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隐在树林里【上】

作者:喬恨晚  发布时间:2015-11-03 08:26  字数:1457 

  听见阿无询问,阿冇有些得意,环住手臂,像个学者一样。
  “唔。”阿无随口应了声,漫不经心地舔舔爪子,在它的认识里,孤独是隐在山路脚下树林里几近废弃的小车站,它的存在是有价值的,那趟半个月一班的巴士和巴士上的人都知道。
  不会表达,是因为没有人愿意理它,没有人愿意理它是因为它长得太奇怪。
  撇撇嘴,阿冇摆摆手,“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过他写的一句话。他说,哪里有人会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我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只是一直不知道孤独怎么界定,于是花了好多时间去了解它。你知道的,我这么好学,怎么能允许自己有不知道的东西……”
  “唔。”阿无随口应了声,漫不经心地舔舔爪子,在它的认识里,孤独是隐在山路脚下树林里几近废弃的小车站,它的存在是有价值的,那趟半个月一班的巴士和巴士上的人都知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他其实很孤独?与其清醒的难过着,还不如懵懂的开心下去。”
  “真正孤独的人,他未必知道那种感觉就是孤独,尤其当那样的生活变成了习惯,那他就更加不知道了。毕竟在很多人说起来,孤独只是哪一个瞬间忽然涌现出来的眼泪,从来不是什么时时刻刻都缠着你的东西。”
  “有一个作家叫什么来着,春天上树?总之是一个很怪的名字,他说……”
  “唔。”阿无随口应了声,漫不经心地舔舔爪子,在它的认识里,孤独是隐在山路脚下树林里几近废弃的小车站,它的存在是有价值的,那趟半个月一班的巴士和巴士上的人都知道。
  “其实我和你很像,其它的猫也觉得我是异类。以前不懂反驳,后来好不容易学会了一些道理,却更不会反驳了,因为我觉得它们说得好对。”
  这样想着,它离开了出生长大的地方,开始寻找。在路上,阿无遇到一个影子,不是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的投影,只是一个影子。这个似乎不可能存在的存在,它叫阿冇。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冇似乎有些困惑。
  而阿无在一边舔爪子,然后用爪子抹脸。
  听到阿无的话,阿冇停了很久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样想着,它离开了出生长大的地方,开始寻找。在路上,阿无遇到一个影子,不是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的投影,只是一个影子。这个似乎不可能存在的存在,它叫阿冇。
  不会表达,是因为没有人愿意理它,没有人愿意理它是因为它长得太奇怪。
  就算和所有猫都不一样,但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和它一样的猫吧?
  “有一个作家叫什么来着,春天上树?总之是一个很怪的名字,他说……”
  阿无喵呜一声,“你是不是说村上春树?”
  “谁和你是同类,我是影子。”它说,说着低了低头,墙上那个黑色剪影的脑袋于是叠在脖子上,“我是影子。”
  阿冇明显被这句话噎了一下,但是张张嘴,却没能说得出话。
  没有脸,没有影子,不会表达,看形态的话大概是一只猫,它叫阿无。
  撇撇嘴,阿冇摆摆手,“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过他写的一句话。他说,哪里有人会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我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只是一直不知道孤独怎么界定,于是花了好多时间去了解它。你知道的,我这么好学,怎么能允许自己有不知道的东西……”
  【阿冇】

  “它们说,没有主人的话,我不该存在的……可是我存在啊。”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冇似乎有些困惑。

  阿冇是一个没有主人的影子,这叫它容易被其它影子排斥。排斥到甚至不愿意叠在他身上,因为它们认为它是异类。

  阿无不说话,只是喵呜一声,顿了很久才开口。

  “其实我和你很像,其它的猫也觉得我是异类。以前不懂反驳,后来好不容易学会了一些道理,却更不会反驳了,因为我觉得它们说得好对。”

  没有脸,没有影子,不会表达,看形态的话大概是一只猫,它叫阿无。

  “唔。”阿无随口应了声,漫不经心地舔舔爪子,在它的认识里,孤独是隐在山路脚下树林里几近废弃的小车站,它的存在是有价值的,那趟半个月一班的巴士和巴士上的人都知道。

  不会表达,是因为没有人愿意理它,没有人愿意理它是因为它长得太奇怪。

  “也许我们就是异类吧,”阿无想了很久以后,这样说,“但是如果异类也算是一类,那我们就是同类了,以后我们在一起玩吧,至少能说说话。”

  阿冇明显被这句话噎了一下,但是张张嘴,却没能说得出话。

  没有脸,没有影子,不会表达,看形态的话大概是一只猫,它叫阿无。

  就算和所有猫都不一样,但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和它一样的猫吧?

  【阿冇】

  这样想着,它离开了出生长大的地方,开始寻找。在路上,阿无遇到一个影子,不是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的投影,只是一个影子。这个似乎不可能存在的存在,它叫阿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应该是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天上飘的小雪几乎在它们身上铺满了薄薄的一层。在这时候,阿冇终于出了个声。

  “谁和你是同类,我是影子。”它说,说着低了低头,墙上那个黑色剪影的脑袋于是叠在脖子上,“我是影子。”

  【孤独】

  有的不同是为了更好的相处相爱,比如一个人爱吃肉,一个人只吃素,这样两个不同的人很适合在一起,这叫做互补。可有的不同却是叫人更清楚的认识到对方与自己差别大大的世界,从而远离,这叫互斥。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他其实很孤独?与其清醒的难过着,还不如懵懂的开心下去。”

  “有一个作家叫什么来着,春天上树?总之是一个很怪的名字,他说……”

  “有一个作家叫什么来着,春天上树?总之是一个很怪的名字,他说……”

  阿无喵呜一声,“你是不是说村上春树?”

  这样想着,它离开了出生长大的地方,开始寻找。在路上,阿无遇到一个影子,不是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的投影,只是一个影子。这个似乎不可能存在的存在,它叫阿冇。

  撇撇嘴,阿冇摆摆手,“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过他写的一句话。他说,哪里有人会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我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只是一直不知道孤独怎么界定,于是花了好多时间去了解它。你知道的,我这么好学,怎么能允许自己有不知道的东西……”

  撇撇嘴,阿冇摆摆手,“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过他写的一句话。他说,哪里有人会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我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只是一直不知道孤独怎么界定,于是花了好多时间去了解它。你知道的,我这么好学,怎么能允许自己有不知道的东西……”

  “唔。”阿无随口应了声,漫不经心地舔舔爪子,在它的认识里,孤独是隐在山路脚下树林里几近废弃的小车站,它的存在是有价值的,那趟半个月一班的巴士和巴士上的人都知道。

  无意多说什么,却在阿冇强烈的眼神示意下接了话问下去,“那么,孤独是什么感觉?”

  听见阿无询问,阿冇有些得意,环住手臂,像个学者一样。

  “真正孤独的人,他未必知道那种感觉就是孤独,尤其当那样的生活变成了习惯,那他就更加不知道了。毕竟在很多人说起来,孤独只是哪一个瞬间忽然涌现出来的眼泪,从来不是什么时时刻刻都缠着你的东西。”

  阿冇说到这里,想起什么似的,“那样的人,我曾经遇到一个,他经常笑得很开心,好像从没有遇到过烦恼,但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难过,他从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后来一天,当他知道自己会有那些情绪是因为孤独,他就像被打了一拳,懵了很久。虽然那之后他还是可以笑的很开心,但是发呆的时候也明显多了。”

  阿无转过头看着阿冇,有些不解,“他怎么知道自己孤独的?”

  “咳咳,毕竟我是无所不知的人,我提醒他的。”阿冇的声音有些不自然,“说起来,他也是影子,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愿意和我说话的同类。我想,他不嫌弃我,还那么温柔。大概就是因为孤独吧……因为孤独,所以不拒绝任何一次交谈,不拒绝任何一个不讨厌的人,不管同类还是异类。”停了停,它补充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而阿无在一边舔爪子,然后用爪子抹脸。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他其实很孤独?与其清醒的难过着,还不如懵懂的开心下去。”

  听到阿无的话,阿冇停了很久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阿无在一边舔爪子,然后用爪子抹脸。

  听见阿无询问,阿冇有些得意,环住手臂,像个学者一样。
  “有一个作家叫什么来着,春天上树?总之是一个很怪的名字,他说……”
  有的不同是为了更好的相处相爱,比如一个人爱吃肉,一个人只吃素,这样两个不同的人很适合在一起,这叫做互补。可有的不同却是叫人更清楚的认识到对方与自己差别大大的世界,从而远离,这叫互斥。
  没有脸,没有影子,不会表达,看形态的话大概是一只猫,它叫阿无。
  而阿无在一边舔爪子,然后用爪子抹脸。
  “它们说,没有主人的话,我不该存在的……可是我存在啊。”
  阿冇说到这里,想起什么似的,“那样的人,我曾经遇到一个,他经常笑得很开心,好像从没有遇到过烦恼,但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难过,他从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后来一天,当他知道自己会有那些情绪是因为孤独,他就像被打了一拳,懵了很久。虽然那之后他还是可以笑的很开心,但是发呆的时候也明显多了。”
  “也许我们就是异类吧,”阿无想了很久以后,这样说,“但是如果异类也算是一类,那我们就是同类了,以后我们在一起玩吧,至少能说说话。”
  阿冇是一个没有主人的影子,这叫它容易被其它影子排斥。排斥到甚至不愿意叠在他身上,因为它们认为它是异类。
  这样想着,它离开了出生长大的地方,开始寻找。在路上,阿无遇到一个影子,不是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的投影,只是一个影子。这个似乎不可能存在的存在,它叫阿冇。
  阿无喵呜一声,“你是不是说村上春树?”
  阿冇是一个没有主人的影子,这叫它容易被其它影子排斥。排斥到甚至不愿意叠在他身上,因为它们认为它是异类。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他其实很孤独?与其清醒的难过着,还不如懵懂的开心下去。”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他其实很孤独?与其清醒的难过着,还不如懵懂的开心下去。”
  有的不同是为了更好的相处相爱,比如一个人爱吃肉,一个人只吃素,这样两个不同的人很适合在一起,这叫做互补。可有的不同却是叫人更清楚的认识到对方与自己差别大大的世界,从而远离,这叫互斥。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他其实很孤独?与其清醒的难过着,还不如懵懂的开心下去。”
  “唔。”阿无随口应了声,漫不经心地舔舔爪子,在它的认识里,孤独是隐在山路脚下树林里几近废弃的小车站,它的存在是有价值的,那趟半个月一班的巴士和巴士上的人都知道。
  “也许我们就是异类吧,”阿无想了很久以后,这样说,“但是如果异类也算是一类,那我们就是同类了,以后我们在一起玩吧,至少能说说话。”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阴阳女先生

自我出生,村里人便说我是天煞孤星。

作者:红色鞋子
标签:悬疑推理

娇宠

我知道和他之间永远只有交易,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作者:只爱薛之谦
标签:现代言情

小妻不好惹:晚安,中校老公

新婚当天,看到结婚对象,高简放肆的逃跑。“女人,敢逃?”

作者:蜗牛爬树上
标签:现代言情

君临慕长安

她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三王妃,勇撩帅哥不成反被卷入相思局。

作者:夜猫猫m
标签:古代言情

爱有余毒,缠留指尖

5年前,她在未婚夫葬礼的同一天,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作者:方糖不甜
标签:现代言情

一见不钟情

她以为严挺是她姐姐派来追杀她的暗卫,对其发起攻击。

作者:野沁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