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章:在医院的日子

作者:暖暖暖心妖  发布时间:2015-11-02 19:21  字数:2725 

  “啊啊啊!护士姐姐,换盐水啊!”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干嘛!”瞪他一眼,他还想说什么!
  “在说之前我能不能再告诉你一个事实。”
  “啊喂喂,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洛笙躲过肖瑾钰投过来的远程“暗器”,嚷嚷着回道。
  经过这么一插科打诨,吃的相当痛苦的肖瑾钰完全忘了,她刚刚还在追问洛笙是不是土豪的事情了……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她眼睛“骨碌”一转,病房里的暖气让她肆无忌惮的踢开被子,转身趴在床尾,看着阳光下的洛笙。
  啊,当然某个猥琐大叔就不算了,他只是顺便,肖瑾钰心中腹诽。
  穿着一身白色OL套装,明显刚下班的白静气势汹汹的冲到肖瑾钰的面前吼道:“肖瑾钰!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竟然住院了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我打电话给那个大叔,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肠胃炎?”
  白静在一旁笑咪咪的看着像孩子一样争执不休的两个人。
  她眼睛“骨碌”一转,病房里的暖气让她肆无忌惮的踢开被子,转身趴在床尾,看着阳光下的洛笙。
  肖瑾钰一瞧,可不是吗!掩面哀嚎,她可不想再住院!
  本来只是一个略带嘲讽的问题,洛笙却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认真而又严肃的看着肖瑾钰,对她说:“小鱼儿,你真的想知道吗?”
  “啊喂喂,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洛笙躲过肖瑾钰投过来的远程“暗器”,嚷嚷着回道。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就你有理。”白静瞪了一眼某个撒娇的人,她就吃定她不会真生气是吧!
  时间应该花费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在医院好不好!
  “你以为这粥是随便能买到的?这可花了我不少功夫!”洛笙鄙视的看了眼肖瑾钰,略带夸张地说。
  “这是你自己咬的吧!”
  “小钰!”突然一个女声传来,打断了肖瑾钰痛并快乐着的饮食。
  时间应该花费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在医院好不好!
  经过这么一插科打诨,吃的相当痛苦的肖瑾钰完全忘了,她刚刚还在追问洛笙是不是土豪的事情了……
  “就你有理。”白静瞪了一眼某个撒娇的人,她就吃定她不会真生气是吧!
  穿着一身白色OL套装,明显刚下班的白静气势汹汹的冲到肖瑾钰的面前吼道:“肖瑾钰!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竟然住院了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我打电话给那个大叔,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肠胃炎?”
  “小钰!”突然一个女声传来,打断了肖瑾钰痛并快乐着的饮食。
  听到这个问题洛笙有了动静,他微微掀起眼皮,透过杂乱无章的头发望向肖瑾钰,勾唇一笑:“怎么?突然爱上我了?所以准备要查户口?”
  
  肖瑾钰起了兴趣:“诶,那大叔,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感觉他每天都不用做什么,却挥霍无度,难道是个隐藏土豪?
  不过,说实话这粥还是挺好喝的,花样还不带重复,她略感兴趣的问一旁又再啃苹果的洛笙:“诶,大叔,你这粥是在哪家店买的?虽然喝这么多天有点腻,不过味道还不错。”
  
  虽然被骂了,但是她心里却是流过一股暖流,果然这个城市里,只有白静一人,还关心着她。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肖瑾钰一下子无语……
  好一顿手忙脚乱之后,肖瑾钰安安稳稳的盖着被子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戏虐的笑看她的洛笙。
  躺在窗旁的折叠椅上,正在晒太阳的洛笙眼皮子都不抬:“医生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
  洛笙缩了缩脖子,女人都是善变的可怕生物!
  “这是你自己咬的吧!”
  不过无聊的时候总是要找点事做不是?
  但是她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其实她也是个24岁的半大龄女青年。
  “怎么可能,你看我这都红了。”
  可是事与愿违,她如今在病床上打吊针!
  “你以为这粥是随便能买到的?这可花了我不少功夫!”洛笙鄙视的看了眼肖瑾钰,略带夸张地说。
  “干嘛!”瞪他一眼,他还想说什么!
  本来只是一个略带嘲讽的问题,洛笙却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认真而又严肃的看着肖瑾钰,对她说:“小鱼儿,你真的想知道吗?”
  肖瑾钰一瞧,可不是吗!掩面哀嚎,她可不想再住院!
  “啊啊啊,小鱼儿好痛诶!”
  确实,她现在是失业人士,每天只有出账没有入账,他还真是路上偶尔捡一块钱赚的都比她多。
  “就你有理。”白静瞪了一眼某个撒娇的人,她就吃定她不会真生气是吧!
  她眼睛“骨碌”一转,病房里的暖气让她肆无忌惮的踢开被子,转身趴在床尾,看着阳光下的洛笙。
  “哟,没精神了?”刚刚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肖瑾钰一瞧,可不是吗!掩面哀嚎,她可不想再住院!
  “大叔,我什么时候出院啊。”肖瑾钰无聊的在病床上打滚,已经两天了,真是够了。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得了吧,这个事实你不说我都知道,你到底说不说你是干嘛的!”肖瑾钰双手叉腰朝着洛笙呲牙咧嘴。
  肖瑾钰被吼的不敢出声,委屈着一张脸看着白静。
  “哎大叔,你有多大了啊?”手托下颚,她好像都不知道洛笙有多大。
54.162.218.217, 54.162.218.217;0;pc;2;磨铁文学
  “去死吧!”
  ……
  “大叔,我什么时候出院啊。”肖瑾钰无聊的在病床上打滚,已经两天了,真是够了。
  

  在平时肖瑾钰总是觉得时间过太快,她都还没过够,三天时间一晃眼就过了,可是而今在医院里,她却觉得度日如年!

  时间应该花费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在医院好不好!

  比如现在,本应是个金色的午后,她可以叫白静出来喝个下午茶,晒晒春天的太阳,亦或者奔波在各大公司面试。

  “怎么可能,你看我这都红了。”

  可是事与愿违,她如今在病床上打吊针!

  心里哀嚎一声,好无聊啊!

  ……

  “大叔,我什么时候出院啊。”肖瑾钰无聊的在病床上打滚,已经两天了,真是够了。

  “小鱼儿,如果你再不打铃叫护士,你在医院的时间就不止三天了。”洛笙指了指快空了的盐水瓶,略猥琐的嘿嘿一笑。

  躺在窗旁的折叠椅上,正在晒太阳的洛笙眼皮子都不抬:“医生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

  “去死吧!你个猥琐大叔!”肖瑾钰一个枕头就朝着洛笙丢去。

  肖瑾钰撇撇嘴,好吧!他赢了。

  不过无聊的时候总是要找点事做不是?

  她眼睛“骨碌”一转,病房里的暖气让她肆无忌惮的踢开被子,转身趴在床尾,看着阳光下的洛笙。

  “哎大叔,你有多大了啊?”手托下颚,她好像都不知道洛笙有多大。

  “你煮的东西还能吃?”嗤笑,肖瑾钰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听到这个问题洛笙有了动静,他微微掀起眼皮,透过杂乱无章的头发望向肖瑾钰,勾唇一笑:“怎么?突然爱上我了?所以准备要查户口?”

  但是她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其实她也是个24岁的半大龄女青年。

  “这难道还能是你煮的不成。”肖瑾钰白了他一眼,说谎都不打草稿。

  “32。”洛笙懒洋洋开口,温暖的阳光晒得他好困。

  原来洛笙32了!肖瑾钰恍然大悟,没白瞎她叫了这么久的大叔。

  洛笙笑咪咪的样子让肖瑾钰有种不详的预感,她狐疑的看着他,他又想干什么?

  但是她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其实她也是个24岁的半大龄女青年。

  在平时肖瑾钰总是觉得时间过太快,她都还没过够,三天时间一晃眼就过了,可是而今在医院里,她却觉得度日如年!

  肖瑾钰起了兴趣:“诶,那大叔,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感觉他每天都不用做什么,却挥霍无度,难道是个隐藏土豪?

  想到这里肖瑾钰有些兴奋,她难道和一个隐藏土豪做了朋友?

  听到这个问题洛笙有了动静,他微微掀起眼皮,透过杂乱无章的头发望向肖瑾钰,勾唇一笑:“怎么?突然爱上我了?所以准备要查户口?”

  “去你的!我只是好奇,每天看你这么无所事事,赚的好像比我还多,不公平!”肖瑾钰轻哼,略带愤愤不平。

  心里哀嚎一声,好无聊啊!

  她确实只看到他闲的样子,还从来没见过他忙!睡的比她早,起的比她晚,这日子过的不要太舒爽,羡慕嫉妒恨啊!

  洛笙痞痞的一笑:“作为一个成功人士,你怎么能用世俗的眼光看待我?更可况,现在我每天在马路上捡一块钱都比你赚的多吧?”

  在平时肖瑾钰总是觉得时间过太快,她都还没过够,三天时间一晃眼就过了,可是而今在医院里,她却觉得度日如年!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肖瑾钰撇撇嘴,好吧!他赢了。

  肖瑾钰一下子无语……

54.162.218.217, 54.162.218.217;0;pc;2;磨铁文学

  确实,她现在是失业人士,每天只有出账没有入账,他还真是路上偶尔捡一块钱赚的都比她多。

  “那么‘成功人士’,请问你现在像个富二代一样整天坐吃山空有什么秘诀吗?”肖瑾钰翻了个白眼,凉凉的开口问,哼!整天就知道打击她。

  本来只是一个略带嘲讽的问题,洛笙却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认真而又严肃的看着肖瑾钰,对她说:“小鱼儿,你真的想知道吗?”

  肖瑾钰本以为洛笙不会回答她,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严肃的问她,害的她不由的收起了玩笑的心态,收起调侃的笑容,认真的点了点头。

  “既然小鱼儿你这么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洛笙看着肖瑾钰,严肃的说:“首先,你得有一个富豪老爹。”

  ……

  ……

  “去死吧!”

  确实,她现在是失业人士,每天只有出账没有入账,他还真是路上偶尔捡一块钱赚的都比她多。

  肖瑾钰瞬间暴走,抄起一旁的枕头就朝他丢去,她刚刚竟然还这么认真的听他说话,她一定是疯了!

  “啊啊啊,小鱼儿好痛诶!”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就知道洛笙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啊喂喂,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洛笙躲过肖瑾钰投过来的远程“暗器”,嚷嚷着回道。

  不过无聊的时候总是要找点事做不是?

  “就你有理。”白静瞪了一眼某个撒娇的人,她就吃定她不会真生气是吧!

  想做富二代,可不得有一个富豪老爹吗。

  “得了吧,这个事实你不说我都知道,你到底说不说你是干嘛的!”肖瑾钰双手叉腰朝着洛笙呲牙咧嘴。

  洛笙缩了缩脖子,女人都是善变的可怕生物!

  他双手举白旗,弱弱的开口:“这个,小鱼儿。”

  比如现在,本应是个金色的午后,她可以叫白静出来喝个下午茶,晒晒春天的太阳,亦或者奔波在各大公司面试。

  “干嘛!”瞪他一眼,他还想说什么!

  “在说之前我能不能再告诉你一个事实。”

  洛笙笑咪咪的样子让肖瑾钰有种不详的预感,她狐疑的看着他,他又想干什么?

  “小鱼儿,如果你再不打铃叫护士,你在医院的时间就不止三天了。”洛笙指了指快空了的盐水瓶,略猥琐的嘿嘿一笑。

  肖瑾钰一瞧,可不是吗!掩面哀嚎,她可不想再住院!

  “啊啊啊!护士姐姐,换盐水啊!”

  好一顿手忙脚乱之后,肖瑾钰安安稳稳的盖着被子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戏虐的笑看她的洛笙。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哟,没精神了?”刚刚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肖瑾钰翻了个白眼,刚才光顾着说话盐水瓶都快干涸了,要不是护士姐姐来的快,估摸着此时她又要在医院住好几天了啊!

  确实,她现在是失业人士,每天只有出账没有入账,他还真是路上偶尔捡一块钱赚的都比她多。

  听到这个问题洛笙有了动静,他微微掀起眼皮,透过杂乱无章的头发望向肖瑾钰,勾唇一笑:“怎么?突然爱上我了?所以准备要查户口?”

  “呐,吃饭了。”折腾了一下午,趁着刚才手忙脚乱的,他正好去把晚饭热了热。

  “这是你自己咬的吧!”

  “不会又是喝粥吧?大叔你搞虐待!”肖瑾钰一张苦瓜脸,连着两天都喝粥,她快受不了了。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去死吧!”

  肖瑾钰泄气,好吧!他又赢了。

  不过,说实话这粥还是挺好喝的,花样还不带重复,她略感兴趣的问一旁又再啃苹果的洛笙:“诶,大叔,你这粥是在哪家店买的?虽然喝这么多天有点腻,不过味道还不错。”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你以为这粥是随便能买到的?这可花了我不少功夫!”洛笙鄙视的看了眼肖瑾钰,略带夸张地说。

  “这难道还能是你煮的不成。”肖瑾钰白了他一眼,说谎都不打草稿。

  可是事与愿违,她如今在病床上打吊针!

  可是事与愿违,她如今在病床上打吊针!

  她眼睛“骨碌”一转,病房里的暖气让她肆无忌惮的踢开被子,转身趴在床尾,看着阳光下的洛笙。

  “这难道还能是你煮的不成。”肖瑾钰白了他一眼,说谎都不打草稿。

  “诶,不对,小鱼儿,你这么说就太伤我心了,我怎么就不能煮了?”洛笙在一旁哇哇叫。

  “你煮的东西还能吃?”嗤笑,肖瑾钰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可是她却不知道,有时候正是无心的一句话,却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躺在窗旁的折叠椅上,正在晒太阳的洛笙眼皮子都不抬:“医生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

  经过这么一插科打诨,吃的相当痛苦的肖瑾钰完全忘了,她刚刚还在追问洛笙是不是土豪的事情了……

  “小钰!”突然一个女声传来,打断了肖瑾钰痛并快乐着的饮食。

  就知道洛笙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肖瑾钰抬头看去,惊讶的说:“静静?”

  肖瑾钰一瞧,可不是吗!掩面哀嚎,她可不想再住院!

  穿着一身白色OL套装,明显刚下班的白静气势汹汹的冲到肖瑾钰的面前吼道:“肖瑾钰!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竟然住院了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我打电话给那个大叔,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肠胃炎?”

  时间应该花费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在医院好不好!

  肖瑾钰被吼的不敢出声,委屈着一张脸看着白静。

  “这难道还能是你煮的不成。”肖瑾钰白了他一眼,说谎都不打草稿。

  白静看着那一张无辜的脸,冷哼一声:“装,你再给我装,我这两天联系不到你急的半死,你在这里却给我嬉皮笑脸!”气死她了!

  “静静,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我手机都落在家里了,不是存心不和你联系。”肖瑾钰可怜兮兮的望着白静。

  虽然被骂了,但是她心里却是流过一股暖流,果然这个城市里,只有白静一人,还关心着她。

  “怎么可能,你看我这都红了。”

  啊,当然某个猥琐大叔就不算了,他只是顺便,肖瑾钰心中腹诽。

  “你……”白静瞪着肖瑾钰,一时间词穷。

  肖瑾钰一瞧,可不是吗!掩面哀嚎,她可不想再住院!

  这个念头刚起,她就被自己吓了一跳,这想的是什么有的没的啊。

  肖瑾钰一瞧,可不是吗!掩面哀嚎,她可不想再住院!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就你有理。”白静瞪了一眼某个撒娇的人,她就吃定她不会真生气是吧!

  “嘿嘿嘿嘿,静静你最好了。”肖瑾钰扑进白静的怀里蹭蹭,果然还是这个姐妹最靠谱。

  她眼睛“骨碌”一转,病房里的暖气让她肆无忌惮的踢开被子,转身趴在床尾,看着阳光下的洛笙。

  

  “啊啊啊,小鱼儿好痛诶!”

  “这是你自己咬的吧!”

  “既然小鱼儿你这么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洛笙看着肖瑾钰,严肃的说:“首先,你得有一个富豪老爹。”

54.162.218.217, 54.162.218.217;0;pc;2;磨铁文学

  “去死吧!”

  洛笙笑咪咪的样子让肖瑾钰有种不详的预感,她狐疑的看着他,他又想干什么?

  在一旁看戏的某个猥琐大叔忍不住了,也扑过来说:“我也要抱抱!”

  “去死吧!你个猥琐大叔!”肖瑾钰一个枕头就朝着洛笙丢去。

  “啊啊啊,小鱼儿好痛诶!”

  “枕头会痛?得了吧,你这戏演的比我还糟糕。”

  “怎么可能,你看我这都红了。”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这是你自己咬的吧!”

  “啊喂喂,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洛笙躲过肖瑾钰投过来的远程“暗器”,嚷嚷着回道。

  白静在一旁笑咪咪的看着像孩子一样争执不休的两个人。

  突然脑子里萌发了一个念头,这个看起来邋遢的大叔也不错啊,比赵墨丞靠谱多了,或许小钰和这个大叔在一起,会比和赵墨丞在一起幸福。

  这个念头刚起,她就被自己吓了一跳,这想的是什么有的没的啊。

  摇了摇头,她走向那依旧在打闹的两个人,还真是变成小孩子了啊!

  “喂喂喂,你们两个差不多得了啊,隔壁病房该有意见了……”

  经过这么一插科打诨,吃的相当痛苦的肖瑾钰完全忘了,她刚刚还在追问洛笙是不是土豪的事情了……
  就知道洛笙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想到这里肖瑾钰有些兴奋,她难道和一个隐藏土豪做了朋友?
  “去死吧!你个猥琐大叔!”肖瑾钰一个枕头就朝着洛笙丢去。
  “大叔,我什么时候出院啊。”肖瑾钰无聊的在病床上打滚,已经两天了,真是够了。
  摇了摇头,她走向那依旧在打闹的两个人,还真是变成小孩子了啊!
  确实,她现在是失业人士,每天只有出账没有入账,他还真是路上偶尔捡一块钱赚的都比她多。
  洛笙笑咪咪的样子让肖瑾钰有种不详的预感,她狐疑的看着他,他又想干什么?
  “喂喂喂,你们两个差不多得了啊,隔壁病房该有意见了……”
  就知道洛笙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难道还能是你煮的不成。”肖瑾钰白了他一眼,说谎都不打草稿。
  “啊喂喂,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洛笙躲过肖瑾钰投过来的远程“暗器”,嚷嚷着回道。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小鱼儿,如果你再不打铃叫护士,你在医院的时间就不止三天了。”洛笙指了指快空了的盐水瓶,略猥琐的嘿嘿一笑。
  “枕头会痛?得了吧,你这戏演的比我还糟糕。”
  确实,她现在是失业人士,每天只有出账没有入账,他还真是路上偶尔捡一块钱赚的都比她多。
  “怎么可能,你看我这都红了。”
  可是事与愿违,她如今在病床上打吊针!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肖瑾钰一下子无语……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洛笙笑咪咪的样子让肖瑾钰有种不详的预感,她狐疑的看着他,他又想干什么?
  心里哀嚎一声,好无聊啊!
  时间应该花费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在医院好不好!
  啊,当然某个猥琐大叔就不算了,他只是顺便,肖瑾钰心中腹诽。
  “得了吧,这个事实你不说我都知道,你到底说不说你是干嘛的!”肖瑾钰双手叉腰朝着洛笙呲牙咧嘴。
  在一旁看戏的某个猥琐大叔忍不住了,也扑过来说:“我也要抱抱!”
54.162.218.217, 54.162.218.217;0;pc;2;磨铁文学
  肖瑾钰泄气,好吧!他又赢了。
  ……
  好一顿手忙脚乱之后,肖瑾钰安安稳稳的盖着被子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戏虐的笑看她的洛笙。
  不过无聊的时候总是要找点事做不是?
  “哟,没精神了?”刚刚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你煮的东西还能吃?”嗤笑,肖瑾钰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那么‘成功人士’,请问你现在像个富二代一样整天坐吃山空有什么秘诀吗?”肖瑾钰翻了个白眼,凉凉的开口问,哼!整天就知道打击她。
  “这是你自己咬的吧!”
  “呐,吃饭了。”折腾了一下午,趁着刚才手忙脚乱的,他正好去把晚饭热了热。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诶,不对,小鱼儿,你这么说就太伤我心了,我怎么就不能煮了?”洛笙在一旁哇哇叫。
  “小鱼儿,如果你再不打铃叫护士,你在医院的时间就不止三天了。”洛笙指了指快空了的盐水瓶,略猥琐的嘿嘿一笑。
  这个念头刚起,她就被自己吓了一跳,这想的是什么有的没的啊。
  “哎大叔,你有多大了啊?”手托下颚,她好像都不知道洛笙有多大。
  “啊啊啊!护士姐姐,换盐水啊!”
  ……
  突然脑子里萌发了一个念头,这个看起来邋遢的大叔也不错啊,比赵墨丞靠谱多了,或许小钰和这个大叔在一起,会比和赵墨丞在一起幸福。
  经过这么一插科打诨,吃的相当痛苦的肖瑾钰完全忘了,她刚刚还在追问洛笙是不是土豪的事情了……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诶,不对,小鱼儿,你这么说就太伤我心了,我怎么就不能煮了?”洛笙在一旁哇哇叫。
  时间应该花费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在医院好不好!
  “干嘛!”瞪他一眼,他还想说什么!
  可是她却不知道,有时候正是无心的一句话,却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肖瑾钰趁机拉了拉白静的衣角,撒娇道:“静静。”
  时间应该花费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在医院好不好!
  “就你有理。”白静瞪了一眼某个撒娇的人,她就吃定她不会真生气是吧!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洛笙腹诽,他把桌子搬起,把倒好的粥放在肖瑾钰的面前:“喝吧,有问题找医生啊,医生说,你起码三天不能碰任何油腻食物,只能喝粥。”

暖暖暖心妖说:

每日一更~求票票,求推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