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8章 不安好心

作者:梦回风月  发布时间:2015-10-13 08:00  字数:1096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江小姐,大清早的跑到我这里闹什么?”顾清幽用手抹了一把脸从容的开口,她不想跟泼妇耍泼。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哥,是顾清幽自找的!你不要护着她!”见兄长偏袒,顾卓婷慌起来嚷道。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江小姐,大清早的跑到我这里闹什么?”顾清幽用手抹了一把脸从容的开口,她不想跟泼妇耍泼。
  “哥,是顾清幽自找的!你不要护着她!”见兄长偏袒,顾卓婷慌起来嚷道。
  顾清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哥,是顾清幽自找的!你不要护着她!”见兄长偏袒,顾卓婷慌起来嚷道。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顾清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这里是顾氏公司,还请江小姐自行离开。”这时候,他作为顾氏总裁,应当以大局为重。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顾小姐,你不用装了,你很清楚我今天来干什么,你这只狐狸精。”江梦年飞扬跋扈,盛气凌人的指着她。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顾清幽,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顾清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哥,是顾清幽自找的!你不要护着她!”见兄长偏袒,顾卓婷慌起来嚷道。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好的。”顾卓然话不多说,凭清幽的能力任助理一职实在屈才,只是他心里明白,这是父亲的意思。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顾清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只是,顾卓婷怎么跟她一起?她不知道昨晚顾卓婷没回家。
  “顾小姐,你不用装了,你很清楚我今天来干什么,你这只狐狸精。”江梦年飞扬跋扈,盛气凌人的指着她。
  “好的。”顾卓然话不多说,凭清幽的能力任助理一职实在屈才,只是他心里明白,这是父亲的意思。
  江梦年气的发抖,咬着牙发火:“林慕辰可是我的未婚夫,你勾引他上床!你不要脸,你就是婊子…”
  江梦年气的发抖,咬着牙发火:“林慕辰可是我的未婚夫,你勾引他上床!你不要脸,你就是婊子…”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我亲耳听见你说怀了林慕辰的孩子!”顾卓婷一语落下,周围不禁唏嘘不已。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只是,顾卓婷怎么跟她一起?她不知道昨晚顾卓婷没回家。
  狐狸精?难不成她知道我怀孕的事?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个知道,怎么会被泄露呢?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好的。”顾卓然话不多说,凭清幽的能力任助理一职实在屈才,只是他心里明白,这是父亲的意思。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这里是顾氏公司,还请江小姐自行离开。”这时候,他作为顾氏总裁,应当以大局为重。
  “这里是顾氏公司,还请江小姐自行离开。”这时候,他作为顾氏总裁,应当以大局为重。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顾清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亲耳听见你说怀了林慕辰的孩子!”顾卓婷一语落下,周围不禁唏嘘不已。
  “清幽,把今天的工作行程报给我。”顾卓然昂首挺胸的走出电梯,淡淡的睨了一眼旁边的顾清幽。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顾总,十点开董事会,下午两点市场调查,六点约了林氏总裁见面。”顾清幽说到林氏总裁的字样时,声音略微有点压低。

  毕业后,她一直在顾卓然身边做助理,大大小小的事都为他分忧排难。

  “好的。”顾卓然话不多说,凭清幽的能力任助理一职实在屈才,只是他心里明白,这是父亲的意思。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她孕吐的反应很大,好一会儿才稍微缓过来,便坐下休息。

  “我亲耳听见你说怀了林慕辰的孩子!”顾卓婷一语落下,周围不禁唏嘘不已。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突然间,“哐当”一声,办公室的门被用力踹开,顾清幽还没来得及开口,江梦年端起桌上的一杯水,毫不留情的泼向她的脸。

  “这里是顾氏公司,还请江小姐自行离开。”这时候,他作为顾氏总裁,应当以大局为重。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江小姐,大清早的跑到我这里闹什么?”顾清幽用手抹了一把脸从容的开口,她不想跟泼妇耍泼。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只是,顾卓婷怎么跟她一起?她不知道昨晚顾卓婷没回家。

  “顾小姐,你不用装了,你很清楚我今天来干什么,你这只狐狸精。”江梦年飞扬跋扈,盛气凌人的指着她。

  狐狸精?难不成她知道我怀孕的事?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个知道,怎么会被泄露呢?

  顾清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顾清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哥,是顾清幽自找的!你不要护着她!”见兄长偏袒,顾卓婷慌起来嚷道。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好的。”顾卓然话不多说,凭清幽的能力任助理一职实在屈才,只是他心里明白,这是父亲的意思。

  江梦年气的发抖,咬着牙发火:“林慕辰可是我的未婚夫,你勾引他上床!你不要脸,你就是婊子…”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江梦年微微怔了一下,转瞬间轻笑几声,讥讽道:“难怪顾总身边的人道德素质低下,原来有你的庇护。”

  顾卓然黑亮的双眸笼上一层失落,往昔的初恋情人,如今变得如此陌生。

  “这里是顾氏公司,还请江小姐自行离开。”这时候,他作为顾氏总裁,应当以大局为重。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哥,是顾清幽自找的!你不要护着她!”见兄长偏袒,顾卓婷慌起来嚷道。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江小姐,你想诬陷栽赃,请拿出证据来,不要空口无凭,故意挑起事端,对江家,顾家都不是好事。”顾清幽淡然自若的开口,嘴角浮起淡淡的笑。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我亲耳听见你说怀了林慕辰的孩子!”顾卓婷一语落下,周围不禁唏嘘不已。

  顾清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顾清幽不动声色,眉目犀利的如同一把利刃,“卓婷,你再不喜欢我,也用不着诽谤我吧?如果我说你死了,你就真的死了么?证据,没有证据请你不要胡言乱语。”

  江梦年微微怔了一下,转瞬间轻笑几声,讥讽道:“难怪顾总身边的人道德素质低下,原来有你的庇护。”

  “你…”顾卓婷被堵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窘的直跺脚。

  江梦年也气急败坏,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她反咬一口。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顾清幽,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顾卓然黑亮的双眸笼上一层失落,往昔的初恋情人,如今变得如此陌生。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江梦年也气急败坏,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她反咬一口。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顾清幽不动声色,眉目犀利的如同一把利刃,“卓婷,你再不喜欢我,也用不着诽谤我吧?如果我说你死了,你就真的死了么?证据,没有证据请你不要胡言乱语。”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江梦年也气急败坏,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她反咬一口。
  江梦年傻眼了,指着顾卓婷支支吾吾:“卓婷告诉我的,她是你妹妹,不可能胡说八道。”
  江梦年微微怔了一下,转瞬间轻笑几声,讥讽道:“难怪顾总身边的人道德素质低下,原来有你的庇护。”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顾清幽,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江梦年气的发抖,咬着牙发火:“林慕辰可是我的未婚夫,你勾引他上床!你不要脸,你就是婊子…”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好的。”顾卓然话不多说,凭清幽的能力任助理一职实在屈才,只是他心里明白,这是父亲的意思。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江梦年微微怔了一下,转瞬间轻笑几声,讥讽道:“难怪顾总身边的人道德素质低下,原来有你的庇护。”
  走进办公室后,顾清幽迅速的准备好开会需要的资料,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这里是顾氏公司,还请江小姐自行离开。”这时候,他作为顾氏总裁,应当以大局为重。
  顾清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水顺着下巴流进脖子里,幸好她刚倒的是温水,如果是开水,恐怕现在她该毁容了。额前耳际的刘海被打湿,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有些狼狈。
  “江小姐,大清早的跑到我这里闹什么?”顾清幽用手抹了一把脸从容的开口,她不想跟泼妇耍泼。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江梦年你闭嘴!”很多人在门口围观,顾卓然气的骨节作响,脸色发白。
  顾卓然盯着这个任性的妹妹,恨不得冲上去咬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顾清幽,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顾小姐,你不用装了,你很清楚我今天来干什么,你这只狐狸精。”江梦年飞扬跋扈,盛气凌人的指着她。
  江梦年微微怔了一下,转瞬间轻笑几声,讥讽道:“难怪顾总身边的人道德素质低下,原来有你的庇护。”
  “哥,是顾清幽自找的!你不要护着她!”见兄长偏袒,顾卓婷慌起来嚷道。
  “江小姐,大清早的跑到我这里闹什么?”顾清幽用手抹了一把脸从容的开口,她不想跟泼妇耍泼。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