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30、被陷害,生七爷的气

作者:绝代  发布时间:2015-11-02 09:07  字数:1727 

  “可是掌握府中大权,就不用再受府中其他人欺辱了。”
  所以她说:
  可是看她一副有阴谋的样子,穆婉心下谨慎不少。
  “那就别怪爷家法处置你。念及碧春怀中孩子无事,闭门思过三个月,没有准许,不得出门。”
  他心中一颤,不知为何,却感觉到害怕。
  有些事当局者迷,而她已经被迷惑了许久。
  可是看她一副有阴谋的样子,穆婉心下谨慎不少。
  可穆婉意识到她怀着身孕,所以将是以胳膊肘支撑着自已以及身上的双身子的人。
  这些天也没想着在出去玩耍,所以吃完饭就在花园内转转了。
  这话说的不错。
  感觉到咯吱一声响,胳膊肘一阵疼。
  可是见七爷魅眼如剑,她心里面已经透明,七爷对她毫无感情。
  只是装病?不是他的作为。
  此刻她话锋一转,说:
  “福晋,今天大少爷还有二少爷送了封信,大少爷说让您装病,二少爷说让您悠着点。”
  “福晋,二少爷还说让您悠着点是什么意思?”浅竹问道。
  “可是掌握府中大权,就不用再受府中其他人欺辱了。”
  不准出门?
  可是迎来的却是他们两个人集体演戏,一个捂着肚子,假装肚子疼。
  “是,福晋北方那边夜晚凉,奴婢多给您带点衣服。”
  早已经腻了,厌了。
  他心中一颤,不知为何,却感觉到害怕。
  而从内室出来的七爷,心中已经信了,却还想听穆婉的解释,他问道:“福晋,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绿竹,这府中有人替你管着,又不缺你吃喝,我干嘛要拦下那么遭人记恨的活来做?”
  穆婉思索了一下,这悠着点,到底有几层意思呢?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你---承认了。”
  可穆婉意识到她怀着身孕,所以将是以胳膊肘支撑着自已以及身上的双身子的人。
  “他没说吗?”
  “可是掌握府中大权,就不用再受府中其他人欺辱了。”
  七爷闻信回府,则见穆婉一个人坐在厅内,而他失望的望了她一眼,则直接进内室看碧春了。
  这些天也没想着在出去玩耍,所以吃完饭就在花园内转转了。
  当然穆婉不知晓,各个府里面好像只有福晋可以去,侧福晋是没有机会的。
  可是迎来的却是他们两个人集体演戏,一个捂着肚子,假装肚子疼。
  可穆婉意识到她怀着身孕,所以将是以胳膊肘支撑着自已以及身上的双身子的人。
  “所以,她是我推到的。”
  证人就是碧萝。
  可穆婉意识到她怀着身孕,所以将是以胳膊肘支撑着自已以及身上的双身子的人。
  至于说什么,穆婉也能猜的出来。
  在这种笑,在七爷看来,那般的缥缈。
  
  可穆婉意识到她怀着身孕,所以将是以胳膊肘支撑着自已以及身上的双身子的人。
  早已经腻了,厌了。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刚行至花园内,就见到两位侧福晋站在园内,不晓得在说什么。见自已来,则走过来规矩的请安。
  早已经腻了,厌了。
  “他没说吗?”
  可是迎来的却是他们两个人集体演戏,一个捂着肚子,假装肚子疼。
  侧福晋心里面不是滋味,所以几次来找他麻烦,尤其怀孕的碧春,几次来示威,只不过语气酸酸的。
  七爷闻信回府,则见穆婉一个人坐在厅内,而他失望的望了她一眼,则直接进内室看碧春了。
  “他没说吗?”
  可是见七爷魅眼如剑,她心里面已经透明,七爷对她毫无感情。
  侧福晋心里面不是滋味,所以几次来找他麻烦,尤其怀孕的碧春,几次来示威,只不过语气酸酸的。
  有些事当局者迷,而她已经被迷惑了许久。
  在这种笑,在七爷看来,那般的缥缈。
  “那就别怪爷家法处置你。念及碧春怀中孩子无事,闭门思过三个月,没有准许,不得出门。”
  证人就是碧萝。
  只是装病?不是他的作为。
  原来碧春提前向自已示弱,是为了降低自已的戒心?
  当然身为嫂嫂们,他们倒是很友善的来提点出外要带点什么来。
  七爷闻信回府,则见穆婉一个人坐在厅内,而他失望的望了她一眼,则直接进内室看碧春了。
  “他没说吗?”

  “可是掌握府中大权,就不用再受府中其他人欺辱了。”

  有些事当局者迷,而她已经被迷惑了许久。

  可穆婉意识到她怀着身孕,所以将是以胳膊肘支撑着自已以及身上的双身子的人。

  当然穆婉不知晓,各个府里面好像只有福晋可以去,侧福晋是没有机会的。

  侧福晋心里面不是滋味,所以几次来找他麻烦,尤其怀孕的碧春,几次来示威,只不过语气酸酸的。

  

  只是却不敢有所敌意,因为她有把柄在穆宛手中。

  所以她说: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福晋啊,这次出外打猎,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您现在一定要加把劲,努力为爷绵延子嗣。”然后又说,“在咱们这府上,如果没有子嗣啊,就算您是福晋,怕也永远得不到府中大权。”

  这话说的不错。

  可是看她一副有阴谋的样子,穆婉心下谨慎不少。

  “是啊,您现在怀着身孕,要好好休息才是,子嗣最为重要。”

  “福晋,妹妹,你还是考虑考虑,若是将来改变了主意想要夺取府中大权的时候,再来找我。”

  她说完,则径自走了。

  当然免了她的安的是我,这个不用计较。

  想到此处,穆宛则轻轻地笑了。笑自已,自作多情了这么些天。

  只是绿竹有些气呼呼的,说道:“福晋,府中大权本就该是你的,她凭什么?”

  “绿竹,这府中有人替你管着,又不缺你吃喝,我干嘛要拦下那么遭人记恨的活来做?”

  “信上没说明。”

  “福晋啊,这次出外打猎,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您现在一定要加把劲,努力为爷绵延子嗣。”然后又说,“在咱们这府上,如果没有子嗣啊,就算您是福晋,怕也永远得不到府中大权。”

  “可是掌握府中大权,就不用再受府中其他人欺辱了。”

  可穆婉意识到她怀着身孕,所以将是以胳膊肘支撑着自已以及身上的双身子的人。

  “绿竹,奴大欺主的事情,本就不是我们的错,是旁人的错,所以我们干嘛要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已呢?”

  “福晋---您---奴婢说不过您。”

  “去吧,多带点吃的东西,上次你从老家带来的腊肉倒是不错,这次多带点。”能出去玩,自然要备齐干粮。

  “是,福晋北方那边夜晚凉,奴婢多给您带点衣服。”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除此之外,还有几家福晋是一同前往的。

  这话说的不错。

  当然身为嫂嫂们,他们倒是很友善的来提点出外要带点什么来。

  早已经腻了,厌了。

  在这种笑,在七爷看来,那般的缥缈。

  福晋嫂嫂们说的东西,她一一带全,就等着去狩猎了。

  这些天也没想着在出去玩耍,所以吃完饭就在花园内转转了。

  “福晋,今天大少爷还有二少爷送了封信,大少爷说让您装病,二少爷说让您悠着点。”

  两位哥哥的关心,穆婉感受到了亲情。

  不准出门?

  只是装病?不是他的作为。

  “恩,让他们放心好了。”

  “福晋,二少爷还说让您悠着点是什么意思?”浅竹问道。

  “他没说吗?”

  “......”

  “福晋---您---奴婢说不过您。”

  “信上没说明。”

  有些事当局者迷,而她已经被迷惑了许久。

  原来碧春提前向自已示弱,是为了降低自已的戒心?

  当然免了她的安的是我,这个不用计较。

  穆婉思索了一下,这悠着点,到底有几层意思呢?

  放心,她会悠着点的,至少要射一只老鼠吧。

  所以她说:

  原来碧春提前向自已示弱,是为了降低自已的戒心?

  证人就是碧萝。

  只听一声及轻及轻的声音说:

  刚行至花园内,就见到两位侧福晋站在园内,不晓得在说什么。见自已来,则走过来规矩的请安。

  两位哥哥的关心,穆婉感受到了亲情。

  穆婉刚说了句不用多礼了,那碧春不晓得为何,突然间扑上她来,她下意识的去扶,可是脚下却被什么绊住了再加上她整个人的冲力,所以现在她们两个则都摔下去了。

  可穆婉意识到她怀着身孕,所以将是以胳膊肘支撑着自已以及身上的双身子的人。

  感觉到咯吱一声响,胳膊肘一阵疼。

  可是迎来的却是他们两个人集体演戏,一个捂着肚子,假装肚子疼。

  可是迎来的却是他们两个人集体演戏,一个捂着肚子,假装肚子疼。

  证人就是碧萝。

  一个则伸手指责自已,说自已是故意伤了碧春。

  证人就是碧萝。

  七爷闻信回府,则见穆婉一个人坐在厅内,而他失望的望了她一眼,则直接进内室看碧春了。

  “他没说吗?”

  至于说什么,穆婉也能猜的出来。

  可是见七爷魅眼如剑,她心里面已经透明,七爷对她毫无感情。

  而从内室出来的七爷,心中已经信了,却还想听穆婉的解释,他问道:“福晋,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穆婉认真的盯着他的面容,问道:“爷,若我说这只是一个骗局,您信吗?”

  “只要你说不是,爷自然就信。”

  “爷,您不会信的,因为您心中一惊打定了主意,认定她此次受害是我所为了,是吧?”若您不信,何必要问?

  “可是掌握府中大权,就不用再受府中其他人欺辱了。”

  “......”

  证人就是碧萝。

  “所以,她是我推到的。”

  “是,福晋北方那边夜晚凉,奴婢多给您带点衣服。”

  哈哈

  “你---承认了。”

  “是。”

  “那就别怪爷家法处置你。念及碧春怀中孩子无事,闭门思过三个月,没有准许,不得出门。”

  七爷闻信回府,则见穆婉一个人坐在厅内,而他失望的望了她一眼,则直接进内室看碧春了。

  不准出门?

  “绿竹,奴大欺主的事情,本就不是我们的错,是旁人的错,所以我们干嘛要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已呢?”

  哈哈

  不准出门?

  原来碧春提前向自已示弱,是为了降低自已的戒心?

  可是看她一副有阴谋的样子,穆婉心下谨慎不少。

  有些事当局者迷,而她已经被迷惑了许久。

  而自已居然中招了。

  至于七爷?他是真的不晓得还是装着不知?还是在他心里,自已依然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呢?

  七爷闻信回府,则见穆婉一个人坐在厅内,而他失望的望了她一眼,则直接进内室看碧春了。

  可是见七爷魅眼如剑,她心里面已经透明,七爷对她毫无感情。

  有些事当局者迷,而她已经被迷惑了许久。

  想到此处,穆宛则轻轻地笑了。笑自已,自作多情了这么些天。

  在这种笑,在七爷看来,那般的缥缈。

  他心中一颤,不知为何,却感觉到害怕。

  他心中一颤,不知为何,却感觉到害怕。

  只听一声及轻及轻的声音说:

  “七爷,你知道吗?我非常讨厌弹奏钢琴,非常非常---讨厌。”

  “他没说吗?”

  感觉到咯吱一声响,胳膊肘一阵疼。

  前世,她被父母逼着继承遗志,练习钢琴十几年。

  早已经腻了,厌了。

  此刻她话锋一转,说:

  这些天也没想着在出去玩耍,所以吃完饭就在花园内转转了。

  “爷,皇上有令,让您带着奴婢一块去,若是违抗圣旨,必定会引起皇上怪罪与猜忌,有损爷的威望,还望爷能允许奴婢的处罚,回来后在受。”

  “他没说吗?”

  侧福晋心里面不是滋味,所以几次来找他麻烦,尤其怀孕的碧春,几次来示威,只不过语气酸酸的。

  “你---承认了。”

  “......”奴婢?她终于自称奴婢了,可为何自已那么的反感她这么说。

  想要说什么,可是阿哥的优越感,没人能交他妥协。

  所以他咬牙切齿的说:“爷准了。”

  
  想到此处,穆宛则轻轻地笑了。笑自已,自作多情了这么些天。
  原来碧春提前向自已示弱,是为了降低自已的戒心?
  原来碧春提前向自已示弱,是为了降低自已的戒心?
  “绿竹,奴大欺主的事情,本就不是我们的错,是旁人的错,所以我们干嘛要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已呢?”
  除此之外,还有几家福晋是一同前往的。
  “爷,皇上有令,让您带着奴婢一块去,若是违抗圣旨,必定会引起皇上怪罪与猜忌,有损爷的威望,还望爷能允许奴婢的处罚,回来后在受。”
  “可是掌握府中大权,就不用再受府中其他人欺辱了。”
  “绿竹,奴大欺主的事情,本就不是我们的错,是旁人的错,所以我们干嘛要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已呢?”
  他心中一颤,不知为何,却感觉到害怕。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2;磨铁文学
  “爷,您不会信的,因为您心中一惊打定了主意,认定她此次受害是我所为了,是吧?”若您不信,何必要问?
  七爷闻信回府,则见穆婉一个人坐在厅内,而他失望的望了她一眼,则直接进内室看碧春了。
  “你---承认了。”
  除此之外,还有几家福晋是一同前往的。
  只是绿竹有些气呼呼的,说道:“福晋,府中大权本就该是你的,她凭什么?”
  感觉到咯吱一声响,胳膊肘一阵疼。
  “他没说吗?”
  穆婉思索了一下,这悠着点,到底有几层意思呢?
  两位哥哥的关心,穆婉感受到了亲情。
  侧福晋心里面不是滋味,所以几次来找他麻烦,尤其怀孕的碧春,几次来示威,只不过语气酸酸的。
  穆婉思索了一下,这悠着点,到底有几层意思呢?
  当然免了她的安的是我,这个不用计较。
  哈哈
  侧福晋心里面不是滋味,所以几次来找他麻烦,尤其怀孕的碧春,几次来示威,只不过语气酸酸的。
  她说完,则径自走了。
  这话说的不错。
  证人就是碧萝。
  所以她说:
  可是迎来的却是他们两个人集体演戏,一个捂着肚子,假装肚子疼。
  原来碧春提前向自已示弱,是为了降低自已的戒心?
  “绿竹,奴大欺主的事情,本就不是我们的错,是旁人的错,所以我们干嘛要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已呢?”
  而自已居然中招了。
  只是装病?不是他的作为。
  “......”
  穆婉刚说了句不用多礼了,那碧春不晓得为何,突然间扑上她来,她下意识的去扶,可是脚下却被什么绊住了再加上她整个人的冲力,所以现在她们两个则都摔下去了。
  “他没说吗?”
  至于七爷?他是真的不晓得还是装着不知?还是在他心里,自已依然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呢?
  早已经腻了,厌了。
  原来碧春提前向自已示弱,是为了降低自已的戒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