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六章 桌球

作者:偶是路人  发布时间:2015-11-02 14:10  字数:3312 

  他走到吧台,一下喝了几杯烈酒。
  “不去追她?”她替他着急。
  他用拳头大力敲着吧台桌面。“闭嘴!”
  顾烟看着他,忽觉得他可怜。“你爱她,为什么不肯放下自尊?”
  “我让你闭嘴!”他转过头,凶狠地盯着窗外。
  窗外的花圃,花草芬芳,玫瑰长得有半人高,如果有个漂亮女郎穿松其中,画面是那么美。周音就可以做那样的女郎。
  她为他们觉得可惜。“她还没有走远,”她说,“如果你去哄她——”
  “住嘴!”他侧过脸,对她吼叫。
  他的头倚在墙壁,目光没有焦点,像在望着外面又像在等待着什么,脸色铁青。
  他的眼晴有千言万语,但因为自尊,他没有说出口。
  口是心非。她想。
  她收拾杯碗,转身就看到那个放在茶几上的盒子。
  他的眼晴盯着,神情默然。
  忽而,他笑了笑,“你看,这枚结婚戒指我给她,她都不戴,说要等到结婚那天。”他撇嘴溢出涩意,“她是纯心不想结婚,所以才不戴这枚戒指。”
  顾烟看看他,把杯碗拿到厨房清洗。
  沈瑜进到厨房,戏谑地笑,“你想要的那个红包,”他说,“看来你没有那个红包了。”
  她以为她帮他,就是为了那个红包?她问他,“你把我当什么人?”只看见利益?
  “女人都一样。”他冷笑,转身回到客厅。
  他把气撒在她身上,她忍,谁没跟情侣吵过架灰过心。
  这时,门铃尖锐的响起来。
  沈瑜掩着脸,坐在单人沙发,不出声。
  顾烟抹着手,捋了捋头发去开门。
  是周音。
  顾烟惊诧,随即恢复神情,微笑着请周音进来。
  她的脸是青白的颜色,现在才看见她的嘴唇沈瑜打破,忍着不让眼泪流下,眼晴一圈都是红红的。
  她站在门口,没有想要进来。
  顾烟正要开口,沈瑜见了,一怔,冷笑问,“你还来做什么?”
  周音从手袋拿出一串钥匙,交到顾烟手上。“这是这幢房子的钥匙。”
  “仙女姐姐,”顾烟一急,急忙改口,“周小姐——”转头看沈瑜,希望他能开口说点温软的话留下周音。
  他的脸白了白,厌恶地说,“不用还,等会我就会让锁匠把门锁换了。”
  “再见。”周音像没有听见,跟顾烟说声,转身走了。
  顾烟索然回到房间,有什么意思,两个人都那么固执。恋爱是怎么谈的,特别是两个固执的人。
  半夜顾烟起来,客厅亮着灯。
  灰暗灯光之间,一个颀长身影倚在吧台。
  顾烟没有太多的意外,他似乎很累,疲倦得不想再说话,心事全都跟手上的那支烟诉说,不停的抽烟,抽得很凶。
  他微微转过头来,见到她,眼神木然。
  顾烟倒了杯水,转身要走回房间。
  “喂!”他叫她。
  他转过脸,他心事重重。“母亲今天见我带周音回去,一定会迅速给我找一个女人。”他怔怔的说。
  顾烟愕然。她问,“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给周音机会,”她瞪着他,“刚才她回来还钥匙,就是希望你能留下来,她给了你一个台阶,但你没有让她下这个台阶,你们都那么骄傲,她已经是退后一步,已经回来,你为什么还要往外赶她?”
  他一笑,抿着嘴角,“是的,她是在找台阶,希望我也能退后一步,两个彼此讲合。”他说,“可是,我希望她爱我是完全听从于我,不是那么骄傲,即使回来找我,也不是那么骄傲。”
  两个人都这么固执。
  顾烟问,“你就不怕仙女姐姐是真的想跟你分手?”
  他犹豫一刻,笑了笑。
  顾烟握着水杯叹气,不可理解,这两个人。然而,这两个人,怎么会爱上。
  他对周音一定忍了很久,所以才在今夜对她絮絮叨叨。他平常不是那么多话的人,尤其对男女的事情。
  他侧着头,手掌撑着脸,一只手端着酒杯,伏在吧台上,沉浸在讲述的回忆中。他们一定是真的相爱过,见到彼此怦然心动。他喝点酒,又讲一讲,喝点酒,又沉默一会,再讲一讲。他讲的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
  她不认为他醉了,他没有醉,只是沉浸在跟周音的回忆中,回忆都是美的染着斑斓古旧迷人的颜色,他只拣那些美的回忆讲,所以画面才会不连续。
  “多讷罕,”她打趣,“居然有女人不想做嫁进豪门的公主。”
  他转眸,冷睨她,“沈家算哪门子豪门?”
  “你父母为什么一定那么看重门第背景?”她问。
  论长相外貌修养,周音也不差,而且也是小有名气的设计师。
  “因为一切得来不易,所以更要找一个女人巩固地位。”盯着颜色诡艳的,,他勉强地笑。
  顾烟只觉得这话听得古怪,一切当然得来不易,AH集团发展成如今,一定付出许多汗水,可沈瑜的语气里透着一种阴沉,让人觉得这句话背后有意思,但又说不清是什么。
  沈瑜留在公寓的时间更多,公寓有游泳池,网球场,桌球厅。他喜欢打桌球,不过只是借着打桌球的时间遮掩想去找周音。
  电话铃响,助手告诉他,周音要出国。而且工作也辞了,不像出国旅行两三天。
  沈瑜一震,默不作声。
  顾烟端着咖啡进来,隐约听见他们电话的内容。他的假装默然让她恼怒,“你还不去找她?”
  他伏低身子,弯腰,姿态优雅地把球撞进网袋。
  用抹布擦了擦不堪杆,继续打球。
  顾烟气得上前,拽过他的球杆,“到时候你是想要后悔吗吗?”她大声说,“她如果出国,你怎么还找得到她?”
  “算了。”他的手放在鼻子,耸肩说,“她纯心想离开我,那就让她走。”他侧坐到球桌上,脸色憔悴,却分外有慑人的气质。阳光透着窗户进来,那些浮尘在阳光里飘动,给人一种古老而绚丽的错觉。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脸色却暗得吓人。
  顾烟推开长窗,空气是那么清新,有鸟在院子里觅食,花圃的花点缀着院子,简直是鸟语花香。这样的地方如果住着两个相爱的人,那是多么美。
  但,沈瑜无动于衷。
  他看着窗外,闷声不响。
  顾烟替他着急,真的,那一百万红包。她吞了吞口水,那一百万红包,说不想要,那只是虚伪,欠沈瑜的债务一直压在她的心头,她希望能早点还完给他。因为是母亲欠他的债务,她想尽快还完给他。
  他说的没错,她的眼晴看见的是利益。
  这是一个捷径,如果他们结婚,她就能得到那一百万。
  她急得催他,“快去追她啊!”
  “她一出国,你们就真的分开了!”
  “快去啊!”
  她喊得口干舌燥,他镇定如那个桌球,一直默然地待在那里。
  顾烟看着手表,吸了口气。
  “电话不是说周音正去机场吗?”她劈头就对他扬声,“你明知道周音现在去机场也是为了让你去留住她,你也在乎她,不然为什么让助手盯着她的行踪!”
  森林是迷谷,为什么爱也是。
  顾烟头疼,十分疲倦。
  她是谁?却夹在他们两个中间替她们着急。
  那一百万红包。
  他处之泰然。
  她叹口气,转身飞奔出去。
  然后,冲出院子,跑到街上拦计程车。
  计程车刚在机场停下,她立刻就下车。司机回头,生气地说,“小姐,你要下车,也要等车停稳!”
  “是,”她付车资,“对不起。”冲进机场大厅。
  伸着脖子四周张望,机场来来往往的人,光是盯着那些低头行走匆匆,又是戴着很大墨镜遮住脸的的女人,顾烟看得眼酸涩。
  一个女人身形纤形,戴着棒球帽,,帽沿压低遮住了脸。顾烟冲上去,“仙女姐姐——”
  女子一脸惶惑,“你是谁?”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连声道歉。
  飞机就要起飞,顾烟气急攻心,给沈瑜拔电话。
  “你在哪里!”她悲愤地吼,“找不到周音!”
  他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么若无其事,吩咐她,“我正在来的路上,你去咖啡厅,她喜欢上飞机前待在咖啡厅。”
  挂上电话,顾烟跺脚,但也只得跑到咖啡餐厅。
  她在那里。
  顾烟趋上前,脸上堆着笑容。
  要留下周音,她要得到那一百万。
  “周小姐——”
  周音从杂志抬起头,“是你——”也讷罕。
  “我来接个朋友。”她笑。不能说是沈瑜让她来,不然周音会问为什么不是他过来找她。总之,要没话找话,把周音留下。
  头顶飘着登机的温和又公事化的女声,周音站起来。
  情急之下,顾烟不禁说,“你等等,沈瑜正在过来。”
  周音有点惊异,仿佛是看出顾烟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握着顾的手,把她的手轻轻拿开,秀气地笑了笑,“我不喜欢等人。”
  真倔。
  她转身走。
  顾烟跟在身边,不停地劝着,“就等两分钟,两分钟!”
  周音停下脚步,转过脸,看看顾烟。
  她忽然感慨,“如果他要来,一定就到了。”她说,“他的手下早就会告诉他,我要出国。”
  “你知道?”轮到顾烟惊讶,瞪大眼晴。
  “呵。”周音苦笑,“我当然知道他让手下跟踪我,因为我也是故意让他知道我的行踪。”
  等等,什么意思?
  顾烟听是听了,一时没有恍悟过来。等了一秒,她才惊叫,“你们——”
  周音不语,只微微笑。
  不用多说,周音相信顾烟已经明白她的话。
  她再次给沈瑜一个机会,让助手知道她的行踪,如果他爱她,就过来机场把她留下,但他没有过来。
  顾烟无话可说。还能说什么,沈瑜跟周音就像在玩碟中碟,两个放不下骄傲的人,连一句简单的说出口我们合好,都要摆出分开的姿态让对方去说出留下这句话。
  现在,她给沈瑜第二个机会,如果他不来,她是真的离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孕从天降

我爱你,从你的初生,到我的地老,不死不休!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爱在灰烬里重燃

旧爱顾承希帮我逃离了阴谋重重、支离破碎的婚姻……

作者:安如好
标签:现代言情

老公势不可挡

他为报复与她结婚,两年来形同陌路,直到那天在医院……

作者:水木耳
标签:现代言情

夜半惊婚

半夜滴滴到一辆百万豪车,在车上眯了会,结果居然……

作者:樱菓
标签:悬疑推理

我曾说谎爱上你

他宠我护我,替我报仇。直到那个女人回国,他带我去医院打胎。

作者:今兮
标签:现代言情

顾小姐的白日梦

相亲遇到骗婚男对我大打出手,在我最狼狈的时候,他从天而降。

作者:初心0915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