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男主突然暴虐性格的一点疑惑

2014-02-09 22:55 西域魔蝎 评《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最近的几章里面,男主越来越暴虐的性格,让我很讶异。从毫无心理障碍的杀人(要知道即使是专业训练的士兵和武警,在初次执行那种任务之后都会有非常大的心理阴影),到“凭主观猜测认定陆道士杀害师父”而要对其孙女痛下杀手的残忍,再到用冷兵器近距离刺死几个道人的冷血,实在是无法理解主角的性格和行为怎么会发生如此巨大的突变。

  根据文章开头的设定,男主是个努力上进的“凤凰男”。在小山村里辛苦读书出来,就是为了想回村当老师并且照顾母亲。在破学校发现遇到灵异现象的时候,能冷静客观的镇定应对。搬去村主任(还是村长来着?)家住的行为也说明是个逻辑性很好,不逞能的青年。而且背景设定在95年,那是一个教师还不会跟孩子家长要钱的年代,想当教师的人应该是个老实本分有责任心且不喜欢折腾的人。这是一个受过较好教育,孝顺上进,有责任感的现代青年形象。后面受到狐妖的戏弄,在道长施法时,还是对狐妖有恻隐之心;在悲催的躺枪变植物人之后,虽然对道长有怨气,但也不存在什么狭隘的报复心,对狐妖也相当的容忍,说明男主虽然不是得道高僧般大爱无疆,也是个比较善良的乡村青年。

  母亲是个绝对老实本分的农村妇女,偷鸡贼都是能躲就躲。跟了2个师父,大师父病歪歪有些本事身世凄惨可从不怨天尤人,自己默默承受,即使在死后还劝徒弟不要去复仇;二师父脾气火爆,作风无忌,但是绝对义薄云天。修的是阴阳家,讲究的也应该是注重阴阳调和,顺应自然。男主修习了几年,即使修为不高,也应该知道本门的“基本原则”,再加上两个师父言传身教,男主应该基本培养出更加冷静平和的心态,和更有逻辑的思维。再者,男主体内的狐妖,修炼800年,从来也不是嗜杀之辈,基本也就是个狡猾机灵的傲娇妹子性格。男主爱的林梅,更是不谙世事,她最难过的时候也只会选择跑回她生长的地方。

  近朱者赤,男主与这样一群朋友和家人一起,如何会有那般嗜杀嗜血的反应?诚然,杀东瀛人是为了救一城人,失去师父和母亲会让人失去理智,杀道士们是要先下手为强,可是这些无法解释男主初次杀人后无太大压力的反应和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伤害不该死之人(比如陆家孙女,比如陈星),以及现在与人PK时第一反应就是弄死(比如现在变僵尸的几个道士,至少在我看来这几个人可以有其他处理方法,而不是第一反应就是弄死)。

  我相信性格形成是长时间行为习惯所得,即使在面对巨大压力和突变时,会对性格造成影响,而这个影响程度,也是与之前已经形成的性格有很大关系的。有人能承受住,有人会抑郁,有人会崩溃,有人会走极端,这都与之前这个人的基础性格有非常大的关系。男主之前的性格,虽然有些优柔寡断,可总体是个健康积极向上的好青年,我实在是看不懂他为什么会突然的出现这样一种暴躁,嗜杀的反应。。。

  元芳,你怎么看~
分享给朋友:
  这个我可以解释,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主角被陆成山打成植物人后,心里的怨恨已经非常大,偷鸡事件中蝴蝶帮的嚣张和胜玉婆的恶毒进一步让他对自己的善良人生观是否正确产生了质疑,但此时他还能理智对待。再后来主角在猛鬼山寨遇到了许多让他气愤的事,他还是可以忍耐,因为师父和母亲的善良,以及他对师父和母亲才孝顺在束缚着他。最终师父和母亲死了,他的道德约束没有了,正是因为他孝顺,这种伤害就更深刻;正是因为他善良并且遵守道德和法律,他留在城里并帮了大忙,结果师父和母亲却因为这一点时间死了,他最看重的东西已经被无情击碎,他的世界观已经彻底摧毁,别说是杀人了,此时他如果有能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他会把天也捅出一个窟窿来(换了是我我就会)。
再分析他杀人的能力,最初他看到猛鬼山寨的尸体时都会大吐特吐,后来看到了太多死亡,自己也经历了多次险死生还,神经已经大条了,看淡了生死。再后来愤怒和紧张之中杀死一个昏迷的敌人,他已经有了杀人经历,但经验还是不足,所以杀道士时连着失手没能一击必杀,这是一个递进的过程。一个最懦弱、软弱的女子,被逼急了都会用剪刀反击甚至发狂而杀人,更何况是一个学有法术练过武功多次险死生还的男人?他本来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失去理智之后,理性就变成了冷血(没有武力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做出很难侦破的案件)。
小雪是一个狐类,为了躲过天劫,她的善恶观是以不触范天条为底线,即不主动杀生害命,对人类的道德和习俗是很淡漠的,所以她会为了测试男主角的反应把陈星弄到他的床上。所以当一只妖暴走的时候,后果非常严重,这也是佛、道两教容不下妖的主要原因,主角的悲伤小雪感同身受,但她还是多次劝主角并使用法术让主角冷静,而不是火上浇油,这已经难得可贵。
林梅也是一个特殊的女子,算是武林中人,从小见了无辜惨剧,见惯了鬼怪和尸体、白骨,不懂人间法律,所以她的善良是出于本心,不是出于道德,当她的生命或者主角的生命受到威胁时,她会毫不犹豫出手杀人。她也是一个危险人物,快意恩仇,对她来说杀一个敌人与杀一只野兽是没有多大区别的,所以她不仅会旁观,还会帮主角杀死威胁到两人安全的人。
构思这本书和写大纲时,主角的历程我就已经确定,中期很冷血很凄惨,没想到现在有大量美女在追着看,杀气太重了,但现在想改变已经很难,只能尽量淡化杀气,多一点温情。
最后想问一句:楼主你是女性么?属性好奇,别无他意。
2014-02-10 07:47
回复@四不相:嗯~ 我是女哒~ 量变到质变的解释确实是比较合理哈~ 而小雪作为一只狐妖对待种种事件的冷静(比如其实她是被陆道长整的挺惨可也没有刻意要去杀他或他孙女)和对男主的劝导~ 也是我一直觉得男主不该出现暴走的重要因素~ 因为小雪确实始终是没有害人之心也从未诱导男主做什么类似事情的存在~ 非常同意四对林梅的解析~ 尽管我从来不觉得她是个危险人物~ 在经历全村被杀在阴暗之地独自生存后~ 她几乎没有任何阴暗的心理~这大约是现实中几乎不存在的纯洁的灵魂才能有的表现吧~ 她出手~ 对于她不会有负担~我也不觉得突兀~ 四也不用刻意多加温情哈~ 毕竟有时候小说中人物的发展,会超出预想的~ 顺其自然~ 角色才是活的~

四不相: 这个我可以解释,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主角被陆成山打成植物人后,心里的怨恨已经非常大,偷鸡事件中蝴蝶帮的嚣张和胜玉婆的恶毒进一步让他对自己的善良人生观是否正确产生了质疑,但此时他还能理智对待。再后来主角在猛鬼山寨遇到了许多让他气愤的事,他还是可以忍耐,因为师父和母亲的善良,以及他对师父和母亲才孝顺在束缚着他。最终师父和母亲死了,他的道德约束没有了,正是因为他孝顺,这种伤害就更深刻;正是因为他善良并且遵守道德和法律,他留在城里并帮了大忙,结果师父和母亲却因为这一点时间死了,他最看重的东西已经被无情击碎,他的世界观已经彻底摧毁,别说是杀人了,此时他如果有能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他会把天也捅出一个窟窿来(换了是我我就会)。
再分析他杀人的能力,最初他看到猛鬼山寨的尸体时都会大吐特吐,后来看到了太多死亡,自己也经历了多次险死生还,神经已经大条了,看淡了生死。再后来愤怒和紧张之中杀死一个昏迷的敌人,他已经有了杀人经历,但经验还是不足,所以杀道士时连着失手没能一击必杀,这是一个递进的过程。一个最懦弱、软弱的女子,被逼急了都会用剪刀反击甚至发狂而杀人,更何况是一个学有法术练过武功多次险死生还的男人?他本来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失去理智之后,理性就变成了冷血(没有武力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做出很难侦破的案件)。
小雪是一个狐类,为了躲过天劫,她的善恶观是以不触范天条为底线,即不主动杀生害命,对人类的道德和习俗是很淡漠的,所以她会为了测试男主角的反应把陈星弄到他的床上。所以当一只妖暴走的时候,后果非常严重,这也是佛、道两教容不下妖的主要原因,主角的悲伤小雪感同身受,但她还是多次劝主角并使用法术让主角冷静,而不是火上浇油,这已经难得可贵。
林梅也是一个特殊的女子,算是武林中人,从小见了无辜惨剧,见惯了鬼怪和尸体、白骨,不懂人间法律,所以她的善良是出于本心,不是出于道德,当她的生命或者主角的生命受到威胁时,她会毫不犹豫出手杀人。她也是一个危险人物,快意恩仇,对她来说杀一个敌人与杀一只野兽是没有多大区别的,所以她不仅会旁观,还会帮主角杀死威胁到两人安全的人。
构思这本书和写大纲时,主角的历程我就已经确定,中期很冷血很凄惨,没想到现在有大量美女在追着看,杀气太重了,但现在想改变已经很难,只能尽量淡化杀气,多一点温情。
最后想问一句:楼主你是女性么?属性好奇,别无他意。

2014-02-10 11:06

奖励磨铁币:
(10~1000)

确定 取消