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二三、陈里赞,好!有古意!

作者:像素沼泽  发布时间:2015-11-03 09:04  字数:3745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他们也有!”赤蕊眼睛一眨不眨。
  女娘说你好无聊,
  你怎么还不骂我?
  北地的天如盖啊,北地的草茫茫,
  棱楞湖
  多少城池变荒冢,尸骨白如雪,
  我知道你左右为难。
  总在此刻飞进我的梦里
  中城……
  “可惜,可惜,九娘就是低声不够轻灵,否则也算得一流诗人了。”
  百万人脚和马脚跟在他身后,踏平连山石峰无数。
  蛇精的眼中鄙夷一闪而过。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啊——啊——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啊——啊——
  明明  还挂在嘴边
  一丝苦楚,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叫声刚小下去,忽然乐声凶猛大作。
  北地的天如盖啊,北地的草茫茫,
  我知道往事你都记得,
  青山起伏镶云脚,
  “唔,好是好,只是——这个——你们高会时不会唱这种诗吧?”陈里小心地问蛇精。
  “风狂雨骤!”猴精激动地站到窗边来。
  “边城王也许不敢听,我们蛇精诗人可不会不敢唱。若不自由,何必吟唱?只许说北王野蛮残暴的诗,还是留给王家诗院的诗人吧。”
  “没有谁比您的刀更利,也没有谁比您的牛羊多,
  “喔,别这样盯着我,”陈里抬起手臂半遮住自己的脸,“早知道你推爱九娘诗人,我就闭嘴了。”
  青山起伏镶云脚,
  他们说天很高啊!
  说好栀子花谢以前回来
  你在炎炎夏日煎熬,
  苍茫难辨云山。
  “喔,别这样盯着我,”陈里抬起手臂半遮住自己的脸,“早知道你推爱九娘诗人,我就闭嘴了。”
  “风狂雨骤!”猴精激动地站到窗边来。
  结束我不明了,
  啊——啊——
  “半个边城的情人们今天都要睡不着觉了。”鱼精抿嘴笑。
  无月的夜你能做什么?
  总在此刻飞进我的梦里
  “哼。”猴精冷笑一声。
  说好栀子花谢以前回来
  无月的夜你能做什么?
  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刚将杯子里的醉金汤喝了个底朝天,外面就传来一个唱诗声——干净如水中白绸轻漾,清亮如晨光中的百灵。这声音高低盘旋,虽然不象蛇精的飘渺如仙,却如山间巧云般优雅,而纯净之质竟然连第一王家男诗人钟楚也逊了三分。阁中人人手停在半空,忘了放下。
  你怎么还不骂我?
  百万人脚和马脚跟在他身后,踏平连山石峰无数。
  天明就去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叫声刚小下去,忽然乐声凶猛大作。
  困住我的城
  结束我不明了,
  他弯弓射鹰,利剑穿云的声音响彻长空,
  叫声刚小下去,忽然乐声凶猛大作。
  结束我不明了,
  一丝苦楚,
  我知道你左右为难。
  “他们也有!”赤蕊眼睛一眨不眨。
  蛇精的眼中鄙夷一闪而过。
  关于孤单关于粗糙关于躲藏和受伤,
  女娘说你好无聊,
  来去聚散我都不明了。
  本是夜浓声悄的时辰,影水两岸的酒楼却每扇窗都亮着,岸边树阴下就更是人影憧憧、往来不绝。河上画船如织,处处声光灯影,每一只船都带来不同的歌声:有的音调安和,有的激烈沸腾;有的迷惘悲哀,有的欢乐调谑;有的恋恋多情,有的飘渺不群……
  棱楞湖
  天明就去了。
  他们说天很高啊!
  中城……
  “怎么样?听过这么好听的诗吗?”余老板问。
  我怎么一拳就打穿?
  嘿,来吧,
  几曾解人间风情,
  叫声刚小下去,忽然乐声凶猛大作。
  还不叫我滚远点?
  陈里呼出一口气,点点头,“不同凡响,不愧是为诗而生的人。”
  让我们交换抗在背上的灵魂。
  头顶挥洒巨画,
  听我唱。
  “唔,好是好,只是——这个——你们高会时不会唱这种诗吧?”陈里小心地问蛇精。
  只恨春梦会得醒,
  荒芜了
  “哦,我的王,”满面皱纹的旅人答,
  他们说天很高啊!
  霞光点燃你的纤影
  嘿,来吧,
  一丝苦楚,
  头顶挥洒巨画,
        攒在眉头
  青山起伏镶云脚,
  “喔,别这样盯着我,”陈里抬起手臂半遮住自己的脸,“早知道你推爱九娘诗人,我就闭嘴了。”
  嘿!嘿!兄弟我们一起唱吧!
  陈里呼出一口气,点点头,“不同凡响,不愧是为诗而生的人。”
  他们说地很厚啊!
  “骤诗人还和那个很漂亮的卿子在一起吗?”蛇精好奇地问。
  他们说地很厚啊!
  “去年他们可真是出尽风头,“余老板笑逐颜开地拍拍猴精,“后来的一个月,进来吃饭的人十个有八个都要唱一句:要吃就吃好吃的,要醉就醉酩酊阁。”
  阁间里静下来,不光如此,整个影水两边都静下来。一个低沉柔软至极的声音缓缓从河上拖过,连水波都似被碾平了,可是接着却颤抖起来,颤抖得无缘无故,连空气都跟着抖动,难以抵受地颤进人心里。
  白衣的鹤女
  棱楞湖
  总在此刻飞进我的梦里
  怎么全都浇在我头上?
  北王悉力是上天的恩宠,他的雄健无人能敌。
  白衣的鹤女
  叫声刚小下去,忽然乐声凶猛大作。
  “好难受。”赤蕊按着胸口。
  这时又一阵歌声从酩酊阁前过了,陈里神定气闲地说,“九娘诗人该来了。”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中城荒芜了
  头顶挥洒巨画,
  几曾解人间风情,
  北王悉力是上天的恩宠,他的雄健无人能敌。
  我在隆冬大雪失落,
  啊——
  别人的马车溅起泥浆,
  九娘诗人的船经过时,青芒见到船头灯下一个长裙飘逸的身影,他走到窗边想要看得清楚些,却被后面传来的声音吸引住。
  你等我  在黄昏的湖边
  “钟楚诗人向来是吟诗的,没有他这样的声音,谁敢哪!连着三年第一王家男诗人,这可不是随便谁都当得了的。”
  随后的大战我难以出口,
  女娘说你好无聊,
  映一湖的碎金乱红
  困住我的城
  白云为翰墨,
  “诗,贵在纯净高洁,若被俗事玷污,就算不得一品了。要做一流诗人,就万不能沾染世间烟火气。”陈里仰头说。
  “这一定是新的第一王家女诗人!”陈里忽然竖起手指,侧耳倾听。
  就是如此啊,
  女娘说你好无聊,

  本是夜浓声悄的时辰,影水两岸的酒楼却每扇窗都亮着,岸边树阴下就更是人影憧憧、往来不绝。河上画船如织,处处声光灯影,每一只船都带来不同的歌声:有的音调安和,有的激烈沸腾;有的迷惘悲哀,有的欢乐调谑;有的恋恋多情,有的飘渺不群……

  也把绿蝴蝶比得躲到树叶里

  那里满街珍宝,家家金银满仓,

  第一只画船来时,青芒很惊讶——那歌和大尾城的完全不同!曲调复杂,变化多端,演奏的乐器高低粗细,五色纷呈,配合得天衣无缝。节奏也古怪,时快时慢不说,而且还从乐声中跳出来与曲调分庭抗礼,一下下击打在夜色中,让青芒心中嗵嗵直跳,抓耳挠腮地坐不住。几乎从听到的第一刻起,青芒就喜欢上了。

  这时又一阵歌声从酩酊阁前过了,陈里神定气闲地说,“九娘诗人该来了。”

  映一湖的碎金乱红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无月的夜你能做什么?

  除了

  听我唱。

  青山起伏镶云脚,

  数落我的前世今生

  声如雾歌如花,

  天明就去了。

  陈里呼出一口气,点点头,“不同凡响,不愧是为诗而生的人。”

  无月的夜你能做什么?

  除了

  开始我不明了,

  爱上我。

  只恨春梦会得醒,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鸟啼凭空婉转。

  啊——

  蛇精的眼中鄙夷一闪而过。

  火焰从黑缝中升起,

  不恨歌声留不住,

  这时又一阵歌声从酩酊阁前过了,陈里神定气闲地说,“九娘诗人该来了。”

  叫声刚小下去,忽然乐声凶猛大作。

  恨红颜,朝朝凋零。

  说好栀子花谢以前回来

  来去聚散我都不明了。

  北王悉力是上天的恩宠,他的雄健无人能敌。

  爱情过处,

  声如雾歌如花,

  一丝苦楚,

  “他不是唱的,竟然——这么好听!”赤蕊难以置信地轻声说。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三声哀叹,

  白衣的鹤女

  半抹迷惘。

  这个声音与刚才所有的都不同!这个声音细腻婉转,象最嫩的花瓣一般,可是折转时,又有金铜敲击之声,这才见出歌曲的美妙,让他瞬时忘记了之前听的所有曲子。

  “可惜,可惜,九娘就是低声不够轻灵,否则也算得一流诗人了。”

  “你说她唱得不好?”青芒盯着陈里,满面讶色。

  “喔,别这样盯着我,”陈里抬起手臂半遮住自己的脸,“早知道你推爱九娘诗人,我就闭嘴了。”

  白云为翰墨,

  “九娘诗人出来,好戏就开始了!”余老板将杯中酒一口喝干,坐直身子。

  头顶挥洒巨画,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当时你真心实意,

  九娘诗人的船经过时,青芒见到船头灯下一个长裙飘逸的身影,他走到窗边想要看得清楚些,却被后面传来的声音吸引住。

  你怎么还不骂我?

  还不叫我滚远点?

  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

  嘿,来吧,

  怎么值得你流泪?

  别人的马车溅起泥浆,

  弄脏了你为我穿的纱裙,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这又有什么办法?

  百万人脚和马脚跟在他身后,踏平连山石峰无数。

  他们说天很高啊!

  我怎么一拳就打穿?

  破洞中落下的暴雨,

  怎么全都浇在我头上?

  困住我的城

  他们说地很厚啊!

  我怎么一跺就裂开?

  火焰从黑缝中升起,

  将我烧痛成塑像……

  每个人都斜眼看我,

  我怎么一拳就打穿?

  竟魂梦相牵……

  你又何必痴痴凝视?

  就这样吧,再见了,

  你等我  在黄昏的湖边

  这地方太太憋闷,

  一丝苦楚,

  我得去远方……

  九娘诗人的船经过时,青芒见到船头灯下一个长裙飘逸的身影,他走到窗边想要看得清楚些,却被后面传来的声音吸引住。

  这声音冷冷的,可是唱起来又象在燃烧——冻在冰里的怒气。青芒背心的汗都被激出来了,急切地想看是谁在唱。船头没有人,可是船顶居然坐着个人!这人呆呆地弹着一把琴,似乎一动未动,可是歌声旋律却奋力满地乱跑,捉摸不定,就象他半长的头发,在风里一忽左一忽右,一忽乱得满脸都是。

  到处楼里岸上都传来人的尖叫,陈里也把头伸到窗边‘喔-喔-’地叫。

  叫声刚小下去,忽然乐声凶猛大作。

  “风狂雨骤!”猴精激动地站到窗边来。

  “什么?”

  无月的夜你能做什么?

  “风狂雨骤,猴精诗社。”猴精不耐烦地指指刚刚经过窗前的画船,几个身影在船头癫狂地上窜下跳。

  爸爸说是老蛙叫,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还不叫我滚远点?

  女娘说你好无聊,

  隔壁老头大叫——闭嘴吧!

  可是我说——

  嘿!嘿!朋友我们一起唱吧!

  高兴要唱悲伤要唱没事儿也要唱!

  关于孤单关于粗糙关于躲藏和受伤,

  关于在黑夜中拥抱告别却没有流泪。

  青山起伏镶云脚,

  结束我不明了,

  嘿!嘿!兄弟我们一起唱吧!

  好听要唱难听要唱遗臭万年也要唱!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北地的天如盖啊,北地的草茫茫,

  你在炎炎夏日煎熬,

  爱情过处,

  我在隆冬大雪失落,

  我在隆冬大雪失落,

  让我们交换抗在背上的灵魂。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嘿,来吧,

  怎么全都浇在我头上?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唱这一首属于我们的歌……

  棱楞湖

  青芒惊呆了。每一句歌都又快又重地砸出来,声音粗哑如破铜烂铁,乐器声震耳欲聋,嘶吼的时候,青芒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裂开了。可是不知怎么的,青芒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自在过,仿佛狂沙在空中飞舞,土地在脚下颤抖,反正天地变色惊雷将至,还有什么了不得的?

  “去年他们可真是出尽风头,“余老板笑逐颜开地拍拍猴精,“后来的一个月,进来吃饭的人十个有八个都要唱一句:要吃就吃好吃的,要醉就醉酩酊阁。”

  “骤诗人还和那个很漂亮的卿子在一起吗?”蛇精好奇地问。

  “没有。”猴精傲然抬起下巴,脸色却不太好。

  “这一定是新的第一王家女诗人!”陈里忽然竖起手指,侧耳倾听。

  阁间里静下来,不光如此,整个影水两边都静下来。一个低沉柔软至极的声音缓缓从河上拖过,连水波都似被碾平了,可是接着却颤抖起来,颤抖得无缘无故,连空气都跟着抖动,难以抵受地颤进人心里。

  将我烧痛成塑像……

  我知道你要离开,

  我知道你需要新的空气,

  我知道你也愧疚,

  我知道你也想过天长地久,

  天明就去了。

  “本来就是他们的。”青芒轻声提醒她。

  “他们也有!”赤蕊眼睛一眨不眨。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我知道你左右为难。

  我知道往事你都记得,

  “他们也有!”赤蕊眼睛一眨不眨。

  我知道当时你真心实意,

  我知道你也想过天长地久,

  我知道你仍在希望我快乐。

  开始我不明了,

  结束我不明了,

  来去聚散我都不明了。

  可是,我明了你的一切心事,

  我只是——不知该拿自己怎么办

  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

  唱到‘开始我不明了’时,她的声音如迸泉涌溢,到了最后一句,却又细弱如丝,让听者心事扭结,魂魄寸断。

  陈里呼出一口气,点点头,“不同凡响,不愧是为诗而生的人。”

  “半个边城的情人们今天都要睡不着觉了。”鱼精抿嘴笑。

  随后的大战我难以出口,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怎么样?听过这么好听的诗吗?”余老板问。

  繁华不复,辉煌湮灭,

  “好难受。”赤蕊按着胸口。

  我知道你也愧疚,

  “她不过才——”陈里的话被一个清亮的声音打断了。

  棱楞湖

  几颗雨滴就敲碎了翠玉

  “可惜,可惜,九娘就是低声不够轻灵,否则也算得一流诗人了。”

  剩下的玉渣子

  也把绿蝴蝶比得躲到树叶里

  泼成纱,碾成团,

  白衣的鹤女

  一时神仙境界。

  总在此刻飞进我的梦里

  用她白羽的手

  困住我的城

  数落我的前世今生

  这声音冷冷的,可是唱起来又象在燃烧——冻在冰里的怒气。青芒背心的汗都被激出来了,急切地想看是谁在唱。船头没有人,可是船顶居然坐着个人!这人呆呆地弹着一把琴,似乎一动未动,可是歌声旋律却奋力满地乱跑,捉摸不定,就象他半长的头发,在风里一忽左一忽右,一忽乱得满脸都是。

  怎么就成了梦呢?

  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

  明明  还挂在嘴边

        攒在眉头

  北王悉力是上天的恩宠,他的雄健无人能敌。

  说好栀子花谢以前回来

  我知道往事你都记得,

  你等我  在黄昏的湖边

  鸟啼沉寂,花香啁啾

  结束我不明了,

  你怎么还不骂我?

    或者

  头顶挥洒巨画,

  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

  霞光点燃你的纤影

  映一湖的碎金乱红

  困住我的城

  中城……

  总在此刻飞进我的梦里

  他们说天很高啊!

  “他们也有!”赤蕊眼睛一眨不眨。

  你在炎炎夏日煎熬,

  你这璀璨的夜 何不 就此了结

  “他不是唱的,竟然——这么好听!”赤蕊难以置信地轻声说。

  “钟楚诗人向来是吟诗的,没有他这样的声音,谁敢哪!连着三年第一王家男诗人,这可不是随便谁都当得了的。”

  “你说的第一王家诗人是什么意思?”赤蕊转过头盯着陈里问。

  “你说的第一王家诗人是什么意思?”赤蕊转过头盯着陈里问。

  中城荒芜了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陈里就象没听到一样,眯着眼轻吟:“你这璀璨的夜,何不——就此了结”。

  可是,我明了你的一切心事,

  数落我的前世今生

  阁间里静下来,不光如此,整个影水两边都静下来。一个低沉柔软至极的声音缓缓从河上拖过,连水波都似被碾平了,可是接着却颤抖起来,颤抖得无缘无故,连空气都跟着抖动,难以抵受地颤进人心里。

  唱到‘开始我不明了’时,她的声音如迸泉涌溢,到了最后一句,却又细弱如丝,让听者心事扭结,魂魄寸断。

  只恨春梦会得醒,

  蛇精的眼中鄙夷一闪而过。

  “风狂雨骤!”猴精激动地站到窗边来。

  让我们交换抗在背上的灵魂。

  “我来告诉你吧,陈里君才不会有时间说这些小事呢。”鱼精插口,“第一王家诗人就是王家诗院里排名第一的诗人,王家诗院你知道吧?就是边城王的诗院,要进去可不容易了,不过一旦选进去,那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吃穿用行,都有人替他们照顾周全,除诗以外什么都不碰,从早到晚心里只有诗,为诗而生,为诗而死。”

  “诗,贵在纯净高洁,若被俗事玷污,就算不得一品了。要做一流诗人,就万不能沾染世间烟火气。”陈里仰头说。

  女娘说你好无聊,

  “哼。”猴精冷笑一声。

  本是夜浓声悄的时辰,影水两岸的酒楼却每扇窗都亮着,岸边树阴下就更是人影憧憧、往来不绝。河上画船如织,处处声光灯影,每一只船都带来不同的歌声:有的音调安和,有的激烈沸腾;有的迷惘悲哀,有的欢乐调谑;有的恋恋多情,有的飘渺不群……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我来告诉你吧,陈里君才不会有时间说这些小事呢。”鱼精插口,“第一王家诗人就是王家诗院里排名第一的诗人,王家诗院你知道吧?就是边城王的诗院,要进去可不容易了,不过一旦选进去,那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吃穿用行,都有人替他们照顾周全,除诗以外什么都不碰,从早到晚心里只有诗,为诗而生,为诗而死。”

  陈里正要反驳,蛇精忽然伸直腰,“别说话,我妹妹来了!”

  “你说她唱得不好?”青芒盯着陈里,满面讶色。

  这声音与赤蕊的歌声有几分象,青芒望向赤蕊,但赤蕊只顾专注地望着窗外。青芒也凑过去,只见画船顶上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蛇精,腰胸都拉得长长的,声音嘹亮得象两束光穿透夜空,却又毫不费力,有时轻轻一扭,如水般汩汩的声音立刻震颤如花。他们的声音与其说是歌声,不如说是一种乐器,平滑无痕地从他们硕长的身体里流出来,高到无顶端,低到无止境,可以坚实如大地,也可轻盈如羽毛,干净得全无人气,真象从天上来的乐声。

  陈里不以为然,“诗是风雅之事,何必牵扯这些……”

  他们唱到:

  “唔,好是好,只是——这个——你们高会时不会唱这种诗吧?”陈里小心地问蛇精。

  北地的天如盖啊,北地的草茫茫,

  嘿,来吧,

  北王悉力是上天的恩宠,他的雄健无人能敌。

  他弯弓射鹰,利剑穿云的声音响彻长空,

  他拔刀怒吼,敌人的千军万马都心生惧意。

  “唔,好是好,只是——这个——你们高会时不会唱这种诗吧?”陈里小心地问蛇精。

  无名的旅人来自远方,他到悉力的帐前乞一碗羊奶。

  “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北王悉力傲然问,

  “你来自风吹去的方向,那里可有谁比我的马壮兵强?”

  “哦,我的王,”满面皱纹的旅人答,

  “没有谁比您的刀更利,也没有谁比您的牛羊多,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1;磨铁文学

  但中城的山起伏如少女的胸膛,中城的水蜿蜒如新妇的长发,

  几曾解人间风情,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我知道你仍在希望我快乐。

  “可惜,可惜,九娘就是低声不够轻灵,否则也算得一流诗人了。”

  那里满街珍宝,家家金银满仓,

  乐湖上夜夜笙歌,船中的女儿个个明眸皓齿,

  关于孤单关于粗糙关于躲藏和受伤,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最美是叶帝的幼女,见过的人从此只嫌明月不够皎洁,

  尊荣的王啊,这都是我亲眼见过”。

  怎么就成了梦呢?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1;磨铁文学

  北王悉力一听,顿时心热如火,

  他跨马高呼:“谁和我同下中城?载得黄金娇娃归来”。

  百万人脚和马脚跟在他身后,踏平连山石峰无数。

  啊——啊——

  随后的大战我难以出口,

  往日青山遍地枯木,田地野草埋没,

  多少城池变荒冢,尸骨白如雪,

  往日青山遍地枯木,田地野草埋没,

  他们唱到:

  繁华不复,辉煌湮灭,

  都只为那

  叶女唇边一丝浅笑。

  就是如此啊,

  中城荒芜了

  “喔,别这样盯着我,”陈里抬起手臂半遮住自己的脸,“早知道你推爱九娘诗人,我就闭嘴了。”

  中城荒芜了

  唱到‘开始我不明了’时,她的声音如迸泉涌溢,到了最后一句,却又细弱如丝,让听者心事扭结,魂魄寸断。

  荒芜了

  中城……

  “这是叶帝战北王的奇谈。”青芒呆呆地说。

  女娘说你好无聊,

  “他们也有!”赤蕊眼睛一眨不眨。

  怎么就成了梦呢?

  “本来就是他们的。”青芒轻声提醒她。

  我知道当时你真心实意,

  “唔,好是好,只是——这个——你们高会时不会唱这种诗吧?”陈里小心地问蛇精。

  他弯弓射鹰,利剑穿云的声音响彻长空,

  蛇精的眼中鄙夷一闪而过。

  “边城王也许不敢听,我们蛇精诗人可不会不敢唱。若不自由,何必吟唱?只许说北王野蛮残暴的诗,还是留给王家诗院的诗人吧。”

  “半个边城的情人们今天都要睡不着觉了。”鱼精抿嘴笑。

  “怎么样?听过这么好听的诗吗?”余老板问。

  “他不是唱的,竟然——这么好听!”赤蕊难以置信地轻声说。

  唱这一首属于我们的歌……

  除了

  陈里不以为然,“诗是风雅之事,何必牵扯这些……”

  “喝酒喝酒!”余老板插进来,自己先吞了半杯下肚,挨个督促大家都喝了一口,这才说,“不过,这些年来风雅高会的兽精确实越来越少了,我年轻时一半画船都是兽精的……”

  “可不!那时在酩酊阁里找个人真要费点劲——到处都是兽精。”鱼精附和道。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多少城池变荒冢,尸骨白如雪,

  他刚将杯子里的醉金汤喝了个底朝天,外面就传来一个唱诗声——干净如水中白绸轻漾,清亮如晨光中的百灵。这声音高低盘旋,虽然不象蛇精的飘渺如仙,却如山间巧云般优雅,而纯净之质竟然连第一王家男诗人钟楚也逊了三分。阁中人人手停在半空,忘了放下。

  白云为翰墨,

  头顶挥洒巨画,

  泼成纱,碾成团,

  一时险峰危峙,

  一时神仙境界。

  余云色不纯,

  啊——啊——

  白云为翰墨,

  赶去天边晕染,

  青山起伏镶云脚,

  无名的旅人来自远方,他到悉力的帐前乞一碗羊奶。

  苍茫难辨云山。

  我辈嗜梦为生,

  北王悉力是上天的恩宠,他的雄健无人能敌。

  几曾解人间风情,

    或者

  怎知一朝拨云见,

  竟魂梦相牵……

  几颗雨滴就敲碎了翠玉

  “好!有古意!”陈里拍案而起,“我居然不知道——”

  话未说完,却听赤蕊大叫一声“老汉儿”!不顾一切地朝窗外扑去,“扑通”一声,掉进影水里。
  北王悉力是上天的恩宠,他的雄健无人能敌。
  怎么全都浇在我头上?
  可是,我明了你的一切心事,
  随后的大战我难以出口,
  他刚将杯子里的醉金汤喝了个底朝天,外面就传来一个唱诗声——干净如水中白绸轻漾,清亮如晨光中的百灵。这声音高低盘旋,虽然不象蛇精的飘渺如仙,却如山间巧云般优雅,而纯净之质竟然连第一王家男诗人钟楚也逊了三分。阁中人人手停在半空,忘了放下。
  也把绿蝴蝶比得躲到树叶里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好栀子花谢以前回来
  白云为翰墨,
  “他不是唱的,竟然——这么好听!”赤蕊难以置信地轻声说。
  “你说她唱得不好?”青芒盯着陈里,满面讶色。
  啊——啊——
  随后的大战我难以出口,
  百万人脚和马脚跟在他身后,踏平连山石峰无数。
  “半个边城的情人们今天都要睡不着觉了。”鱼精抿嘴笑。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可是,我明了你的一切心事,
  女娘说你好无聊,
  女娘说你好无聊,
  让我们交换抗在背上的灵魂。
  怎么值得你流泪?
  往日青山遍地枯木,田地野草埋没,
  唱到‘开始我不明了’时,她的声音如迸泉涌溢,到了最后一句,却又细弱如丝,让听者心事扭结,魂魄寸断。
  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
  “可惜,可惜,九娘就是低声不够轻灵,否则也算得一流诗人了。”
  白衣的鹤女
  白衣的鹤女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一时神仙境界。
  几颗雨滴就敲碎了翠玉
  你等我  在黄昏的湖边
  你在炎炎夏日煎熬,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他不是唱的,竟然——这么好听!”赤蕊难以置信地轻声说。
  “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北王悉力傲然问,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还不骂我?
  “好!有古意!”陈里拍案而起,“我居然不知道——”
  开始我不明了,
  阁间里静下来,不光如此,整个影水两边都静下来。一个低沉柔软至极的声音缓缓从河上拖过,连水波都似被碾平了,可是接着却颤抖起来,颤抖得无缘无故,连空气都跟着抖动,难以抵受地颤进人心里。
  白云为翰墨,
  怎知一朝拨云见,
  泼成纱,碾成团,
  鸟啼沉寂,花香啁啾
  嘿,来吧,
  “什么?”
  “风狂雨骤,猴精诗社。”猴精不耐烦地指指刚刚经过窗前的画船,几个身影在船头癫狂地上窜下跳。
  你在炎炎夏日煎熬,
  可是,我明了你的一切心事,
  怎么值得你流泪?
  你在炎炎夏日煎熬,
  来去聚散我都不明了。
  中城荒芜了
  怎么就成了梦呢?
  我辈嗜梦为生,
  你怎么还不骂我?
  半抹迷惘。
  多少城池变荒冢,尸骨白如雪,
  北王悉力是上天的恩宠,他的雄健无人能敌。
  破洞中落下的暴雨,
  第一只画船来时,青芒很惊讶——那歌和大尾城的完全不同!曲调复杂,变化多端,演奏的乐器高低粗细,五色纷呈,配合得天衣无缝。节奏也古怪,时快时慢不说,而且还从乐声中跳出来与曲调分庭抗礼,一下下击打在夜色中,让青芒心中嗵嗵直跳,抓耳挠腮地坐不住。几乎从听到的第一刻起,青芒就喜欢上了。
  多少城池变荒冢,尸骨白如雪,
  “他们也有!”赤蕊眼睛一眨不眨。
  “他不是唱的,竟然——这么好听!”赤蕊难以置信地轻声说。
  每个人都斜眼看我,
  竟魂梦相牵……
  白云为翰墨,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白衣的鹤女
  来去聚散我都不明了。
  困住我的城
  我知道你仍在希望我快乐。
  我只是——不知该拿自己怎么办
  无月的夜你能做什么?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爱情过处,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1;磨铁文学
  你这璀璨的夜 何不 就此了结
  “本来就是他们的。”青芒轻声提醒她。
    或者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时险峰危峙,
  “怎么样?听过这么好听的诗吗?”余老板问。
  嘿!嘿!兄弟我们一起唱吧!
  “怎么样?听过这么好听的诗吗?”余老板问。
  陈里呼出一口气,点点头,“不同凡响,不愧是为诗而生的人。”
  那里满街珍宝,家家金银满仓,
  “他们也有!”赤蕊眼睛一眨不眨。
  关于孤单关于粗糙关于躲藏和受伤,
  你等我  在黄昏的湖边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无月的夜你能做什么?
  我知道当时你真心实意,
  女娘说你好无聊,
  中城……
  结束我不明了,
  映一湖的碎金乱红
  九娘诗人的船经过时,青芒见到船头灯下一个长裙飘逸的身影,他走到窗边想要看得清楚些,却被后面传来的声音吸引住。
  我知道你需要新的空气,
  往日青山遍地枯木,田地野草埋没,
  天明就去了。
  困住我的城
  啊——
  无名的旅人来自远方,他到悉力的帐前乞一碗羊奶。
  唱这一首属于我们的歌……
  明明  还挂在嘴边
  关于孤单关于粗糙关于躲藏和受伤,
  叶女唇边一丝浅笑。
  他们唱到:
  他弯弓射鹰,利剑穿云的声音响彻长空,
  “可不!那时在酩酊阁里找个人真要费点劲——到处都是兽精。”鱼精附和道。
  这地方太太憋闷,
  我辈嗜梦为生,
  “你说她唱得不好?”青芒盯着陈里,满面讶色。
  鸟啼凭空婉转。
  “你说的第一王家诗人是什么意思?”赤蕊转过头盯着陈里问。
  爸爸说是老蛙叫,
  陈里正要反驳,蛇精忽然伸直腰,“别说话,我妹妹来了!”
  “好!有古意!”陈里拍案而起,“我居然不知道——”
  可是,我明了你的一切心事,
  无名的旅人来自远方,他到悉力的帐前乞一碗羊奶。
  白衣的鹤女
  困住我的城
  竟魂梦相牵……
  除了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阁间里静下来,不光如此,整个影水两边都静下来。一个低沉柔软至极的声音缓缓从河上拖过,连水波都似被碾平了,可是接着却颤抖起来,颤抖得无缘无故,连空气都跟着抖动,难以抵受地颤进人心里。
  一时险峰危峙,
  也把绿蝴蝶比得躲到树叶里
  棱楞湖
  青山起伏镶云脚,
  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
  那里满街珍宝,家家金银满仓,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声如雾歌如花,
  这时又一阵歌声从酩酊阁前过了,陈里神定气闲地说,“九娘诗人该来了。”
  无名的旅人来自远方,他到悉力的帐前乞一碗羊奶。
  “你来自风吹去的方向,那里可有谁比我的马壮兵强?”
  我知道你也愧疚,
  泼成纱,碾成团,
  头顶挥洒巨画,
  “本来就是他们的。”青芒轻声提醒她。
  霞光点燃你的纤影
  白云为翰墨,
  只恨春梦会得醒,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他们说天很高啊!
  数落我的前世今生
  “九娘诗人出来,好戏就开始了!”余老板将杯中酒一口喝干,坐直身子。
  高兴要唱悲伤要唱没事儿也要唱!
  “没有谁比您的刀更利,也没有谁比您的牛羊多,
  啊——啊——
  “这是叶帝战北王的奇谈。”青芒呆呆地说。
  几颗雨滴就敲碎了翠玉
  陈里呼出一口气,点点头,“不同凡响,不愧是为诗而生的人。”
  就这样吧,再见了,
  就是如此啊,
  九娘诗人的船经过时,青芒见到船头灯下一个长裙飘逸的身影,他走到窗边想要看得清楚些,却被后面传来的声音吸引住。
  爸爸说是老蛙叫,
  “他不是唱的,竟然——这么好听!”赤蕊难以置信地轻声说。
  这声音冷冷的,可是唱起来又象在燃烧——冻在冰里的怒气。青芒背心的汗都被激出来了,急切地想看是谁在唱。船头没有人,可是船顶居然坐着个人!这人呆呆地弹着一把琴,似乎一动未动,可是歌声旋律却奋力满地乱跑,捉摸不定,就象他半长的头发,在风里一忽左一忽右,一忽乱得满脸都是。
  将我烧痛成塑像……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一时神仙境界。
  我知道当时你真心实意,
  泼成纱,碾成团,
  白衣的鹤女
  “诗,贵在纯净高洁,若被俗事玷污,就算不得一品了。要做一流诗人,就万不能沾染世间烟火气。”陈里仰头说。
  “半个边城的情人们今天都要睡不着觉了。”鱼精抿嘴笑。
  除了
  头顶挥洒巨画,
  这声音与赤蕊的歌声有几分象,青芒望向赤蕊,但赤蕊只顾专注地望着窗外。青芒也凑过去,只见画船顶上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蛇精,腰胸都拉得长长的,声音嘹亮得象两束光穿透夜空,却又毫不费力,有时轻轻一扭,如水般汩汩的声音立刻震颤如花。他们的声音与其说是歌声,不如说是一种乐器,平滑无痕地从他们硕长的身体里流出来,高到无顶端,低到无止境,可以坚实如大地,也可轻盈如羽毛,干净得全无人气,真象从天上来的乐声。
  “诗,贵在纯净高洁,若被俗事玷污,就算不得一品了。要做一流诗人,就万不能沾染世间烟火气。”陈里仰头说。
107.22.26.172, 107.22.26.172;0;pc;1;磨铁文学
  “好!有古意!”陈里拍案而起,“我居然不知道——”
  这地方太太憋闷,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九娘诗人的船经过时,青芒见到船头灯下一个长裙飘逸的身影,他走到窗边想要看得清楚些,却被后面传来的声音吸引住。
  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
  可是,我明了你的一切心事,
  我知道你左右为难。
  陈里就象没听到一样,眯着眼轻吟:“你这璀璨的夜,何不——就此了结”。
  映一湖的碎金乱红
  泼成纱,碾成团,
  到处楼里岸上都传来人的尖叫,陈里也把头伸到窗边‘喔-喔-’地叫。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别人的马车溅起泥浆,
  怎么就成了梦呢?
  “我来告诉你吧,陈里君才不会有时间说这些小事呢。”鱼精插口,“第一王家诗人就是王家诗院里排名第一的诗人,王家诗院你知道吧?就是边城王的诗院,要进去可不容易了,不过一旦选进去,那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吃穿用行,都有人替他们照顾周全,除诗以外什么都不碰,从早到晚心里只有诗,为诗而生,为诗而死。”
  嘿,来吧,
  数落我的前世今生
  怎么就成了梦呢?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天明就去了。
  我在隆冬大雪失落,
  我就是和所有人不同,
  还不叫我滚远点?
  让我们交换抗在背上的灵魂。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最美是叶帝的幼女,见过的人从此只嫌明月不够皎洁,
  这又有什么办法?
  火焰从黑缝中升起,
  爱情过处,
  还不叫我滚远点?
  无名的旅人来自远方,他到悉力的帐前乞一碗羊奶。
  就这样吧,再见了,
  多少城池变荒冢,尸骨白如雪,
  几曾解人间风情,
  几曾解人间风情,
    或者
  让我们交换抗在背上的灵魂。
  无月的夜你能做什么?
  “你说她唱得不好?”青芒盯着陈里,满面讶色。
  北地的天如盖啊,北地的草茫茫,
  几曾解人间风情,
  说好栀子花谢以前回来
  中城荒芜了
  蛇精也不赞同地摇摇头,“诗有别才,哪儿是关在院里养得出来的?”
  白衣的鹤女
  妈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今天差不多了,”陈里看看安静下来的窗外,“一般的诗人也不敢在九娘诗人后面出来。来,干了!”
  “我来告诉你吧,陈里君才不会有时间说这些小事呢。”鱼精插口,“第一王家诗人就是王家诗院里排名第一的诗人,王家诗院你知道吧?就是边城王的诗院,要进去可不容易了,不过一旦选进去,那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吃穿用行,都有人替他们照顾周全,除诗以外什么都不碰,从早到晚心里只有诗,为诗而生,为诗而死。”
  说好栀子花谢以前回来
  他刚将杯子里的醉金汤喝了个底朝天,外面就传来一个唱诗声——干净如水中白绸轻漾,清亮如晨光中的百灵。这声音高低盘旋,虽然不象蛇精的飘渺如仙,却如山间巧云般优雅,而纯净之质竟然连第一王家男诗人钟楚也逊了三分。阁中人人手停在半空,忘了放下。
  嘿,来吧,
  “你说她唱得不好?”青芒盯着陈里,满面讶色。
  怎么全都浇在我头上?
  “唔,好是好,只是——这个——你们高会时不会唱这种诗吧?”陈里小心地问蛇精。
  数落我的前世今生
  我怎么一拳就打穿?
  随后的大战我难以出口,
  陈里呼出一口气,点点头,“不同凡响,不愧是为诗而生的人。”
  最美是叶帝的幼女,见过的人从此只嫌明月不够皎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