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9 住在他家里

作者:晓芋布丁  发布时间:2015-11-02 16:55  字数:1502 

  “这……”
  原来她被带到盛景辰家里了?
  “这……”
  歪七扭八的短袖衬衫,睡成褶皱的短裙,甚至还露出里面的白大腿,脑袋乌篷的,发丝乱糟糟,整个一酗酒过度的不规矩女形象。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可是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的话,第二天她会生病的,生病就工作不了,就赚不了钱……
  盛景辰身躯微微一欠,眨眼坐进驾驶座,而同时副驾驶座的门自动打开。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啊!”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将座椅调成平直的,副座上的女人便整个抱着毛毯睡着了,只是她睡觉极不老实,穿着裙子还老伸出一条白嫩的腿,那姿势就如足球员踢球一般。
  男人触到半撩起的裙边,堪堪到了大腿根部,雪白而娇嫩。呼吸就跟着一紧,下腹觉得有股热流滑过,只不过目光触到小女人的裙子上,盛景辰眉头一竖,俊美的侧脸线条绷紧,轻轻咬了咬牙。
  出了浴室,客厅内被暗灯照耀着,放眼望去,慕映涵只想到那几个字:好大!好奢华!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看到男人没想象中的热络,慕映涵局促,站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这男人真是奇怪,直接告诉她就好了嘛,还用这种方式,害得她以为自己被关进了变态的浴室之中。
  慕映涵看到男人俊美的脸毫无颜色,就这样坐进车里,甚至没有招呼她。慕映涵顿时大窘,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正自茫然无处容身时,就看到男人副驾驶座的门开了,她心头一喜,触到男人张扬的眉宇,慕映涵二话未说跳上了车。
  她怎么都没料到,早上遇见时,以为不需要再见的两人,现在竟然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看到男人没想象中的热络,慕映涵局促,站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我说过什么?”男人邪气的一挑眉,露出了玩味之色。

  “这……”

  慕映涵尴尬极了,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这样粘过人。

  可是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的话,第二天她会生病的,生病就工作不了,就赚不了钱……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见她小脸被蚊子咬了几个小红包,双手交叠在身前,局促而乖巧的样子,还有她扯谎时,那微微泛红的可爱脸颊,盛景辰莫名地心头一软,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抹魅笑。

  明明被蚊子咬到不行了,竟然还笨拙地拿裙子去裹住自己,她那条裙子,堪堪到膝盖,能把全身都裹住吗?

  对这个小女人早上不听话的行为,他早已知晓。只是看她如此害羞,男人不忍揭穿她。

  盛景辰身躯微微一欠,眨眼坐进驾驶座,而同时副驾驶座的门自动打开。

  慕映涵脸颊腾地红了,抖抖簌簌地穿上,发现竟然很合身,她摘掉内内牌子,暗暗带着酸意想着,那男人是不是给女人买内衣习惯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猜中女人的尺寸。

  没想到她睡觉醒来会是这种形象。

  慕映涵看到男人俊美的脸毫无颜色,就这样坐进车里,甚至没有招呼她。慕映涵顿时大窘,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正自茫然无处容身时,就看到男人副驾驶座的门开了,她心头一喜,触到男人张扬的眉宇,慕映涵二话未说跳上了车。

  慕映涵看到男人俊美的脸毫无颜色,就这样坐进车里,甚至没有招呼她。慕映涵顿时大窘,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正自茫然无处容身时,就看到男人副驾驶座的门开了,她心头一喜,触到男人张扬的眉宇,慕映涵二话未说跳上了车。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车里面——好凉快!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这男人真是奇怪,直接告诉她就好了嘛,还用这种方式,害得她以为自己被关进了变态的浴室之中。

  在厂里面又忙又累了一天,还是穿着高跟鞋,实在太疲乏了。

  见她睡着,男人调缓了车速,升高了一丝车内的温度,他身手从后座拿出条毛毯把她包住,见她满足地舔舔唇,露出笑意,男人不禁摇头,这个小女人也太没有防人之心了,竟然这样就睡着了。

  其实早在刚才,盛景辰就发现疗养院长椅上歪着个笨女人。

  明明被蚊子咬到不行了,竟然还笨拙地拿裙子去裹住自己,她那条裙子,堪堪到膝盖,能把全身都裹住吗?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盛景辰勾唇一笑,这女人笨笨的,可爱的。

  “嗯,好舒服。”

  将座椅调成平直的,副座上的女人便整个抱着毛毯睡着了,只是她睡觉极不老实,穿着裙子还老伸出一条白嫩的腿,那姿势就如足球员踢球一般。

  男人触到半撩起的裙边,堪堪到了大腿根部,雪白而娇嫩。呼吸就跟着一紧,下腹觉得有股热流滑过,只不过目光触到小女人的裙子上,盛景辰眉头一竖,俊美的侧脸线条绷紧,轻轻咬了咬牙。

  慕映涵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豁地站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盛景辰!”

  慕映涵深深吸了口气,盛景辰好像知道她要休息般,早将座椅调成半躺的状态,慕映涵脑袋一沾椅背,本想跟男人聊聊天的,哪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她依循着记忆喊了一声,随着声音落下,浴室之内感应灯瞬间亮了起来。

  “啊!”

  可是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的话,第二天她会生病的,生病就工作不了,就赚不了钱……

  慕映涵吓了一大跳,她究竟是在个什么地方呀,只见这个地方比她从前的房间还大,可却变态地四面都装着镜子,抬起头,连头顶上的天花板都能清晰明显地照出她现在的样子:

  歪七扭八的短袖衬衫,睡成褶皱的短裙,甚至还露出里面的白大腿,脑袋乌篷的,发丝乱糟糟,整个一酗酒过度的不规矩女形象。

  没想到她睡觉醒来会是这种形象。

  身边的小床尾处摆着一套棉质的睡衣,慕映涵忙去看,上面有一张字条,只看到龙飞凤舞的几个字,赫然在列:把自己弄干净。还有——不准再穿裙子。

  原来她被带到盛景辰家里了?

  这男人真是奇怪,直接告诉她就好了嘛,还用这种方式,害得她以为自己被关进了变态的浴室之中。

  洗完澡,慕映涵穿上新买的睡衣,很合身,像是量身为她做的一样,粉色的丝质睡衣穿在身上带起一片泌凉感,无言的舒服,只是食指勾起还放着的惟一的一件粉色的小内内,以及同色系的纹胸。

  慕映涵脸颊腾地红了,抖抖簌簌地穿上,发现竟然很合身,她摘掉内内牌子,暗暗带着酸意想着,那男人是不是给女人买内衣习惯了,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猜中女人的尺寸。

  出了浴室,客厅内被暗灯照耀着,放眼望去,慕映涵只想到那几个字:好大!好奢华!

  从那片精致的落地窗看下去,她知道自己在二楼,找遍了房间,这里面有着属于盛景辰的各种各样的房间,书房,运动间,游戏间……什么都有。
  一咬牙,慕映涵压下心底对自己的不耻,厚着脸皮道,“你说让我等着你,现在我等着了!”
  可是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的话,第二天她会生病的,生病就工作不了,就赚不了钱……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