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六章 饭少了

作者:蓝斑  发布时间:2015-10-13 08:00  字数:1011 

  这个杂物间差不多有六七十平米,现在只有靠门口的地方还有空地儿,我被流放的就是这一块儿比屁股大不了多少的空地。而我身后堆满各种杂物,我一直没往里面看过。
  到了第四天,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体上的味道,对前来送饭的纳德说:“麻烦你能不能让我洗个澡,身上太脏了。”
  我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从墙边捡了一条椅子腿,沿着杂物中间的小道一点一点往里走。
  还不等我再想出其它的问话方式,他砰的一下就又锁上了门。万恶的英语,万恶的非母语。要是大家都说汉语,我用得着这么斟酌词句吗,导致错失良机吗?!
  我餐盘旁边有一瓶水,我拿起来准备喝一口,才一拿起来才发现水竟然只剩下半瓶了。
  到了第四天,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体上的味道,对前来送饭的纳德说:“麻烦你能不能让我洗个澡,身上太脏了。”
  我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从墙边捡了一条椅子腿,沿着杂物中间的小道一点一点往里走。
  风卷残云一样吃光了餐盘里的饭,我忽然意识到,今天送的饭量似乎有点少了!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只要吃我的东西是个活物,我保证揍得他(它)满地找牙。
  咦!
  我已经从几天前的冲动里慢慢恢复了过来,平静一回来,理智就站到了巅峰。如果真的被送到警局怎么办?后怕在我心里蔓延!
  我拿起筷子,试着吃了点东西,终于发现胃里的不舒服有一大半是饿出来的。
  还不等我再想出其它的问话方式,他砰的一下就又锁上了门。万恶的英语,万恶的非母语。要是大家都说汉语,我用得着这么斟酌词句吗,导致错失良机吗?!
  到了第四天,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体上的味道,对前来送饭的纳德说:“麻烦你能不能让我洗个澡,身上太脏了。”
  我餐盘旁边有一瓶水,我拿起来准备喝一口,才一拿起来才发现水竟然只剩下半瓶了。
  七天的禁闭就是在吃饭,睡觉,晕船,吐,然后吃的过程中过去了三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一直把我关到了杂物间。不过在杂物间这几天,吐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善了。
  到了第四天,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体上的味道,对前来送饭的纳德说:“麻烦你能不能让我洗个澡,身上太脏了。”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我越看四周心里越没底,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鬼鬼怪怪的东西,这饭莫名失踪一定是被人吃的。老鼠肯定不可能吃得这么干净,还把筷子摆得那么整齐。
  禁闭室在游轮的底舱,面对走廊。这条走廊与其它船层的走廊不同,没有窗户。而且这一层是在海平面底下的,根本分不出黑夜白天。
  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杂物间里安静依旧,看不出任何异样。一盏毫无感情的日光灯在顶上发出惨白的光。
  “不可以。”他摇了摇头,一点余地也不给我留。
  咦!
  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杂物间里安静依旧,看不出任何异样。一盏毫无感情的日光灯在顶上发出惨白的光。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NN个熊的!送水都只送半瓶,这也太扣门儿了吧。就是死刑饭,临死之前,还能吃一顿饱饭呢!
  等我醒来以后,下意识去瞅了一眼饭。这是人的本能,会在特殊情况当中,第一时间关注自己的食物。
  我已经从几天前的冲动里慢慢恢复了过来,平静一回来,理智就站到了巅峰。如果真的被送到警局怎么办?后怕在我心里蔓延!
  “不可以。”他摇了摇头,一点余地也不给我留。
  “不可以。”他摇了摇头,一点余地也不给我留。
  只要吃我的东西是个活物,我保证揍得他(它)满地找牙。
  餐盘就像是被人舔过一样,干净得能当镜子用!
  我已经从几天前的冲动里慢慢恢复了过来,平静一回来,理智就站到了巅峰。如果真的被送到警局怎么办?后怕在我心里蔓延!
  谁在偷吃的东西?
  NN个熊的!送水都只送半瓶,这也太扣门儿了吧。就是死刑饭,临死之前,还能吃一顿饱饭呢!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禁闭室在游轮的底舱,面对走廊。这条走廊与其它船层的走廊不同,没有窗户。而且这一层是在海平面底下的,根本分不出黑夜白天。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我餐盘旁边有一瓶水,我拿起来准备喝一口,才一拿起来才发现水竟然只剩下半瓶了。

  “不可以。”他摇了摇头,一点余地也不给我留。

  NN个熊的!送水都只送半瓶,这也太扣门儿了吧。就是死刑饭,临死之前,还能吃一顿饱饭呢!

  我拿起筷子,试着吃了点东西,终于发现胃里的不舒服有一大半是饿出来的。

  风卷残云一样吃光了餐盘里的饭,我忽然意识到,今天送的饭量似乎有点少了!

  七天的禁闭就是在吃饭,睡觉,晕船,吐,然后吃的过程中过去了三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一直把我关到了杂物间。不过在杂物间这几天,吐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善了。

  谁在偷吃的东西?

  到了第四天,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体上的味道,对前来送饭的纳德说:“麻烦你能不能让我洗个澡,身上太脏了。”

  “不可以。”他摇了摇头,一点余地也不给我留。

  还不等我再想出其它的问话方式,他砰的一下就又锁上了门。万恶的英语,万恶的非母语。要是大家都说汉语,我用得着这么斟酌词句吗,导致错失良机吗?!

  禁闭室在游轮的底舱,面对走廊。这条走廊与其它船层的走廊不同,没有窗户。而且这一层是在海平面底下的,根本分不出黑夜白天。

  饭放在眼前,我却再也没了食欲。

  这个杂物间差不多有六七十平米,现在只有靠门口的地方还有空地儿,我被流放的就是这一块儿比屁股大不了多少的空地。而我身后堆满各种杂物,我一直没往里面看过。

  我已经从几天前的冲动里慢慢恢复了过来,平静一回来,理智就站到了巅峰。如果真的被送到警局怎么办?后怕在我心里蔓延!

  在船有节奏的晃动中,我睡过去,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摇摆。

  禁闭室在游轮的底舱,面对走廊。这条走廊与其它船层的走廊不同,没有窗户。而且这一层是在海平面底下的,根本分不出黑夜白天。

  等我醒来以后,下意识去瞅了一眼饭。这是人的本能,会在特殊情况当中,第一时间关注自己的食物。

  咦!

  餐盘就像是被人舔过一样,干净得能当镜子用!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谁在偷吃的东西?

  我已经从几天前的冲动里慢慢恢复了过来,平静一回来,理智就站到了巅峰。如果真的被送到警局怎么办?后怕在我心里蔓延!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NN个熊的!送水都只送半瓶,这也太扣门儿了吧。就是死刑饭,临死之前,还能吃一顿饱饭呢!

  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杂物间里安静依旧,看不出任何异样。一盏毫无感情的日光灯在顶上发出惨白的光。

  我越看四周心里越没底,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鬼鬼怪怪的东西,这饭莫名失踪一定是被人吃的。老鼠肯定不可能吃得这么干净,还把筷子摆得那么整齐。

  饮用水是带着盖儿的,喝干净又重新拧了回去,一切都摆成原来送进来的模样。能做出这个举动的,就有人!

  还不等我再想出其它的问话方式,他砰的一下就又锁上了门。万恶的英语,万恶的非母语。要是大家都说汉语,我用得着这么斟酌词句吗,导致错失良机吗?!

  七天的禁闭就是在吃饭,睡觉,晕船,吐,然后吃的过程中过去了三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一直把我关到了杂物间。不过在杂物间这几天,吐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善了。

  “不管谁在这房间跟我开玩笑,最好快点出来,否则,被我找出来,一定不轻饶你。”我站了起来,把自己脏兮兮的袖口挽了起来。

  我餐盘旁边有一瓶水,我拿起来准备喝一口,才一拿起来才发现水竟然只剩下半瓶了。

  只要吃我的东西是个活物,我保证揍得他(它)满地找牙。

  我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从墙边捡了一条椅子腿,沿着杂物中间的小道一点一点往里走。

  这个杂物间差不多有六七十平米,现在只有靠门口的地方还有空地儿,我被流放的就是这一块儿比屁股大不了多少的空地。而我身后堆满各种杂物,我一直没往里面看过。

  在船有节奏的晃动中,我睡过去,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摇摆。

  

  餐盘就像是被人舔过一样,干净得能当镜子用!
  我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从墙边捡了一条椅子腿,沿着杂物中间的小道一点一点往里走。
54.198.118.197, 54.198.118.197;0;pc;2;磨铁文学
  我已经从几天前的冲动里慢慢恢复了过来,平静一回来,理智就站到了巅峰。如果真的被送到警局怎么办?后怕在我心里蔓延!
  “不可以。”他摇了摇头,一点余地也不给我留。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我餐盘旁边有一瓶水,我拿起来准备喝一口,才一拿起来才发现水竟然只剩下半瓶了。
  “不管谁在这房间跟我开玩笑,最好快点出来,否则,被我找出来,一定不轻饶你。”我站了起来,把自己脏兮兮的袖口挽了起来。
  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杂物间里安静依旧,看不出任何异样。一盏毫无感情的日光灯在顶上发出惨白的光。
  “不管谁在这房间跟我开玩笑,最好快点出来,否则,被我找出来,一定不轻饶你。”我站了起来,把自己脏兮兮的袖口挽了起来。
  七天的禁闭就是在吃饭,睡觉,晕船,吐,然后吃的过程中过去了三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一直把我关到了杂物间。不过在杂物间这几天,吐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善了。
  餐盘就像是被人舔过一样,干净得能当镜子用!
  我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从墙边捡了一条椅子腿,沿着杂物中间的小道一点一点往里走。
  还不等我再想出其它的问话方式,他砰的一下就又锁上了门。万恶的英语,万恶的非母语。要是大家都说汉语,我用得着这么斟酌词句吗,导致错失良机吗?!
  我餐盘旁边有一瓶水,我拿起来准备喝一口,才一拿起来才发现水竟然只剩下半瓶了。
  餐盘就像是被人舔过一样,干净得能当镜子用!
  NN个熊的!送水都只送半瓶,这也太扣门儿了吧。就是死刑饭,临死之前,还能吃一顿饱饭呢!
  “不管谁在这房间跟我开玩笑,最好快点出来,否则,被我找出来,一定不轻饶你。”我站了起来,把自己脏兮兮的袖口挽了起来。
  等我醒来以后,下意识去瞅了一眼饭。这是人的本能,会在特殊情况当中,第一时间关注自己的食物。
  饭放在眼前,我却再也没了食欲。
  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杂物间里安静依旧,看不出任何异样。一盏毫无感情的日光灯在顶上发出惨白的光。
  还不等我再想出其它的问话方式,他砰的一下就又锁上了门。万恶的英语,万恶的非母语。要是大家都说汉语,我用得着这么斟酌词句吗,导致错失良机吗?!
  禁闭室在游轮的底舱,面对走廊。这条走廊与其它船层的走廊不同,没有窗户。而且这一层是在海平面底下的,根本分不出黑夜白天。
  这个杂物间差不多有六七十平米,现在只有靠门口的地方还有空地儿,我被流放的就是这一块儿比屁股大不了多少的空地。而我身后堆满各种杂物,我一直没往里面看过。
  “不可以。”他摇了摇头,一点余地也不给我留。
  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杂物间里安静依旧,看不出任何异样。一盏毫无感情的日光灯在顶上发出惨白的光。
  NN个熊的!送水都只送半瓶,这也太扣门儿了吧。就是死刑饭,临死之前,还能吃一顿饱饭呢!
  七天的禁闭就是在吃饭,睡觉,晕船,吐,然后吃的过程中过去了三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一直把我关到了杂物间。不过在杂物间这几天,吐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善了。
  我拿起筷子,试着吃了点东西,终于发现胃里的不舒服有一大半是饿出来的。
  餐盘就像是被人舔过一样,干净得能当镜子用!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餐盘就像是被人舔过一样,干净得能当镜子用!
  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杂物间里安静依旧,看不出任何异样。一盏毫无感情的日光灯在顶上发出惨白的光。
  我越看四周心里越没底,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鬼鬼怪怪的东西,这饭莫名失踪一定是被人吃的。老鼠肯定不可能吃得这么干净,还把筷子摆得那么整齐。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饮用水是带着盖儿的,喝干净又重新拧了回去,一切都摆成原来送进来的模样。能做出这个举动的,就有人!
  等我醒来以后,下意识去瞅了一眼饭。这是人的本能,会在特殊情况当中,第一时间关注自己的食物。
  这个杂物间差不多有六七十平米,现在只有靠门口的地方还有空地儿,我被流放的就是这一块儿比屁股大不了多少的空地。而我身后堆满各种杂物,我一直没往里面看过。
  禁闭室在游轮的底舱,面对走廊。这条走廊与其它船层的走廊不同,没有窗户。而且这一层是在海平面底下的,根本分不出黑夜白天。
  餐盘就像是被人舔过一样,干净得能当镜子用!
  谁在偷吃的东西?
  我已经从几天前的冲动里慢慢恢复了过来,平静一回来,理智就站到了巅峰。如果真的被送到警局怎么办?后怕在我心里蔓延!
  后来,我在一个人的指导下,知道了在船上如何分辩黑夜白天,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咦!
  到了第四天,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体上的味道,对前来送饭的纳德说:“麻烦你能不能让我洗个澡,身上太脏了。”

蓝斑说:

晚上八点还有一章更新,么么哒!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