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9 住在他家里

作者:晓芋布丁  发布时间:2015-11-02 16:55  字数:1502 

  没想到她睡觉醒来会是这种形象。
  这男人真是奇怪,直接告诉她就好了嘛,还用这种方式,害得她以为自己被关进了变态的浴室之中。
  将座椅调成平直的,副座上的女人便整个抱着毛毯睡着了,只是她睡觉极不老实,穿着裙子还老伸出一条白嫩的腿,那姿势就如足球员踢球一般。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将座椅调成平直的,副座上的女人便整个抱着毛毯睡着了,只是她睡觉极不老实,穿着裙子还老伸出一条白嫩的腿,那姿势就如足球员踢球一般。
  洗完澡,慕映涵穿上新买的睡衣,很合身,像是量身为她做的一样,粉色的丝质睡衣穿在身上带起一片泌凉感,无言的舒服,只是食指勾起还放着的惟一的一件粉色的小内内,以及同色系的纹胸。
  “我说过什么?”男人邪气的一挑眉,露出了玩味之色。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慕映涵吓了一大跳,她究竟是在个什么地方呀,只见这个地方比她从前的房间还大,可却变态地四面都装着镜子,抬起头,连头顶上的天花板都能清晰明显地照出她现在的样子:
  慕映涵尴尬极了,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这样粘过人。
  慕映涵脸颊腾地红了,抖抖簌簌地穿上,发现竟然很合身,她摘掉内内牌子,暗暗带着酸意想着,那男人是不是给女人买内衣习惯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猜中女人的尺寸。
  出了浴室,客厅内被暗灯照耀着,放眼望去,慕映涵只想到那几个字:好大!好奢华!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啊!”
  她怎么都没料到,早上遇见时,以为不需要再见的两人,现在竟然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看到男人没想象中的热络,慕映涵局促,站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可是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的话,第二天她会生病的,生病就工作不了,就赚不了钱……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我说过什么?”男人邪气的一挑眉,露出了玩味之色。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这……”

  慕映涵尴尬极了,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这样粘过人。

  慕映涵尴尬极了,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这样粘过人。

  身边的小床尾处摆着一套棉质的睡衣,慕映涵忙去看,上面有一张字条,只看到龙飞凤舞的几个字,赫然在列:把自己弄干净。还有——不准再穿裙子。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盛景辰!”

  见她睡着,男人调缓了车速,升高了一丝车内的温度,他身手从后座拿出条毛毯把她包住,见她满足地舔舔唇,露出笑意,男人不禁摇头,这个小女人也太没有防人之心了,竟然这样就睡着了。

  可是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的话,第二天她会生病的,生病就工作不了,就赚不了钱……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见她小脸被蚊子咬了几个小红包,双手交叠在身前,局促而乖巧的样子,还有她扯谎时,那微微泛红的可爱脸颊,盛景辰莫名地心头一软,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抹魅笑。

  “我说过什么?”男人邪气的一挑眉,露出了玩味之色。

  看到男人没想象中的热络,慕映涵局促,站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盛景辰身躯微微一欠,眨眼坐进驾驶座,而同时副驾驶座的门自动打开。

  慕映涵看到男人俊美的脸毫无颜色,就这样坐进车里,甚至没有招呼她。慕映涵顿时大窘,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正自茫然无处容身时,就看到男人副驾驶座的门开了,她心头一喜,触到男人张扬的眉宇,慕映涵二话未说跳上了车。

  车里面——好凉快!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见她睡着,男人调缓了车速,升高了一丝车内的温度,他身手从后座拿出条毛毯把她包住,见她满足地舔舔唇,露出笑意,男人不禁摇头,这个小女人也太没有防人之心了,竟然这样就睡着了。

  其实早在刚才,盛景辰就发现疗养院长椅上歪着个笨女人。

  明明被蚊子咬到不行了,竟然还笨拙地拿裙子去裹住自己,她那条裙子,堪堪到膝盖,能把全身都裹住吗?

  盛景辰勾唇一笑,这女人笨笨的,可爱的。

  “嗯,好舒服。”

  将座椅调成平直的,副座上的女人便整个抱着毛毯睡着了,只是她睡觉极不老实,穿着裙子还老伸出一条白嫩的腿,那姿势就如足球员踢球一般。

23.20.214.5, 23.20.214.5;0;pc;2;磨铁文学

  男人触到半撩起的裙边,堪堪到了大腿根部,雪白而娇嫩。呼吸就跟着一紧,下腹觉得有股热流滑过,只不过目光触到小女人的裙子上,盛景辰眉头一竖,俊美的侧脸线条绷紧,轻轻咬了咬牙。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盛景辰!”

  她依循着记忆喊了一声,随着声音落下,浴室之内感应灯瞬间亮了起来。

  “啊!”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慕映涵吓了一大跳,她究竟是在个什么地方呀,只见这个地方比她从前的房间还大,可却变态地四面都装着镜子,抬起头,连头顶上的天花板都能清晰明显地照出她现在的样子:

  歪七扭八的短袖衬衫,睡成褶皱的短裙,甚至还露出里面的白大腿,脑袋乌篷的,发丝乱糟糟,整个一酗酒过度的不规矩女形象。

  慕映涵脸颊腾地红了,抖抖簌簌地穿上,发现竟然很合身,她摘掉内内牌子,暗暗带着酸意想着,那男人是不是给女人买内衣习惯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猜中女人的尺寸。

  洗完澡,慕映涵穿上新买的睡衣,很合身,像是量身为她做的一样,粉色的丝质睡衣穿在身上带起一片泌凉感,无言的舒服,只是食指勾起还放着的惟一的一件粉色的小内内,以及同色系的纹胸。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男人触到半撩起的裙边,堪堪到了大腿根部,雪白而娇嫩。呼吸就跟着一紧,下腹觉得有股热流滑过,只不过目光触到小女人的裙子上,盛景辰眉头一竖,俊美的侧脸线条绷紧,轻轻咬了咬牙。

  慕映涵看到男人俊美的脸毫无颜色,就这样坐进车里,甚至没有招呼她。慕映涵顿时大窘,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正自茫然无处容身时,就看到男人副驾驶座的门开了,她心头一喜,触到男人张扬的眉宇,慕映涵二话未说跳上了车。

23.20.214.5, 23.20.214.5;0;pc;2;磨铁文学

  没想到她睡觉醒来会是这种形象。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身边的小床尾处摆着一套棉质的睡衣,慕映涵忙去看,上面有一张字条,只看到龙飞凤舞的几个字,赫然在列:把自己弄干净。还有——不准再穿裙子。

  原来她被带到盛景辰家里了?

  这男人真是奇怪,直接告诉她就好了嘛,还用这种方式,害得她以为自己被关进了变态的浴室之中。

  洗完澡,慕映涵穿上新买的睡衣,很合身,像是量身为她做的一样,粉色的丝质睡衣穿在身上带起一片泌凉感,无言的舒服,只是食指勾起还放着的惟一的一件粉色的小内内,以及同色系的纹胸。

  慕映涵脸颊腾地红了,抖抖簌簌地穿上,发现竟然很合身,她摘掉内内牌子,暗暗带着酸意想着,那男人是不是给女人买内衣习惯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猜中女人的尺寸。

  出了浴室,客厅内被暗灯照耀着,放眼望去,慕映涵只想到那几个字:好大!好奢华!

  从那片精致的落地窗看下去,她知道自己在二楼,找遍了房间,这里面有着属于盛景辰的各种各样的房间,书房,运动间,游戏间……什么都有。

  从那片精致的落地窗看下去,她知道自己在二楼,找遍了房间,这里面有着属于盛景辰的各种各样的房间,书房,运动间,游戏间……什么都有。
  男人触到半撩起的裙边,堪堪到了大腿根部,雪白而娇嫩。呼吸就跟着一紧,下腹觉得有股热流滑过,只不过目光触到小女人的裙子上,盛景辰眉头一竖,俊美的侧脸线条绷紧,轻轻咬了咬牙。
  慕映涵脸颊腾地红了,抖抖簌簌地穿上,发现竟然很合身,她摘掉内内牌子,暗暗带着酸意想着,那男人是不是给女人买内衣习惯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猜中女人的尺寸。
  没想到她睡觉醒来会是这种形象。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这男人真是奇怪,直接告诉她就好了嘛,还用这种方式,害得她以为自己被关进了变态的浴室之中。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慕映涵脸颊腾地红了,抖抖簌簌地穿上,发现竟然很合身,她摘掉内内牌子,暗暗带着酸意想着,那男人是不是给女人买内衣习惯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猜中女人的尺寸。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见她睡着,男人调缓了车速,升高了一丝车内的温度,他身手从后座拿出条毛毯把她包住,见她满足地舔舔唇,露出笑意,男人不禁摇头,这个小女人也太没有防人之心了,竟然这样就睡着了。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盛景辰!”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歪七扭八的短袖衬衫,睡成褶皱的短裙,甚至还露出里面的白大腿,脑袋乌篷的,发丝乱糟糟,整个一酗酒过度的不规矩女形象。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从那片精致的落地窗看下去,她知道自己在二楼,找遍了房间,这里面有着属于盛景辰的各种各样的房间,书房,运动间,游戏间……什么都有。
  男人触到半撩起的裙边,堪堪到了大腿根部,雪白而娇嫩。呼吸就跟着一紧,下腹觉得有股热流滑过,只不过目光触到小女人的裙子上,盛景辰眉头一竖,俊美的侧脸线条绷紧,轻轻咬了咬牙。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洗完澡,慕映涵穿上新买的睡衣,很合身,像是量身为她做的一样,粉色的丝质睡衣穿在身上带起一片泌凉感,无言的舒服,只是食指勾起还放着的惟一的一件粉色的小内内,以及同色系的纹胸。
  可是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的话,第二天她会生病的,生病就工作不了,就赚不了钱……
  见她睡着,男人调缓了车速,升高了一丝车内的温度,他身手从后座拿出条毛毯把她包住,见她满足地舔舔唇,露出笑意,男人不禁摇头,这个小女人也太没有防人之心了,竟然这样就睡着了。
  身边的小床尾处摆着一套棉质的睡衣,慕映涵忙去看,上面有一张字条,只看到龙飞凤舞的几个字,赫然在列:把自己弄干净。还有——不准再穿裙子。
  她怎么都没料到,早上遇见时,以为不需要再见的两人,现在竟然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看到男人没想象中的热络,慕映涵局促,站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其实早在刚才,盛景辰就发现疗养院长椅上歪着个笨女人。
  盛景辰勾唇一笑,这女人笨笨的,可爱的。
  看到男人没想象中的热络,慕映涵局促,站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慕映涵尴尬极了,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这样粘过人。
  “我说过什么?”男人邪气的一挑眉,露出了玩味之色。
  出了浴室,客厅内被暗灯照耀着,放眼望去,慕映涵只想到那几个字:好大!好奢华!
  见她睡着,男人调缓了车速,升高了一丝车内的温度,他身手从后座拿出条毛毯把她包住,见她满足地舔舔唇,露出笑意,男人不禁摇头,这个小女人也太没有防人之心了,竟然这样就睡着了。
23.20.214.5, 23.20.214.5;0;pc;2;磨铁文学
  车里面——好凉快!
  身边的小床尾处摆着一套棉质的睡衣,慕映涵忙去看,上面有一张字条,只看到龙飞凤舞的几个字,赫然在列:把自己弄干净。还有——不准再穿裙子。
  见她小脸被蚊子咬了几个小红包,双手交叠在身前,局促而乖巧的样子,还有她扯谎时,那微微泛红的可爱脸颊,盛景辰莫名地心头一软,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抹魅笑。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慕映涵看到男人俊美的脸毫无颜色,就这样坐进车里,甚至没有招呼她。慕映涵顿时大窘,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正自茫然无处容身时,就看到男人副驾驶座的门开了,她心头一喜,触到男人张扬的眉宇,慕映涵二话未说跳上了车。
23.20.214.5, 23.20.214.5;0;pc;2;磨铁文学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慕映涵脸颊腾地红了,抖抖簌簌地穿上,发现竟然很合身,她摘掉内内牌子,暗暗带着酸意想着,那男人是不是给女人买内衣习惯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猜中女人的尺寸。
  她怎么都没料到,早上遇见时,以为不需要再见的两人,现在竟然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原来她被带到盛景辰家里了?
  慕映涵看到男人俊美的脸毫无颜色,就这样坐进车里,甚至没有招呼她。慕映涵顿时大窘,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正自茫然无处容身时,就看到男人副驾驶座的门开了,她心头一喜,触到男人张扬的眉宇,慕映涵二话未说跳上了车。
  看到男人没想象中的热络,慕映涵局促,站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歪七扭八的短袖衬衫,睡成褶皱的短裙,甚至还露出里面的白大腿,脑袋乌篷的,发丝乱糟糟,整个一酗酒过度的不规矩女形象。
  洗完澡,慕映涵穿上新买的睡衣,很合身,像是量身为她做的一样,粉色的丝质睡衣穿在身上带起一片泌凉感,无言的舒服,只是食指勾起还放着的惟一的一件粉色的小内内,以及同色系的纹胸。
  慕映涵看到男人俊美的脸毫无颜色,就这样坐进车里,甚至没有招呼她。慕映涵顿时大窘,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正自茫然无处容身时,就看到男人副驾驶座的门开了,她心头一喜,触到男人张扬的眉宇,慕映涵二话未说跳上了车。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没想到她睡觉醒来会是这种形象。
  从那片精致的落地窗看下去,她知道自己在二楼,找遍了房间,这里面有着属于盛景辰的各种各样的房间,书房,运动间,游戏间……什么都有。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见她小脸被蚊子咬了几个小红包,双手交叠在身前,局促而乖巧的样子,还有她扯谎时,那微微泛红的可爱脸颊,盛景辰莫名地心头一软,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抹魅笑。
  她依循着记忆喊了一声,随着声音落下,浴室之内感应灯瞬间亮了起来。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可是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的话,第二天她会生病的,生病就工作不了,就赚不了钱……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身边的小床尾处摆着一套棉质的睡衣,慕映涵忙去看,上面有一张字条,只看到龙飞凤舞的几个字,赫然在列:把自己弄干净。还有——不准再穿裙子。
  洗完澡,慕映涵穿上新买的睡衣,很合身,像是量身为她做的一样,粉色的丝质睡衣穿在身上带起一片泌凉感,无言的舒服,只是食指勾起还放着的惟一的一件粉色的小内内,以及同色系的纹胸。
  她怎么都没料到,早上遇见时,以为不需要再见的两人,现在竟然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没想到她睡觉醒来会是这种形象。
  “嗯,好舒服。”
  没想到她睡觉醒来会是这种形象。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