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郊外

作者:Linda云  发布时间:2015-11-03 06:02  字数:1114 

  “嗯”,路小漫扶着父亲,她感觉到父亲突然老了许多,而她却还没长大,《父亲》那首歌又回响在她的耳边。
  妈妈已经认不出她和爸爸,看到人就会放射出仇视的目光,嘴巴念念有词,见到人就想打。
  妈妈已经认不出她和爸爸,看到人就会放射出仇视的目光,嘴巴念念有词,见到人就想打。
  “爸,刚刚医生说妈要转到精神专科医院,你看怎么样?”路小漫不想跟张深琛答话。
  “你怎么又来了?”
  夜幕渐渐降临,更难看到车辆影子,跟城里相比,简直是不同的一个天地。折腾了一天,路沈民基本没东西下个肚子,已经累得几乎站不稳。
  “爸,刚刚医生说妈要转到精神专科医院,你看怎么样?”路小漫不想跟张深琛答话。
  “爸,刚刚医生说妈要转到精神专科医院,你看怎么样?”路小漫不想跟张深琛答话。
  然后呢,他心理就平衡点,最少跟顾锦相比,他占上风。
  她想到坐在车箱后面的妈妈,像个犯人般被链着,心,隐隐作痛。
  精神专科医院很偏僻,离市区很远,城市的喧嚣渐渐远去,天很蓝,路广宽,宇宙在变大,可是路小漫压抑的心情还是无处栖息。
  然后他还是照样喊她的父母叫爸妈。
  她想到坐在车箱后面的妈妈,像个犯人般被链着,心,隐隐作痛。

  “你怎么又来了?”

  “转吧,我这边跟那边医生打个招呼。”路沈民把小漫拉到一边,“小漫,以后不要再用这样的语气跟深琛说话,弟弟情况还不知怎么样,再说他有什么不好啊?处处都为我们家着想,那个顾锦有关心过我们吗?”

  “什么叫我又来啊?那是我的医院,我来,不是很正常的吗?”张深琛停顿了一下,“再说我来看岳母也很正常啊?”

  本来路小漫就很反感张深琛跟着她喊爸妈,虽然两天前她们曾经走进过婚姻礼堂,可不是还没礼成嘛,本来他们也想好仪式结束后去登记的,可是后来就没有了后来。

  然后他还是照样喊她的父母叫爸妈。

  然后呢,他心理就平衡点,最少跟顾锦相比,他占上风。

  “爸,刚刚医生说妈要转到精神专科医院,你看怎么样?”路小漫不想跟张深琛答话。

  “转吧,我这边跟那边医生打个招呼。”路沈民把小漫拉到一边,“小漫,以后不要再用这样的语气跟深琛说话,弟弟情况还不知怎么样,再说他有什么不好啊?处处都为我们家着想,那个顾锦有关心过我们吗?”

  “你怎么又来了?”

  “爸,不是他不关心我们,是我们根本就没给他关心的机会,爸,现在不要说这些无聊的事,我的个性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去办手续,你在这等着。”

  精神专科医院很偏僻,离市区很远,城市的喧嚣渐渐远去,天很蓝,路广宽,宇宙在变大,可是路小漫压抑的心情还是无处栖息。

  她想到坐在车箱后面的妈妈,像个犯人般被链着,心,隐隐作痛。

  妈妈已经认不出她和爸爸,看到人就会放射出仇视的目光,嘴巴念念有词,见到人就想打。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终于到了医院,路小漫安顿好妈妈,已经又到了傍晚时分。

  “嗯”,路小漫扶着父亲,她感觉到父亲突然老了许多,而她却还没长大,《父亲》那首歌又回响在她的耳边。

  “爸,刚刚医生说妈要转到精神专科医院,你看怎么样?”路小漫不想跟张深琛答话。

  隔着透明钢门,路沈民模糊了视线,本来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才三天,就变成这个样子,如果说是报应的话,他思前想后,觉得自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怎么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

  “爸,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医院送我们来的车已经回去,这地方很偏僻,一会车打不上车就回不去了。”路小漫看着满怀忧伤的父亲,心酸难忍。

  差不多就要六十岁,尽管小时候过得不富裕,一路走过来,路沈民的路还算是顺顺当当的,没经过多大的波折,他跟刘秀怡是同窗,从恋爱到结婚到生子,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突然的家变,不要说刘秀怡一个弱质女子,他一个大男子都快要支撑不住。

  

  “嗯”,路小漫扶着父亲,她感觉到父亲突然老了许多,而她却还没长大,《父亲》那首歌又回响在她的耳边。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再变老了,……谢谢你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

  鼻子有股酸酸的感觉,在反逆,路小漫想,这一切的一切,也许都是她的错!

  夕阳又收起了他的影子,医院门前的大路上行人稀少得可怜,车辆更别说了,习惯了城里的喧哗,路小漫有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夜幕渐渐降临,更难看到车辆影子,跟城里相比,简直是不同的一个天地。折腾了一天,路沈民基本没东西下个肚子,已经累得几乎站不稳。

  突然一道白光向他们照射过来,车子?路小漫赶紧招手,“嚓”,车子果真停到了他们的身边。

  妈妈已经认不出她和爸爸,看到人就会放射出仇视的目光,嘴巴念念有词,见到人就想打。

  “伯父,漫漫,快点上车吧。”顾锦从副驾驶室上走出来,路小漫还没回过神。

  
  鼻子有股酸酸的感觉,在反逆,路小漫想,这一切的一切,也许都是她的错!
  精神专科医院很偏僻,离市区很远,城市的喧嚣渐渐远去,天很蓝,路广宽,宇宙在变大,可是路小漫压抑的心情还是无处栖息。
  “什么叫我又来啊?那是我的医院,我来,不是很正常的吗?”张深琛停顿了一下,“再说我来看岳母也很正常啊?”
  妈妈已经认不出她和爸爸,看到人就会放射出仇视的目光,嘴巴念念有词,见到人就想打。
  本来路小漫就很反感张深琛跟着她喊爸妈,虽然两天前她们曾经走进过婚姻礼堂,可不是还没礼成嘛,本来他们也想好仪式结束后去登记的,可是后来就没有了后来。
  她想到坐在车箱后面的妈妈,像个犯人般被链着,心,隐隐作痛。
  妈妈已经认不出她和爸爸,看到人就会放射出仇视的目光,嘴巴念念有词,见到人就想打。
  “嗯”,路小漫扶着父亲,她感觉到父亲突然老了许多,而她却还没长大,《父亲》那首歌又回响在她的耳边。
  夕阳又收起了他的影子,医院门前的大路上行人稀少得可怜,车辆更别说了,习惯了城里的喧哗,路小漫有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突然一道白光向他们照射过来,车子?路小漫赶紧招手,“嚓”,车子果真停到了他们的身边。
  
  
  隔着透明钢门,路沈民模糊了视线,本来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才三天,就变成这个样子,如果说是报应的话,他思前想后,觉得自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怎么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
  她想到坐在车箱后面的妈妈,像个犯人般被链着,心,隐隐作痛。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终于到了医院,路小漫安顿好妈妈,已经又到了傍晚时分。
  差不多就要六十岁,尽管小时候过得不富裕,一路走过来,路沈民的路还算是顺顺当当的,没经过多大的波折,他跟刘秀怡是同窗,从恋爱到结婚到生子,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突然的家变,不要说刘秀怡一个弱质女子,他一个大男子都快要支撑不住。
  “你怎么又来了?”
  然后呢,他心理就平衡点,最少跟顾锦相比,他占上风。
  “嗯”,路小漫扶着父亲,她感觉到父亲突然老了许多,而她却还没长大,《父亲》那首歌又回响在她的耳边。
  夜幕渐渐降临,更难看到车辆影子,跟城里相比,简直是不同的一个天地。折腾了一天,路沈民基本没东西下个肚子,已经累得几乎站不稳。
  “你怎么又来了?”
  “爸,刚刚医生说妈要转到精神专科医院,你看怎么样?”路小漫不想跟张深琛答话。
  “你怎么又来了?”
  “爸,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医院送我们来的车已经回去,这地方很偏僻,一会车打不上车就回不去了。”路小漫看着满怀忧伤的父亲,心酸难忍。
  “转吧,我这边跟那边医生打个招呼。”路沈民把小漫拉到一边,“小漫,以后不要再用这样的语气跟深琛说话,弟弟情况还不知怎么样,再说他有什么不好啊?处处都为我们家着想,那个顾锦有关心过我们吗?”
  妈妈已经认不出她和爸爸,看到人就会放射出仇视的目光,嘴巴念念有词,见到人就想打。
  她想到坐在车箱后面的妈妈,像个犯人般被链着,心,隐隐作痛。
  “爸,刚刚医生说妈要转到精神专科医院,你看怎么样?”路小漫不想跟张深琛答话。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终于到了医院,路小漫安顿好妈妈,已经又到了傍晚时分。
  “爸,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医院送我们来的车已经回去,这地方很偏僻,一会车打不上车就回不去了。”路小漫看着满怀忧伤的父亲,心酸难忍。
  “转吧,我这边跟那边医生打个招呼。”路沈民把小漫拉到一边,“小漫,以后不要再用这样的语气跟深琛说话,弟弟情况还不知怎么样,再说他有什么不好啊?处处都为我们家着想,那个顾锦有关心过我们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