

  黄一水翻个白眼,这人真是哪壶不提哪壶开,不过他话说的难听,说的都是事实就是了。

  他挤开门来,抬起头来。

  黄一水转过身往前走着说“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先谢谢你了,我不知道怎么让你见这个王临,每次都是他来找我。”

  文思莱手插在兜里,大步追上黄一水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一直跟着你就好了。”

  文思莱点点头,背过身去朝他再次招招手。

  黄一水转过身严厉的说道“不行。”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在正对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来。

  他眼白分明,抬头认真的看着文思莱说道“他是恶灵,是可以收割别人……”

  文思莱慵懒的站在徐钰旁边,用修长的手臂扬起来。

  “你……不怕被他弄死吗?”

  文思莱收起笑容,头靠近他,暧昧的说道“我不认为他能弄死我,倒是你你要小心啊,我会舍不得的。”

  难道文思莱又有什么事情要说?他快速的走到门口,很没有警惕心的一下子就拉开门来。

  黄一水后仰着身体,文思莱笑了笑,扶正他的身体对他说“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啊。”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文思莱招招手,黄一水“拜拜,慢点走。”

  文思莱点点头,背过身去朝他再次招招手。

  黄一水关上门去,就在他关门的那一刻,有个黑色的人影站在门后,直勾勾的看着文思莱的后背。

  文思莱感觉周围冷飕飕的,明明是快要暑假了,这温度怎么一下子就变低了。

  文思莱转过身去,难道那片空地上有什么?

  他再次回到那空地上,用手四处摸了摸,这里什么都没有。

  文思莱的手在黑影的面前停下了,他叹口气就知道什么都没有,不过这里是不是有个鬼魂存在呢?

  因为灯光并不是很亮,那人带着帽子,遮着脸,他并没有看见他的长相。

  他扯起嘴角,在这里点了支烟,烟头红红灭灭的,吐出一口烟来。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他抽完一支烟,就要离开的时候。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在正对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来。

  因为灯光并不是很亮,那人带着帽子,遮着脸,他并没有看见他的长相。

  “你……不怕被他弄死吗?”

  这人是要去哪里?不过文思莱没有多在意,他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黄一水家里是有安保系统的,而且警察在监视这里,黄一水不会出任何的意外。

  所以黄一水对这个装神弄鬼的人并没有多在意。

  只是在他错身而过的时候,医生明锐是直觉,让他知道这人活不过多久,并且这人的身体机能十分的弱,简直就像是一具行走的尸体。

  黄一水翻个白眼,这人真是哪壶不提哪壶开,不过他话说的难听,说的都是事实就是了。

  他还是把自己的一部分注意力投放在这人身上,这人好像没有管他,直接向前走去。

  文思莱觉得自己肯定是大惊小怪了,这才慢悠悠的走了。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扣扣的声音,黄一水本来是要去浴室洗个澡什么的,他快速的走到门后。

  难道文思莱又有什么事情要说?他快速的走到门口,很没有警惕心的一下子就拉开门来。

  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穿着连帽衫,低着头看不见脸。

  黄一水吓了一跳,反应神速的关上门,那人也是反应弧很短,一下子就把住门的边框。

  “黄一水。”

  他挤开门来,抬起头来。

  那脸上有着血迹,五官上都流血,而且脖子上也有着划痕。

  那难道是隧道口那个同事被杀害的男孩。

  黄一水惊恐的看着他,这人不是死了吗?难道这人的死也和他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他倒地是个怎么样的十恶不赦的人啊?
    
     真是头疼,这时那人开口说话了,黄一水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王临的影子。
  黄一水转过身严厉的说道“不行。”
  文思莱收起笑容,头靠近他,暧昧的说道“我不认为他能弄死我,倒是你你要小心啊,我会舍不得的。”
  “你……不怕被他弄死吗?”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扣扣的声音,黄一水本来是要去浴室洗个澡什么的,他快速的走到门后。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在正对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来。
  是关于王家的惨案还是医院里的凶杀被破案了?
  文思莱点点头,背过身去朝他再次招招手。
  文思莱收起笑容,头靠近他,暧昧的说道“我不认为他能弄死我,倒是你你要小心啊,我会舍不得的。”
  黄一水后仰着身体,文思莱笑了笑,扶正他的身体对他说“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啊。”
  文思莱点点头,背过身去朝他再次招招手。
  “你……不怕被他弄死吗?”
  他还是把自己的一部分注意力投放在这人身上,这人好像没有管他,直接向前走去。
  文思莱用好看的手穿过自己的头发,样子十分的潇洒好看,嘴角带笑,神情妩媚,中性的美感,让黄一水一愣,这人真是个妖孽啊!
  所以黄一水对这个装神弄鬼的人并没有多在意。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在正对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来。
  文思莱慵懒的站在徐钰旁边,用修长的手臂扬起来。
  所以黄一水对这个装神弄鬼的人并没有多在意。
  那难道是隧道口那个同事被杀害的男孩。
  黄一水转过身严厉的说道“不行。”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文思莱笑着撇他,“抱歉,玩过头了,我是有正事找你的。”
  文思莱收起笑容,头靠近他,暧昧的说道“我不认为他能弄死我,倒是你你要小心啊,我会舍不得的。”
  文思莱手插在兜里,大步追上黄一水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一直跟着你就好了。”
  文思莱笑着说“你忘记你被领养的时候你是面目全非的吗?估计你自己的亲人看见你那时候的模样都不一定认识你。”
  “你……不怕被他弄死吗?”
  他再次回到那空地上,用手四处摸了摸,这里什么都没有。
  文思莱笑着撇他,“抱歉,玩过头了,我是有正事找你的。”
  文思莱转过身去,难道那片空地上有什么?
  难道文思莱又有什么事情要说?他快速的走到门口,很没有警惕心的一下子就拉开门来。
  黄一水吓了一跳,反应神速的关上门,那人也是反应弧很短,一下子就把住门的边框。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文思莱手插在兜里,大步追上黄一水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一直跟着你就好了。”
  他抽完一支烟,就要离开的时候。
  文思莱笑着说“你忘记你被领养的时候你是面目全非的吗?估计你自己的亲人看见你那时候的模样都不一定认识你。”
  “你……不怕被他弄死吗?”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因为灯光并不是很亮,那人带着帽子,遮着脸,他并没有看见他的长相。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黄一水翻个白眼,这人真是哪壶不提哪壶开,不过他话说的难听,说的都是事实就是了。
  在正对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来。
  黄一水打开门,让开他让他走出去。
  黄一水思考的说“嗯,我要自己去,她没准会给我提供什么有用的消息,那个叫王临的人如果真的是认识我的话,那个女佣没准也会认识我。”
  这样都没有反应,或许刚才是他的错觉吧。
  文思莱觉得自己肯定是大惊小怪了,这才慢悠悠的走了。
  “你个不要脸的。”黄一水气愤的说道。
  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黄一水翻个白眼,这人真是哪壶不提哪壶开,不过他话说的难听,说的都是事实就是了。
  黄一水家里是有安保系统的,而且警察在监视这里,黄一水不会出任何的意外。
  黄一水关上门去,就在他关门的那一刻,有个黑色的人影站在门后,直勾勾的看着文思莱的后背。
  文思莱“我找到了当年在王家做工的一个女佣。”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婚内有诡

再相见,他是顾氏实业的掌舵人,她却还在岌岌红尘里摸爬滚打。

作者:白衣卿相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荡漾:首长,用力宠!

安然然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竟然在她的新婚之夜被……

作者:白小洛
标签:现代言情

你在心上,爱情那么长

 我记得答应秦江灏的求婚那天,屋外下着倾盆大雨。

作者:令九舟
标签:现代言情

禽惑婚骨

出差回来,老公把我错认成别的女人……差点要了我的命。

作者:蓝斑
标签:现代言情

倾尽余生去爱你

余念被小三和前男友追着报复时,是一个陌生男人救了她。

作者:戈一
标签:现代言情

撩火鲜妻:大叔,领证吧

父亲娶了三儿,三儿还要把她嫁给花花公子联姻?妥协?绝无可能!

作者:卿浅浅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