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27章 夜访

作者:烟引素  发布时间:2015-11-02 11:11  字数:1024 

  
  景恒带着粗茧的手将儿臂粗的瓷瓶儿接过,在捧着瓷瓶儿之际,一不小心拇指擦过宋离的指尖,细腻非常的触感让景恒心头微微一动,鹰眸之中带着几分窥探,望着这个站在他胸前的女子,倒是升起了几分不该有的心思。
  黝黑的皮肉与青花瓷细腻的图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明瓷瓶儿足足有矿泉水瓶那般大小,在握在景恒手中,便仿佛一尊小物件儿似的。宋离抿了抿菱唇,思及景恒的身份以及自己现下的处境,低眉敛目,轻声开口道:“殿下,小女有一事相求。”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转眼便过了申时,天色擦黑,宋离转身入了耳房之中,将身上以锦缎所制的衣裳一件件的褪下去,因着不习惯有人贴身伺候着,在沐浴之前她便将春草兹心二人尽数摒退了。踩在红木所制的小杌子上头,宋离缓缓踏入浴桶之中,浴水热烫,其中洒了不少花瓣,被水汽激出了馥郁的芬芳,深吸一口,倒是舒坦的紧。
  转眼便过了申时,天色擦黑,宋离转身入了耳房之中,将身上以锦缎所制的衣裳一件件的褪下去,因着不习惯有人贴身伺候着,在沐浴之前她便将春草兹心二人尽数摒退了。踩在红木所制的小杌子上头,宋离缓缓踏入浴桶之中,浴水热烫,其中洒了不少花瓣,被水汽激出了馥郁的芬芳,深吸一口,倒是舒坦的紧。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2;磨铁文学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这东西如何使用?”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话落,宋离也未曾再在云梦泉处多留,虽说她有空间在手,但此处着实太过偏僻了,还是快些回到别庄之中为妙。

  转眼便过了申时,天色擦黑,宋离转身入了耳房之中,将身上以锦缎所制的衣裳一件件的褪下去,因着不习惯有人贴身伺候着,在沐浴之前她便将春草兹心二人尽数摒退了。踩在红木所制的小杌子上头,宋离缓缓踏入浴桶之中,浴水热烫,其中洒了不少花瓣,被水汽激出了馥郁的芬芳,深吸一口,倒是舒坦的紧。

  沐浴过后,宋离也拿不准景恒到底何时来到别庄之中,索性便着了一件儿极为简单的裙衫,裙衫以鹅黄色轻纱所制,腰间系着系带,更显不盈一握。宋离睡前并无上妆的习惯,索性便倚靠在床榻之上,手中端着一本杂书,就当消磨时间了。

  刚过二更,宋离瞧着时候不早,准备换上亵衣入睡,手指将将碰见腰间的系带,便听得吱嘎一声,原来是窗棂被人自外头推了开。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夜风一激,桌上的烛火微微跳动,炸出几个灯花儿来,噼里啪啦的连连作响。宋离抬眼望着立在面前的男子,将砰着腰间的手便落了下去,似模似样地冲着景恒福了福身子,轻声道:“小女给殿下请安。”

  即便面前女子生了极好的皮相,但景恒此刻仿佛老僧入定般,只淡淡道:“东西呢?”

  听得问话,宋离微微一笑,转身将床榻一旁放着的巨大瓷瓶儿取了出来,而后送到了景恒面前,掀开盖子一看,其中黝黑色的膏状物发出刺鼻的气味儿,着实算不得好闻。

  听得问话,宋离微微一笑,转身将床榻一旁放着的巨大瓷瓶儿取了出来,而后送到了景恒面前,掀开盖子一看,其中黝黑色的膏状物发出刺鼻的气味儿,着实算不得好闻。

  “这东西如何使用?”

  夜风一激,桌上的烛火微微跳动,炸出几个灯花儿来,噼里啪啦的连连作响。宋离抬眼望着立在面前的男子,将砰着腰间的手便落了下去,似模似样地冲着景恒福了福身子,轻声道:“小女给殿下请安。”

  听得问话,宋离微微一笑,转身将床榻一旁放着的巨大瓷瓶儿取了出来,而后送到了景恒面前,掀开盖子一看,其中黝黑色的膏状物发出刺鼻的气味儿,着实算不得好闻。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2;磨铁文学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即便福寿膏的成.瘾.性不若海.洛.因强,但在异世而言,没有合理的戒除方法,即便知晓福寿膏对身体有害,亦是徒劳无功。

  夜风一激,桌上的烛火微微跳动,炸出几个灯花儿来,噼里啪啦的连连作响。宋离抬眼望着立在面前的男子,将砰着腰间的手便落了下去,似模似样地冲着景恒福了福身子,轻声道:“小女给殿下请安。”

  景恒带着粗茧的手将儿臂粗的瓷瓶儿接过,在捧着瓷瓶儿之际,一不小心拇指擦过宋离的指尖,细腻非常的触感让景恒心头微微一动,鹰眸之中带着几分窥探,望着这个站在他胸前的女子,倒是升起了几分不该有的心思。

  黝黑的皮肉与青花瓷细腻的图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明瓷瓶儿足足有矿泉水瓶那般大小,在握在景恒手中,便仿佛一尊小物件儿似的。宋离抿了抿菱唇,思及景恒的身份以及自己现下的处境,低眉敛目,轻声开口道:“殿下,小女有一事相求。”

  景恒剑眉微挑,嗅着女子身上传来的浅淡香气,馥郁非常,好似是蔷薇的香味儿。景恒微微眯眼,沙哑着嗓子开口道:“有话直说即可。”

  凤眸微抬,宋离面上未露半分怯意,紧盯着景恒慑人的鹰眸,一字一顿的开口道:“还望殿下娶小女为侧妃。”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2;磨铁文学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刚过二更,宋离瞧着时候不早,准备换上亵衣入睡,手指将将碰见腰间的系带,便听得吱嘎一声,原来是窗棂被人自外头推了开。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话落,宋离也未曾再在云梦泉处多留,虽说她有空间在手,但此处着实太过偏僻了,还是快些回到别庄之中为妙。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景恒剑眉微挑,嗅着女子身上传来的浅淡香气,馥郁非常,好似是蔷薇的香味儿。景恒微微眯眼,沙哑着嗓子开口道:“有话直说即可。”
  听得问话,宋离微微一笑,转身将床榻一旁放着的巨大瓷瓶儿取了出来,而后送到了景恒面前,掀开盖子一看,其中黝黑色的膏状物发出刺鼻的气味儿,着实算不得好闻。
  听得问话,宋离微微一笑,转身将床榻一旁放着的巨大瓷瓶儿取了出来,而后送到了景恒面前,掀开盖子一看,其中黝黑色的膏状物发出刺鼻的气味儿,着实算不得好闻。
  夜风一激,桌上的烛火微微跳动,炸出几个灯花儿来,噼里啪啦的连连作响。宋离抬眼望着立在面前的男子,将砰着腰间的手便落了下去,似模似样地冲着景恒福了福身子,轻声道:“小女给殿下请安。”
  话落,宋离也未曾再在云梦泉处多留,虽说她有空间在手,但此处着实太过偏僻了,还是快些回到别庄之中为妙。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景恒带着粗茧的手将儿臂粗的瓷瓶儿接过,在捧着瓷瓶儿之际,一不小心拇指擦过宋离的指尖,细腻非常的触感让景恒心头微微一动,鹰眸之中带着几分窥探,望着这个站在他胸前的女子,倒是升起了几分不该有的心思。
  即便福寿膏的成.瘾.性不若海.洛.因强,但在异世而言,没有合理的戒除方法,即便知晓福寿膏对身体有害,亦是徒劳无功。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54.162.168.187, 54.162.168.187;0;pc;2;磨铁文学
  沐浴过后,宋离也拿不准景恒到底何时来到别庄之中,索性便着了一件儿极为简单的裙衫,裙衫以鹅黄色轻纱所制,腰间系着系带,更显不盈一握。宋离睡前并无上妆的习惯,索性便倚靠在床榻之上,手中端着一本杂书,就当消磨时间了。
  夜风一激,桌上的烛火微微跳动,炸出几个灯花儿来,噼里啪啦的连连作响。宋离抬眼望着立在面前的男子,将砰着腰间的手便落了下去,似模似样地冲着景恒福了福身子,轻声道:“小女给殿下请安。”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宋离闻不惯这股子呛人的味儿,索性便将盖子盖到原处,这才恭谨的道:“此物与旱烟并无太大差别,只消将福寿膏混在烟丝里,再让太子爷抽上一回,那股子飘飘欲仙之感,可不是常人能戒除的。”
  黝黑的皮肉与青花瓷细腻的图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明瓷瓶儿足足有矿泉水瓶那般大小,在握在景恒手中,便仿佛一尊小物件儿似的。宋离抿了抿菱唇,思及景恒的身份以及自己现下的处境,低眉敛目,轻声开口道:“殿下,小女有一事相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